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PX的廬山初戀
                    2014年05月23日 17:04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陳 躲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如果九江石化堅持不住,就會跟前邊幾家企業一樣“見光死”了。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在九江石化總經理覃偉中看來,九江PX道路走得艱難。其他地區的PX“打噴嚏”,九江PX總是跟著“感冒”。2012年10月與2013年5月,在寧波、昆明分別發生對PX的抵制事件時,九江無一例外地受到了波及。

                      不過,在曾經打算上馬PX項目的寧波、昆明、茂名等地政府看來,九江PX簡直運氣好得不得了。只有這個項目,在遭遇民眾抵制之后仍然堅持下來,目前已經進展到環評的最后一步。

                      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在了解九江PX項目后,做了這樣的批示:“通過科普助力重大工程項目建設,效果很好。”

                      九江PX,為何能讓民眾放下說“不”的標牌?

                      波瀾不驚的初次公示

                      “PX能不能建得順利,關鍵還是信任的問題——能不能信任當地環保部門監管到位,能不能信任企業可以管理好。”

                      ——覃偉中

                      “一開始聽說煉油廠要上新裝置了,我們都沒什么感覺。上就上唄,這么多年來,它們對我們老百姓的生活也沒什么影響。”住在九江金雞坡街道社區68歲的陶大爺對記者說。

                      金雞坡街道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潯陽區,與廬山區新港鎮、五里街道和區白水湖街道一起將整個九江石化圈住。全街總人口38008人,其中農村人口7000余人,是一個典型的城鄉接合型街道。

                      陶大爺習慣性地將九江石化稱為“煉油廠”。這家30多年的老企業是九江市乃至江西省的“財神”,在鄰居們眼里人緣也不錯。在九江如今還流傳著這樣的話:“翻身不忘共產黨,致富不忘煉油廠。”

                      因為離得近,陶大爺早在2012年4月就知道了PX項目。那是九江PX第一次環評公示。

                      這個PX項目是60萬噸芳烴聯合裝置,占地面積約6.5萬平方米。它將建在九江石化現有的供應倉庫所在地。項目投入概算為28億元。2009年12月,中國石化集團與江西省政府簽訂江西九江石化煉化一體化項目的戰略合作協議,其中就包括PX裝置。如果建設成功,九江石化將成為我國中部地區大型的芳烴加工基地。

                      按照國家環評導則的要求,九江石化于2012年4月10日在九江市政府、環保局網站、當地報刊、各區政府、街道辦、村委會、學校等公告欄張貼該項目環評的第一次公示。九江石化新聞發言人楊愛蓉告訴記者,第一次公示九江非常平靜,沒有引起民眾任何關注,風平浪靜地通過了。

                      “我們九江石化在這里安身立命30多年,跟周邊居民和諧相處,帶動了居民生活的改善,也沒有給大家造成爆炸、污染等令人不安的印象。”楊愛蓉分析說。“這種信任不是用嘴巴說的,而是企業幾十年如一日實際做出來的。這就是我們最初公示非常順利的原因。”她補充道。

                      趁熱打鐵的二次公示

                      “后來,這批人成為我們化解2013年那次危機的中堅力量。”

                      ——楊愛蓉

                      2012年9月27日,環評報告編寫完畢后,九江石化進行了第二次為期27天的公示。這一次,九江PX“撞上”了寧波群眾反PX事件。這次公示,PX瞬間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

                      環評導則規定,為了得到民眾的認可,除兩次公示外,還需要調查問卷、座談會等形式來聽取民眾的意見。2012年10月,九江市環境科學研究所(以下簡稱環科所)在九江市范圍內舉行了公眾問卷調查,調查范圍分重點調查區和社會關注區,20公里內的社區和居民是重點調查區,40公里至80公里的是社會關注區。

                      “之前,我們的800萬噸煉油改造項目都只準備了400多份調查問卷。而PX項目我們共發放了問卷920份,還發放了部分調查問卷給跟我們一條長江之隔的湖北省小池鎮。之前,從沒有說哪個企業跨省做調查問卷的。”九江石化安全環保監督處處長王敏告訴記者。

                      920份調查問卷收回866份,有效回收率為94.1%。其中,調查問卷中不贊成及其他意見74份。針對這74個持不贊成意見的民眾,之后的兩個月,九江環科所在市政府的幫助下,到其所屬街道的街委會每家每戶回訪調查,進行溝通后再發放一份新的調查問卷,最終收回來74份,除一人表示無所謂外其余民眾皆表示同意。

