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加油技能  >  銷售精英
                    【油站人生】那一年,我的油站生活
                    2014年09月25日 11:08   來源于:加油技能   作者:管曉辰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文/管曉辰

                      2012年,坐上北上的列車,載著懷揣青春夢想的我,只身來到丹東。下了火車,短暫的忙碌后還沒來得及想家,我就走上了丹東市帽盔山加油站加油員崗位。

                      加油員的生活是簡單而又忙碌的。當我漸漸適應了這種工作模式后,那顆年輕的心有些不安分起來,偶爾質疑這種單調的生活是不是我所追求的,偶爾又幻想著copy美國石油大亨洛克菲勒“38滴型”焊接機的故事,為企業帶來可觀的效益。心一旦不安定,行為就開始有偏差。

                      那是一個連空氣都有些沉悶的下午,我在給一輛老款五菱之光加油,稍微分了一下神,“嘩”的一聲,油槍跳了一下,一股油從油箱口嗆了出來。我立刻意識到犯了錯誤,一邊跟顧客道歉,一邊想補救措施。

                      “先生,不好意思,您加了164元的油,您給160吧,那4元算我賠給您的,您看行嗎?”

                      “這么多油灑了,你賠4塊可不行。”

                      “那您說我得賠您多少錢?”

                      “湊個整,我給你150得了。”

                      “先生,這些油最多也不會超過5塊錢啊!”

                      “我沒時間跟你磨嘰,我還要去送貨,就給你150,你不要我可走了。”

                      我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只好找來站長,站長一邊替我跟顧客賠著不是,一邊和和氣氣地接過了150塊錢。

                      一個寒風凜冽的深夜,一輛沒有牌照的中華出租車一個急剎車,停在了加油島旁邊,我快步走過去為司機加油,司機有一搭無一搭地跟我聊著天。當我加滿油正準備收取360元加油款的時候,司機一腳油門,“吱”的一聲,車子便揚長而去。

                      就這樣,我經歷了加油員生活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跑單。當我報完警做完筆錄回到站里時,同班大姐告訴我這錢基本上是要不回來了,要跟我均攤,但被我拒絕了。那時,我一個月實習工資只有1500元,除去房租后,360元對我來說絕非一個小數字。

                      一天晚上,不知是因為吃了什么,還是恰逢胃腸感冒的高發期,我吐了整整一宿。第二天,我拖著虛弱的身體來到站里,跟我搭班的大楊姐見我臉色煞白,問我是不是病了。我說有點兒難受,但能堅持上班。還沒說上兩句話,我又吐了。

                      營業員小楊姐見狀說:“這樣哪能上班,讓他回家休息吧,我替他上個班。”

                      “就他一個人,回家沒人照顧,病也好不了。”大楊姐說,“一會我給他刮刮痧,刮完肯定好。”

                      “小管,我給你刮刮痧,幾分鐘就好,橄欖油沒帶來,我從廚房找了點香油,先對付一下吧。”

                      小楊姐在外面替我加著油,大楊姐也根本沒給我反駁的機會,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刮痧體驗就這樣開始了。伴隨著醇厚、濃郁、獨特的香油味兒,不到5分鐘,我竟然躺在休息室里睡著了。要不是親身經歷我還真不信中醫有這神奇的療效。一個小時后,我醒了,難受感全無。年輕的我又能生龍活虎地穿梭在加油場地了。后來聽站長說,那次睡覺我竟然打呼嚕了。

                      一轉眼,馬上就要過年了,在日歷上算了好幾遍,三十那天是我的班,意味著人生中的第23個春節我不能和家里人一起過了。雖然很想回家,雖然從電話里能聽出父親對我回家的渴盼,但是一想到油站的工作,我還是選擇了堅守。三十的晚上,車不多,站長、大楊姐、我,看著春晚,吃著餃子,新年零點鐘聲敲起的時候,我把原來第一個送給爸媽的祝福,送給了站長和大楊姐。

                      那一年,我碰到過各式各樣的人,殘疾的、醉酒的、吐字不清的……我服務過各式各樣的車,摩的、皮卡、出租、大貨。同樣,我也有過各式各樣的喜怒哀樂,有因為熟悉把我免費送回家的出租車師傅,有經常給我加小灶的小伙伴。一年的油站生活,讓我真切體會到了在學習中積累、在實踐中成長、在歷練中成熟的意義,也讓我認識到把簡單的事情重復到極致,才能磨礪一個人的心智和性格。而這,絕不是溫室里的花朵靠嗓子喊幾句口號就能夠理解的。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