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人物
                    指揮微生物去采油
                    2014年02月18日 16:47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任厚毅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記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勝利油田采油工程高級專家汪衛東

                      汪衛東用20年時間把微生物采油技術拓展到開發、勘探、污水處理、環保等領域。

                      ○ 文/任厚毅

                      微生物是一切肉眼看不見或看不清楚的微小生物的總稱,存在于世至少已有30億年。“實際上,它們才是這個世界的真正主宰。”汪衛東說,“人體的每個角落和縫隙都有數十億的微生物,有些微生物是人體健康不可或缺的??梢哉f,如果沒有微生物,也不可能有人。”

                      汪衛東對微生物的癡迷超出常人想象。

                      汪衛東是勝利油田采油工程高級專家。他用20年的時間,開拓了一個幾乎全新的研究和應用領域—石油微生物技術。20年來,汪衛東將微生物采油技術拓展到了開發、勘探、污水處理、環保等多個領域。今年46歲的他也從油田勞動模范、山東省青年創新能手、中石化勞動模范成長為全國青年創新能手,直至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做研究最重要的是細心

                      汪衛東的辦公室讓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窗臺上擺了很多個瓶子,瓶子裝著不同顏色的水。辦公室柜子最上面還擺放著很多個裝土的瓶子,瓶身上貼著印有“四川”、 “貴州”、“新疆”等字樣的標簽。

                      “瓶子里的水和土都是用來做實驗的。他們都是不同地區的水和土。”汪衛東說,“特殊的細菌生長在特殊的土壤中,刻意找會很麻煩。所以,我每次出差都要帶些不同的土壤樣回來。”

                      多年來,汪衛東利用出差的機會,采集了幾百份全國各地的土壤樣本。為了觀察細菌和水的變化,汪衛東從油田各個區塊采集了上千份水樣,細心觀察。

                      汪衛東認為,做研究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細心。1993年,汪衛東剛參加工作,勝利油田正準備開展微生物采油技術研究。這是個交叉的邊緣學科,也是國際難題,沒有專業人員,國內更沒有這方面的基礎和參考。在一片空白的條件下,對石油專業知識幾乎一無所知的他毅然擔起了這項艱巨的任務。

                      白天他與老師傅們一起做課題、跑現場,晚上則進行自學。用了近兩年時間,他從石油專業的中專教材學起,一直到大專、本科教材,記下了十幾本幾十萬字的學習筆記,翻譯了近七十萬字的外文資料。

                      經過刻苦學習,汪衛東從石油工程的外行變成了內行,逐漸進入微生物采油研究的工作狀態。1995年,汪衛東拿出第一批菌種,在勝利油田孤島、孤東等采油廠的17口油井進行單井吞吐試驗,投入產出比達到1:5。1996年,采油院建成的實驗室開始自己生產菌種,1997年,單井吞吐試驗達到年處理200口井的規模,微生物采油的單井吞吐技術日趨成熟。1997年,汪衛東開始微生物驅油技術研究。1999年底,這項技術相繼在鄭南區塊、羅801等區塊投入現場試驗。

                      在羅801區塊現場,汪衛東指著幾個注水井和生產井說:“這好比是入口和出口,在往注水井中注水的同時,加入含有微生物的菌液,微生物可以在極端的油藏環境中生長,產生代謝物,有效降低巖石、油、水系統的界面張力,增加油氣流動性,從而提高原油采收率。”

                      現場工作人員介紹,該區塊實施微生物采油效果顯著,覆蓋地質儲量1億多噸,累計增油14萬噸,提高采收率3.93%。同時,該區塊也成為目前世界上微生物驅油時間最長的區塊。

                      另外,石油從油藏中被抽出來的過程中,因溫度越來越低容易結蠟,將油井井筒堵住,一直是影響油田生產的普遍問題。

                      “特殊的細菌能在一定程度上降解石蠟的碳鏈,阻止凝固結蠟。”汪衛東說,“關鍵在于如何找到它。”而實際找到它,花去了漫長的實驗室時間。

                      到目前,勝利油田已有l642口井實施微生物清蠟技術。技術顯示,這些油井降低了生產負荷,減少了蠟卡、熱洗和作業次數。

                      隨后,汪衛東和他的同事又把微生物應用于勘探、環保、防腐、水處理等諸多領域。其中,微生物處理油田含油污水的技術,2001年在孤島采油廠成功進行工業化應用,實現污水達標排放,總體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填補了國內空白。

                      目前,汪衛東和他的研究團隊把微生物采油技術提升到與國外先進技術并駕齊驅,成為我國石油微生物技術領域的領軍人物和權威。國家科技部領導每次見到汪衛東,總是親切地稱呼他“微生物”。

                      敬業的“民工”

                      清朝文壇上有個最大的流派享譽國內,那就是“桐城派”。汪衛東就是安徽桐城人,畢業于師范院校。不出意外的話,這塊寶地將會又出來一個“儒雅學者”。但因為他大學老師的那一句話,意外還是出現了。

