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隨筆
                    【馮躍威】專欄寧給外人不予家人?
                    2014年05月20日 11:09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馮躍威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蘭州“水污染事件”思考之一

                      馮躍威專欄

                      多家媒體專欄作家,專注于國際能源投資、避險等課題研究與咨詢

                      市場失靈,引進“洋水務”無效,大好的盈利機會拱手讓給外資,并擠占原本就狹小的國內資本市場份額,降低了國民獲得資本性收入的機會。

                      蘭州市“4·11”局部自來水苯指標超標事件(下稱蘭州“4·11”)的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本次水污染是由中石油蘭州石化分公司(下稱蘭州石化)在以往爆炸事故中泄漏的油污滲入水廠自流溝所致。輿論焦點隨即從蘭州市政府和蘭州威立雅集團轉向了石油企業,印證了筆者曾撰寫的“2013年國內石油石化安全生產評述(中)—躺著中彈不傷也亡”一文所述的結果。

                      從經濟學原理看,水、公路等都是公用事業,屬非競爭性領域,不適合市場化經營。若非市場化,需同步建立獨立的第三方設計、審查、檢測等機構進行公正監督。遺憾的是,這一格局目前不僅未全面落實,而且個別地方政府迫不及待地以促進經濟發展為由,將國內大量公共事業部門對外資開放,使原本脆弱的城市基礎設施和落后的規劃能力,以及不達標便起步的城鎮化變得危機四伏。

                      蘭州“4·11”就有這樣的特征。和許多資源型城市一樣,蘭州是伴隨石油石化企業成長而逐漸擴大的城市。原本工業型的城市設計并未考慮今天轉型后成為地方政治經濟中心和消費型城市的需要,且在隨后的城市擴建中也沒能吸納現代化城市總體規劃建設的全新理念,仍舊以農耕文明時期的村落建設模式,即隨人口增加逐漸攤大餅式向外擴張建城。其結果是不顧城市既有基礎設施運行安全邊際,隨意擴建今天的城市。這為日后預留了無數事故隱患。

                      蘭州石化1958年建成投產,是國家級重大項目。因當時財力限制,水廠采用水泥材質的管網,并建在原油和化工管道之上。眾所周知,水泥材質的管網使用壽命通常在30至50年。但該管網早已超期服役,至今已有60多年,且運行30年后還需做徹底加固、砌襯等防滲施工。1987年,因自流溝施工縫密封材料老化,致使該地區含油地下水滲入,污染了自來水,被迫進行過局部封堵維修。至2008年,其上建有8萬多平方米違法建筑,改變了地表土層的應力結構,加速了自流溝變形,使底板、溝壁、頂板出現裂紋及防滲層脫落,再加上既有施工縫、沉降縫密封材料的持續老化,共同惡化著水網設施運行環境。

                      原本應該承擔供水安全責任的水務公司,卻在市場化和企業利益最大化雙重目標驅使下,不斷追求經營成本最小化,忽視公共利益和社會安全。資料顯示,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是2007年8月由原蘭州供水集團與法國威立雅水務公司組建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合作期限30年。法國威立雅以17.1億元拿下蘭州供水集團45%的股份。合資后,居民水費迅速從1.75元/噸上漲到2009年11月的2.25元/噸。2008年,政府斥資1.5億元協助水務公司整治自流溝周邊環境,為合資企業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但在面對基礎設施陳舊和供水安全風險增加時,外方不僅沒將飲水安全和創新精神等先進管理經驗與技術帶給蘭州水務,卻繼續以最小投入維持不安全的供水系統。在謀得豐厚投資收益后還不忘繼續哭窮。

                      市場失靈,引進“洋水務”無效,大好盈利機會拱手讓給外資,并擠占了原本就狹小的國內資本市場份額,降低了國民獲得資本性收入機會,使居高不下的居民儲蓄無處釋放,影響著國內金融市場改革。

                      有鑒于此,還非要對非競爭性領域進行市場化改革嗎?如果必要,又不能有效獲得國際先進管理經驗和技術,中國民間又不缺錢,那為何不將市場化中的機會留給國民呢?

                      責任編輯:趙 雪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