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縱論“混合”之道
                    2014年07月04日 14:16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石杏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如果搭乘油氣行業改革的東風,順應市場規律辦事,國有石油企業改革就能夠事半功倍。

                      特邀嘉賓(排名不分先后)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副主任……………………………………………………………………盧永真

                      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秘書長 ……………………………………………………………胡衛平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鄧郁松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第三研究室副主任…………………………………………王金照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咨詢部部長………………………………………………………………張春曉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郭海濤

                      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政策研究室發展戰略處處長……………………………………………唐廷川

                      中海油能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志傳

                      北京求是聯合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安 林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相對于對國企改革的冷淡觀望,近期有兩則消息讓民營油企沸騰了一把。一是國家能源局將向多家企業頒發石油勘探開發資質牌照,發放數目或達5個。二是新疆廣匯能源申請的原油進口經營權及配額已經獲得國務院批準。

                      在國有石油企業改革大張旗鼓地進行的時候,我國的油氣行業改革正在提速。

                      隨著《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各項措施的逐步實施,預計油氣行業的市場準入改革也在逐步深入—在可以引入競爭的領域和環節,將會引入新的市場主體,逐步形成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和多元化的供應格局—趨勢已經非常明顯。

                      國有石油企業改革問題雖然眾多,但是如果搭乘好油氣行業改革的東風,和著行業改革的旋律,舞步就會輕松很多。

                    隨著國有石油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外資或者民資加油站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規范。 攝影/崔衛坤

                      順著行業改革方向走

                      《中國石油石化》:民營資本對現在的國有企業改革反應非常冷淡,但對獲得勘探以及原油進口牌照非常感興趣。這反映了什么問題?

                      李志傳:制約民營石油企業發展的主要因素是油源短缺,混合所有制改革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在沒有解決原油和成品油進口問題之前,任何調整都不解決根本問題。對民企來說,機會公平比利益分享更重要。

                      《中國石油石化》:何謂機會的公平?

                      李志傳:1998年以來,雖然我國對石油行業的改革一直在穩步推進,但必須看到,受多種因素影響,到目前為止我國對油氣行業、特別是油氣上游領域實行較為嚴格的市場準入管理,只有少數市場主體,市場競爭不充分。

                      我國擁有《石油采礦許可證》的企業目前僅有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和延長石油。我國民營石油企業在上游的投資有限,主要集中在油田服務領域。根據中國石化聯合會統計,截至2013年11月,我國從事石油開采的民營企業有31家,資產占全國該領域總資產的0.43%;從事天然氣開采的民營石油企業有7家,資產占比為5%;從事石油天然氣開采輔助活動的民營企業有65家,資產占比為6%。也有民營石油企業通過購買國外的區塊直接從事勘探開發。如新疆廣匯就開始涉入中哈跨境管線建設、哈薩克斯坦油氣區塊勘探業務。

                      從原油進口方面看,商務部每年發布非國營國有貿易原油進口配額,大部分指標實際歸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國中化和珠海振戎公司直接或間接控股的企業所有,非國營企業國有企業只能得到很少的指標。另外,根據我國現行政策規定,所有的非國營國有貿易企業進口原油,都須先通過中石油、中石化統一排產,才能按照排產計劃銷售。受加工效益的影響,我國并未實際形成進口原油市場。

                      胡衛平:現在這種狀況正在發生改變。就像主持人剛才所說的那兩則消息展示的那樣,油氣上游的政策堅冰正在融化,油氣行業改革開始加速,正在經歷一個由“全產業鏈的國家石油公司”向“部分環節”開放競爭的轉變。

                      《中國石油石化》:油氣行業改革和我們談到的國有石油企業改革是什么關系?

                      鄧郁松:油氣行業的改革方向和路徑,決定了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的發展方向和重點。

                      根據油氣行業特點和目前油氣行業的市場準入情況,預計近中期油氣行業市場準入改革的重點將集中在油氣上游勘探開發領域和石油流通體制改革方面。在油氣上游勘探開發領域,近年來對邊際油田和頁巖氣等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準入限制已有所放寬,預計未來對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市場準入更加重視環保、安全等方面的準入標準,準許包括非公有制企業在內的各類企業平等進入非常規油氣勘探市場,油氣上游領域的競爭性將會增強。

                      在石油煉制和批發零售環節,重點是推進石油流通體制改革。目前我國成品油零售環節市場主體眾多,但由于在油源環節尚未形成有效競爭的格局,石油市場的競爭性有待增強。預計未來會適當放寬對進口油源的限制,并可能以此為突破口推進石油流通體制改革。

                      順著油氣改革的方向和路徑開展國有石油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可能會取得比較好的效果。

                      把握未來行業發展趨勢

                    供圖/CFP

                      《中國石油石化》:石油行業是一個包括勘探、開發、加工、批發、零售等多環節、產業鏈很長的行業,具有在石油勘探、開發環節的高風險性和高資本技術密集度,在煉制環節的規模經濟性,在油氣運輸和配送環節的網絡經濟性等特征。這種行業特征對開展混合所有制有哪些制約?

