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國際路線的“快車道”
                    2013年12月25日 19:36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張起花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全球經濟再平衡和地緣政治關系的新調整,令世界能源格局發生了重要變化。在國際化進程中處于加速階段的中國石油石化企業不僅面臨著新機遇,也將迎來新挑戰。

                      文/本刊記者 張起花

                      在中國海油由西方設計師設計的現代化的辦公大樓里,大廳、電梯……隨處可見的電子屏幕上,不停閃爍著這些數字:國際原油期貨指數、中海油、中海油服、海油工程、中?;瘜WH股、A股股價……這似乎在提醒每一個海油人,時刻處在國際市場的風云變幻之中。

                      時刻提醒自己的不僅僅是中國海油。三大石油公司都明白,國際化經營是完全競爭環境下的市場化運作,是東道國復雜多變的政治、經濟、社會條件下的開創性探索,是資金、技術、人才等資源在全球范圍內的優化配置,也是全球化、多民族、多文化背景下的包容性發展。立足當下,我國石油石化企業該如何走上國際路線的快車道?對此,記者請業內專家們進行了路線設計。

                      鞏固現有基礎 做好風險管控

                      北美非常規油氣資源的規模開發,拉美等地石油探明儲量和產量繼續增長,美國“能源獨立”口號的唱響,一系列信息都蘊含著一個趨向:中東主導的世界能源生產版圖正在發生變化,世界石油供應格局在向更加多元的方向發展。也正是因為看到這樣的趨向,業內早已流傳有西半球能源供應圈這個概念。

                      “在此輪全球能源格局的調整中,中國會是最大的利益相關者。”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國家能源局專家委員會委員史丹表示。當下,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各類能源進口量全面增加,石油對外依存度已接近6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接近三分之一。如此嚴峻的能源安全形勢,迫使我國石油企業不得不在變化多端的國際能源市場做出更靈敏的反應、最科學的決策。

                      如此形勢下,我國石油石化企業未來國際化首先要做的是什么?商務部研究院跨國公司研究中心蔣姮表示:“現在,我國石油企業在世界能源市場的攤子鋪開了,可以說上了國際化軌道,但是要持續發展下去,首先要做的還是維護與已有合作國家的傳統友誼,鞏固與這些國家的合作基礎,找準時機做進一步改進和修繕。”

                      對此,中化集團原總地質師、中國科學院能源戰略規劃委員會委員曾興球表示認同。他進一步分析說,中國和俄羅斯處于歷史交往的最好時期,兩國有地緣政治的良好基礎,資源上有互補性。所以,我國石油企業應該想辦法改變當下中俄合作“政熱經冷”的局面,加快推動中俄能源戰略合作。

                      中東-北非地區不僅現在是,而且將來依然是全球重要的能源供應中心,中國不應考慮到該地區政局的不穩定和潛在的戰爭風險而放棄或減少與中東-北非國家的能源合作,而是要用政治與外交智慧處理好與該地區國家的關系,擴展與該地區能源產業合作的領域。

                      南美等地區不少油氣富集國的國有化浪潮運動越來越明顯,但這是世界各大石油企業都必須面對的現實,我國石油企業不應該退縮,而是應該動用好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方面的力量在角逐中借力使力,站穩腳跟。

                      說到這里,有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高沖突特點非常明顯,也就是說投資大多集中在一些政治和法律法規環境不太穩定或經濟發展環境相對落后的國家。在這些國家里,執政黨和反對黨之間,不同民族之間的利益格局非常復雜,政府的力量往往很不穩定,沒有完全控制局勢的能力。

                      近年來,互聯網技術的推動、輿論環境的改變,使得這些國家的民間力量尤其是反政府力量越來越強大,沖突在大選年尤其突出。突尼斯、埃及、敘利亞、蘇丹等國相繼陷入動蕩局勢就是例證。

                      蔣姮認為,如果將這些地區比喻成雷區,接下來,我國石油企業要想更深入的進入,必須擁有自己高效能的探雷器—風險沖突管理工具。

                      現在,很多西方大的油氣公司在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花巨資研發風險和沖突管控工具。他們在進入這個國家投資之前,都要通過這種工具做細致的風險和沖突評估,這是不同于社會影響評價和環境影響評價的。蔣姮認為,這有利于企業做長遠的投資打算,確保經濟效益。

                      “目前,我國石油企業雖然也有各自的風險管控辦法,但整體的管控方略還不夠系統,比較零散,漏洞較多。我們目前正在和石油公司合作,做這方面的工作,如果投入實際應用,會更有利于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對投資區域進行全面的風險評估與論證。”蔣姮說。

