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隨筆
                    【馮躍威專欄】撬動原油期貨命門
                    2014年04月23日 10:23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馮躍威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就目前看,開放單一原油期貨難讓實體企業做好夢,而美夢會歸包括含有外資的金融利益集團。

                      借上海自由貿易區成立之風,上海期貨交易所抓緊整合內部資源,將下屬能源化工部門與其全資上海期貨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合并成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上海能源交易中心,積極備戰并推動原油期貨上市。

                      其間,不僅相關官員身份的代表、委員在全國“兩會”上極力推介原油期貨,而且每當交易系統有所進展時更不忘透露信息給媒體朋友。以昭告天下推出原油期貨合約在國際市場就有話語權、定價權,就可以實現價格發現,就有了避險場所,甚至被擴大解讀成原油期貨遲遲不能推出是三桶油的冷漠和產業壟斷導致的。

                      有車族眼看著國際油價上躥下跳,錢包只能跟隨油價漲跌有節奏地變癟,極其痛心。于是原油期貨上市的“全民”呼聲不絕于耳。十年前,筆者就曾在專著中指出原油期貨應盡早上市,但需要進行精算,而非目前的市場環境和被廣為流傳的合約方案。

                      在傳統封閉市場經濟條件下,期貨市場的確具有價格發現和規避風險的功能,為當期實體企業提供了公平、透明的市場競爭環境。隨交易者風險意識的增強,市場對原單一期貨合約50%的虧損概率開始厭惡,刺激了避險交易策略研究和期權交易工具創新與上市。

                      隨著上世紀80年代末“華盛頓共識”不斷被各國接受,封閉市場經濟體被逐個打開,漸漸形成今天全球化市場格局后,原有期權交易工具逐漸蛻變成投機者最有效的牟利交易工具之一。但同時,又增加了市場風險,使原本封閉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期貨、期權交易工具再次不能滿足實體企業避險需要。

                      從此,創新大幕再次拉開。金融型、蝶式、日歷等價差型交易工具如雨后春筍,填補著封閉市場經濟中的漏洞,增加了風險投資和資產配置功能。投機者只要不被監管者認定有操縱市場行為,交易就是合法。因此,在為投機者提供相對低風險牟利機會時,也為實體企業在期貨市場上進行資產配置和降低經營風險打開了便利之門。

                      通常,市場經濟的前提是價格不被管制。而價格是市場參與者共同競價形成的,即使政府想干預價格,也是通過調整交易者的交易杠桿或稽查市場操縱行為等對價格施加影響,而非由政府隔三差五依國際油價平滑計算后頒布“齒痕型”指導價。事實上,該行為已將定價權移交給了被綁定參考的國際油價及其身后的市場主體。因此,這種政府定價模式是在制造風險。更何況,中國許多金融機構始終沒能走出靠行政特許經營、收取高額交易傭金等特權費維持生計的怪圈,致使經紀公司喪失了創新精神。即使有期貨經紀公司愿意與國際接軌,并有以零傭金和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謀求共同發展的愿望,也因此會觸犯眾怒。期貨業協會也會強烈反對,證券監管部門會立即叫停,以共同堅守行政特許下旱澇保收的超額利潤。

                      在此背景下,動用一切可用力量推動原油期貨上市,敦促更多國企參與其中,就成為這個利益集團的必然選擇,所引發的市場躁動也就不難理解。

                      專業金融機構不愿放棄行政特許暴利,政府職能部門不愿放棄對價格管制的事權,類似制度缺陷已造成燃料油、瀝青等期貨合約冬眠或休假。此種局面若不變革,原油期貨能有好身板就業嗎?就目前看,開放單一原油期貨難讓實體企業做好夢,而美夢會歸包括含有外資的金融利益集團。

                      責任編輯:趙 雪

                            馮躍威

                            多家媒體專欄作家,專注于國際能源投資、避險等課題研究與咨詢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