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賠錢的化工
                    2014年08月25日 16:22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石杏茹 陳躲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編者按

                      當市場大潮奔騰而起的時候,化工行業順風順水,自然漲勢喜人;當大潮退去露出海底的泥沙與巖石時,有些企業就會擱淺在沙灘上。

                      如今,大潮已經退去,化工景氣周期似也不再起作用,煉化企業不得不開始自己的效益突圍之路。

                      本刊選擇了一些盈利或者減虧效果較好的企業進行了采訪。綜合這些企業的做法,或許就是煉化企業逆境求變、逆境求生的秘籍。

                      看不到頭的冬天

                    因為缺乏前瞻性,近年來我們盲目上馬了許多化工項目,導致產能過剩出現。 攝影/王 進

                      除了有限的幾家企業外,煉化企業的化工板塊全線虧損。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2013年,當煉化企業因為成品油定價機制調整而覺得盈利有望的時候,一向不需要太多操心的化工板塊卻遭遇了危機。因為需求不暢,新增需求難于轉化為消費,下游裝置開工率下降,加工毛利空間收窄,全年石油化工市場交易氣氛沉悶。

                      2014年,煉化企業有了充分的思想準備,預料到化工市場整體行情會弱于2013年。事實上,這個思想準備并不充分,因為行情壞得過于徹底。“我們原本認為化工行情會在下半年開始變壞,沒想到從二三月開始,市場就一路狂跌。”一位化工產品銷售人員說,“除了有限的幾家企業外,煉化企業的化工板塊全線虧損,防線一退再退,份額一降再降,面臨深重的危機。”

                      可怕的是,這或許只是開始。

                      現實比噩夢殘酷

                      時間過半,任務慘淡,擺在各個煉化企業面前的成績單都不大好看,尤其是化工板塊。對這個成績,市場人士一點也不意外。因為上半年充斥煉化企業的關鍵詞不是減產、停車,就是憋庫。

                      據了解,截至5月底,中石化全系統有93套化工裝置(階段性停產30套、長停63套)采取停產措施。其中,包括揚子石化的PTA裝置。

                      2014年初,揚子石化繼改造后的2號PTA因為虧損嚴重停車之后,后建的3號PTA開始降負荷運行;2號PTA裝置完成改造后,立即啟動1號裝置改造的規劃因為市場因素可能走向關閉。后期建設的3號PTA與國內最先進裝置相比,產品完全成本差不超過100元/噸。以3月初6300元/噸最低含稅價測算,PTA已經沒有了邊際利潤。

                      不僅僅是揚子石化。

                      據了解,天津石化的PTA裝置上半年也停產了3個多月。PTA如此,下游備受爭議的PX也牛市不再,價格一度跌落到9000元/噸。裝置開工率下滑,比去年下滑了近20個百分點。

                      也不僅僅是PTA等芳烴系產品。

                      價格是反映市場形勢的最直接因素。2月以來,石油焦價格一路下滑。3月中旬開始,山東地區石油焦價格下跌70元/噸,下跌幅度達5.94%,均價創下2013年以來新低。5月初,國內主要地煉廠家石油焦產品主流均價為1110元/噸。沒幾天,中石化揚子石化4#B高硫石油焦公路、鐵路報價下調50元至970元/噸,水路報價也下調50元至940元/噸。

                      除了幾個重點產品外,本刊再以某大型煉化企業整個化工產業鏈為例進行說明。

                      該煉化企業上半年化工產品的平均價格比預算下降448元/噸,因此減利32150萬元。主要芳烴鏈產品價格下跌956元/噸,減利40590萬元。其中,PX減利22437萬元,短絲減利7900萬元、切片減利6227萬元、苯減利3788萬元、PTA減利1316萬元。

                      具體情況見表一。

                      “以前是東方不亮西方亮。這個產品不掙錢,就去生產那種,總有盈利的產品??墒侨ツ暌詠?,整個化工產品的行情就像一個噩夢。”某市場分析人士說,“噩夢醒來,現實更為殘酷。很難講,市場行情何時能夠恢復,或者說暫時看不到行情恢復的希望。因為原本化工產品的景氣周期7~9年一個輪回。但去年開始的化工行情狂跌,不屬于景氣階段中從高峰向下的正常價格回調。”

