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推薦專題
                    【專題】石油行業的壟斷
                    2014年01月27日 14:01 來源于 《財經》雜志    作者:施智梁 翁仕友 李毅 朱玥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13年12月9日,國務院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季曉南曾表示,中石化、中石油等央企,如在集團層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現實可能性存在問題。

                      季曉南在第二屆公司治理國際高峰論壇上稱,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其中一個難題是確定在哪一個層級操作,即要在集團層面還是在二級三級公司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他稱,中石油、中石化等資產總額達到三萬億以上,如果在集團層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現實可能性將存在問題。

                      他認為,對于這些央企而言,如在集團層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對比總資產,民營資本顯得十分有限。而且民營資本控股比例也不能太高,最后混合所有制經濟還是國有占大比例,沒有充分體現混合所有制經濟。

                      中石化日前發表聲明即將開始集團層面上的改革,石油行在過去的日子里總是扮演著靶子的角色,事故、調查、違紀也總是伴隨著頭條一次次把自己在民眾面前抹黑,這次傅成玉的行動終將成為日后的黑馬還是始作俑者,帶著疑問我們來回顧一下石油行業是如何一步步形成壟斷的。

                      石油玻璃門

                      石油壟斷堅冰難破,國企有責任,政府更有責任。長期以來,政府打破壟斷的一手軟,維護壟斷的一手硬,民企在有形無形的壟斷之門面前無能為力、無可奈何。

                      “玻璃門?簡直就是玻璃墻!”談到石油行業的壟斷,一位國務院相關部委的官員由衷感慨。多年來,這位官員矢志不渝地推動行業開放,同時備感改革步履維艱。

                      石油是中國壟斷程度最高的行業之一。從上游的勘探開采,到中游的汽柴油等成品油煉制,到下游的批發零售,再到進出口貿易、產品定價,無不在政府部門的牢牢管制之下。而事實上的管制主體,很大程度上就是中石油、中石化兩大集團及其間接推動下的部委決策。

                      改革開放之后,尤其是1992年鄧小平南方講話之后,石油行業曾向民營企業開過一道口子。在進入門檻最低的零售環節,民企一度成了主渠道。1999年,民營加油站數量占比接近九成,加油量占到六成。那六七年也被民營油企稱為“黃金年代”。

                      但1999年5月、2001年9月,以應對加入WTO沖擊的名義,國務院辦公廳兩度發文,先后賦予中石油、中石化兩大集團成品油批發(38號文)零售(72號文)業務的壟斷經營權,導致民營油企的市場份額急劇萎縮,已經打開的大門又重重地關上。

                      此后,大門重開的希望出現過幾次。一次是2002年。按照中國的入世承諾,當年將有400萬噸成品油、720萬噸原油的非國營貿易進口配額,并且這兩個數字必須每年遞增15%,持續十年。

                      但是,原國家經貿委在2002年4月發布公告:原油非國營貿易配額只能用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煉廠加工。這個公告的依據,正是三年前的38號文。這意味著,如果不能被列入兩大集團的生產計劃(排產),即使拿到了非國營貿易配額,油也進不來。事實上,十年下來,入世協議中承諾的非國營貿易形同虛設。

                      新的希望同樣來自WTO。中國入世文件中規定,2004年12月11日要開放成品油的零售市場,2006年12月11日要開放批發市場。當時,一位發改委官員曾反問編者:到時候對外都開放了,對內還能不開放?

                      但直至2006年12月6日,商務部才發布原油成品油兩個管理辦法,業界發現,除了準入門檻出人意料地高,進口權絲毫沒有放松,排產要求也依然如故,這導致拿到了經營資質的民企只能從兩大集團進貨,等于寄生在遠比自己強大的競爭對手籬下。

                      再一次希望來自2005年5月國務院下發的“非公經濟36條”。但此后五年,始終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及至2010年5月國務院再發“新36條”,民企們已經不抱多大希望了。

                      前任總理溫家寶曾公開要求各部門必須在6月底前出臺“新36條”實施細則。為何強調細則?因為新老36條都是原則性要求,需要具體的操作辦法才能落實。

                      之后的幾個月,各領域的“細則”密集出臺。但細觀之后,業界發現這些“細則”主要還是原則性宣示,等于是用原則來落實原則。兩相對照,同樣是文件,保護壟斷的文件何其之硬,打破壟斷的文件何其之軟!

                      有關方面千方百計維護壟斷的理由到底何在?

                      理由之一是保護資源保護環境。問題在于,資源環境是否保護得力,與企業所有制無關,與政府監管能力有關。真正的強政府,應該強在監管能力上,強在立法與執法能力上。

                      理由之二是控制油價上漲、保障石油供應。 這個理由就更加南轅北轍。競爭降低價格、壟斷抬高價格,這是常識。中國一大半的石油靠進口,進口商越多,油源才越有保證, 低價才越有可能。實踐中,不少民營油商都找到了比兩大集團進口價低得多的油源,但囿于進口管制,低價油無法入境。

                      一些人認為,買家多了,會把油價買上去,鐵礦石就是典型。這實在是以訛傳訛。鐵礦石是多對單的市場,三大礦商控制了70%的可貿易礦石,在需求旺盛之時,定價權自然在他們手里。石油是多對多的市場,多數時候都是供過于求,新油田不斷發現、供應商數以千計,試圖限產保價的歐佩克控制的產量越來越少,這個價格卡特爾已難以為繼。

                      事實上,上世紀70年代兩次石油危機之后,美歐已成功地把大部分石油定價權從生產方轉移到金融市場,具體說就是幾大期貨交易所。對同為石油進口大國的中國,這段歷史極具參考價值。而阻礙中國建立自己的石油金融市場的,正是國內的壟斷體制。

                      更重要的理由,其實是意識形態上的擔心。一些傳統觀念較強的人士認為,國有企業是執政的經濟基礎,只有通過大國企控制住經濟命脈,執政才有保證。因此,不僅石油行業,在電力、電信、民航、鐵路、金融、教育等行業,玻璃門同樣廣泛存在。

                      針對這一認識,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名譽會長高尚全曾撰文,指出執政基礎不在于國有經濟比重的高低,而在于民生和民意。他說,如果將國有經濟定位為執政基礎,國有經濟就只能進不能退,行政壟斷就無法打破,繼續深化改革就沒有可能。

                      誠哉斯言!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