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落實,亦是巨大挑戰
                    2014年06月10日 09:35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劉淑菊 于洋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中俄天然氣大單簽訂,意味著將來可能面臨更多的博弈。

                      ○文/本刊記者 劉淑菊 實習記者 于 洋

                      一場歷時20年的談判塵埃落定。

                      5月21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共同見證下,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董事長周吉平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總裁米勒簽署《中俄東線供氣購銷合同》。根據合同,2018年起,俄羅斯開始通過中俄天然氣管道東線向中國供氣,輸氣量逐年增長,最終達到每年380億立方米,累計合同期30年,總值高達4000億美元。

                      盡管備受關注的價格問題至今未被披露,但經過從今年3月開始的俄烏局勢動蕩,俄羅斯與中國在此時簽訂這份被稱為“世紀協議”的合同,被賦予更多意義,留下諸多想象空間。

                      與歐盟氣源無關

                      俄天然氣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網站上,登載著俄氣總裁米勒所說的一句話:“今天,俄氣的所有潛力都被調動起來。方向——東方;方向——中國。”

                      俄氣股東在這兩天經歷了“冰火兩重天”的體驗。5月21日,中俄天然氣合作協議簽訂的消息一傳出,莫斯科時間21日13時30分,俄氣股票市值應聲上漲了2%,升至每股148.55盧布。而就在20日,當人們在普京簽署的40多分合作文件中沒有看到天然氣供銷合同時,俄氣的股票立刻下跌了2.33%,跌至每股144.6盧布。

                      有人歡喜有人愁。一些西方媒體對此大發議論,感覺自身利益受到威脅。不過,在一些媒體過度解讀中俄天然氣合作的意義時,美國國務卿克里非常淡定地對記者表示,中國與俄國耗時10年才簽署了天然氣協議,這個協議與烏克蘭局勢沒有任何關系。

                      “俄羅斯提供給中國的天然氣來自東西伯利亞的恰揚金斯基氣田和科維克金氣田。俄方并沒有動用原來供給歐盟的氣源,而是開發新的氣源,照顧和歐盟和美國的敏感情緒,使他們對此事的反應降到最低。”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査道炯表示。

                      科維克金氣田位于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市以北400公里,貝加爾湖以西110公里,地質儲量大約在1.4萬億至1.9萬億立方米之間。由于本地對天然氣的需求非常有限,距歐洲也相當遙遠,早在10年以前俄方就把科維克金氣田的開發前景定位在出口亞洲市場上,具體來說,就是把目光瞄準在距離氣田不遠、而且對天然氣有需求的中國等亞洲國家身上。

                      恰揚金斯基氣田也是儲量豐厚。它蘊藏的C1和C2級別天然氣總儲量達1.45萬億立方米,此外還有9300萬噸凝析氣。如果開發進展順利,那么這個氣田的飽和產量為每年250億立方米天然氣和150萬噸石油。此外,俄氣在亞庫特地區還有多個氣田的開采允許證。

                      俄總統普京5月24日在同全球商業領袖會晤時表示,俄兩大凝析氣田——恰揚達氣田和科維克塔氣田的儲量評估過低,兩處總量超過3萬億立方米。普京強調,對華供氣合同簽署的期限為30年,但這兩個氣田能夠確保50年的天然氣供應。

                      在俄氣公司的計劃里,恰揚金斯基氣田于2018年年底開始產氣,在此之前將鋪設好相關管道設施,以確保2019年正式直接向中方輸氣。

                      談判仍未終結

                      如果從1994年中俄兩國簽訂天然氣管道修建備忘錄開始算起至今,這場艱苦談判已歷經20年,并遭遇了至少15次失敗。

                      哪怕是今天,也不能說俄氣東來之事已經完全敲定。據中國石油股份公司總裁汪東進所言,本次談判還有未盡事宜,仍需雙方人員的努力。

                      有外媒稱,談判合同達成前,俄方一度要求中方每年提前支付下一年度的購氣預付款——目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要求就是提前支付,或以此前中俄管道石油貿易那樣,以貸款換天然氣。

                      5月13日,俄氣向烏克蘭發出預付款通知,根據6月每晝夜1.14億立方米的供氣量,向烏方開出約16.6億美元的預付款賬單。這筆款項的最后支付日期是6月2日,如果烏方不能足額支付,俄氣將根據烏方支付的數額供應相應數量的天然氣。

                      “(中俄天然氣協議中)未涉及預付款。俄方確實向我們提出了這個要求,但是預付款比較復雜,需要政府批準,不排除下次談判中涉及這個問題。”5月22日,汪東進如是說。

                      無論是預付款還是貸款換氣,對俄方都是十分有利的條件。尤其是在目前俄羅斯國內資本大量外逃之際,真金白銀的付款將極大地緩解國內窘局。

                      值得稱道的是,中石油在本次談判中頂住了俄方的壓力,并未在已簽署的協議中同意這個條款。

                      “由于2015年底氣源地恰揚達氣田和向中國輸氣的‘西伯利亞力量’管道才開始動工,因此中俄之間還會就細節進行磋商,不排除俄方會繼續就這個問題向中方施壓。”一位中石油人士稱。

                      仍有難關在前

                      其實,后續問題何止是在談判桌上。本次中俄天然氣合作協議的簽訂,只是一個開端。

                      “在推進這項合作的過程中,如若以氣田服務的方式參與上游開發,環保措施、資金投入、員工使用等都是潛在問題。俄方與多國外商參與薩哈林油氣田的開發過程中出現的波折,很值得我們研究。我們要更加主動將事情做好,落實到位、如期實施,使天然氣合作不要出現不應有的波折。”査道炯說。

