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推薦專題
                    中石化們發力混合經濟 “動真格”
                    2014年03月05日 11:39 來源于 企業觀察報    作者:張起花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企業觀察報》記者 張起花

                      ▎從股權多元化切入 大膽引入新的投資者

                      ▎今年2月,中石化宣布引入社會與民營資本參股,被解讀為大型央企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的重大突破。

                      ▎人們有理由期待,混合所有制改革終將覆蓋與惠及絕大多數國企,從而優化國有經濟布局和結構,提高國有企業的運營效率

                      

                     

                      一些國有企業,甚至大型央企,正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進行大膽探索與快速推進

                      2月19日,中石化在董事會會議上通過議案,同意對中石化油品銷售業務板塊進行全面重組,引入社會與民營資本參股,并且授權董事長在社會與民營資本的持股比例不超30%的情況下行使有關權利。

                      同一天晚上,知名地方國企格力集團也發布公告稱,格力地產、格力電器共同控股股東格力集團的股權將發生變化:實際控制人珠海市國資委將從格力集團剝離所持格力地產股份及債權,注入一家新公司,隨后公開轉讓格力集團不超過49%股權,引進戰略投資者。

                      2月26日,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舉辦了一場主題為“樣本的力量”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發展研討會,中國建材、中國醫藥兩大央企的“雙料董事長”宋志平被安排在線暢談“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完善現代企業制度”的經驗和思考。

                      十八屆三中全會對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做出了重要部署,提出了一系列新舉措、新要求。這為國資委全面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理清了思路,指明了方向。國資委接下來將重點通過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及完善現代企業制度以推動國企提高效率。

                      自此,全國多地已陸續發布改革路線及時間表,從上海、廣東等一線城市到安徽、深圳、大連等地,混合所有制改革正逐步推向縱深,中央及地方的國資改革熱浪已然成勢。

                      多位一直關注國企改革的專家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表示,國有企業股權所有制的多樣化和發展混合所有制,不僅會成為今年全國“兩會”上代表和委員們重點討論的內容,而且也會是我國國有企業在今年貫穿全年的改革主線。

                      發力混合經濟

                      中石化們“動真格”

                      中國石化啟動油品銷售業務板塊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僅牽動行業內企業的神經,更是引爆市場對諸多央企后續“效仿”的高度期待。多位專家一致認為,作為一家處于壟斷地位的超大型央企,中國石化此舉具有標桿性的示范意義。

                      當然也有人批評,中石化此次推出的重大改革舉措有作秀成分。其實,中石化這樣的企業搞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可能一下子全面推進、一步到位,中石化此次改革的動靜相當之大,說“動真格”并不為過。

                      據了解,中石化擬重構的業務被中石化內部稱為“銷售事業部”板塊,該板塊旗下不僅擁有遍布全國的30家地方石油銷售公司,同時還有中石化(香港)有限公司、中石化森美(福建)石油有限公司(中外合資企業)及中國石化銷售有限公司等諸多企業。截至2013年底,“銷售事業部”板塊擁有自營加油(氣)站30532座,成品油管線超過1萬公里,儲存設施的總庫容約1500萬立方米,2013年境內成品油經營量持續增長至1.65億噸。這一板塊擁有完善的成品油銷售網絡,盈利能力較強,資產回報率較高。

                      “中石化拿出盈利狀況最好的銷售板塊,大膽引入新的投資者,切入混合所有制改革,能看得出來是非常有誠意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第三研究室副主任王金照認為,這一舉措不僅順應了國企改革的大勢,而且也能幫助中石化進一步提高管理水平,優化公司治理結構,提升企業整體估值。

                      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也持相同觀點。傅成玉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中石化此次拿出重組板塊不僅僅是為了適應相關要求,而是在考慮中石化甚至中國石化集團的整體改革方案。希望通過改革促使企業進一步完善體制機制,不斷探索新的商業模式,提升市場化運營水平。”

                      當然,在對投資者的確定、持股比例的劃分、參股條款和條件方案的制定等方面,中石化尚未公布細節。但開弓沒有回頭箭,相信中石化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會進一步深入展開。

