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俄羅斯LNG反壟斷
                    2014年01月20日 10:5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張起花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全面放開液化天然氣出口,終結俄氣公司對俄羅斯天然氣市場的壟斷,意味著俄羅斯在能源戰略調整方向上越發清晰。東亞無疑是其未來最為看重的能源經濟依托地。

                      文/本刊記者 張起花

                      俄羅斯在管道天然氣生產和出口方面位居世界首位,但是液化天然氣(LNG)生產和貿易起步較晚。在世界LNG市場蓬勃發展的當下,俄羅斯很難繼續淡定下去。

                      為確保重要的天然氣出口國地位,俄羅斯制定了參與世界LNG市場角逐的系列計劃。今年以來,頻有消息傳出,俄羅斯將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全面放開LNG出口,終結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對市場的壟斷。這表明俄羅斯發展LNG產業的決心。

                      近日,俄羅斯的兩位能源官員透露,未來幾天俄羅斯能源部將向政府提交有關放開LNG的法律草案。而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Rosneft)以及俄羅斯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諾瓦泰克已施壓政府,要求允許出口LNG,甚至已迫不及待地與亞洲客戶簽署了LNG供應協議。

                      能源出口“戰略東移”

                      天然氣是俄羅斯最大的能源出口產品,出口歐洲的天然氣主要通過管道方式輸送。出口亞洲的天然氣因地理屏障和氣候原因等不利于修建管道,所以采取液化后船運的方式。對于從俄羅斯釋放的所有有關促進LNG產業發展的消息,業內專家一致認為這和俄羅斯能源出口“戰略東移”有較大關系。

                      當歐洲國家的主權債務危機在短期內較難解決,經濟發展的不景氣使整體的能源需求呈下降趨勢時,當頁巖氣革命推動美國這樣的能源消費大國走上能源獨立道路,并開始扭轉世界能源市場格局時,當亞洲的經濟呈火箭般的發展態勢,能源需求持續不斷強勁增長時,俄羅斯這樣的能源出口大國不得不重新調整其已有的出口策略。

                      “改變以往對歐洲市場的過分重視,轉而將目光投向極具增長潛力的亞洲市場,實現能源出口的多元化,對俄羅斯而言是非?,F實的選擇。”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工商管理學院教授劉毅軍說。

                      近年來,歐洲國家正在努力降低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進口依賴,積極爭取實現天然氣進口的多元化。進口渠道的增加意味著議價能力的增強。在這樣的情勢下,俄羅斯作為歐洲天然氣最大賣方的強勢地位受到了挑戰。加之全球市場上來自澳大利亞、卡塔爾等越來越多的LNG出口國的競爭,俄羅斯急需尋找新的出口通道,增加天然氣的出口量。但是轉身向東的現實問題是天然氣管道建設的滯后。這迫使俄羅斯必須將LNG業務盡快發展起來。

                      可以說,俄羅斯天然氣“皇帝女兒不愁嫁”的歷史正在發生著改變。這可以從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那里得到印證。今年3月,諾瓦克對媒體公開表示:“在地球東部有一個巨大的市場,而在這個市場里沒有足夠的管道,我們需要為我們的天然氣建立所有的可能性來參與這些市場的競爭。除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外,我們應當允許俄羅斯國內的其他公司在這個市場上有所作為。”

                      諾瓦克表示,由于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擁有向歐洲增加管道天然氣供應的技術能力,因此把俄羅斯的LNG發送到歐洲是不可行的,允許俄羅斯國內其他公司向快速增長的亞太地區市場出口LNG是俄羅斯當下的明智抉擇。

                      早有“攻略”保障

                      其實,對于世界能源格局的變化,俄羅斯并非近兩年才覺察到,而是早有準備,制定了一系列發展攻略。

                      早在2007年9月3日,俄羅斯工業與能源部第340號令就批準通過了《關于建立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天然氣開采、輸送和供應統一系統,并考慮可能向中國及其它亞太國家市場出口天然氣的規劃》。該《規劃》稱,根據預測,2010~2015年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氣田生產的可向亞太地區國家出口的LNG量為140億立方米/年(約960萬噸/年),2020年將達到210億立方米/年,2030年將達到280億立方米/年。