                      “那一次網上也有些負面聲音,不過規模比較小。我們邀請了幾位強烈反對PX的網民和版主進行溝通、科普宣傳后,質疑很快就平息了。”楊愛蓉說。

                      2012年10月20日上午,在市政府的要求下,九江石化帶領石化廠周邊的居民、市人大代表、環保局及另外幾個區的領導共40多人,前往金陵石化實地參觀。之所以選擇金陵石化,一是距離較近,二是該廠的PX裝置跟九江石化擬建的裝置幾乎一樣。

                      “參觀的效果很不錯。通過與專業人員的面對面交流及參觀PX裝置運行管理等活動,這些參觀者成為了支持者,并且跟別人說‘PX裝置沒那么復雜,也就只是普通的裝置’。后來,這一批人成為了我們解決2013年那次危機的中堅力量。”楊愛蓉告訴記者。

                      打鐵還需趁熱。20日上午參觀完金陵石化后,下午九江石化和環評單位及九江市環保局聯合舉辦了PX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公眾參與座談會。

                      就像王敏說的,他們的節奏掌握得非常好。順理成章地,那次座談會很順利,民眾主要關心的是環評結論、PX裝置怎樣控制、如何對當地進行補償及支持等問題。

                      到此為止,九江石化整個PX項目的推進工作仍然可稱平穩有序。如若不是2013年4月底的那次補充公示,或許一切將平穩到底。

                      “散步”前的九江十日

                      “剛改名為‘PX項目討論群’時我那個群僅100多人,一天之后就發展到了600~700人。”

                      ——火焰

                      從2013年5月4日到約定“散步”的13日,九江市民的情緒如同反應器急劇升溫,一個名叫“PX”的恐怖幻影,讓剛剛度過五一假期的人們勃然大怒。

                      “我那些天晚上基本沒怎么睡,經常半夜12點多接到民眾電話,而且語氣、態度相當惡劣,罵人的、出言威脅的都有,導致我當時都快崩潰了。我不敢接電話,又不能關機,都想直接把電話停機。”九江市環科所劉強回憶起那段日子仍是一臉郁悶。

                      按照國家環評導則的規定,當時九江石化兩次公示實際上結束了。國家環保部認為PX是敏感且備受關注的話題,但九江反應比較平靜。為慎重起見,國家環保部要求九江石化進行延伸公示,在九江市《潯陽晚報》上刊登了二分之一版的公示內容。劉強的電話就公布在這里。

                      開始幾天關注的人并不多。但是,5月4日開始,受昆明PX事件的影響,九江市關于芳烴項目的咨詢電話暴增。6日,九江新聞網論壇板塊出現了第一篇反對的帖子,名為《PX芳烴工程要落戶九江了,九江人民等著受死吧!》。文中說道:“PX項目廈門不要了、大連也停了,寧波、昆明都不要了,為什么我們要呢?九江人就不要命了嗎?”

                      今年44歲的“驢友”火焰就是這時候了解到PX項目的?;鹧孀類叟缽]山,每周都要去兩次,每次都是尋找不同的路線登山。他從朋友口中聽說PX有毒有害,在報刊上也見到了昆明反對PX的報道。

                      “我那時候是堅決反對九江建PX的。如果PX好,為什么其他地方都不肯建?我對九江有很深的情感,這里的環境我非常喜歡。”火焰說。

                      當時,火焰將自己平常與朋友閑聊的QQ群更名為PX項目討論群。“剛開始我那個群僅100多人,一天之后就發展到了600~700人。群里90%以上是反對PX項目的,偶爾有幾個聲音說要理性討論的,馬上就會被罵得不敢說話。”火焰告訴記者。

                      網絡輿論越來越熱。10日開始,短短一天時間內,九江論壇關于PX項目網帖的點擊率高達23000多次,回帖達358個。之前出現在其他地方的發傳單、貼車貼、戴口罩、串聯靜坐、散步開始出現苗頭。

                      “因為討論PX而建的QQ群,在當時的九江數不勝數。人們在群里約好5月13日(星期一)去市政府門前進行靜坐以示抗議。局勢非常緊張。如果我們挺不過去的話,就會跟前面幾家企業一樣‘見光死’了。”楊愛蓉說。

                      怎樣才能挺住?

