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讓“PX”終止于PX
                    2014年05月16日 13:55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 石杏茹 吳毅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如果反PX勢頭繼續發展蔓延,我國的重化工業將無從發展。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實習記者 吳 毅

                      2007年底,“廈門人”被某媒體授予當年年度人物,稱他們“以勇氣和理智燭照未來”??墒且?ldquo;勇氣”著稱的部分廈門人的后PX生活也不是那么美好。

                      廈門綠拾字環保志愿者中心總干事馬天南表示:“現在看來,項目遷走對廈門沒好處,甚至更糟。”她的理由是:第一,化工項目從海滄搬到古雷,廈門島正好處在它的下風向。如果有影響的話,影響并不會減少。第二,工業的污染鏈越短越集中處理。如今,原料端的PX項目放到古雷,而后端產業鏈仍在海滄,運輸過程拉得越長,成本越大,運輸泄漏、分散污染的風險越大。

                      此外,由于PX項目是“合法”項目,廈門市政府不得不為PX搬遷承擔賠償責任。“廈門市不僅要賠償翔鷺前期投資,而且要賠償損失的兩年預約訂單。政府賠償的錢其實是老百姓的錢,一樣損害了廈門利益。”

                      上述損失雖多,再怎么說它還是可以估量的。

                      廈門事件的遺毒在于它制造了“一鬧就停”的樣本。這種遺毒,在中國一時半會兒不會消失。

                      中國石油規劃設計總院研究員瞿亮說:“2007年至今,國內數套計劃內甚至即將建設的PX裝置都被迫改建、改遷,受影響的項目產能高達575萬噸/年。”

                      這個損失就大了,中國經濟正在品嘗這個惡果。

                      這,還不算完!

                      廈門事件最大的隱患是它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中國石化產業甚至重工業的投資環境變得非常糟糕,“逢化必反”開始成為一種社會病。

                      下一個“PX”?

                      目前,石油石化行業內部,類似于PX,處在石油化工產業鏈的中間環節,起到溝通上游原油與下游化工產品的化工原料還有很多,比如以乙烯、丙烯為代表的烯烴,以苯、甲苯為代表的芳烴,都處在促進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環節上。

                      采訪中眾多業內人士都提到了某種石化產品,它和PX一樣同屬聚酯產業鏈源頭產品。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我國這種產品的95%用于生產聚酯,對外依存度比PX還要高。”由于我國生產該產品的成本太高,長期以來依賴進口。僅2013年,我國該產品的對外依存度就達到70%,遠遠超過公眾所熟知的PX。由于大量依賴進口,國際同類大型裝置的檢修、開工等均會對國內該產品價格產生影響。

                      為彌補缺口,加快該產品產能的提高成為未來我國化工產業一個新的增長點。按此形勢難道它會成為某些人下一個攻擊的靶子嗎?不少業內人士持這樣的疑慮。

                      中國是一個石化大國,卻不是石化強國。如果眾多石化鏈條在源頭就為國外所制,能源安全從何談起?正如一位煉廠人士說:“今天人們對PX說不,明天可能就對QX說不。這種風潮繼續下去,中國的重化工業將遭受重創。”

                      反PX在擴大化

                      一語成讖。

                      2013年4月,當傳出中石化青島煉化要上百萬噸乙烯項目的時候,反對聲一片。“青島的大煉油又要上乙烯項目了(高致癌的)。在廈門由于民眾的強烈反對沒有上,現在跑到咱這里來了。”

                      這個很有代表性的帖子漏洞百出(乙烯高致癌沒有根據,廈門反對的也不是乙烯),但傳播性很高。

                      由反PX到反乙烯,然后自然發展到云南安寧的反煉油。“昆明的云南省的領導們,把這么大一個煉油廠(超級毒氣彈)放在內地,而且還放在全世界公認的中國三大高原湖泊旁。你們居心何在?!”