                      郭海濤:石油行業的這些特性打擊了民企與之混合的積極性。投資巨大、商業周期長、地質風險、政策風險等交叉在一起,使國有資本與民營資本的合作不能保證一定掙錢,肯定會有失敗的案例出現。

                      鄧郁松:石油行業的這種特點決定了石油行業的改革和企業發展與其他行業存在顯著差別,進一步推進石油行業改革和企業發展,需要遵循石油行業自身的發展規律。

                      《中國石油石化》:除了行業的固有規律外,石油行業的現階段發展趨勢是不是也是國有企業改革要考慮的因素?現在國家大力提倡發展非常歸能源,美國頁巖氣革命對世界能源格局產生了影響。這些對國有石油企業開展混合所有制會不會產生影響?

                      鄧郁松:新階段推進石油行業改革和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需要著眼于石油行業發展背景的變化,把握未來石油行業發展的基本趨勢。

                      我國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長期以常規油氣資源為主,本世紀以來,隨著國際石油價格的大幅上漲和非常規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技術不斷取得突破,頁巖氣等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日益受到重視。從未來發展看,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對我國石油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將具有越來越重要的意義。

                      《中國石油石化》:國家對推進非常規能源的開發也非常重視。這種重視對國有石油企業具體在哪個范圍內改革是不是也產生了影響?

                      唐廷川:十八屆三中全會前夕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快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利用的意見》中:“鼓勵民間資本參與煤層氣勘探開發、儲配及輸氣管道建設。”可以說,我國對煤層氣的開發鼓勵各種類型的企業參與,對民營企業沒有任何限制條款。

                      頁巖氣方面,我國把頁巖氣作為獨立礦種,對其探礦權實行招投標管理,允許民營資本和外資以及民營企業和外資的主體進入。截至目前,國家已經完成兩輪頁巖氣探礦權招標。第一輪頁巖氣探礦權招標于2011年6月啟動,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海油、延長油礦、中聯煤層氣與河南煤層氣6企業參與競標,中國石化、河南煤層氣中標。

                      第二輪頁巖氣探礦權招標結果于2012年12月6日公布。從結果看以非油氣國企為主,華電中標最多,國內大石油公司無一中標。

                      國家對非常規油氣資源越來越受重視,為其他資本進入提供了許多便利政策。這也使中石油、中石化把它們作為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平臺予以推出。石油國企推出這個板塊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順應了行業發展趨勢,也更能夠刺激其他資本進行投資。

                      《中國石油石化》:在與國有石油企業開展非常規能源合作方面,民營資本也有一定的優勢。這是不是給雙方開展混合所有制合作提供了相對公平的平臺?

                      唐廷川:近幾年,因為國家政策限制在非常規領域有所松動,民營企業在這方面的投資不斷增加,涉足煤層氣、頁巖氣、油頁巖、管線建設、裝備制造、勘探開發、煉油等領域,實力不斷壯大。雙方地位相對平等。

                    鐵道、電力等行業有許多改革經驗教訓,值得借鑒。 供圖/CFP

                      哪里清晰改哪里

                      《中國石油石化》:開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好處雖然多,但國有石油企業改革,先從哪里開始放,先混哪里,目前尚無定論。中石油、中石化的率先拿自己的優質板塊出來“混”很吸引人。但是,有專家認為,兩大國企對為什么要把這兩個板塊放出去缺乏深入考慮,企業對于改革的戰略定位并不清晰。諸位怎么看待這種觀點?

                      安林:“靚女先嫁。”兩大公司推出這兩個板塊一方面顯示了石油央企改革的誠意,另一方面這兩個板塊對別的資本的吸引力要大一些,推進起來相對容易。

                      張春曉:這正好顯示了這輪改革呈現的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相結合的特點。我們之所以說是全面改革,一方面意味著不能單兵突進,另一方面并不代表遍撒胡椒面。

                      王金照:我覺得,主營業務不應該放開。石油產業是一種規模經濟,上下游一體化經營是大勢所趨,必須保證主業的完整,不能把一個大企業拆得七零八落。石油企業的改革前提應該是保障產業鏈完整有效。改革的目的是使主業更精干、輔業更專業化經營?,F在不應該一窩蜂地說把哪一塊拿出去搞混合所有制改革。

                      以中石油拿出東部管網公司100%的股權搞混合為例來說明。油氣管網涉及上下游的通暢匹配問題,現在拿出去,把上下游切斷,可能會出現不良后果,如不能保證供應等。當然現在這些問題目前還看不清楚,改革應該是看得清的地方先改,容易改的地方先改。

                      《中國石油石化》:目前什么地方是看得清、容易改的呢?