                      市場人士之所以如此悲觀,是因為目前化工不景氣不是簡單的供需矛盾問題,而是市場結構問題,是產能過剩問題。中國石油集團公司咨詢中心專家吳純忠在調查后認為:“化工行業之所以虧損的主要原因有三個。一是原料成本過高,二是下游需求不暢,三是工藝路線落后。”

                      需求增長“新常態”

                      金融危機爆發特別是歐債危機深化以來,發達經濟體陷入了一個長期疲軟和衰退的境地,人們提出了一個描繪世界經濟態勢的用語叫“新常態”。所謂新常態,就是增長率低,貨幣寬松,財政吃緊,風險和危機大增。

                      我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已經告別兩位數時代,近三年來經濟增長速度都在7%以上。這對習慣了高投資的國內產業包括石化產業來說,具有很大的挑戰性。“現在的市場和原來的是天壤之別——原來是有啥賣啥,有多少賣多少;現在產品競爭達到白熱化,今天的客戶明天可能就變成別人的客戶了,有時候不得不拼價格。”一位化工銷售公司內部人士說,“如果不拼價格就意味著放棄市場,放棄市場后再想拿回來就千難萬難了。”

                      為了既保市場又保價格,煉化企業也做了努力。

                      5月,主流PTA企業決定聯合減產保價并將定價策略從市場定價改成部分按成本定價。這猶如一支強心劑使PTA自5月上旬連續上漲。截至6月25日,PTA價格上漲超過1200元,比例超過20%。但好景不長。隨著利潤的恢復,6月中旬,天津石化34萬噸PTA裝置重啟,翔鷺2期300萬噸產能、漢邦60萬噸產能也結束了檢修。銷售公司市場人員指出:“PTA開工率達到75%以上時,市場供應緊缺的局面就會得到緩解。6月下旬,PTA開工率已經接近70%。停產聯合保價,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需求不暢的現實。”

                      內需不暢,出口也受到阻礙。

                      據隆從石化分析師石磊介紹,三大合成材料之一的合成樹脂類產品上半年的出口量較之去年同期大幅降低(具體情況見圖1、圖2)。合成橡膠的出口情況雖與去年齊平,但因為汽車出口量明顯下降,輪胎制品外銷量也大減。

                      成本高企壓利潤

                      在化工產品價格大幅下降的時候,原料價格反而逐漸增加,化工產品的價格與原料成本的價差進一步縮小。

                      WTI原油今年年初價格為95.4美元/桶,上半年末價格為105.4美元/桶,上半年均價為100.8美元/桶,同比上漲了6.9%。中國石化化工銷售公司基礎化工部處長曹陽說:“雖然上半年原油市場價格漲勢緩慢,但基礎有機化工原料產品市場價格整體下移,尤其在上半年中期,部分產品在成本線下運行,原油市場走勢對基礎有機化工原料產品市場的指導作用繼續減弱。”

                      原油價格上漲,加工成石腦油之后價格進一步上漲,但是這個高價格遭到下游用戶抵制,不能順利傳導。這使原料與化工產品的價差進一步縮小。

                      還以上述大型煉化企業為例。2013年1月至2014年6月18個月內,其化工產品與石腦油價差由2631元/噸下降到2014年3月的1533元/噸的歷史低點,(1—6月較年預算價差下降496元,下降21.84%)。這使其產品毛利率從年初的6.31%下降到6月的1.11%,下降了5.20個百分點。

                      除了原料成本外,煉化企業的安全環保投入也在加大。

                      如今,國家對安全環保的標準越來越高、要求越來越嚴,環境污染定罪量刑門檻大大降低,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陸續出臺,新的《環境保護法》將在明年生效。為了滿足這些標準和要求,煉化企業對現有裝置改造升級的投入非常大。如中國石化在2013年至2015年三年間實施的“碧水藍天”計劃,投入近230億元對803個項目進行綜合整治。投入加大,煉化企業在產出不變的情況下,單位資產產出效率相應也會降低。

