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初探碳交易
                    2014年01月22日 13:31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 趙 雪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只有在中國形成統一的碳交易市場和制度,建立起國家級碳交易平臺,才能參與進國際的碳交易游戲規則中。

                      ○文/本刊記者 趙 雪

                      2013年,被普遍看作是中國的“碳交易”元年。

                      隨著2013年6月18日,深圳市碳交易所鳴鑼開市,我國7個省市碳交易區域試點工作正式拉開序幕。11月26日,上海市碳交易所迎來首單交易; 兩天后,北京碳交易所的清脆鑼聲再次將眾人目光吸引到碳市場;此后一個月,廣州、天津碳交易所開市迎客。至此,我國除湖北、重慶外,多半數碳交易試點已經啟動。

                      這其中,石油石化企業的身影清晰可見。

                      試水

                      作為耗能、用能和碳排放大戶,石油化工產業結構性矛盾比較突出,多數企業急需盡快調整結構和產業布局,淘汰一大批落后產能和過剩產能。因此,節能降耗與碳減排的壓力不小,但潛力巨大。

                      2013年11月26日上午,高橋石化和上海石化共購買申能集團6000噸碳配額,完成了上海交易所基于配額的首筆碳排放權交易。

                      “高橋石化作為老企業在碳排放方面的緊迫性顯得非常突出。而要降低碳排放,必須有新的節能減排項目跟進。中石化作為大公司,要積極配合國家溫室氣體排放減排政策,采用新技術、新工藝,提高能效,從而達到節能減排的目的。”上海高橋石化技術質量處科長李德松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他告訴記者,此次高橋石化購買的5000噸碳量出于兩點考量,即對公司2013年排放情況測算,2013年高橋石化新建260萬噸/年柴油加氫裝置、有新增排放量和根據上海市碳交易所賣方所能出售的配額量,綜合算出交易量。

                      事實上,作為中石化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上海高橋石化從決定參與上海碳交易到最后成為首單交易方之一,準備工作長達一年半之久。

                      2012年7月參加上海市碳排放工作啟動會后,同年11月高橋石化便啟動碳盤查工作,并于當年底完成2009年-2011年碳盤查報告;翌年1月,上海市發改委委托上海市信息中心對高橋石化開展碳核查工作,并在3月最終完成碳核查報告。

                      與上海高橋石化有相似經歷的是北京燕山石化公司。由于各地方碳交易方式有所差異,燕山石化以協議轉讓方式從京能熱電股份有限公司石景山熱電廠購得2萬噸碳排放配額,完成了自己的首筆碳交易。

                      與上述兩家買方角色不同的是,在天津碳排放權交易啟動當天,中石油天津股份有限公司大港油田分公司、大港油田集團有限公司作為賣方,共售出2萬噸碳配額。

                      緊迫

                      就在北京碳交易所開市后一周,半個中國即被霧霾席卷。京津冀、長三角重污染區連成片,東部局部地區空氣污染氣象條件達到6級,蘇浙皖滬等地遭遇重度污染。

                      《京都議定書》規定,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氫氟碳化物、全氟化碳和六氟化硫6種為溫室氣體。

                      數據顯示,2012年全球排放溫室氣體345億噸,其中中國占比高達29%,美國占比16%,歐盟占比11%。全球溫度每上升1℃,中國就“貢獻”了29%的溫室氣體排放。

                      為有效降低中國的溫室氣體排放,我國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相關政策,并相繼開展了有關減排行動。

                      在國務院印發的《“十二五”控制溫室氣體排放工作方案》中,明確了各地區單位GDP二氧化碳碳排放指標,并納入到考核體系中,規定總體目標下降17%。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則印發了《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管理暫行辦法》,規定溫室氣體減排信息將在“國家登記薄”上登記。

                      除上述工作部署以外,“十二五”期間逐步建立碳交易體系也是我國的重頭戲之一。除在北京、上海、天津、重慶、湖北、廣東和深圳等七省市啟動碳交易區域試點工作外,還計劃2015年后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碳交易。

                      目前,歐盟和美國碳交易市場占據全球碳交易市場的主導地位。2010年歐洲市場的交易額,占全球市場交易額的84%。不過,有預測稱,在形成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后,我國有望成為全球碳排放權交易第一大市場,覆蓋7億噸碳排放。

                      據媒體報道,北京環境交易所董事、總經理梅德文表示,根據國際碳市場發展的歷史以及中國2005年以來清潔發展機制(CDM)的發展,碳交易市場是非常好的一種激勵手段,能夠極大促進新能源產業的發展,也能夠促進中國的可持續增長,并為可持續發展提供新的資本紅利。

                      先鋒

                      企業參與碳排放權交易,有利于推動中國能源結構轉型,實現低碳化發展。

                      能源與環境問題是世界各大石油公司可持續發展面臨的重大課題??梢钥吹?,在全球國際石油公司的戰略及行動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開發清潔能源、開發低碳高效產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研發低碳能源技術等,是其共同的戰略。

                      作為世界五百強第四位的企業,中國石化認為,在應對全球氣候異常變化的過程中,大公司要未雨綢繆搶占道德制高點,運用低碳發展新規則,培育綠色發展的競爭優勢,履行社會責任。

                      在高橋石化、上海石化完成中國石化首筆碳交易當天,中國石化股份公司副總裁江正洪表示,此次參與交易是公司踐行綠色低碳發展的又一標志性事件,體現了中國石化深入貫徹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對碳交易市場化機制的支持和推動我國培育發展環保市場體系所做的積極努力。