                      除中石化之外,格力集團與光明乳業等地方國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樣被業內專家們給予了高度評價。“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是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有利于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國資委專家組成員,國家行政學院決策咨詢部處長張春曉認為,無論是中石化重組油品銷售業務,還是格力集團股權調整,都表明作為國企改革的“重頭戲”,股權多元化會率先在競爭性領域的國有企業中展開。

                      國資覆蓋范圍或現結構性調整

                      “我們當前所提的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其實依然是對我們固有改革思路的延續和發展,只不過從勢頭來看,更迅猛一些罷了,從各領域、各方面都體現出了我國國有企業在更加市場化的明確取向中,有了更深入的改革需求。”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國有經濟研究室副主任陳少強說,“以前,業界有關國企改革究竟該‘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的討論非常激烈,始終沒有得到官方正式的回應。而現在,對于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鼓勵,算是一個正式的回應。只要有利于實現企業運營的高效益,有利于推動生產資源的優化配置,有利于實現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都應該支持!”

                      就目前我國經濟成分和經濟結構而言,國有資本覆蓋面還比較寬,非公經濟發展的空間還需要進一步擴大,國資的覆蓋結構可能出現結構性調整。張春曉說,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和完善,國有資本會逐步向“兩國、兩重、一新、一特”集中。“兩國”指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兩重”指重要的行業及重要的基礎設施及自然資源,這是世界各國都重點控制的行業和領域;“一新”指新興產業。新興產業是經濟發展的突破口,但新興產業、新興技術的發展風險相對較大,投資回收期相對較長,非公資本既沒有很多的資本投入,也沒有很大的動力投入;“一特”指民生所需、福祉所系的重點行業或領域,如食鹽、糧食、燃氣、自來水等行業,這些行業的綜合利潤點相對較低,覆蓋領域相對較大,非公資本只會關注其利潤點高的環節或領域。

                      吸引民資需要互尊互信

                      記者還注意到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目前大型國有企業祭起“開放”大旗的時候,民資民企的反應表現頗為“冷靜”。

                      為什么會這樣呢?一位不愿具名的民營企業家在接受《企業觀察報》記者采訪時直言:“中石化向民資伸出橄欖枝,不僅不會危及其在油品銷售市場的主體地位,而且還有利于其吸收民間資本,從而進一步擴大其在市場上的影響力。但民資參股上限設為30%,那么,在新成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里面,民資會有多少話語權,利益會不會得到保障?”

                      這位企業家非常關心參股中石化之后是否能夠在加油站的布局上有決策權,是否可以參與油品銷售管理方略的制定,是否可以拿到公平的集體分紅,重大事項上有無建言權。這些問題不解決,民資企業根本無力與中石化博弈,入股也就失去了意義。

                      當然,民資入股中石化油品銷售能否賺錢也是他最關心的話題。“最怕中石化調整利潤分配格局。”比如說,當前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煉化板塊連年虧損,但銷售板塊利潤較高,加油站穩賺不賠,很大一個原因是,煉廠的出廠價一直比較低,屬于典型的成本倒掛,國家每年都會給予大量財政補貼,不過成立混合所有制企業后如果中石化改變產銷戰略,提高煉廠油品出廠價讓煉化板塊賺錢,則最終會讓民資買單。“雖然成品油售價目前名義上是由相關部門確定發布,但實質上都是受兩大石油公司的影響。”所以是否參股,這位企業家認為還需繼續觀望。

                      對于民企擔心的問題,中石化新聞發言人呂大鵬表示:“30%,這只是指董事長得到的授權,并非不能突破的上限。”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也說:“我們的改革是系統和整體推進的,不是單獨的,不是做個樣子。我們會讓所有參與的股東共同受益,我不能說因為自己是大股東,就欺負小股東,我們會同股同權同價。”

                      不過民企的顧慮是很正常的反應。產權是混合所有制發展的核心,歸屬清晰、權責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產權制度能在很大程度上化解合作雙方所擔憂的問題。在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控股權和人事的爭奪、各自利益的保障是很多人擔憂的大問題。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說:“在混合所有制企業中,如果國有企業占大股,那么對民企而言存在的風險是可能出現其資本‘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結果,是‘好看不好吃’的合作。而如果私營企業占大股,雖然無論效率還是效益都可能更有保障,但是同樣會出現私人投資者吞噬國有資產,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因此,在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進中,監管顯得非常重要。”在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推進中,公吃私或者私吃公的情況都不可能排除,為了盡可能避免這樣的風險,要建立起兩個關系:其一,國企與民企之間要建立起互尊互信的關系。其二,國企與民企之間要建立起互相依存的關系。