                      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漸喪失,近兩年煉化企業的人工成本也在上升。國內的煉化企業除鎮海煉化、廣西石化外,大多帶有沉重的歷史人員包袱。與跨國石油公司相比,同類裝置配套的員工總數相對較多,關聯單位和關聯交易較為復雜,體現出各項固定費用較高。在化工產品毛利率空間壓縮的市場條件下,這一劣勢更加顯現。

                      產能過剩擠市場

                      乙烯是化工產品的最重要原料。近年來,我們極力追求大乙烯之路,然而許多大型乙烯項目裝置開工之日就是虧損之時。產能的增加,使得原本緊俏的乙烯產品變成了大路貨。國內乙烯下游產品通常是聚乙烯和乙二醇/環氧乙烷。2012年以來,受世界經濟低迷影響,國內化工市場不景氣,尤其是聚乙烯行業虧損嚴重,而乙二醇和環氧乙烷的市場價格和營利能力也在大幅下降。

                      可以說化工市場的低迷加之乙烯產能的快速增長,已經沖抵了中國乙烯裝置規模擴大而帶來的成本優勢。

                      我國煉油行業早已過剩,如今乙烯行業也步入后塵。

                    許多備受推崇的大乙烯項目,裝置開工之日,就是企業虧損之始。 攝影/王 進

                      2008年以前,石化行業的產能過剩問題不是很突出,僅有甲醇、聚氯乙烯等少量的行業產能過剩。此后由于受國際金融危機沖擊、國內固定資產投資強度增強的影響,國內產能過剩的矛盾凸顯,全行業產能過剩十分普遍。據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秘書長孫偉善介紹,我國除少量的有機產品和專用化學品外,從無機化工原料、農用化學品、橡膠制品到煉油以及大部分有機原料和合成材料,包括部分化工新材料,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產能過剩。初步估算,產能過剩行業銷售收入合計占全國石化、化工行業總銷售收入的60%以上。

                      目前,各行業仍有大量在建產能,預計今明兩年陸續投產,行業總產能進一步擴大,超過未來兩年需求增長,產能過??傮w趨勢進一步加劇。其中,煉油、尿素、磷肥、聚氯乙烯、純堿、電石等行業產能利用率進一步下降,產能過剩更加嚴重。

                      面對如此過剩的產能,企業是選擇堅持還是選擇退出,都需要下決斷。拆掉裝置雖然會造成資產浪費,但那些裝置老、規模小、能耗高的裝置已經沒有了生存力,遭淘汰也在情理之中。

                      營銷策略難奏效

                      “我們的客戶現在貌似只注重價格,而與一些民企或者外企相比,我們的產品價格沒有絲毫競爭力,只能看著客戶流失。”某銷售公司一位業務人員說,“無法保持原有的市場份額。”

                      近年來,隨著煤化工的蓬勃發展以及民營企業大舉進入石油化工下游行業,中石化與中石油的市場地位受到嚴峻挑戰,原有的市場優勢逐步喪失,對市場的引領力、影響力出現一定程度的下降,原有的營銷策略已經難以奏效。

                      面對變化的市場格局,因為多年實行粗放式經營,許多企業表現出很大的不適應。一旦有新的競爭者加入,他們的市場份額馬上丟失,效益下滑。除了降價外,企業似乎無招可使。

                      吳純忠曾就東北地區的煉化企業做過調研。他認為,煉化企業化工板塊效益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化工產品原有的營銷政策缺乏靈活性。

                      我國兩大石油企業目前均采用集中統一銷售的模式。這對增強市場話語權、擴大品牌影響力具有好處,但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吳純忠說:首先,化工生產與化工銷售分開,企業不能根據市場需求生產適銷對路的產品。

                      如今終端客戶的需求變化越來越快、越來越個性化,化工生產的剛性和需求的柔性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目前煉化企業許多裝置的工藝落后,生產的都是前些年比較熱門的產品,不適應現在的市場需求,原有的產品策略已不能適應現在的市場環境。

                      其次,化工產品執行統一的銷售價格,不能根據行情隨時予以調整。這使中石油、中石化在與民企競價時中居于劣勢。

                      再次,因為資金緊張,化工客戶大多實行低庫存運作。對化工產品營銷策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墒?,許多企業在營銷觀念上依然比較落后,企業重心仍在生產和擴大產能方面,對營銷不太重視,大多以“等客上門”的被動營銷方式為主。部分企業采取一些營銷推廣措施,但大多是簡單地做廣告,沒有系統的營銷規劃。

