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生活  >  史鑒
                    非公石油經濟西方啟示錄
                    2014年09月26日 10:2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歷史悠久的巴西石油公司從改革中獲益,遙遙領先于巴西其他企業,帶動了整個拉丁美洲國家石油工業體系的變革。 供圖/東方IC

                      西方非公有制經濟在石油領域成功發展的經驗,為我國石油行業提供了可供參考的它山之石。

                      文/冠 一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確定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舉措,對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稕Q定》在重申大型石油央企戰略性產業地位的同時,對石油行業的市場化改革和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問題也都做出了宏觀性的規劃。2014年“兩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表示,要在金融、石油、電力、鐵路、電信、資源開發、公用事業等領域,向非國有資本推出一批投資項目。

                      非公有制經濟,作為我國現階段除公有制經濟形式以外的所有經濟結構形式,已經成為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非公有制經濟主要包括個體經濟、私營經濟、外資經濟等。新中國成立以來,非公有制經濟在我國石油行業中受到多種因素制約,發展緩慢。但隨著我國改革開放步伐的加快,根據媒體報道在2011年時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中非公經濟總產值達5.12萬億元,同比增長35.8%,已占全行業產值比重的50%以上。不過具體到行業內部,非公有制經濟在石油行業內發展仍相對較慢,上游產業仍以國有企業為主導,只是下游產業的經濟主體相對更加豐富。眼下,伴隨著三中全會《決定》各項改革規劃的陸續鋪開,非公有制經濟在石油行業的發展未來可期。巴西、英國、俄羅斯石油產業發展的經驗,可為我國石油行業提供參考。

                      擁抱多元

                      巴西巴伊亞州首府薩爾瓦多附近1939年打出了第一口油井,從而標志著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巴西石油工業的誕生。但是,長期以來由于資金、技術等方面的原因,巴西石油工業進展十分緩慢,國內石油消費基本上依賴進口,導致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巴西經濟兩度因石油危機而遭遇重創。沉重的現實,迫使巴西加大了發展本國石油工業的力度。

                      1953年成立的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一直是巴西開放本國石油資源的主力軍和絕對壟斷者。但這也造成巴西石油工業長期以來投資不足,缺乏活力,以至于守著油田進口油。此外,缺乏競爭的環境造成了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嚴重與市場脫節,內部管理混亂。因此,打破絕對意義上的壟斷,積極引入非公有制資本,盤活市場活力就成為了巴西國內的共識。

                      巴西1998年1月根據新的石油法成立國家石油署(ANP),開始推行石油產業改革,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非公有制資本開放石油領域。根據新的巴西石油法,目前巴西的石油工業實現了政企分開,石油天然氣領域對民營資本和外資全面開放,只要符合相應的準入標準,都可以通過參加公開的招投標或者直接向國家石油署申請獲得石油勘探開發、煉油、運輸以及下游業務等的許可。同時,巴西國家石油署要求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公開巴西石油領域所有的公益性資料,包括地質、地理等數據,并新成立了一個叫“數據銀行”的機構。這些資料將對所有感興趣的投資者開放。

                      當然,巴西政府對非公有制資本特別是外國資本的開放不是無限度的,基本原則就是“打破壟斷,但國家必須保持控股”。一方面,巴西政府為保護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正當利益,對公司已經的商業發現或較大投資的勘探區塊,明確由Petrobras繼續持有3年的勘探權,不參加公開招標,有發現后可進一步進行開發。另一方面,按照改革的難易緩急分段分步驟啟動改革,有些措施也不是一步到位,比如取消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對原油和成品油進出口的壟斷權利,已經是到2002年1月份了。

                      改革最終收到成效,現如今十幾年過去了,當初因封閉壟斷而缺乏活力的巴西石油工業重煥青春。僅僅用了6年時間,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就再次將產量翻了一番,與人們當初擔心的相反,不但沒有衰落,反而迎來了更大的發展。改革在讓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失去壟斷地位的同時,也為公司的發展松了綁,原先需要無條件承擔的社會義務減少了很多??傊?,改革讓巴西國家石油公司更像是一個企業。在2014年的世界財富500強企業排名之中,不僅以28位的排名遙遙領先于巴西其他企業,更是前30名企業中碩果僅存的拉丁美洲企業。

                      不僅是巴西國家石油公司,整個巴西的石油工業乃至巴西經濟都因為這次改革而受益。通過一輪輪的招標活動和石油生產,巴西政府作為石油資源的所有者,通過稅收和資源費等享受到了穩定的收益。石油體制改革后,除了企業所得稅之類原有的常規收入外,巴西政府在石油方面凈增的收益還增加了簽字費、礦稅、特別參與權、土地使用費四塊兒,也是有賴于石油行業的巨大收益,巴西經濟才得以依靠強大的能源支持入列金磚國家,也在經濟上為巴西成功拿下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里約奧運會舉辦權提供了巨大底氣。而巴西石油工業對非公資本的成功引入,也對墨西哥、阿根廷等國的改革提供了良好范例,進而帶動了整個拉丁美洲國家石油工業體系的變革。

                      穩定優先

                      二戰后的英國石油工業,繼續延續由國家壟斷的傳統政策。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1970年至1979年,英國經濟的平均增長僅2.2%,而通貨膨脹率年均高達12.5%。英國經濟的增長乏力和滯脹,甚至被世界經濟界稱為“英國病”現象。在這樣不景氣的環境下,英國石油工業活力不足的弊病也越發凸顯。面對這種局面,1979年5月,被人稱為“鐵娘子”的撒切爾夫人帶領的保守黨擊敗工黨上臺執政。在經濟領域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對傳統的壟斷國有企業“開刀”,而石油工業恰恰是改革的“第一站”。