                      據記者采訪了解,目前,中國石化被納入碳交易試點所屬企業共有20余家。隨著試點地區遍地開花,這些企業也將相繼參與進碳交易市場。

                      一直以來,中國石化將能源管理、應對氣候變化和環境保護視為企業節能減排的三駕馬車。為此,中國石化專門成立了主管綠色低碳的部門——能源管理與環境保護部,并制定了一系列低碳發展的長遠目標和相關工作思路。

                      “碳交易是減排的一種市場化手段。參與碳交易是中國石化實現綠色低碳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和一種嘗試,而減排才是我們的根本目標。”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國石化負責人告訴記者。

                      事實上,中國石化更為看重的是對碳資產的管理。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 2013年3月開始,中國石化便開始集中開展碳資產管理工作。在實物管理方面,對全系統包括油田、煉化、銷售等不同板塊的84家企業的所有裝置進行了碳盤查和核查。目前,這一工作已全部完成。

                      這次摸查家底,為中國石化下一步制定減排方案提供了扎實的基礎數據。據中國石化內部人員向記者透露,2014年1月中國石化已經開始對2013年溫室氣體排放情況進行盤查,并將在3月底對外披露溫室氣體排放信息。

                      與此同時,中國石化還大力開展二氧化碳捕集、封存、利用(CCUS)試驗研究。目前,中國石化已在5個油田開展了二氧化碳驅油試驗,累計封存二氧化碳77萬噸。

                      上述負責人認為,碳排放的額外性只有得到充分體現,才能完全實現其整體價值。因此,中國石化在價值管理方面也積極展開相關工作。據透露,中國石化未來不光要參與國內碳交易市場,還將試水碳金融等領域。

                      中國石化還致力于開發清潔發展機制,并已在聯合國成功注冊兩個地熱集中供暖的CDM項目。這也是目前全球通過聯合國CDM注冊的僅有的兩個地熱集中供暖項目,預計每年可減排CO2(2是下角點)約15萬噸,已獲得簽發核證減排量2.86萬噸CO2(下角點)當量,實現了中國石化核證減排量零的突破。

                      “國際石油石化公司用10~15年走過的路,我們要用2~3年走完,以國際型能源公司的標準履行社會責任。”上述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摸索

                      國內碳排放交易市場方興未艾。幾乎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在摸著石頭過河。

                      目前,在已經開市的五個試點中,無論從參與身份、參與規則制度和交易過程均有區別。比如,深圳、天津允許個人及金融機構參與碳交易,而北京、上海、廣州尚未開放;從配額發放角度看,廣州采取的是97%為免費發放,3%需要企業購買,而其余四個試點均為免費發放。

                      有專家對記者表示,七個試點應當按照當地產業結構、節能減排需求及未來發展規劃等諸多方面通盤考慮,進行長期規劃。

                      而在采訪中,記者明顯感覺到參與碳交易的人都在期望建立全國統一碳排放市場體系。

                      李德松認為,石油石化企業參與碳交易,可以增進企業在節能減排方面工作的緊迫感,加快這方面的投入。中國石化應考慮如何作為一個整體開展這方面的工作,即進行資源整合。

                      事實上,企業內部融合的前提是需要全國碳配額的流通交易。這也是未來國內碳交易體系的最終發展方向。同時,只有在中國形成統一的碳排放市場和制度,建立起國家級碳交易平臺,才能參與進世界的游戲規則中。

                      一位中石化內部人士為記者比喻:“這就像從講方言到講普通話,最后以國家的身份去世界市場對接,在全球語境中講國際語言。”

                      不過,在建立全國統一體系過程中,仍有眾多問題急需解決。

                      彭博行業研究負責亞太公用事業的高級分析師岳啟堯告訴記者,中國要形成較為完善的碳交易體制,首先要制定全國統一、持續透明的指導原則,但可以根據地區差異確定一定數量的補貼;碳交易參與方可以把相關數據放在公開平臺上以確保透明度。

                      在去年11月舉行的第四屆地壇論壇上,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應對氣侯變化司副司長孫翠華表示,建立企業溫室氣體排放報告核查制度非常重要。不管是七個試點省市,還是非試點省份,全國主管溫室氣體排放的主管部門要了解各個排放主體到底排了多少。

                      岳啟堯認為,碳交易市場的“商品”——-即排放量的準確計量和驗證十分關鍵,要監測并評估城區以外碳排放量的難度則相對更大。

                      有專家認為,建立統一的交易體系還需要有健全、統一的法律環境。政府對碳交易出臺相應的法律條文,能夠有效增加誠信建設和監管體系的建設。這對于還處在自發初級階段的碳交易市場而言,是健康發育的重要手段。

                      作為“碳交易”的鼻祖,歐洲碳交易盡管正在經歷低潮期,但發展歷程可以為中國市場提供較好的借鑒作用。

                      彭博行業研究負責歐盟公用事業的分析師Chris Rogers建議,中國的排放規模必須根據經濟發展的變化而調整,以避免出現政府無法控制的需求不足或需求過剩。而任何來自免費許可的意外收獲必須投入到減排的尖端科技或稅收上,碳價格會推動電力價格的上揚,從而影響消費者,降低產業競爭力。政策制定需通盤考慮,包括市場容量、對可再生能源的補貼等。

                      在上述地壇論壇中,中創碳投副總經理郭偉表示:“試點就是各有特點,即便是試錯的經驗也是對未來碳市場的貢獻。”這一觀點,在記者的采訪中多次聽到。

                      無論是“碳圈”內的人,還是“碳圈”外的人,都在期待著從講方言到講普通話,直到用國際通用語言站在國際舞臺上與其他國際公司并肩的那一刻。

                      不過,就像一位中國石化內部人員告訴記者的那樣:“中國碳交易市場現在僅僅是初級,真正到成熟階段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

                      責任編輯:劉淑菊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