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國企獨舞?
                    2014年07月04日 13:56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 石杏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對新一輪改革,國企高調而謹慎、民資沉默而觀望。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管道千里,交到誰手里能讓公眾放心? 供圖/孫兆光

                      尊敬的中石油董事長周吉平先生:

                      從媒體上獲知,中石油從3月份即開始在您的親自領導和部署下,“在上中下游全面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據稱這是落實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具體動作。我本來是準備為您拍巴掌的,但兩只手還未及合攏,心中生出若疑問,不由得將手停了下來……

                      這是獨立學者司馬南在6月初給中石油掌門人周吉平寫的一封公開信(有刪節)。

                      司馬南對中石油把東部管道公司打包賣掉非常不滿,認為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以來,兩大油企高調破局,一項接一項的動作讓人眼花繚亂。有人質疑有人鼓勵,一時間掌聲、板磚紛至沓來。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秘書長陳永杰說:“這一輪國企改革給人的感覺是國有企業主動而謹慎,民營資本冷淡而觀望,公眾關注而質疑。”

                      國企主動而謹慎

                      年初,中石化董事會通過決議同意對下屬的油品銷售業務板塊進行全面重組。緊接著中石油宣布推出六大平臺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并在率先在管道板塊展開動作。最近的消息是中石油決定通過產權交易所公開轉讓所持東部管道公司100%的股權……

                      相對兩位老大哥來說,中海油的改革步伐比較緩慢。對此,中國海油政策研究室能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志傳博士說:“中國海油是從對外開放起家的,本身有5個上市公司,混合資本已經占據集團70%的比例,不可能再有那么大的力度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

                      盡管動作連連,但半年下來國有石油企業在改革的推進上實際進展并不大,和誰“混”、怎么“混”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明確回答。

                      北京求是聯合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安林說:“國家只是拋出來改革的一個方向,具體實現路徑并不清晰,所以兩大石油央企現在更多是一種姿態上的表達。”

                      因為路徑不清晰,不管是石油石化下游銷售、上游勘探的放開,還是管道資產的拍賣,石油企業主要依靠現有的一些部門規章在進行,是典型的先上車后買票,只能邊實踐邊總結、邊探索邊前進。以中石油的管氣管網重組改制為例,中國石油管道公司內部人士說:“因立法上的不足,一些關于維護國家意志和利益的問題只有依靠大量的政策性文件彌補。這直接影響了我們改革的權威性和穩定性。”

                      造成國有企業對改革態度謹慎的另一個原因是責任重大、風險很高。上述中國石油管道公司內部人士擔心,油氣管網改革能否達到雙向、平等,保證交易的公平公正,即不會使國有資產被賤賣掉。這并不是杞人憂天。在國企的改革中,特別是在國退民進的游戲博弈中,不乏血的教訓。國內的案例不說,俄羅斯就是前車之鑒。

                      民企冷淡而觀望

                      山東??苹ぜ瘓F是中國石油化工100強企業、年銷售收入超過100億元,其成品油主供幾大石油公司外采。但是,這樣的民營企業在談及參與兩大石油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時,負責人仍說:“我們連想也不敢想。”

                      民資為什么想都不敢想?

                      中海油能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志傳博士說:“國內非公有資本進入油氣產業起步較晚、發展歷程相對較短,加上存在油源短缺、市場定位不準確、經營理念落后、技術水平低、專業人才短缺等制約因素存在,民營石油企業往往從外圍、邊緣和服務環節逐步擴展油氣業務。目前國內民營企業沒有能力拿出巨額資金來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

                      影響民資參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另一個問題是資本的回報率很低。

                      中石油內部人士舉了這樣一個例子。剛剛提出混合所有制項目的時候,南方某民營集團非常感興趣,覺得自己融資幾百上千億元并不是很困難,于是很積極地和中石油接洽。當他了解到項目的投資回報率最高才到12%的時候,立即偃旗息鼓:“這么大筆投資,我干點什么不好,投資回報率怎么也得超過30%呀。”

                      擔心投資回報也阻礙了民資參與中石化的銷售板塊再重組的積極性。一位民營油企負責人表示:“最怕中石化調整利潤分配格局。”近些年,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煉化板塊連年虧損,但銷售板塊利潤較高,加油站穩賺不賠。很大一個原因是煉廠的出廠價一直比較低,屬于典型的成本倒掛,國家每年都會給予大量財政補貼。他擔心成立混合所有制企業后,中石化改變產銷戰略,提高煉廠油品出廠價讓煉化板塊賺錢,最終讓民資買單。

                      雖然應者寥寥,但是改革的舞臺已經搭起,國有石油企業也穿上了紅舞鞋。那就開跳吧。相信跳到和諧精彩之處時,自然會有舞伴上場。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