                      遵循先易后難的秩序,英國政府開始減持國有企業的股份。英國石油公司由于公司虧損較大,又急需資金,于是被率先出售部分國有股,解決了企業和政府的燃眉之急。盡管不少英國人曾不無失落得稱:英國打頭的公司中能賣的都賣了。但實際上對作為國家經濟命脈的英國石油公司,英國政府遠沒有一賣了之,而是根據公司的不同業務進行了形式多樣的改革,有些效益低的業務板塊被直接關閉,而即使是向社會公眾發行股票把國企變成公眾公司,英國政府對境外投資者也有限制。

                      不管如何,非公有資本的引入,讓英國能源供給等領域均實現了充分競爭,廠商運作成本更加公開透明,管理與研發潛力獲得激發,最終讓民眾在高質、低價的商品消費中獲益,也讓英國石油公司很快煥發“第二春”。2014年,在《財富》“世界500強”評選中,英國石油公司高居第6位。

                      值得關注的是,盡管大量引入了非公有制資本,但因為石油工業是和國計民生相關的領域,所以英國還是專門設立了管理機構進行監督。這種管理機構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行政機構,也不受傳統行政體系的約束,主要責任是制定最高限價,規定行業價格上漲不得高于通脹,限制公司的權力濫用,維護公眾的利益。此外,對于像英國石油公司這樣的上市公司,一方面國家保持一定量的控股權,另一方面是設立金股。持有金股的英國政府可以在重大問題上行使一票否決權,從而貫徹國家意志。

                      改革陣痛

                      俄羅斯是眾所周知的石油大國。伴隨著蘇聯的解體,圍繞著蘇聯龐大的國有石油工業,俄羅斯針對原先單一的壟斷國有經濟體制進行了多輪改革,最終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在那個特定階段下的許多歷史教訓值得銘記。

                      俄羅斯在對非公有制資本打開大門的同時,客觀上造成原有完整穩定的石油工業體系被打破,蘇聯石油年產量在達到歷史高峰5.69億噸(1988年)后就迅速下滑,在1996-1998年直接降到了3.05億~3.18億噸的歷史最低水平。而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氣工業體系也在短時間內被解體為十幾家一體化公司,絕大部分國有資產在短短幾年內變成了少數大亨的私有資產,霍多爾科夫斯基、阿布拉莫維奇,別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等石油寡頭陸續“粉墨登場”。直到2000年以后,隨著國際市場油價的上漲以及普京上臺后制定的一系列“鐵腕”政策,俄羅斯石油產量才逐漸恢復。盡管目前俄羅斯石油工業已經逐漸恢復了元氣,但這個“U”字形復蘇的背后,教訓依然沉重。

                      其一,政治考慮多于經濟考慮,不符合經濟規律。由于俄羅斯在對非公資本開放石油工業時,出現了不少急功近利的地方,比如強制要求在短時間內把石油工業中的國有經濟成分比重下降到多少等等。這種做法其實就是在條件不具備的情況下,匆匆把市場打開,同時也沒有去過多研究如何解決之前存在的各種經營管理機制問題。這些因素都導致了俄羅斯在轉軌初期發生嚴重的能源危機。

                      其二,市場對非公有制經濟全面開放后,行業的經濟效益沒有提高或者變化不明顯。因為整個市場活力的提升,決不只是市場主體一變,經營機制一變,經營效果就能立即提高。面對前蘇聯石油工業在基礎設施更新和科技創新投入上的巨大欠賬,許多非公資本方面并不愿意“深耕”,而更指望迅速賺錢,所謂“開采-兌現-帶走”的模式,與當時改革目的完全背道而馳。

                    俄羅斯在對非公有制資本打開大門的同時,打破了原有完整穩定的石油工業體系。圖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的半潛式鉆井平臺。 供圖/東方IC

                     

                      其三,產生的社會問題甚多。石油工業改革造成俄羅斯失業人數增加,職工福利嚴重縮水,對石油工業的影響除了產能下降外,也在上世紀90年代帶來了安全、環保事故高發等新的問題,引發了廣大產業工人的極大不滿。更重要的是,國家經濟出現了“寡頭化”傾向。盡管經過政治強人普京的大力整肅,可以石油公司大亨為代表的個別寡頭占據絕大多數社會財富并影響國家政策走向的事實,已經成為俄羅斯社會不容回避的頑疾。

                      責任編輯:陳爾東

                      點 評

                      激發活力 助力發展

                      正所謂“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非公有制經濟形式在有些國家成為了激活石油工業活力的“催化劑”,而在有些國家與預想背道而馳。究其原因,還是很復雜的。世界各國的石油工業情況千差萬別,與所在國家的政治經濟形勢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巴西石油產業騰飛的經驗,英國石油產業變革的啟示,俄羅斯石油產業動蕩的教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任何改革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如果不顧實際情況而生搬硬套某些“先進”經驗,最終恐怕會出現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石油工業“欲速則不達”的情況。

                      非公有制經濟資本其實一直在我國石油工業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這些年來隨著各方面改革力度的不斷加大,相信非公有制資本注定將在深海油氣開發、中國油企“走出去”、新能源開發等方面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不管改革怎么進行,保障國有資本的基礎性地位和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這兩大“紅線”是不能逾越的。有著這樣的前提,非公有制資本進軍石油行業才能“方向清、道路明”,才能激發出多種所有制經濟形式共同助力我國石油工業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的美好明天。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