                      對此,曾興球補充道,我國石油企業進入這些高沖突國家,具體執行過程中除了遵循項目所在國政府的法律、法規、宗教及文化理念,與之建立較好的溝通與互動機制外,還要建立一套迅速培養本土化人才的方略,使得項目能更好地與當地進行融合。

                      “我國石油企業國際化,不少是走‘上層路線模式’,也就是通過外交關系推動能源等經濟貿易合作,但是在與民間組織的合作以及與國外社區關系的處理水平上還有待提高。很多溝通障礙不僅是因為語言,而且是跨文化管理做得不夠好。”曾興球說。

                      談及鞏固現有國際化布局,做好風險管控問題,中國工程院院士童曉光最擔心規模和經濟效益的關系問題。“在國際化初期,我們為了獲取資源,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強調規模多一些,很少衡量實際取得的經濟效益。但是,美國的頁巖氣和頁巖油出現后,整個世界的油氣資源至少在二三十年內都不會缺了,只要有錢都可以買到。此時,在國際化進程中,企業應該講求實際的經濟效益。”童曉光說。

                      當前,世界油氣資源供過于求,油氣價格繼續上升的難度較大,我國石油企業的一些項目是以較高的成本獲取的。他認為,這些項目今后能否獲取更大的經濟效益,值得三思。此外,與我國有能源項目合作的不少發展中國家在合同條款上呈偏緊趨勢,稅收項目越來越多,他認為,這種背景下,我國企業該如何通過項目置換等手段保證經濟效益,也需認真考慮。

                    三一重工遭受“377”之擊,華為中興受到質詢……在一些國家的干涉下,我國企業的國際化步伐將會越發艱難。 供圖/CFP 東方IC

                    三一重工遭受“377”之擊,華為中興受到質詢……在一些國家的干涉下,我國企業的國際化步伐將會越發艱難。 供圖/CFP 東方IC

                    三一重工遭受“377”之擊,華為中興受到質詢……在一些國家的干涉下,我國企業的國際化步伐將會越發艱難。 供圖/CFP 東方IC

                      進軍發達國家 成為優選伙伴

                      當前,由于區域內能源需求與供給不平衡,各國面臨的能源資源方面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特別是中國與印度、日本等消費大國之間的競爭。對目前的中國來說,減少能源進口是不現實的,運用國際關系、政治、外交、金融等一系列方法管理好潛在的各種風險最為關鍵。

                      對此,史丹表示:“在風險管控中,對發達國家市場的研究,與發達國家市場的融合必不可少,因為能源安全不僅意味著供應安全,更包含了資源掌控、價格主導、運輸安全以及高效清潔使用等多個方面。”

                      她認為,今后中國石油石化企業要特別注意與美國和歐盟的能源貿易關系。因為這兩個經濟體對全球能源安全以及中國能源安全頗具影響力。它不僅體現在能源供需穩定方面,更重要的是對全球能源秩序、國際能源規則制定、能源價格變動有著重要影響。

                      曾興球同樣認為,我國石油企業要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高水平國際化企業,就不能回避發達國家市場。而當前我國石油石化企業進入發達國家的時機已漸趨成熟。

                      首先,歐債危機以來,發達國家紛紛受到危機困擾,我國經濟發展穩健而強勢,為石油企業收購發達國家油氣資源創造了良好的宏觀環境,資金也相對充足。其次,經過二十多年的磨煉,我國石油企業對國際市場規則越來越熟悉,而且無論在技術水平,還是在項目的具體運營和管理方面都取得了很大進步,慢慢被發達國家所認可。此外,不少發展中國家動蕩的局勢也逼迫著我國石油企業越來越青睞相對成熟的投資環境,而發達國家不僅政治穩定、法制健全、合同條規范,而且市場發育成熟,需求層次多樣,與我國企業有很多可合作的領域。

                      中國石油大學中國能源戰略研究院院長王震提醒,即便形勢比較利好,我國石油企業進入發達國家仍有一些難度,尤其是曾經的優勢在發達國家可能較難發揮出作用,需要引起我國企業的高度注意。

                      比如,我國一體化會戰的組織經驗與管理模式在發展中國家比較有特色,但在發達國家進行復制的可能性非常小。王震說:“發達國家經營環境非常規范,市場也比較成熟,對乙方的資質要求比較高。到這個階段,由我國石油企業帶動工程技術、工程建設和裝備制造企業的國際化就顯得非常困難了。這些企業需要獨立走上國際舞臺,練就自身的競爭優勢。”