                      產業格局在變化

                      如果說有些困難是煉化企業比較容易解決的,那么低成本化工產品即將大舉進攻成了懸在煉化企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長期的高油價正在促使世界能源格局發生變化——中東石油伴生氣實現資源化利用,形成了低成本乙烯產能;美國頁巖氣開采改變了全球能源板塊結構;國內煤制氣化工龐大的規劃規模和逐漸形成的規模,對傳統油化工造成現實性沖擊。

                      據了解,中東用乙烷做原料,乙烯成本剛剛超過100美元/噸。美國頁巖氣大規模開發以后,用凝析油做原料,乙烯成本為250美元/噸。神華的煤化工路線,乙烯成本為580美元/噸。目前,兩大石油公司大多用石腦油做原料,乙烯成本在1000美元/噸以上。

                      成本差距如此之大,傳統石油化工幾無還手之力。2012年聚烯烴國內首次出現全行業虧損,其中就有低成本新資源的因素。

                      目前國內石化產品市場價格已經接受著國外氣資源產品價格沖擊。排除國外非石油資源變化不說,單是目前煤制乙烯已經有多套工業裝置,對乙烯鏈產品開始形成現實沖擊。如今南化公司的煤制氣已經實現效益,揚子石化和金陵石化的氫氣用的是南化公司的煤制氣裝置。揚子合成氣制乙二醇試驗裝置獲得了國內最早的聚合級乙二醇,已經形成了資源轉型技術潛力。湖北化肥的合成氣制乙二醇裝置已經成功開車,并且能夠用于生產聚酯的乙二醇。

                      按目前石油和煤價相比,煤化工的成本優勢非常明顯。國內煤化工產能集中形成后,將會使國內的產業格局發生深刻變化,產業重組在所難免。

                      責任編輯:石杏茹

                      求生方略

                      資源優化、結構調整、特色營銷、安全生產……煉化企業各想高招謀效益。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陳 躲

                      本刊實習記者 金慧慧 / 董 波 竇 豆 楊中建

                      提起撫順石化,在人們印象中一直陷于中石油煉化企業中效益“墊底”的被動局面??墒窃诮衲晟习肽隉捇袠I異常蕭條的情況下,它開始向著先進企業靠攏。

                      上半年,撫順石化85%的技術指標呈現上升趨勢。大乙烯負荷由81.35%提高到87.04%,產量增加獲利2106萬元,能耗、劑耗降低2405萬元。煉油業務盈利2382萬元,實現今年以來首次大幅盈利;化工業務控虧1.46億元,比月度預算減虧9359萬元。1—6月,公司累計控虧17.2億元,與預算進度相比減虧4.8億元。

                      不僅是撫順石化,全國所有的煉化企業都在進行著效益突圍。

                      資源優化破區域

                      8月9日,星期六,15時30分,金陵石化調度室,七八個人圍在一臺電腦周圍,討論著甚至時有爭論。這是該公司芳烴優化小組活動的場景。這樣的鏡頭,2014年以來在金陵石化每天都在“復制”。

                      上半年金陵石化效益較好,在中石化煉化企業中排名位居前列。這些成績的取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資源優化工作做得出色。

                    差異化、高附加值的化工產品是占領市場的利器。攝影/劉玉福

                      為了做好資源優化,金陵石化專門建立了優化工作班子。優化班子針對上半年芳烴生產價格下行的棋局,實施芳烴生產與市場同步調整。據生產計劃處副處長衛建軍介紹,金陵石化主動調減了甲苯、混二甲苯采購計劃和芳烴生產計劃,適當降低對二甲苯裝置歧化單元負荷,多產C7、C9產品增產汽油,每月實現減虧3000萬元以上。

                    化工產品把我們的生活點綴得多姿多彩,但人們的需求瞬息萬變,化工生產要跟上甚至引領市場的需求。 攝影/李樹鵬 CFP 東方IC

                      同金陵石化一樣,撫順石化資源優化的一個重要內容是將內部邊際效益差的生產原料集中供給效益好的裝置。

                      上半年,烯烴的效益要好于芳烴。提高大乙烯裝置負荷自然成為優化產品結構、增加產品邊際貢獻和降低成本的有效手段。撫順石化努力拓寬乙烯裂解原料外采渠道,同時將內部邊際效益差的生產原料集中供給大乙烯裝置,千方百計提高大乙烯裝置運行負荷。針對柴油滯銷的實際,將加氫裂化裝置柴油、煤油改作乙烯裂解原料。

