<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四問爆燃事故
                    2013年12月25日 16:47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侯瑞寧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本該埋在土里的輸油管線變成懸空于污水上的懸管,而且下面的排水暗涵與腐蝕性極強的海水相連,管線自然容易受腐蝕。

                      文/本刊記者 侯瑞寧

                      青島爆炸的傷亡人數仍在更新。截至發稿前的11月25日,國務院事故調查組全體會議通報稱,事故已造成55人遇難、136人受傷、9人失蹤。經過調查,事故初步原因被認定為輸油管線漏油進入市政管網導致起火。

                      針對此次事故暴露出來的突出問題,國務院事故調查組組長、國家安全監管總局局長楊棟梁給出如下結論:輸油管道與城市排水管網規劃布置不合理;安全生產責任不落實,對輸油管道疏于管理,造成原油泄漏;泄漏后的應急處置不當,未按規定采取設置警戒區、封閉道路、通知疏散人員等預防性措施。

                      “這是一起十分嚴重的責任事故。”事件性質一錘定音。

                      痛定思痛。針對這起嚴重事故,我們應該做出哪些反思呢?

                      管道為何發生泄漏?

                      “我下到坑底看了一下,漏油的位置在輸油管的下部,有一個約兩巴掌大小的洞。”作為爆炸前五分鐘在現場進行搶修工作的唯一幸存者,中石化管道儲運公司濰坊輸油處副處長邢玉慶事后回憶到。

                      東黃復線輸油管道為何發生泄漏?這是整個環節中最基礎的問題,但是事情過去已近一周,原因仍然未明。

                      “這次事故的原因非常復雜,不過也是有規律可循的。比如輸油管線在工程技術方面的問題。管線年久失修,沒有自動檢測設備,市政管線與輸油管線交叉……這些問題的存在導致了悲劇的最終發生。”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鐵民說。

                      中國石化提供的資料顯示,東黃復線建設于1986年,現已服役27年,屬于老齡管道(服役超20年),管道長248.52公里 ,年輸油能力1000萬噸。

                      其實,這不是東黃復線的第一次泄漏。2010年5月2日,東黃復線就發生過一起漏油事故。當時是因為地方違章施工致使管線受損漏油,東黃復線緊急停輸。后經搶救,管線迅速恢復正常輸油。

                      一般而言,長輸管道受損的主要原因有:第三方損壞,違章占壓,自然災害,以及由于管道的腐蝕、設計、施工及制造缺陷等造成的事故等。

                      近年來,由第三方損壞、市政施工、偷盜油氣等導致的管道受損事件呈上升趨勢。據調查,僅第三方損壞在我國油氣管道事故原因中就占40%左右的比例。

                      管道違章占壓問題也不容樂觀。中國石油一位內部人士就透漏,從2006年到2010年,全國油氣管網被占壓、擠占的就達到1.5萬余處,由此發生的事件也比比皆是。

                      “地下管網的安全問題呈現高發態勢,一個重要原因在于服役期的管線很多進入壽命后期,腐蝕、泄漏等問題嚴重,維護更新的壓力巨大,同時還面臨著由于不能準確掌握地下管網資料而建設、施工導致的損壞管線情況。如果不能及時發現和處置這些問題,就容易發生或引發安全事故。”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地下管線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正元地理信息公司總工程師李學軍博士告訴本刊記者。

                      1970 年,我國掀起第一次建設油氣管道的高潮。用了5年時間建成總長2471公里的8條管線,形成東北管網。1976 年起,我國又掀起第二次建設油氣管道的高潮。建成總長3400 公里的東部油氣管網。這些老管道,有一些還處于服役狀態。

                      “針對這些老管線,我們應該加強監控與檢測手段,僅靠一兩次檢測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進行制度性建設。”劉鐵民表示,“現在對于老問題要解決很難辦。對其要進行重新評估,監控,預警和管理。改革開放建了很多這樣的管網需要注意。”

                      針對城市老管網的治理,劉鐵民建議對城市管網進行全面的普查與登記,對于高風險的地區,要進行重點監測,然后按照風險等級進行管網分級,根據高中低風險程度進行分級、分批改造,由國家撥款、市政投資,進行徹底改造。

                      排水暗涵為何爆燃?

