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改革破霾
                    2014年03月25日 11:05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趙雪 于洋 陳躲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國企改革進入全面深化時期。企業比拼的不是增長速度,而是結構調整的速度,是體制改革的速度。

                      ○文/本刊實習記者 于 洋 陳 躲 本刊記者 趙 雪

                      如果說今年“兩會”與往年有何不同的話,那就是這是去年12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全面深化改革”號角后的第一次“兩會”。因為那天起,全國對中國改革升級版的熱議,超過了以往任何時候。自然而然,國企改革也成為本次“兩會”的又一個焦點。

                      全面深化改革,石油石化企業如何改,改向何處,秉承民意的兩會代表兼國企帶頭人最有發言權。近些年,霧霾的不時籠罩,管道儲存運輸存在的安全隱患、產能過剩的困局等問題,不斷把石油石化企業推到輿論的漩渦上,石油人也一直在思考。歸根到底,不管是造成環境污染還是出現產能過剩,石油石化企業眼前出現的這些“霧霾”都是企業發展中的陣痛,發展中的問題需要依靠改革來解決。

                      沉珂新癥待改革

                      2月13日,國家能源局發布消息,將推行管道第三方公平準入;

                      時隔6天后,中國石化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會議審議并一致通過了《啟動銷售業務重組,引入社會和民營資本基本實現混合所有制經營的議案》……

                      十八大后,我國關于石油石化領域國企改革步伐正在加快。

                      三十年來,我國三大石油公司順利躋身世界500強的前列。是改革成就了國企激昂壯闊的三十年傳奇。如今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深水區,越來越觸及更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霧霾重重。

                      退一步萬丈深淵,進一步則海闊天空。

                      要“進”首先要了解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都有哪些。

                      具體來說,可分為歷史遺留問題和新問題。其中,歷史遺留問題更多地表現為國企負擔沉沉,尾大不掉。

                      國企負擔產生的原因很復雜。舉個例子來說,石油石化企業許多建立在偏遠地區,因為遠離城市必須為職工和職工家屬建立生活社區。洛陽石化就有8000多戶2萬多人生活在4個社區中。它們需要企業成立專門的管理機構、專門的管理人員等來管理。另外,針對離退休人員、就業困難群體等各類暫養人員,國企在承擔相關費用的同時,還需要配備大量的在崗職工為他們從事管理和服務工作。這些歷史性政策難以靠企業自身能力進行改革,給國有企業進一步深化改革帶來一定的障礙。全國人大代表、洛陽石化分公司總經理趙振輝說:“趁著深化改革的機遇,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對這些問題進行調查摸底研究,發現普遍性的問題,找出一個共性的解決方案,來進行整體的解決。”

                      除了國企負擔問題外,國企仍然存在一些不相適應的思想觀念、管理模式和行為方式。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石化江漢石油管理局局長、江漢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孫健說:“油田組織結構、隊伍結構、人員結構不合理的矛盾日益凸顯,‘大而全’、‘小而全’問題并未從根本上解決,資源配置效率和效益不高。”

                      對國企存在的這些問題,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石油蘭州石化總經理李家民也很關注。他認為,在改革的過程中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矛盾、困難和問題,而國有企業作為一個“老”企業,應該歷史的、系統的去看待這些老企業所承擔的遺留問題。

                      除了歷史遺留問題外,也有一些新的問題出現。在趙振輝看來,新問題首先是國企體制本身的問題。國企體制雖經過一系列的改革,但各種機制仍不是特別靈活,特別是約束激勵的機制發展還不是很完善。“想要實現管理人員要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高能低的愿景,還有一段路要走。”

                      國企內部體制的改革需要外部環境的刺激。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市場在逐步放開。趙振輝認為,市場化改革還沒有特別深入,市場的主導作用相對較弱。國企改革應當明確責任,該市場發揮主導作用的市場就要發揮,該政府監管的政府就要監管起來,該企業負責的企業就要負起責任,為國企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倒逼國企內部進行改革。

                      國企要變“混血兒”

                      作為傳統的國有企業,石油石化與國家戰略安全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世界各國,石油上游都處于有限競爭狀態。這使得石油石化領域里的國企深化改革顯得尤為引人注目。

                      十八屆三中全會指明的深化國企改革的主要方向——混合所有制改革,成為今年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如何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混合所有制實驗,“混合”的范圍有多大,采取什么樣的步驟,國有石油石化企業率先開始了探索與行動。

                      繼2月19日中國石化董事會發出銷售業務重組的消息后,中國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在“兩會”期間進一步明確了民營、社會資本參股準入事宜:“民資參股沒有所謂的比例限制,而是取決于資金實力。”

                      傅成玉進一步表示,后續中國石化集團的整體改革方案也將出臺。至于廣受關注的頁巖氣板塊,中國石化有意推進整個產業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