                      此外,在發達國家,由一家公司獨掌局面是非常困難的,很多項目更需要合作。為此,童曉光提醒說,這需要我國油企改變之前總是想控股,爭當作業者的思維。

                      其實,對于這點,我國石油企業也有所意識,并在發展戰略中有所體現。中國石油海外勘探開發公司總經理薄啟亮總結說,“十二五”以來,中國石油將定位于“成為國際石油巨頭的優選合作伙伴”,不斷完善業務布局,優化油氣資產結構,建立全球化運營管理模式。

                      意識轉變已經較好的體現在了具體的成效上。由于有效結合國際油公司在中國開展油氣合作的需求,中國石油企業與國外石油巨頭積極構建在油氣合作項目上的“互換”機制。截至目前,中國石油已經與殼牌、BP等國際大石油公司建立戰略聯盟,成功參與澳大利亞、北美等成熟油氣合作地區的項目。

                      轉向非常規領域

                      談及我國石油企業未來國際化業務發展的重點領域,專家們無一例外地提及非常規天然氣資源的勘探與開發。曾興球認為,無論國際市場還是國內市場,都是非常廣闊的新興領域。我國石油企業應該加大技術引進力度,提升自身的勘探開發水平。因為,它將成為中國天然氣產量的主體和助推中國能源結構改善的生力軍。

                      “作為發展中大國,中國正處于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關鍵時期,急需大量的優質、清潔能源。從能源利用效率和二氧化碳排放特征來看,天然氣無疑是當前一個時期較為理想的清潔能源。”曾興球說,當下我國石油企業應充分剖析美國非常規天然氣的發展經驗,發揮后發優勢,定位好、發展好、利用好中國非常規天然氣資源。

                      中國自身天然氣的快速發展,必然促使中國在進口天然氣、能源安全、應對碳排放談判等系列問題上掌握主動權。如果技術、政策、資金都支持到位,隨著我國非常規天然氣資源的勘探與開發工作不斷推進,我國和美國一樣,在不到二十年的時間里改變自身能源結構,撼動世界能源格局不是沒有可能的。

                      當然,我國石油企業在積極準備規模開發國內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同時,也應該將觸角伸向國外市場。而開展全球并購依然是整合全球資源的重要手段。

                      蔣姮強調,各企業首先要進一步完善并購工作流程,做好盡職調查,審慎決策,提升并購項目管理能力。同時,要探索不同的國際化新路徑。比如,與PE等專業機構合作開展國際化,利用豐富的海外經驗、人才資源和雄厚資金實力,對行業、目標市場深刻的認知,借力加速國際化;與國際化經營經驗豐富的國外領先企業合作,既可彌補國際化經驗的不足,也可以提升自身的國際形象,容易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與民營資本合作進行國際化,多種資本聯合,特別是民企和國企聯合,可以更好地避開國外監管機構和競爭對手設定的進入壁壘,避免中國企業在海外的惡性競爭;與國內合資企業合作國際化,合資企業往往有符合國際規則的經營理念、管理模式,擁有先進技術,豐富的人才儲備,有利于順利進入國際市場。

                      拓寬新能源市場

                      當前,新能源的重要性在提升。它是各國政府著力發展的無污染和可再生能源。我國的能源總量比較大,一旦新能源占到能源消費總量的10%以上,新能源的規模會非常大。談及我國石油企業未來國際化的發展方向,除了非常規領域外,業內專家也都提及新能源。

                      “新能源會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我國對化石能源的對外依存度。同時,對于我國節能減排有著重要作用,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帶動就業。所以會在未來的國民經濟中發揮越來越重大的作用。”曾興球表示,當前跨國石油巨頭紛紛涉足新能源領域,并提出綠色發展理念,都是因為看到了新能源的發展前景。提早著手,研發出自己獨有的新能源技術,就會在未來國際市場搶占先機,具備核心競爭力。

                      當前,我國三大石油企業正在緊鑼密鼓地布局新能源產業。中國石油制定了詳細的新能源業務發展規劃和生物能源業務發展規劃,燃料乙醇、生物柴油是主攻重點。電動車充電站和地熱資源開發則是中國石化的亮點。中國石化和北京等地簽署合作協議,利用其完善的成品油加油站網絡以及一部分空置場地來建充電站。同時,利用全資子公司新星石油有限責任公司為平臺,充分利用國內外資源,開發并推動地熱資源產業的發展。中國海油在風電、充電站、生物柴油、煤制天然氣等方面非?;钴S。為進軍新能源領域,中國海油早在2006年底就專門成立了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積極在全國范圍內攻城略地。

                      這樣的走勢是令人欣慰的。因為只有跳出傳統石化能源的窠臼,朝著更加清潔化的方向發展,才是真正的綜合性、國際化能源企業的范兒。

                      責任編輯:劉淑菊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