                      “如果不同所有制企業的社會地位平等,并且有明晰的產權制度、科學的公司治理,以及相關法律制度的保障,那國有企業能成功參股民營企業,民營企業也能成功參股國有企業,且能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周天勇說。

                      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鄭宇潔也認為,我國國有企業要想持續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國有企業自身要將其預備改革的資產進行合理分拆,公開透明的評估、作價并公平交易,這樣才能經得起市場檢驗,才有改革的意義。相關監管部門也要為國企、民企甚至外企創造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如此才能進一步確保各方合作的真誠,合作過程中對契約的嚴守。

                      “急火煮”與“慢火燉”

                      中石化拿出銷售板塊中30%的股權吸引社會和民營投資者,但市場希望中石化可以拿出更大的股權比例。如何掌握改革步驟的快慢節奏也是一個問題。

                      從過去的一些典型案例來看,國企進行混合所有制嘗試的時候,“放開”的尺度各有不同。2013年6月27日,中石油西部管道資產出資200億元,泰康資產及國聯基金以現金出資360億元、240億元,共同設立中石油管道聯合有限公司, 三方持股比例為50%:30%:20%,合資期限為20年。更早之前,中國建材和中國醫藥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被業界稱之為大手筆。中國建材集團旗下的北新建材是一家上市公司,其控股股東是H股上市的中國建材股份,持有其52%的股份。而中國建材集團持有中國建材48%的股份,折算下來中國建材集團僅持有北新建材25%左右的股份。同樣,中國醫藥集團也僅持有國藥控股30%左右的股份。

                      業內專家提醒,如果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道大菜,一定要將煮和燉兩個烹飪手法運用好,具體而言就是“急火煮,慢火燉”。即在堅持市場配置資源的原則下,順勢而為,適速推進。國有企業分不同發展時期、不同發展階段,引進不同的戰略投資者,在公平、公正的基礎上與其他所有制企業謀共贏。

                      “歷經這些年的積極探索,我國部分國有企業在其所在的產業鏈比較成熟的環節大力引入優秀的戰略投資者,積累了一定的、可供類似企業大膽借鑒的經驗。這意味著,當前我們有很多企業可以加快速度,再燒一把火,推進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速度。”張春曉說,但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推進手段、結構模式及運營方法等,還需要隨著相關產業的發展程度及市場經濟的深入情況繼續調整。這又意味著,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進過程要采用“慢火”,如此才能將國有文化和私有文化更好地融合。

                      新聞看臺

                      混合經濟時代 監管者角色面臨轉變

                      2003年,國資委作為國務院特設機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等法律和行政法規,以出資人的身份,履行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和重組,對所監管企業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進行監督,加強國有資產的管理工作,推進國有企業的現代企業制度建設,完善公司治理結構,推動國有經濟結構和布局的戰略性調整等職責。

                      10年時間已過,在當前國有企業發展及改革的情勢下,國資委的角色將如何轉變?這成為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陳少強認為,此時,國資委到了該真正發揮出國家作為老板、出資人的職責,將日常的行政和監管職能推向市場,讓市場各主體平等競爭的時候了。

                      “一旦變成國有資本運營機構后,國資委實際上是作為一個市場主體,其工作人員也不應該再是公職人員,身份及思想觀念都應該有較大的調整。更多的監管職能應交由非政府組織,如行業協會等。”陳少強還強調,國有企業在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過程中,一定要防止以混合所有制之名加快國有資產流失的情況,比如對國有資產的低價評估、腐敗等,從而造成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曾出現過的在國企改革中成就少數承包者或者國企領導者的事情。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簡單的分蛋糕或者破壟斷,真正要達到的目的,是在規范的市場經濟體制和機制的基礎上,優化國有經濟布局和結構,提高國有企業的運營效率。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