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研究
                    【追訪】他們跳槽了如今還好嗎?
                    2014年01月27日 10:37 來源于 企業觀察報    作者:張起花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企業觀察報》記者 張起花

                      不管外界如何評議,無論是選擇創業,還是跳槽去外企抑或民企,出走后的國企高管們,都為自己的選擇而驕傲,也為自己的選擇而樂此不疲地奮斗著。

                      案例一:跳槽民企收入漲五六倍

                      去年冬天,記者在一個油氣產業發展論壇上結識了億陽石油一位高管。他曾是中國石化勝利油田的技術骨干,由于夫人博士畢業后留在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工作,所以決意將工作調到北京。

                      “起初,我是打算調到中國石化總部的,但是在國有企業,工作調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僅要具備相應的能力,而且還要找關系、等時機,有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后來,有個老鄉一再說服我到億陽石油發展,薪酬待遇各方面都非常有誘惑力,所以就下定決心辭職到了億陽。”

                      “初到億陽,收入比在勝利油田的時候翻了五六倍,但是在民企做事自然沒有了在國企的優越感及穩定感。一切都需要腳踏實地,努力拼搏。”

                      與高收入相對應的還有更大的工作量,更多的責任感和壓力。“相對于大型國有石油企業,民營企業的資金實力有限,投資油氣田也需要加倍謹慎。每到要購買新的油氣田的時候,我就要做出特別仔細而全面的評價分析,以防出現投資不慎導致虧損的情況,壓力很大!”

                      談及在民企的收獲,除了更加豐厚的回報,他認為個人才能能夠得到最大限度發揮也是非常值得欣慰的事。“民企缺乏具有豐富實踐經驗的高水平技術人員,我們這些國有企業的技術骨干跳槽過去都能得到重用,最大限度創造價值,工作上容易獲得成就感。”

                      當被問及如果有機會,是否會考慮重新回到國企的問題時,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再回到國企已經是不太可能了,至少接受不了國企相比之下的低薪,以及不太自由的發展環境。”

                      談及對未來的規劃,他直言,還是會在油氣領域,在民企發展,如果有更好的機會,不排除去別的民企就職的可能。

                      案例二:多重歷練成就職業達人

                      蔡豐如今是江蘇宏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CEO。此前他曾任職于中國石化集團,之后跳槽到中海殼牌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再跳槽到浙江華海集團公司總裁……從國企跳槽去外企,又轉戰民企,蔡豐有著十多年豐富的從業經歷。

                      談及當初為何跳槽,蔡豐表示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2000年中國開始加快國際化進程,夢想有一天去世界一流企業工作;薪水太低;國企部門林立,‘大企業病’非常嚴重,人際關系復雜。”

                      蔡豐所謂的“大企業病”主要指以下一些內容:企業的組織臃腫龐大、機構重疊,人浮于事,雖然最高層管理者整天忙得團團轉,中層管理者卻在“勾心斗角”、“爭權奪利”,而基層員工則因為心灰意冷而變得不思進取,每天都在混日子。

                      薪水上的差異也很明顯。“雖然,中國石化是很多人想進來的大企業,但是2001年,我一個月的薪水才3000元,而跳槽到殼牌后,每月薪水就達2萬元以上。我在中國石化工作了二十年,家里存款也不過20多萬元,但是到殼牌之后,第一年就掙到20多萬元。”

                      近年雖然部分國有企業高管的薪資都提上來了,也更接近市場化水平,但是蔡豐認為,國企仍然缺乏公平性,官本位意識比較濃。

                      所以,在我國石油石化企業紛紛加速揚帆出海步伐的時候,蔡豐敏銳而果敢地選擇去國際一流企業——殼牌一試身手。蔡豐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利用了兩年時間練習外語,并學習跨國公司的管理理念和工作方法,了解外企選用人才的標準等。“學習外語是最艱難的過程,為了實現目標,復讀機我都讀壞了兩個,新概念1到4冊我全部背下來了。”最終蔡豐在近800個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雖然外企相比國企人際關系簡單,可以全身心投入,認認真真做事。但是在外企,大家都非常講求細節,工作要求高,開始適應的一兩年也是非常痛苦的過程。”蔡豐回憶說。就此,他還舉例講述,工作講究計劃,花錢要看預算,追求完美,工作像工作,休息像休息;在中國,領導的發言稿、工作匯報中的PPT等都可以由秘書來幫助完成,但是在外企,這些事情都需要高層管理者親自來做。