                      “資源優化是全流程優化的重要環節,不僅僅是企業內部的事情,需要全公司甚至區域內所有煉化統籌,必須破除狹隘的‘領地’觀念。”揚子石化公司某領導說。

                      還以金陵石化為例。其油品質量升級改造項目投產后,曾經被視為“雞肋”的副產液化氣產量增加了61.19%。在嚴峻的市場形勢面前,金陵石化著手產品細分工作,將飽和液化氣、丙烷、醚前、醚后C4組分從液化氣中“分離”出來,不同的組分分別進入不同的市場。醚后C4產品適應了工業用氣需求,飽和液化氣成為武漢石化乙烯生產的“口糧”,丙烷“跑”進揚子石化的生產流程,還有部分原料氣也找到了對口的“婆家”。

                      這不僅大大減少液化氣“下海”量,而且充分挖掘了液化氣組分的價值,每噸均價提高200元。銷售中心主任陳憶峰告訴記者:“資源優化不僅實現了全產全銷,而且提升了銷售價格。”

                      資源優化的另一個重要措施,是及時關停沒有邊際效益的裝置。上半年,各煉化企業全面梳理各自的產業鏈,認真進行經濟效益測算,對沒有邊際效益的裝置大多予以關停。如中石化全系統有93套化工裝置(階段性停產30套、長停63套)采取停產措施,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和環保效益。

                      結構調整向市場

                      根據市場所需即時調整生產路線自然適銷對路,但是了解市場所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為及時了解市場信息,吉林石化銷售人員“背起行囊走市場、撲下身子入工廠”。今年上半年,吉林石化銷售人員“地毯式”排查了50多個城市。根據銷售人員收集和反饋的信息,嗅到市場微妙變化之后,吉林石化隨即調整生產線,以優化裝置運行并提高產銷順暢度。

                      當丙烯腈等產品供不應求、價格上行時,吉林石化丙烯腈廠四套裝置同時開車,丙烯腈系列產品產量隨即增加2.5萬噸。同時,為了增加高效產品產量,吉林石化減少塑料及橡膠產品牌號切換次數,增產達到2.4萬噸。僅前6個月,這個公司就結合產品調價周期和窗口檢修共計調整裝置負荷23次,產品結構優化實現增效2億元。

                      結構調整的最重要內容是大力推進化工原料結構調整。如今化工企業所面臨的最重大問題是低價產品的進攻。

                      降低原料成本價格是最現實的問題。

                      鎮海煉化上半年化工利潤居中石化首位。降低乙烯裝置對石腦油的依賴,是其“絕對低成本”戰略的重要內容,也是利潤獲得的重要因素。副總經理鐘富良說:“跟燕山、揚子等兄弟企業相比,我們是后來者,化工缺少積淀;跟杜邦、揚巴、賽科相比,我們沒有技術儲備,沒有研發隊伍。鎮海效益之所以好,是因為堅持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極致。”

                      極致的發揮,得益于鎮海煉化大煉油和化工之間的高度融合。鎮海煉化煉油的副產氣體如氮氣原來只能拿到燃料系統去燒,鎮海煉化把它放到乙烯爐里裂解,將生產乙烯對石腦油的依賴性降到最低。2013年,鎮海煉化乙烯生產對石腦油的依賴性為60%,今年估計可以做到45%~46%。

                      揚子石化乙烯輕質原料的比例,目前也達到了15%。公司通過技術改造,將芳烴廠液化氣、尾氣、干氣、煉油廠丙烷,以及乙烯裝置自產丙烷、丁二烯裝置和塑料廠裝置尾氣等10多種輕質原料,相繼引入乙烯裝置,僅歧化干氣2013年累計回收就超過1.6萬噸。

