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人物
                    拓荒者曾大乾
                    2014年03月10日 15:52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于銀花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拓荒者曾大乾

                      曾大乾說,看著氣流順著管線進站是石油人最快樂的事。

                      ○ 文/于銀花

                      在曾大乾的人生中,有兩個重要的轉折點:一個是1994年博士畢業回到中原油田;另一個是2005年銜命奔赴普光,全面負責普光氣田開發技術工作。

                      憑借對事業的執著追求,中國石化科技創新功勛獎獲得者、中原油田分公司首席專家曾大乾在我國高含硫氣田安全高效開發關鍵技術的突破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高含硫氣田有了開發藍本

                      2005年早春,中國石化集團公司黨組宣布,把普光氣田的開發建設重任交給中原油田。

                      普光氣田具有儲量豐度高、氣藏壓力高、硫化氫及二氧化碳含量高、氣藏埋藏深的“三高一深”地質特點,開發這樣的高含硫氣田在國內尚無先例,國際上也不多見。如何確保開發安全環保和諸多工藝技術都是“世界級難題”。

                      時任中原油田副總地質師、開發項目管理部經理曾大乾臨危受命,調任普光氣田開發項目部經理,主管普光氣田開發技術工作。

                      國內沒有相關技術和人才,怎么辦?

                      在與某國際石油巨頭進行技術交流時,其專家一個勁兒地搖頭:“你們自主開發這樣的氣田簡直是異想天開!”與此同時,美國、加拿大、法國等國家的石油公司紛紛拋出橄欖枝——合作開發,但收益對半分。

                      “找到這樣的大氣田不容易,我們一定要依靠自己的能力開發。”技術封鎖反而激發了曾大乾及團隊的斗志——憋著一股勁,一定要干成。

                      開發方案是實現氣田科學高效開發的綱領性指導文件。要進行氣田開發,首先要把開發方案編制出來。

                      “一方面要向國外學習,不能自大;另一方面還要有勇氣,敢為人先。”普光氣田開發室副主任彭鑫嶺至今仍清晰記得曾大乾當年的話。

                      曾大乾帶領科研人員與國外公司多方進行技術交流,想探究相關的開發技術,但是對方覬覦氣田開發資源,做的都是“廣告式”交流,一旦涉及關鍵技術便閉口不談。沒有別的辦法,曾大乾和同事們只能通過國外公司透露出的蛛絲馬跡,上網查閱相關文獻,并積極走訪相關專家,虛心求教。

                      中原油田提出當年編制出開發方案,實現第一口開發井的開鉆。曾大乾把項目部僅有的30人兵分三路,同時開展工作。一路奔赴昆明到勘探南方分公司收集資料;一路踏勘現場;一路與中石化研究院、西南石油大學、長江大學等高校院所的專家一起開展技術攻關。

                      作為項目長,從這時起,曾大乾的作息表上便沒有了固定休息日,白天組織氣藏地質、氣藏工程、鉆井工程等各個研究小組進行技術討論,晚上審查經濟評價、總報告等多達上千萬字的所有設計報告。從報告怎樣編寫到數字運用,他都一一過目、仔細推敲,不放過每一個疑點。半年后,2005年7月2日,當曾大乾和同事拿著一摞摞詳盡的《普光氣田開發方案》到集團公司油田部提交審查時,油田部領導非常吃驚:“沒想到這么短時間,你們竟拿出了這么完整、規范的文字報告。”

                      通宵達旦的努力沒有白費,報告一次性通過,曾大乾和同事們受到集團公司專家的高度贊揚:“以后中石化的開發方案,都以普光氣田的開發方案為藍本。”

                      “嚴謹務實,勇于自我否定。”這是身邊科研人員對曾大乾的一致評價。最初,各方人員公認普光氣田是一套油水系統。打了普光12井后,通過對資料的跟蹤分析,曾大乾提出普光氣田是多套油水系統,這一結論是對以往認識的徹底顛覆,也是對其個人的否定。這意味著曾大乾原來帶領團隊所做的開發方案不可能適應普光氣田開發的需要,必須盡快編制氣田優化方案。

                      “普光氣田產能規模從20億、60億到105億立方米,曾總帶領相關科技人員先后對開發方案進行了7次優化設計,所有方案給集團公司匯報了十多次,都是他親自匯報的。”中原油田科技部部長徐衛東說,“全部一次性通過中石化油田勘探開發事業部和發展計劃部組織的審查和驗收,沒有重新來,也沒有失誤。”

                      方案優化后,普光氣田主體減少新鉆開發井12口,鉆、采工程投資較國家核準方案減少17.297億元。

                      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國際上,高含硫氣田的鉆井成功率、投產成功率和單井達產率分別達到85%左右即算高指標,但普光氣田創出了奇跡——三項指標均達100%。

                      時任普光分公司副經理王壽平說:“成績首先要歸功于曾總。”