                      管道建設和管理也是問題。中國通過管道進口油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從已有經驗看,每次新的能源大單,都會給石油企業帶來不一樣的挑戰。

                      中國與土庫曼斯坦簽訂天然氣大單后,就出現了時間限制太短、能源合作國家施工能力不足等問題。烏茲別克斯坦方甚至在中烏管道中國承包段竣工前夕,將承包的156公里的工程量移交給中國石油管道局。為了不拖整個中亞管道的后腿,管道局硬是咬牙答應了。

                      俄羅斯油氣出口貿易、天然氣管道的建設歷史比我國長,經驗也比較豐富,而且在運營和管理上早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體系。這些東西未必是最先進的,但比較實用。我國的管理體系也有自己的特點,肯定和俄羅斯有不同之處。今后,雙方的合作需要進一步溝通與磨合。

                      從中俄原油管道的例子來看,俄方傾向于管道的分段合作管理模式。在這種模式中,管道所有權與運費直接掛鉤,各方(國)的債、權、利關系明確,符合平等互利的商業合作原則,在出現糾紛時問題也容易解決,因此合作各方容易接受。不過,這種模式有時會加大商務和運營等工作的協調難度,特別是在油氣輸送價格問題上容易產生矛盾。

                      “合作雙方在政治觀點、經濟利益等方面都存在一些差異,因而在協調上會存在一定難度。這既涉及到兩國的法律差異和健全問題,也與各自在執法過程中的嚴謹程度有關。但這些都是正常的,可以在溝通中解決。”中石油規劃總院相關負責人說。

                      當然,雙方在合作中的一些風險也應盡量規避,EPSO(東西伯利亞-太平洋運輸管道)管道征稅就是個例子。

                      2009年起,俄方通過EPSO每天向中國輸送30萬桶原油。作為交換,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向俄羅斯提供250億美元的貸款,其中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獲得150億美元,管道輸送商俄羅斯石油管道運輸公司獲得100億美元。

                      誰知,2009年底,俄羅斯石油管道運輸公司出臺一項新政策,并單方面宣布,為回收EPSO管道高昂的建設成本,將開始對管網征收關稅,同時強調“不管通過ESPO管道運輸石油的距離長短,都必須交納這一關稅”。

                      而雙方2009年2月簽訂的協議中并沒有針對運輸關稅予以明確的規定,這也就意味著,不論中石油選擇通過斯科沃羅季諾到科濟米諾線路,還是另一條到中國漠河邊境的支線都必須支付每噸石油約63.96美元的稅款。

                      冷靜看待中俄合作

                      和中國簽訂天然氣合同,俄羅斯有過漫長的醞釀、討論和猶豫不決。這次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后呼聲再度升高,最后普京飛往上海,可謂瓜熟蒂落、毫無懸念。

                      然而,不得不提醒的是,俄羅斯國內對于中國的態度仍有許多雜音。近十來年,在俄羅斯出現了數量龐大的網民群體。新加坡《聯合早報》統計,幾個大網站上,對中國話題的態度是二比一:持負面態度、厭惡、反感、排斥、避之唯恐不及者,為二;抱正面心態、欣賞、贊嘆、寬容、敬畏者,為一。壞的那一面,集中為對某些風俗文化、生活習慣的極度看不慣。某些中國大眾不經意的枝節,比如殘殺、虐待小動物,在俄國媒體上一經曝光,則引發長久震撼。還有一些老生常談,比如假貨、劣貨,擔心中國入侵西伯利亞等,近兩年則有所緩解。

                      “跨國的合作涉及到兩種文化的溝通、交流,相互理解對方的民族性格特點和習俗,也是保障合作的一個重要方面”,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夏義善說。俄羅斯政府和企業對待商業協議的行為方式和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結,曾多次給中俄能源領域的合作帶來不確定性,阻礙了許多重要協議的達成。

                      作為重要的能源國家,能源收入是俄羅斯國內收入的一個重要方面。加上各方面綜合因素,俄羅斯在能源外交方面呈現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特點。

                      雖然此次中俄關于天然氣合作協議的簽訂,可以說是一個雙贏的合作,但合同的簽訂并不代表已經具體得到落實。“協議履行起來,還需要雙方本著互利互讓、團結協作的精神,認真、耐心地解決在履約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各種矛盾或問題。雙方必須要站在戰略的高度,考慮或照顧彼此的利益,實現互利共贏。”夏義善表示。

                      責任編輯:劉淑菊

                      鏈 接

                      在天然氣貿易中,距離是很重要的決定因素,運費大于井口價是常事。

                      中土天然氣管道就是一個實例——輸送2000公里,千立方氣價格從200美元變成350美元。俄羅斯出口到德國的天然氣,井口價只是100美元,運費則占到了300美元。

                      俄羅斯談判氣價的底氣也在于距離。“俄氣”從滿洲里口岸到北京只需要1500公里,與“土氣”從霍爾果斯口岸過去的3000公里相比,千立方米氣可以有75美元的運價優勢。

                      最終的談判結果,“俄氣”只比“土氣”貴了9美元,是361美元。按運抵北京的最終總成本價格計算,“俄氣”比“土氣”能夠節約出66美元。俄羅斯方面,對華出口只有2000公里的輸送距離,還是比出口4000公里外的西歐中歐多節省110美元左右的運輸成本。這就是“雙贏”。 (唐駁虎)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