                      青島輸油管爆炸,最吊詭的是原油泄漏后為何會流進市政管網中的排水暗涵?

                      爆燃發生后,青島市政府副秘書長郭繼山承認,輸油管線鋪設與市政管線鋪設存在一定沖突,并表示,“黃島管線情況非常復雜,至少鋪設了11條各類管線”。

                      在現場參與市政救援的專業人士稱,青島的市政管網基本沿著道路南北鋪設,與東西走向的輸油管道出現縱橫交叉難以避免。此時,輸油管道必須與市政管網(上下)分開。“但爆炸的地方沒有這樣設計。”這位專業人士說。

                      把本該埋在土里的輸油管線變成懸空于污水上的懸管,而且暗涵與海水相連,海水漲潮過程中難免把腐蝕性強的海水漫延上來,管線受腐蝕震蕩的程度自然要比其他地方重。

                      本刊記者查閱2003年國家頒布的《輸油管道工程設計規范》看到,埋地輸油管道同其他用途的管道同溝敷設,并采用聯合陰極保護的管道之間的距離應根據施工和維修的需要確定,其最小凈距不應小于0.5米。

                      此外,《輸油管道工程設計規范》規定,原油管道與城鎮居民點或獨立的人群密集的房屋的距離不宜小于15米,與工廠的距離不宜小于20米,管道中心距公路用地范圍邊界不宜小于10米。

                      郭繼山表示,漏油管線與居民區、民用設施距離符合國家設立的標準,出事故的原油管道與居民區實際已經超過30米的安全距離。

                      不過,在劉鐵民看來,輸油管道的距離問題并不需要太多討論,因為“這次爆炸不是油管與居民聚居區的距離問題,而是城市系統性規劃缺失的問題”。這涉及違章占壓。

                      公開資料顯示,東黃管線建設在先。當時黃島區還是一片郊區,直到2003年前后這里逐漸繁華起來:“一幢幢幾十層的商業樓、商貿樓、辦公樓、商務酒店、商務會館如雨后春筍般一夜間拔地而起”。此時,東黃線已經運行了近20年。

                      問題出現了。“原本管線所處的郊區現在變為繁華城區,建筑物眾多,人口密集,部分管道陸續被占壓,導致管道無法搶、維修,即使一些沒有占壓的建筑物也離管道較近,無法進行管道防腐層大修。”中石化管道儲運分公司在2011年9月和2012年9月發布《中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東黃(復)線、東臨線隱患整治工程環境信息公告》中這樣寫道。

                      中石化管道儲運分公司有關負責人曾對媒體表示:“黃島區不斷擴建,已將東黃線圈進約16公里;高密市城區擴建已將東黃老線圈進15公里;壽光市城區擴建已將東黃線圈進24公里,違章占壓幾十處……”

                      究竟是石化圍城,還是城圍石化?“東黃管線已經建成27年,而交叉的地下暗涵才建成7年。”中石化有關人士說。

                      現在城市管網出現交叉、重疊等現象普遍,不僅有設計上的問題,也有管理責任的問題。不同種類的管線如給排水、電力、燃氣、熱力等管線以及長輸油氣管等,其投資主體不一,由不同部門掌控,相關資料信息不能共享。加上管理方式傳統,導致地下管線目前的管理被動。相鄰建構筑物的情況以及管線的運行狀態都不能及時掌握,很容易出現安全事故。”

                      李學軍博士建議,“要加強管線的信息化建設,實現不同權屬單位的管線信息資源共享;成立統一的城市管網監管部門,對全國城市管線進行監管,監督管線管理維護相關責任的有效落實;開展地下管線普查,查清地下管線現狀,建立地下管線信息共享平臺,并積極推廣更為科學的地下管線敷設方式和在線檢測、監測與控制等技術的應用;努力促進加快智慧管網建設,實現地下管線運行狀態的智能監控,實質性提升地下管網的應急響應與預警決策能力和水平。這是保證地下管網安全有效運行的唯一途徑,也是地下管線管理的必然趨勢。”

                      為何未及時疏散?