                      為安全高效開發普光氣田,集團公司將普光氣田產能建設關鍵技術列為中石化“十條龍”重點攻關項目,“高含硫氣藏安全高效開發技術研究”列為國家“十一五”、“十二五”重大科技專項,曾大乾擔任副項目長和首席技術專家。

                      普光地區土地資源極為匱乏,超深、高含硫化氫令開發井和安全控制投資巨大。在這里打一口井,是常規氣藏開發的幾倍甚至幾十倍。曾大乾認為,要獲得開發高效益,只有走“少打井、打高產井”的路子。

                      為了實現高產高效目標,在科研工作上,曾大乾是出了名的較真。

                      “‘摳’得太細了”,2006年的一件事,令中原油田勘探開發科學研究院普光項目室副主任劉洪磊至今記憶猶新。當時,他拿著第一批井位設計剖面圖和構造圖讓曾大乾審閱,由于該圖已經過井位設計集團公司審核,原以為僅是簽字就可以完事,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曾大乾拿起的不是簽字筆,而是一把尺子,在圖上仔細地測量,并指出地層井間層位存在剖面的邊部層位與構造平面圖不匹配的地方。

                      “其實,這點問題不會影響井位設計,但可能對后面的錄井有一點點影響。” 劉洪磊說,“曾總還是堅決要求進行了修改。”

                      與曾大乾共事多年的靳秀菊同樣感同身受。“井位設計本來要求以井為軸,有6至10個扇形儲層預測和含氣性預測剖面,但曾總要求所有方向都有剖面,并且要求各種預測結論要相互印證,確保井深軌跡的準確性。”

                      “工程技術人員只要肯鉆‘牛角尖兒’,敢于向新技術挑戰,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兒,也沒有登不上的頂。” 曾大乾說。

                      科研之魂在于創新。在產能建設過程中,曾大乾逐步探索建立了適應普光氣田開發特點的地質工作體系,形成了從開發方案設計、井位設計、鉆井設計、實鉆資料錄取、現場跟蹤分析、室內跟蹤研究,到開發方案和井位設計優化的高效閉合工作鏈條,有效提高了研究工作水平。

                      由此,普光氣田主體開發井數由52口優化到40口,節省投資24億元。實施中,曾大乾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將40口開發井分為7批,先打最有把握的井,邊打邊修改完善其余井的設計方案。最終,40口井都打到了優質氣層,實現鉆井成功率和高產井均100%,為高效開發普光氣田奠定了產能基礎。

                      地質研究和采氣工程研究工作必須深度融合。這是曾大乾一直堅持的觀點。為此,他構建了“地質—工程一體化研究平臺”,從投產方案設計到單井投產地質設計、投產工程設計,形成了科學的研究合作體系,為普光氣田開發井投產作業成功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又一個令人振奮的指標誕生了——普光開發井達產率實現100%。

                      汩汩氣流在管線中涌流。“看著氣流順著管線進站,是石油人最快樂的事。” 曾大乾說。

                      華發中的艱辛與付出

                      科研之路,總是布滿荊棘。還沒來得及品嘗普光主體成功開發的喜悅,更大的挑戰來了。

                      普光氣田周邊的大灣氣田面臨開發,但大灣氣田的氣層更薄,有效控制優質儲量,充分動用氣層的難度更大。

                      看到科研人員遞交上來的大斜度井開發方案,在認真研究了國外類似氣田的開發實踐后,曾大乾獨辟蹊徑,提出“把大斜度井全部改為水平井,減少開發井數”的思路。

                      當時,不少技術人員不同意,理由是:“世界上從沒有這種先例,哪行呢?”

                      “別人沒干過的,我們為什么就不能干?”曾大乾反問道。

                      一次次的交流,一次次的碰撞,在他的堅持下,合作科研院所勉強同意先試一口井。一周后,氣藏工程數據模擬圖做出后,效果果然遠遠優于最初方案。大灣氣田的開發井數從25口優化為13口,節約投資約26億元。大灣氣田再度實現新的跨越,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利用水平井整體開發的大氣田。

                      獲得如此成就,曾大乾從未與外人說過自己承擔著怎樣的壓力。但從他早生的華發中,大家又分明深深地感知到他的艱辛與付出。

                      生于1965年的曾大乾在博士畢業后,本可以留在北京工作,卻毅然回到中原油田,成為這里引進的第一位博士。所有人很納悶:在那個時代,博士非常稀缺,他怎么會選擇回到一個北方小城?對此,曾大乾本人到顯得十分坦然:“沒想什么呀。”自認“頭腦簡單”的曾大乾,只是覺得自己有責任在油田需要自己的時候回到這片熱土上。

                      追夢20載,曾大乾依然癡心不改。面對外界對普光氣田天然氣開發進入平穩期后是否面臨衰竭的擔心,曾大乾肯定地說:“我現在做的是在普光之上再找普光,普光之下再找普光。”

                      本文圖片均由于銀花提供

                      責任編輯:趙 雪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