                      煤化工技術正改變著中國化工產業格局。發展煤化工成為化工原料調整的重要內容。目前,國內已經形成了成熟的煤制乙烯技術,建成并運行著多套乙烯裝置;煤制芳烴技術已經獲得重要突破,工業裝置正建設中。煤氣化是煤制乙烯和芳烴的源頭裝置,有些煉化企業正在朝著這個方向發力。

                      南京地區的金陵石化、揚子石化、南化均有制氫和用氫裝置。4月8日,南化新建的9萬噸/年煤制氫裝置提前產出合格品,并著手向揚子石化、金陵石化反向供氫。6月中旬,3家氫氣互供管網全線貫通。這不僅意味著南化公司煤化工實現了工業化利用,而且利于推進氫氣資源的優化利用,是區域優化協調創效益的生動體現。

                      特色產品特色銷

                      克拉瑪依石化公司是一家加工稠油的特色煉化企業。企業規模很小,但上半年的利潤總額、噸油利潤和往年一樣,名列中國石油煉化企業前茅。它的做法就是充分利用稠油的特性,生產有效益的特色產品。

                      2001年,克石化公司利用稠油的特性研制出了符合我國超高壓直流輸變電技術需求的直流變壓器油。如今,克石化意識到,雖同為稠油,但不同區塊甚至是同一區塊不同生產階段,產出的稠油組分很可能不一樣。不同的組分,適合加工不同的產品。為此,克石化加強與上游油田生產單位協調,在油田區塊開發階段、供油階段,直接介入區內部分單井和聯合輸油站進行油品抽檢,將不同組分的原油分開輸送。

                      2014年,新疆疆內瀝青市場需求持續疲軟,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達50%??耸句N售部門通過多次市場調研發現,2014年甘肅、寧夏等地區的公路建設將進入高峰年份,瀝青需求量約為20萬噸。這一需求量超過2013年需求量的一倍。

                      “這些地區大部分為山區地貌,不具備建設瀝青庫的條件,而且這些地區干旱少雨,便于存放軟包裝瀝青。我們公司生產的軟包裝瀝青正好可以滿足客戶需求。”克石化銷售總公司市場銷售科科長向陽敏銳地察覺到了商機。

                      市場就是生產的指揮棒,市場需要什么企業就生產什么。

                      克石化公司根據市場需求,立即著手瀝青軟包裝的生產擴量。3月14日,該公司的軟包裝瀝青新線開始正式啟用,日產量從3月初的400余噸提升到目前的700噸,滿足了市場需求。1—6月,克石化發運量達10.2萬噸。

                      特色營銷手段多種多樣,鎮海煉化的特色營銷手段是盡量優化市場投放,把企業和市場的距離拉得最近。

                      鎮海煉化聚丙烯一個重要市場是寧波市的慈溪。慈溪是一個小家電聚集地,也是國內冰箱和洗衣機的聚集地。鎮海煉化的聚丙烯產品運到這里的運費為30元/噸。除鎮海煉化外,距離這里最近是賽科。賽科的聚丙烯產品運過來的運費為120元/噸。

                      “這90元錢就是我們的競爭優勢。”鎮海煉化副總經理如是說。

                      特色產品特色銷售,帶來的效益非常突出。上半年,作為國內唯一的乙丙橡膠生產裝置,吉林石化吃了一回市場的“獨食”,個性化定制開發的黑色原料產品廣受好評。

                      吉林石化總經理助理劉明說:“當前化工市場很多產品產能過剩嚴重。企業必須另辟蹊徑,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才能實現量價齊升,創造利潤。”2014年1-6月,吉林石化自銷產品平均價格比計劃每噸高出136元,同比增效1900萬元。

                      從嚴管理控成本

                      上半年,齊魯石化的32個大門通過封堵、移交管理權等方式,大幅壓減到18個。與此同時,通過自愿報名的方式,已有10多名員工填補了部分空缺的門衛崗位。至此,該廠100多名勞務工已全部清退。

                      新投產的武漢乙烯共有11套生產裝置和系統配套項目,定員僅為995人,勞動生產率達到先進水平。然而大部分煉化企業人員繁冗,為了減少人力成本,不得不和齊魯石化一樣采取措施嚴格壓減和控制用工總量。