                      王金照:石油企業應該像一個房地產公司,主要負責取得資質、拿地、招商等工作,至于怎么蓋房子、怎么賣等可以分出去?,F在看來能夠看清也容易改的先是油服公司、煉化配套工程公司。上一輪油氣改制分流過程中,已經有油服公司從兩大石油公司分離出去了。它們有的發展得很好,已經珠玉在前。

                      陳少強:現在不是拿出哪一塊來“混”的問題,我認為整個石油公司都可以搞混合所有制改革。國企改革的目的是發揮鯰魚效應,讓企業活起來,只要順應這個方向的都可以混合。當然,前提是有有效的監管。事實上這并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會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

                      上世紀90年代那次分流改制造就了中國的第一代富人。食髓知味,有人把如今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視為新一輪的“分肥”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石油企業混合所有制動輒涉及幾百億元的資產,誘惑力太大,陽光下的腐敗是最可怕的。

                      《中國石油石化》:提到監管以及防范腐敗,近日有消息說國家要在國有企業與國資委之間增加一個國有資本投資或者運營公司。這意味著我國國資監管將從兩層架構轉變為三層架構。這有什么意義?

                      安 林:在這被業界部分人稱之為中國版淡馬錫。國有資本投資或者運營公司的作用是,使之既接受國資委的監督和管理,又能發揮國有資本出資人的功用。既可以成為國有資本經營收益的“蓄水池”,又能替國家出資企業遮風擋雨。

                      陳少強:當然發揮中國版淡馬錫作用,首先要國資委、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石油企業之間的職能和關系界定。管得過多或者過少都會出現問題。

                      盧永真:多出一層架構,給石油企業的監管模式、監管內容、監管方式、監管手段帶來深刻變化。使事前監管向事中、事后監管轉變。前提是不能管得過多過細,可管可不管的堅決不管,依托公司章程和董事會決策,市場化法制化的監管手段。

                      希望政策有支持

                      《中國石油石化》:今年是我國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然而,在緊鑼密鼓的國有企業改革推進過程中,國有石油企業的各種社會負擔仍比較沉重,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尚未完全化解。國有石油企業本身已經是巨無霸,再帶戴著這些鐐銬,大象怎么跳舞?

                      張春曉:針對這些歷史遺留問題,建議政府要出臺相應政策,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如完成政策性關閉破產的組織實施工作,妥善安置關閉破產企業職工。增加對再就業工作的投入,做好下崗失業職工技能培訓和再就業工作,解決好獨立工礦區下崗職工再就業問題。多渠道籌集資金,集中解決好國有企業辦社會職能、廠辦集體企業、離退休人員社會管理等歷史遺留問題。調整財政支出結構,加大財政對國有企業改革成本的投入。在國有資本經營預算中要明確一定比例,用于解決國有企業歷史遺留問題。

                      《中國石油石化》:除了解決社會負擔外,國有石油企業希望政府出臺政策加強對行業的監管和政策支持。具體應該包括哪些?

                      張春曉:要對石油行業全產業鏈進行有效監管和政策支持。

                      在原油環節,我國已經與國際市場接軌,基本上實現了市場化定價。國家應通過各種政策手段為石油企業參與國際原油定價權競爭提供良好的平臺。在煉油環節,隨著世界煉油技術的進一步升級,和煉油效率進一步提升,政府要引導我國石油企業對傳統煉油環節進行技術升級,并給予適當的政策支持。在成品油環節,隨著我國石油市場的進一步開放,政府應逐步將石油市場的定價權交給石油市場,同時要強化對市場的監管。

                      市場唯一不變的法則就是永遠在變。變化需要創新。國有企業這輪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革就是一項制度革新、體制革新、機制革新。伴隨著創新,石油企業產業鏈條需要進一步梳理完善,石油勘探、采油、煉油等環節需要技術大幅度提升,內部管理流程要進行第二輪再造,內控機制要全面強化,激勵機制需要同步改革。

                      雖然問題千頭萬緒,但是我們堅信,只要沿著市場的腳步、順著行業發展的規律,再加上政策提供一定支持,大象也可以跳舞。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