                      在殼牌工作五年時間,蔡豐感觸非常深刻,還出版了《親歷殼牌——企業帝國的經營細節》一書,受到業內外人士好評。該書以蔡豐參加殼牌在中國南海石化項目及派往美國、英國的親身經歷為主,從細節入手,針對目前國內企業發展面臨的問題,將中國石油石化和殼牌兩個同類企業進行軟實力對標,在人才優化、學習型組織、領導力、計劃與執行力、預算與全員成本控制、扁平化效率與管控、項目投資與風險控制、節能減排與可持續發展等方面,用最直接的視角,系統地介紹殼牌這個世界一流能源化工企業的成功經驗。

                      談及為何又從殼牌抽身,投身民企,蔡豐表示:“在外企做到一定程度后,你就會發現很多人常說的外企‘玻璃天花板’效應。加之國內民企發展環境及人才環境在這些年有了較大改善,不少民企也開始通過高薪到外企挖人,所以我選擇回國到民企當一個職業經理人。”

                      蔡豐認為,當前我國不少民企正處在成長期,管理還是比較粗放,隨意性較強,老板文化較濃,注重短期效益。隨著中國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中國民企發展水平的提高,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對職業經理人的需求會非常大,而這個需求正是他存在的真正價值所在。

                      “但是,在民企要取得大老板的信任,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也需要一定時間,職業經理人必須在短時間內,在提高企業銷售收入、降低項目成本等方面為企業創造出經濟效益,否則很難立足。”蔡豐說。

                      案例三:艱苦創業走過十年之癢

                      陳首創是上海河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簡稱HEC)總經理,他原任職于中國石化洛陽石油化工工程公司(LPEC)。因對國企人際關系、工作效率及考核激勵辦法不太認同,2004年與公司其他幾位同事一起從LPEC辭職,離開洛陽,到上海創業。

                      陳首創認為,我國存在很多LPEC、SEI等巨無霸級石油化工工程公司無暇顧及的市場,比如地煉市場。這一市場缺乏優秀的石油化工工程公司的服務,亂象叢生。煉油化工工程設計圖紙可以像菜市場中可隨意挑選的菜品一樣被大量復制使用,結果造成不少企業投資浪費、技術保守、能耗高,而且安全、環保等設施嚴重滯后于國家產業政策的要求。所以,市場需要一家優質民營石油化工工程公司提供服務。

                      2005年5月,HEC這個名字正式在行業內亮相。公司的核心發展目標也不是一個具體的數字,而是一句話:持續不斷提高顧客的滿意度。陳首創認為,顧客的滿意度就是公司未來的發展空間。他想努力在行業中打造出自己的獨特品牌。

                      HEC創業初期一開始的啟動資金只有100萬元,是一起從LPEC辭職的幾個股東湊出來的。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租個體面的辦公地點動輒幾千萬,用這點兒資金立足可想而知難度有多大。

                      起步階段HEC賬面上只出不進,陳首創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他為了留住人才,他定下這樣一個底線:即便公司所有的辦公用品都使用最差的,即便公司困難到需要兩個人用一臺電腦,財務也要預留三個月的員工工資,如果沒有錢,股東從家里拿錢墊付。“我不能因為公司的問題影響到職工對公司的忠誠度,影響到職工工作的積極性,影響到職工的工作效率,影響到職工為客戶的服務質量!”陳首創說,在HEC,這是一條鐵的紀律,絕對不能碰。

                      HEC成立后很快申請到工程設計甲級資質證書,他們承接的第一筆業務是金澳科技(湖北)化工有限公司 60萬噸∕年重油催化裝置的設計,該項目最終高效而順利完成?;诔醮蔚挠淇旌献?,這家公司后來又請HEC設計了瓦斯綜合利用及產品質量升級改造工程以及柴油加氫、汽油加氫、干氣制氫等工程。

                      經歷一番波折后的HEC終于進入穩定發展階段,并搬遷到環境比較優美的浦東新區張江高科技園辦公,在一幢編號為8的小樓扎下根。去年,HEC陸續開始在廣東和黑龍江接手總承包業務,正式員工也已經發展到300余人。

                      為了業務發展需要,陳首創將上海的辦公地點定為管理總部和研發總部,又在武漢設立了一家分公司,作為公司未來的執行中心。同時,他還在惠州大亞灣設立了一個地區分公司,專為惠州大亞灣化工園區服務。HEC在南通也控股了一家催化劑公司。

                      目前,HEC已經在催化裂化、加氫處理、脫硫環保、液化氣綜合利用等領域形成了自己特色的工程技術,持有國家專利25項和專有技術2項,這些技術實力是陳首創在市場中立足的根基。他們的業務除了服務民營企業,也開始涉足國有地盤。他們與中海油的合作已經從煉廠檢維修的社區式服務發展到共同研究攻關新技術的“深水期”。

                      談及未來的發展目標,陳首創說,他要將HEC打造成中國工程市場的“奔馳”一樣的品牌。“客戶看到HEC的標志,只關注價格能否接受,而不會去考究質量和水平是否信得過。”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