                      “八點半前后,我趕到漏油現場看到,有十幾個施工人員,一旁公路上還有社會車輛在穿行。我感覺交通秩序有點亂,需要進行交通管制……”邢玉慶回憶11月22日的情景如是說。這時距離原油泄漏已經過去了5個小時。

                      “按照國家相關規定,當危險化學品泄漏后,都要看成是重大突發事件,都必須在1小時內向上級人民政府報告。”劉鐵民說。

                      關于原油泄漏后,“為什么沒有采取安全防范措施?為什么不警戒?為什么不封路?為什么不疏散群眾?為什么不通知群眾?”在25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安監局局長楊棟梁如是問。

                      針對這一問題,郭繼山之前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10點鐘爆炸發生后才知道漏油事故。凌晨3點到爆炸前,市政府并不知情。”

                      在現場的中石化管道工程師曾向媒體表示,漏油是比較常見的事情,一個冬天不法分子鉆孔盜油的事情就能發生十幾起。按照程序他們都會向有關部門報告,并協調處理和疏散人群。企業是無權擅自疏散人群的。他透露,其實中石化有非常專業的處理漏油的隊伍。不久前某地區發生管道跑油后,一個隊伍過去幾個小時就安全解決了。

                      在慘重的人員傷亡前面,劉鐵民認為目前更重要的工作是要吸取教訓,在今后類似事件中一定要設置頂級事故預案,采取公眾保護,把指揮部第一時間成立起來。“這次事故給我們的教訓很多,比如城市管網問題、城市規劃等問題,但是最重要的問題是在緊急事件中如何科學應對。這是企業和各級政府領導都應該思考的問題。”劉鐵民說。

                      爆燃為何發生?

                      第一燃爆點在何處?這次爆燃的直接原因是什么?有人透露,導火索是附近正在檢修的某化工廠焊接時產生的火花。但是這種說法并沒有權威人士證實。

                      “在那么密集的人口聚居區,空氣里彌漫著大量的油蒸汽,任何一處異常都可能閃爆,比如發動的摩托車,比如路邊燒烤的炭星,比如任何一個煙頭。”劉鐵民這樣分析。

                      其實,這樣的事故不僅存在于中石化,也不僅存在于黃島,而是存在于全國各地。李學軍表示,2008年~2010年,國內每年發生的城市地下管線事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數十億元,造成間接經濟損失數百億元。

                      請看下面的數據:2006年,北京京廣橋附近地下排水管破裂,引起地面坍塌;2010年7月,大連輸油管爆炸;2010年7月28日,南京地下丙烯管道爆炸……據統計,南京平均每天發生爆管事故30多起,北京平均每4天就發生一起大型水管崩裂事故。

                      在所有管道事故中,易燃易爆的油氣管道無疑是“重點看護”對象。為了防止事故發生,石油石化企業做出了不少努力,然而,這一領域的事故沒有停止過。

                      “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同類事故頻繁發生,只靠追究個人責任、落實個把人的責任制,解決不了問題。我們需要解決安全生產基本面的問題。”劉鐵民表示,“如果將事故簡單地歸結為安全文件下得不夠、會議開得不夠、大檢查做得不夠了,我認為不客觀。這些解決不了基礎性、系統性和文化性的問題。”

                      為此,劉鐵民表示,今后城市管網建設要形成制度化,建立綜合協調制度;建立中長期整改規劃,分期分批地解決問題。

                      目前,我國油氣管線總里程數已經達到了10.6萬公里。預計“十二五”期間,中國石油管道業務總投資將超過4600億元人民幣,境內外新建管道65000公里,其中原油管道8000公里,成品油管道16000公里,天然氣管道41000公里。每年打孔盜油發生3000余起,漏入污水暗涵存在很大的可能性。此類隱患不除,爆燃仍然會發生。這些新舊管線都對安全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戰。

                      那么,如何解決城市管網的安全問題,國外有無先進經驗可以借鑒?

                      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美、日等國家城市管網事故發生頻率非常高,危害程度與我國今天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之所以能夠現在取得如此好的管理成果,主要得益于三點。“首先,強調城市規劃,在初期規劃中做得很好;其次,根據安全規劃風險需求,對于高風險,國家投資研發技術進行徹底改造;最后是改造中采用先進技術,自動安全預警系統等。”劉鐵民如是說,“我們不能一直只是做善后工作,而是要預防,將一切事故盡力消滅在萌芽狀態。”

                      責任編輯:劉淑菊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