                      反煉油之后就是反LNG了。

                      4月初,趁著茂名PX事件還未平息的余波,通過廣東省內各大媒體平臺發起的“反對深圳市大鵬灣填海造地事件”,可以算得上是PX事件的姊妹篇了。

                      事情主要是因中石油提議在深圳市大鵬灣準備填海39.7公頃修建LNG應急調峰站而起。中石油之所以提議在大鵬灣填海修建LNG應急調峰站,是出于保證西氣東輸二線能夠安全穩定地向深圳和香港供氣,實現陸上管道氣和進口LNG的資源互補,以及作為管輸天然氣的應急保障用氣。更利好的是,項目建成投入營運供氣后,天然氣將在經濟生活中替代相當一部分的煤、油,從而大大減少當地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著實是一件造福當地百姓的好事。然而,一部分受到PX恐懼“余震”影響的深圳人,卻正滋生著新一輪的“填??謶职Y”。

                      這和四川什邡鉬銅、江蘇啟東達標水排海、廣州番禹反垃圾焚燒等事件如出一轍。

                      不可否認,任何化工產品在生產過程中都存在一定的危險性,有遇明火、高熱或者與氧化劑接觸發生爆炸的可能性。PX之后,兔死狐悲,沒有哪個產品、哪個項目有底氣說,PX的今天不是自己的明天。我國的煉化投資環境在惡化,環境問題引發的社會沖突已然成為引發社會震蕩的一大因素。

                      國民對環境質量要求越來越高無可非議,畢竟如果沒有碧水藍天,中國人民的美麗中國夢無法實現,一切的發展都將是空談。但是,對環境的高要求如果發展到拒絕化工業、拒絕現代文明則是因噎廢食。

                      讓非理性止于“PX”

                      盡管現在輿論一邊倒地開始支持PX項目,但是茂名PX事件還是發生了,除了有心人的操縱外,政府公信力的下降是根本原因,歸根到底還是信任危機。

                      中國寰球工程公司教授級高工包惕平說:“重化工業,包括PX產業在內,是我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礎項目,是全社會的共同利益所在,發展不可能停下來,否則就會吃大虧。”解決社會信任問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是一項系統工程。單就環境事件而言,曹鳳中說:“我國需要完善環境保護公眾參與制度,架構‘政府、社會、企業’共同治理模式。”

                      就政府層面而言,包惕平說:“政府要主動引導社會的理性,在執行政策時,以身作則、以理服人,言必信、行必果,提高公信力。”

                      曹鳳中認為,政府同時應該創新信息公開制度。我國環境信息公開較為單一,只限于發布環境及各環境因素基本狀況的信息、環境法律法規和政策,而對諸如破壞環境活動方面的信息等則不予公開。這無法滿足公眾參與的需求。同時,我國環境信息公布的義務主體被限制在一個狹窄范圍內,致使一些環境信息難以及時被公眾了解。

                      這也是盡管做了信息公開,但茂名市的努力仍然不被公眾接受的一個重要原因。

                      就社會層面而言,是要注意發揮體制外有一定威信的專家、相關團體的作用,讓他們很好地充當第三方的角色,進行調節。民間組織雖然是溝通政府與公眾的橋梁,但是正如曹鳳中所說,“中國的民間組織要有一個合理的引導和管理,從而發揮它的正能量”,否則容易被人或勢力所利用。

                      就企業層面來看,包惕平認為,各企業要先按《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以及《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認真檢查自身區域主體功能的開發方式,認清自身區域的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現有開發強度和未來發展潛力,做到心中有數。與此同時,現有企業在轉型升級的進程中要以環境指標和土地利用為控制線,做好“加減法”。“加法”是把發展作為第一要務,以市場為導向,進一步增強綜合經濟實力;“減法”則是徹底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耗水的落后產業,減除對環境的破壞,對人口、土地和資源的消耗。

                      除了戰略布局方面的斟酌外,企業層面要做的還是安全生產。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表示,現代技術手段能為有效控制煉油石化裝置的安全環境風險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持。人的因素在煉油石化裝置的安全清潔生產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老虎與獅子很危險,但阻擋不了人們去動物園的腳步。所以曹湘洪院士說:“只要籠子牢固、管理得當,危險動物絕不會跑出來傷害游客。”

                      PX項目如是,別的煉化項目如是,所有的重化工項目都如是。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