                      “如果我們挺不過去的話,就會跟前面幾家企業一樣‘見光死’了。”

                      ——楊愛蓉

                      關鍵時刻,九江石化向地方黨委政府緊急求援。九江市委、市政府啟動了應急維穩機制,組建了包括公安、宣傳、環保、維穩等相關部門,以及潯陽區、廬山區、廬山管理局和九江石化在內的“九江石化芳烴項目推進領導小組”,各負其責。

                      “市環保局負責答復相關問訊電話和郵件;發改委、工信委、環保局等抽調了30名機關干部深入機關、學校、社區開展PX相關知識宣講;潯陽區、廬山區、廬山管理局負責全面掌握居民思想動向。”王敏說。

                      王敏告訴記者,5月6日后的那幾天,市委市政府將民眾討論的話題熱點及想知道的問題,編發了3000多份宣傳冊,發放到各個街道辦,由街道辦下放到居民家庭。

                      “那幾天,我在廠里講了20多場科普宣講的報告,涵蓋的人群包括教師,九江中小學生,街道、政府的公務員及部分網絡意見領袖。”王敏說。這樣的報告王敏每天都要講三四場,一講就是兩三個小時。講完之后還要帶著來賓去生產裝置區參觀,講解企業在裝置安全生產方面是如何控制的,講到最后嗓子都啞了。

                      5月11日,九江石化邀請了6位網上號召力比較強的意見領袖見面,火焰也是被邀請的成員之一。

                      上午9點,火焰來到了九江石化。“九江石化的人先跟我們做了溝通,把PX的情況做了簡要介紹,也給我們準備了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華社報道權威專家對PX解讀的相關資料,還給我們講了企業的生產經營理念及企業是如何進行科學管理的。”火焰回憶道。

                      之后,楊愛蓉領著他們參觀了九江石化的生產裝置以及將來要建PX的地方。經過調查,楊愛蓉他們發現,這次恐慌的不是企業周圍的百姓,而是離九江石化很遠、從來沒有進過企業的人。果然,看過之后網友們大為感嘆。

                      “之前,接觸過很多小的化工廠??吹剿鼈儩鉄煗L滾,還有刺鼻的氣味,我就感覺化工裝置都是有毒有害的。雖然也聽說大的化工企業做得很好、管理很規范,但是它離市區遠,我們也根本進不去,所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次走進九江石化,我明顯的感覺到,大的化工企業跟小的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從感官上就沒有什么刺鼻氣味,在小化工企業附近就感覺臟兮兮的,九江石化卻給人干凈整潔的感覺。”火焰說。

                      回去以后,火焰仔細查找了PX方面的相關知識,同時把他了解到的相關知識及九江石化的情況,跟大家進行了交流,并希望大家能夠走近科學、理性交流,真正花半個小時去深入了解PX到底是什么。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都是大家QQ上聊、轉發各種PX的圖片,百度一搜索都是負面的新聞,因此我們就覺得PX是不好的東西,但具體怎么不好,誰都沒有深入了解。”他說。

                      當天下午,一位叫“最后一槍”的網友將他此次的心得、感受及一些現場照片傳至網上,并寫道:“PX并沒有那么可怕,而且企業能夠以那么坦誠的態度讓我們走進去,足以說明他們的態度是值得我們信任的,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地對待PX。”

                      “他那個帖子真的出現得很及時。當時網絡上稍微有一丁點正面的信息都會被大家罵得不行,那個時候真理是被謠言掩蓋的。但是‘最后一槍’的號召力很強,他的帖子對大家理性看待PX起到了很大作用。”楊愛蓉說。

                      5月13日終于到了。只有十幾個人來到市政府門前。九江市政府工作人員將他們請進了市政府,請PX相關方面的專家與他們進行交流,了解清楚之后人們就撤了。晚上發現有戴口罩的居民,市政府人員就會進行疏導。零零散散地印著‘PX滾出九江’的車貼,交警部門看到后會讓司機自行摘取。

                      到2013年5月14日環評延伸公示截止之日,在公示期間共收到有記錄的咨詢電話、短信、郵件一共712人次。其中(去除無法識別號碼)來電485人次、短信200人次、郵件19人次,北京方面收到反饋意見8條。最后,經查實電話號碼490個。

                      再下金陵

                      “人們發現,金陵石化PX裝置與總經理辦公室的距離僅200多米。”

                      ——王敏

                      13日平安度過,并不意味著公眾對PX已經放心。九江市政府和九江石化仍然繃緊了弦兒,繼續科普工作。

                      楊愛蓉認為,九江石化此次來勢兇猛的輿情危機最后之所以能夠平復,離不開當地政府的全面支持。“我們這次能夠那么及時地掌握輿情,掌握話語的主動權,就是依靠了市政府的力量。”她說。

                      5月15日開始,當地政府抽調出來的30名機關干部組成10個工作組,根據電話聯系群眾上門做解釋說明工作。根據工作組的情況反饋,大多數群眾屬于不了解情況,了解情況后均表示能夠理解九江PX項目。但最后仍有無法聯系人員35人和不肯見面又持不同意見的人員57人。

                      5月17日,九江市在全市范圍內展開了大規??茖W宣傳教育工作。在九江電視臺和全市公眾場合的大屏幕上連續播放中央媒體采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的視頻和焦點訪談釋疑PX項目的節目。