                      中國石油也沒有沉默。

                      中國石油董事長周吉平在接受證券日報、京華時報的采訪時,向外界介紹了中國石油下一步深入發展混合所有制的計劃。在深化國企改革方面,中國石油搭建了六個合資合作的平臺,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這六大平臺涉及未動用儲量、非常規、油氣、管道、煉化(地方和海外)和金融板塊。至于中國石油推進混合所有制的步驟和方法,周吉平表示,中國石油的改革方案正在進行,擬將油氣開采領域對外開放,引入社會資本,不過中國石油的控股比例不能低于51%。下一步將會以項目為單位,吸引民營、社會和其他大型石油公司像中國石化、中海油等資本進入,中國石油占有的股份同樣不能少于51%。對于一直有爭議的上游的油氣開發,中國石油將采取“產品分成合同”模式,組建聯合管理委員會,負責項目決策,同時在當地注冊成立作業公司來進行項目的執行。這個計劃將首先在新疆進行試點。

                      大方向初定,號角已經吹響。

                      “集團公司提出全方位深化改革,是系統性、多元化、深層次、開放式的改革。從一定意義上講,全系統各企業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誰更主動、進展更快,就能贏得更多發展機遇。”孫健如是說。

                      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石化煉油事業部主任趙日峰看來,在響應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號召時,石油石化國企應該堅持公平、公正的原則,好的、成功的模式,國有企業之間可以相互借鑒。

                      不過,推行混合所有制目前在國內可供借鑒的模式還比較少。雖然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下屬也有采取混合模式經營的分公司,但全方位對民營社會資本開放還是第一次。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石化安慶石化分公司總經理王彪認為,在推進石油石化領域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時要注意點面的結合,先試點總結經驗后逐步推廣。組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這是一個復雜的問題,牽涉各方面的利益,應選取符合條件的企業開展試點,并在試點的基礎上總結經驗、逐步推進。

                      華麗轉身重落實

                      在“深化改革元年”,形成上下共識,凝聚企業力量,推動各項改革措施的上路、落實,自然是重中之重。

                      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深化國企改革,要加快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結構。

                      在這方面,老油田率先進行了改革,逐漸開發出了一條走“油公司”模式的路線。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勝利石油管理局局長、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孫煥泉表示,雖然勝利油田保持了產量穩定增長和相對較高的盈利能力,但近些年成本的快速上升使得老油田不得不思考以后的發展道路。“加快油公司體制機制建設,是老油田提高質量和效益、推進轉型發展的必由之路。”

                      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原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孔凡群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他認為,現在比較成功的老油田轉型升級的模式就是走油公司改造之路。“發揮出已有的優勢,走出企業,提高企業外部的技術服務能力。這是老油田公司改造的一個大的方向。但不同的石油石化國企面臨著自己企業內部、外部不同的情況,需要結合自身的特點,摸索出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

                      中原油田改革發展之路是引入公司制、建立公司法人治理結構??追踩赫f:“公司制使中原油田的管理結構扁平化,生產效益也大幅提高。”

                      除了體制機制變革外,石油石化代表、委員談起國企改革時,提到更多的是轉型升級。

                      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長嶺煉化總經理李華在談到企業轉型升級時說:“從我們目前的情況來看,著眼點和著力點還是放在內涵發展方面。”內涵發展主要從兩個方面來體現。第一個不斷地理順管理、提高效率,建立科學的管理體系;另一方面著眼于科技創新,包括技術進步,來消除生產過程的瓶頸,通過技術進步,來實現有限資源的最大化。

                      江漢油田也致力于做好以體制創新和技術創新為基礎的科技創新。對該公司來說,技術創新是油氣勘探開發的靈魂,每一次的理論突破、技術的突破都會帶來油氣產量的跨越式發展。孫健說:“在創新攻關過程中,要堅持引進、吸收與創新相結合,科研與生產相結合,集中科研、技術、工藝、施工的優質資源,集中力量打好科技攻關仗,為會戰提供有效科技支撐。”

                      除了依靠科技創新外,轉型升級的另一個重點是管理體系的配套發展。中石化森美(福建)石油有限公司總裁郝國強在談到企業管理時表示,企業文化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應當重視企業文化的管理,形成企業文化體系。在這一方面中美(福建)石油公司著眼于為客戶服務,確立了“快捷、舒適、便利”的服務理念。大到前后臺的管理,小到便利店燈光、裝飾,都從客戶出發,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服務標準體系。

                      國有石油石化企業的轉型升級涉及多個方面,國企改革是一個漫長而艱巨的過程。需要指出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企業比拼的不是一時的增長速度高低,而是結構調整的速度,是經濟轉型的速度,歸根到底是體制改革的速度。只要牢牢把握住改革的大方向,相信石油石化行業霾消霧散終有時。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