                      在大力壓減各種臨時用工、控制用工總量的同時,上半年齊魯石化通過專業化重組、機構和人員優化配置等手段,既盤活了人力資源,又顯現了富余人員。齊魯石化氯堿廠環氧車間停產后,車間94名職工全部轉崗到煉油廠。這一方面化解了氯堿廠的冗員,另一方面緩解了煉油廠的結構性缺員。齊魯石化還通過外出承攬業務等方式,積極鼓勵職工走出去,從總量上壓減和攤薄人工成本。

                    事故猛于虎,一次事故可能會使企業多年的積累毀于一旦。 供圖/東方IC

                      除了人工成本外,降低成本更重的體現在物資采購環節。

                      吉林石化從細節摳起,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重新梳理223個品種的產品,減少中間商環節,直采率由去年的85%上升到目前的93%。僅今年上半年,剔除市場因素降采直接創效8524萬元。

                      控制成本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從裝置生產運行中挖掘潛力,改善裝置運行經濟指標。

                      上半年,揚子石化烯烴廠將低壓甲烷回收利用,變廢氣為燃料;將丁二烯塔頂尾氣回收利用,既降低了丁二烯的加工損失和火炬氣排放量,又增加了高附加值產品收率。同時,將新建的丙烯精餾塔和老塔串聯操作,并探索出了兩塔串聯的最佳運行模式,塔釜損失由以前的5%下降到目前的1%~2%。針對裂解爐空氣預熱器熱源不足、投用率不高的情況,揚子石化優化攻關,巧妙地將工藝水排污熱源引入,既使空預器投用率達到100%,實現了節能增效,又減少了排污熱源,減少了現場異味,一舉兩得。

                      小到減少辦公照明、控制供熱溫度,大到技術創新、節能改造,節流工作無處不在,因而成為煉化企業的減虧重點,成效也很顯著。如僅通過優化電力系統運行,吉林石化就節省了3700萬元。

                    精細管理、控制成本是節流的重要方法。 攝影/柯裕清

                      平穩運行保安全

                      6月,是全國安全生產月。然而,這個月化工生產并不安全,國內化工企業接二連三發生事故。

                      渤海灣溢油事件差點斷送BP,青島“11·22”輸油管泄漏爆燃事故直接經濟損失達到7.5億元。安全事故對煉化企業來說危害極大,有時甚至是致命的。一次事故可能把企業一年甚至幾年的利潤消耗掉。吸取教訓,煉化企業把安全工作放到了最重要位置來抓。

                      燕山石化上半年一掃往年頹勢,化工板塊盈利2億多元,以強悍之姿位列集團前列。究其原因,從嚴管理是最大亮點。而從嚴管理當中,燕山石化對安全工作格外重視,以最高標準、最嚴措施抓安全。

                      燕山石化加強直接作業環節管理,繼續嚴格實施掛牌制度,一個月未查出違章掛綠牌;對連續5個月獲綠牌的單位每名員工獎勵100元,逐月累加。同時,出臺《直接作業環節違章舉報獎勵管理規定》。員工發現施工單位違章作業,可向安全部門舉報,一旦核查屬實對舉報人和施工單位分別給予獎勵和處罰,罰多少、獎多少。

                      燕山石化把非計劃停工也納入了事故管理,制定了《非計劃停工考核辦法》,提高非計劃停工判定標準,裝置任何局部停工都納入非計劃停工考核。實施裝置長周期運行競賽,對連續運行3個月的裝置操作人員,每人獎勵330元起步獎,逐月遞增。目前,燕山石化已有37套裝置獲得專項獎勵。

                      茂名石化也鼓勵裝置安穩長滿優運行。乙烯業務部對業務進行全面識別,根據識別結果全面修訂各項制度,消除管理上的漏洞。今年兩套高壓聚乙烯裝置運行時間均創歷史紀錄,其中2號高壓聚乙烯裝置已經連續運行180天,裂解裝置上半年負荷率達到106.59%。各裝置按去年取得的進步率再提高20%作為今年的考核指標;設立裝置長周期運行獎勵辦法,創造集團公司長周期運行紀錄的一次性獎勵10萬元/套;設立全年無停工獎,分三類分別給予5萬元/套、4萬元/套和3萬元/套獎勵。這些經濟技術考核指標和長周期運行獎勵辦法,促進了各單位把資源聚焦于提高裝置經濟技術指標和長周期運行工作上。