                      同時,由市環保局牽頭分別在九江石化、九江市教育局組織對全市經濟部門和教育系統的干部職工進行PX項目的宣傳教育活動,并組織學校的化學教師到九江石化廠區進行參觀。

                      大量的科普工作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反對聲音依然存在。王敏思考要不要帶這些反對的人再去一趟金陵石化。但在那樣的一個敏感時期,誰也不想惹火上身,金陵石化也不希望原本開得好好的裝置被波及。

                      5月23日,經過再三的溝通,加之又是兄弟企業,金陵石化同意讓他們去,但最多只能帶10個人,而且不能是反對的人。

                      “但我們也沒辦法,壓力太大了。市政府讓我們把那些打電話來表示堅決反對的七八十人全部帶過去參觀。最后,我們硬著頭皮帶去了70個人,而且大部分人是反對的。”王敏說。

                      幸好金陵石化非常給力。盡管“不速之客”上門,他們還是帶領大家來到PX生產裝置現場。人們發現,正如科普所說的,PX裝置不過是普通裝置,根本聞不到什么氣味。

                      “更重要的是,PX裝置與金陵石化總經理辦公室的距離僅200多米。”王敏笑著說。金陵石化的工程師從PX裝置現場采集了一瓶樣品,讓大家聞和看,親身感受PX到底是什么。他還告訴大家,這套裝置已經運行三、四年了,并沒有發生什么大的事故。

                      在返程的途中,有人當場表示“PX裝置可以建,我們放心”,也有人不說話表示默認。

                      楊愛蓉表示,百聞不如一見,最好的與民眾溝通的方法就是企業開放,誰想了解,只要是有興趣,都非常歡迎大家走進來。當大家走進這個企業后,所有的疑惑、猜忌、排斥都會有一個理性的分析和判斷。

                      “我們要堅持開門辦企業,開放辦企業。我們沒有任何需要隱瞞的信息,只要公眾和組織需要了解企業的相關信息,我們在一定范圍內都愿意提供。”覃偉中說。

                      “像我這個年紀的人,知道凡事有利有弊。經過多方面的了解,從我看來PX是利大于弊的。所以,我現在是比較支持上PX項目的。再說,我們都是上班族,哪有那么多時間盯著PX,只要知道這個企業是什么樣的態度就放心了。”火焰表示。

                      責任編輯:劉淑菊

                      配 文

                      環評報告是這樣煉成的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在初次公示的同時,關于裝置的環評報告也在緊鑼密鼓地編制之中。

                      “之前我們的800萬噸/年煉油改造項目更大、更復雜,可PX的環評比它還要細致、嚴格得多。為整個項目而進行的環保投資費用超過6000萬元。”九江石化安全環保監督處處長王敏說。

                      王敏告訴記者,由于項目的敏感性,他們從一開始就嚴格按照國家環評導則的要求一絲不茍地做好環評工作。

                      “環境評價是根據裝置的生產情況,測算對當地水、土壤、大氣的影響情況,包括地表水和地下水都要做預測評價。畢竟是個化工裝置,肯定會比沒建時多些污染物。我們要測算的是這些污染物是否在城市規劃污染物濃度控制范圍之內,是否在當地環境的可容量之下。” 王敏說。

                      九江是個水資源特別豐富的城市,這個城市的名字代表的寓意就是“眾水匯集的地方”。我國環評導則規定要對地下水的枯水期、平水期、豐水期三個時期的水流向等影響情況分別進行測算。因九江石化背倚廬山、襟江帶湖,從九江石化駕車行駛10分鐘左右,一上主干道馬路,旁邊就是長江,因此它的地下水流向相當復雜。

                      “地表水看上去是平的,但我們做地質勘察后才發現實際地下水是往長江、鄱陽湖及我們當地的琵琶湖三個地方流??辈烨宄?,我們就把這個情況寫在環評報告里了,科學地闡述了我們這裝置對地下水的影響。”王敏補充道。

                      因此這三個時期他們都要打孔至地下取水,看水壓的變化情況。地表水則是測算長江。九江石化緊鄰長江,但整個廠只有一個排放口排長江,該排放口排下去后,他們要探訪下游有沒有取水口,不能讓廠里排放的污水被別人取走。

                      王敏告訴記者,環境評價工作并不是九江石化自己做,而是委托五六家第三方有資質的單位具體執行,包括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中科院水文地質研究所、江西省地勘院、江西省環境科學研究院等。“我們這個環境評價大概做了一年的時間,從2012年1月成立環評小組,一直到9月才做完簡本。”王敏說。

                      責任編輯:劉淑菊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