                      事實上,2012年俄羅斯對亞太國家的LNG出口量達146.53億立方米。從這可以看出該《規劃》還是得到了非常有效的執行。

                      2009年11月13日,俄羅斯聯邦政府發布了第1715號政府令,正式批準通過《俄羅斯2030年前能源戰略》。該《能源戰略》提出:“發展LNG的首要目標是為了加強俄羅斯聯邦在國外市場的出口地位。”“發展LNG業務對提高天然氣出口效益、實現銷售市場多元化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同時,這將有助于俄羅斯占領新的市場,特別是美國和亞太地區市場。”

                      2010年10月,《2030年前俄羅斯天然氣行業發展總綱要》正式提交俄羅斯聯邦政府審批。該《綱要》對LNG業務分項目描述其發展規劃,與上述兩個文件相比更為詳細,也更為明確?!毒V要》提出,到2030年,俄羅斯的LNG規劃產量將占俄羅斯天然氣總產量的10.5%~11.8%,LNG出口量將占天然氣出口總量的12.1%~18.7%。

                      目前,俄羅斯主要從位于遠東地區的薩哈林-2液化天然氣廠出口LNG。俄氣擁有該項目50%的股份,且在該項目中擁有兩條LNG生產線。該廠生產的LNG有60%供應日本,其余40%供應韓國和美國。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俄羅斯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耀說,當前能源產業依然是俄羅斯的經濟支柱型產業,未來俄羅斯要尋求更大發展,必須在強化能源產業發展上做文章。隨著俄羅斯對東西伯利亞、遠東、俄歐洲部分北部(包括北冰洋大陸架)、亞馬爾半島等新的油氣產區的耕耘和北極航線的開辟,LNG在俄羅斯的發展大有前景。如果有了開放的LNG出口市場,市場主體的多元化會在更大程度上推動俄羅斯LNG項目基礎設施配套建設,推進LNG產業快速發展。

                      博弈還將繼續

                      新世紀以來,LNG的發展勢頭非常迅猛,已成為推動世界天然氣市場的一個發動機。業內專家預測,到2020年,世界LNG產量可達7208億立方米,占世界天然氣總產量的近20%?;蛟S是看到了LNG產業誘人的發展前景和“錢景”,目前,俄羅斯什托克曼項目、亞馬爾LNG項目、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LNG項目、科姆金LNG項目都在加緊建設中,且將在2018年形成大規模的產能釋放。

                      在這樣的背景下,俄羅斯LNG出口市場的放開,意味著俄羅斯境內LNG的經營企業會越來越多元化,甚至會涌現出一些新的合資企業,也意味著一直處于“獨統”地位的俄氣公司的地位會下降,俄羅斯境內天然氣產業鏈的競爭性會加強??傊?,LNG市場的放開對俄羅斯是非常利好的一步棋。這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天然氣進口國而言,是否也會是個好消息呢?

                      張耀表示:“LNG出口市場放開,主體多元化,并不會直接導致出口價格有一定程度的下調。”在他看來,能源對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是戰略資源,整體的發展依然受國家政策的主導、政府的控制。尤其是俄羅斯對“私有化”三個字非常謹慎,即便LNG出口放開,其市場份額依然會被俄羅斯幾家主要的國有油氣公司或者國家控股的油氣公司把控,市場話語權也會始終在他們那里。為了保護共同利益,他們極有可能形成價格聯盟。

                      如此看來,即便有市場開放的信號放出,但國家之間的能源貿易依然還存在非常長的博弈過程,所以能否從中獲利還需要發揮聰明才智,充分利用所擁有的談判籌碼。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來隨著世界非常規資源的勘探開發速度加快,石油峰值論的破滅,以及全球對新能源、清潔能源的倡導力度不斷加大,能源總體需求放緩,我國這樣的能源進口大國在能源貿易談判中不再一味被動。面對可選擇的進口渠道,強勁的需求增長、廣闊的發展市場反而成為我們的優勢。劉毅軍認為,未來幾年俄羅斯極有可能通過管道和LNG兩種途徑加大對中國這個“大主顧”的天然氣出口力度。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