                      責任編輯:石杏茹

                      鏈 接

                      “全流程優化”是揚子石化率先提出的概念,意思是從公司全局角度出發,在安全清潔生產的前提下,貼近市場和效益,煉油和化工開展跨板塊、跨廠、跨上下游裝置、跨產品鏈的全業務流程優化模擬,在原油采購、生產組織、裝置運行等環節,全方位、持續、動態開展優化工作,優化資源物盡其用,優化產品結構,降低能耗物耗,全面提升公司的績效和技術管理水平。

                      資源優化其實是煉化企業多年來“宜烯則烯、宜芳則芳、宜油則油”經營策略的拓展和延伸,是貼近市場優化配置各種資源的創效策略。

                      駕馭化工市場的潮向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不管潮起潮落,都有弄潮兒潮頭立。

                      當然,這需要具備駕馭潮向與風向的高超技能。

                      對于化工行業來說,檢驗駕馭潮向與風向技能的時刻到了。因為大潮已經退去,無論生產什么產品、無論生產多少都能夠賣出去的時代結束了,靠規模擴張、靠簡單投資拉動就能帶來效益的時代結束了。

                      20多年超常規發展,從供不應求到供過于求,似乎是眨眼之間。但是,大潮退后再也不會有暴利了。今后我們面對的將是一個微利的行業。微利之下,將抑制新增投資,市場也會歸于平靜,成為更加成熟的市場。

                      在成熟的市場環境下,煉化企業要想生存得好、發展得好,就不能滿足于過去已有的生產方式和生存方式,必須提高市場競爭力,靠產品的差異化、高質量、低價格來立足。

                      化工是與經濟以及日常生活滲透程度最高的行業之一。其增長既依賴于經濟的長期發展,又依賴于機遇需求判斷基礎之上新產品的推出?;仡檱庀冗M化工企業的發展歷程,除了通過行業整合擴大生產規模和市場占有率之外,積極跟蹤市場,通過研發推出滿足市場需求的差異化新產品更是主要的增長方式。

                      差異化,對我們的石化企業來說,并不容易做到。因為發展戰略缺乏前瞻性與大局觀,企業往往是一窩蜂地去上某條生產線,導致昨天還緊俏的產品今天就賣不出去。產能過剩就是這樣出現的。

                      差異化難實現,那么在生產新品之前就要考慮清楚,是不是有市場,是不是有效益,最重要的是不是有前景。在這方面,天津石化堅持的“生產一代、研發一代、儲備一代”的原則普遍適用;更有甚者,企業應該養一批“仰望星空”的科學家,培養原創意識。

                      高質量帶來高效益,煉化企業已經取得共識,也積極在這方面努力,不需多說。值得一提的是高質量的產品還需要高質量的服務,才能真正贏的客戶的心。

                      低價格對煉化企業來說,則是絕對的軟肋。

                      低價格必須需要低成本。不管是精細化管理,還是從嚴管理、全過程優化,邊邊角角、零零碎碎節省下來的成本,在絕對的原料差價面前都是小巫見大巫。石腦油裂解完全無法與中東伴生氣、美國頁巖氣以及煤化工相抗衡。

                      揚子石化1號PTA裝置退出運行已經超過一年,原來準備進行的節能改造已經變遙遙無期?;蛟S這套曾為揚子石化掙得過高效益的裝置已經完成了使命——不僅僅考慮的是目前的PTA行情,也不僅僅是產能過剩問題,新技術催生的全球資源變局即將發力,傳統石油化工更深刻重組或將來臨。

                      或許也不用這么悲觀。

                      我國的頁巖氣已經局部實現了商業化。中石油、中石化看到前景,開始進行更大規模的投資。煤化工方面,我國的煤利用、煤氣化也走在了世界前列。

                      換個角度想一想,不管是北美頁巖氣、中東的乙烷,還是煤化工,都是受長期的高油價擠壓后借助科技進步的產物。石油化工在低價原料的擠壓下,焉知不會因為科技進步而生產出更高端、更經濟的化工產品。因為面臨生死關口,企業和人會迸發出想象不到的能量。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