                      這位老師說,微生物緣由用于采油,在美國和蘇聯已經開始,目前國內還沒有人來做,“很有前途”。汪衛東記住了這句話。1993年攻讀完遺傳工程學碩士研究生后,他選擇了勝利油田。當時勝利采油院已經開始對微生物采油進行調研,并已開題實驗。就這樣,汪衛東成為了勝利采油院的一名科研人員。

                      “做實驗最重要的就是掌握第一手資料,如果開始判斷失誤就會影響實驗結果。”汪衛東說。進行細菌生化實驗,需要血液作為培養基成分,他從自己的靜脈中抽出鮮血,注入培養基進行試驗。每生產一批菌液,都要清洗發酵罐,罐身直徑不足一米,內外溫差很大,刺鼻的高濃度酒精令人無法呼吸。他親自跳進去進行人工清洗,常常是冬天凍得嘴唇發紫、四肢麻木,夏天又是大汗淋漓、呼吸困難。

                      在開展微生物處理污水的過程中,現場試驗24小時不能間斷。時值冬季,寒風刺骨,夜間氣溫降至零下10℃以下。但汪衛東堅持親自取樣。不僅如此,他還親自用手觸摸,聞各種污泥的氣味,甚至用嘴去品嘗,以判斷其含油量。通過現場試驗,經微生物處理的污水含油量和COD均達到國家規定的排放標準,并且達到油田回注污水標準的A級水平,解決了油田注水中的許多難題。

                      有一次在現場試驗,汪衛東頂著荒原大風,身上的羽絨服用鐵絲捆扎起來,趴在水池邊上觀察、取樣、化驗。許多現場施工人員都好奇地問:“這是從哪雇來的這么敬業的民工啊?”

                      1996年8月,汪衛東準備申報國家“九五”攻關項目——“微生物驅油探索研究”,一個噩耗傳來,妻子患了白血病并且已經到了晚期。為了不影響工作的進展,他把辦公室搬到了病房里,白天照顧妻子打點滴、做化療,深夜趴在病床前寫報告。

                      半個月后,立項報告在病房里完成了,妻子卻永遠離開了他。汪衛東料理完妻子的后事沒顧上休息,就把剛滿一歲的女兒交給南方老家年邁的父母,又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中去。孩子在爺爺奶奶身邊一帶就是十幾年。那些年孩子太小不懂事,每次在他探親離開時總是哭得撕心裂肺。他只好選擇在清晨孩子熟睡時悄悄離開。孩子醒來發現爸爸不在,見到人就問:“你看見我爸爸了嗎?你知道我爸爸去哪兒了嗎?”

                      科研是一把刻皺紋的鋼刀

                      最初,汪衛東的課題組只有3個人。無論是查資料、搞調研,還是室內試驗、菌液生產,事事都得自己動手。

                      2005年,汪衛東逐漸開始培養自己的團隊,希望通過接力棒的方式將微生物更好地運用到油田生產。汪衛東始終對勝利油田各級部門心存感激,在他所有的項目申報、建設等過程中,都是一路綠燈,沒有遇到任何障礙和阻攔。

                      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只有通過團隊的努力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我的目標就是在退休前,利用這10多年的時間將我們的技術在油田進行工業化應用。發動盡可能多的科研工作者參與進來,讓更多的人成為頂梁柱。”汪衛東說。

                      汪衛東的個人魅力在無形中產生了榜樣力量。據汪衛東同事介紹,在一個微生物污水處理實驗現場,為了保證實驗的準確性,他們需要在污水池中放一個容器進行實驗,然而當時在場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取樣分析。就在這時,汪衛東趴到了地上,拿著取樣器從容器污水中取樣。“那次實驗給我們留下很深的印象,事后我們就覺得一個博士能做的,我們也應該能做到。”

                      20年來,伴隨著團隊的不斷發展壯大和研究領域的不斷拓展延伸,石油微生物技術包括微生物單井處理、微生物驅油、空氣輔助微生物驅油、內源微生物驅油、油田污水生化處理、污水資源化利用等發展成為較為完整的技術體系。相關技術已經在油田6個區塊實施,累計增油15萬噸,其中羅801區塊提高采收率近4個百分點。

                      在勝利采油院工作了20年,除了抽空打會兒乒乓球外,至今汪衛東對撲克的各種玩法兒一無所知。他實在是太忙了,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早早趕到實驗室,然后一頭扎進實驗,或者奔波在各種現場。他的事跡深深地感動了身邊的年輕科研人員。院里將他的事跡做成視頻,成為每年新生入院教育的第一堂課。

                      在國家科技部組織的一次課題匯報中,有位評委聽了汪衛東的報告后,非常感慨。他說:“真沒想到油田的科研單位工作做得如此細致。”這也一改他以前認為的油田“強生產弱科研”的看法。

                      2012年4月26日,有記者在濟南見到剛從北京領取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歸來的汪衛東。“來之前,我看過您的照片,感覺照片略顯年輕些。”記者其實不好意思說他顯老。“不止你這么說,前幾天我到南京開會時,一名50多歲的教授看到我以后覺得我比他還大。”他回答說。

                      歲月催人老不假,科研是一把刻皺紋的鋼刀。

                      本文圖片均由任厚毅提供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