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煉化工程服務: “走出去”遇堵
                    2014年09月28日 09:5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金慧慧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煉化工程服務“走出去”已失天時、地利,又遭遇危機,必須開拓其他市場。

                      文/本刊實習記者 金慧慧

                    因為煉化市場不景氣,煉化工程服務業也陷入低潮。 攝影/張 輝

                      8月29日,中石化煉化工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與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的附屬公司PRPC煉油公司就RAPID項目的一個合同包正式簽署設計、采購、施工和試車總承包合同,合同總額13.29億美元,合81.92億元人民幣。

                      這一數額對動輒幾十億美元的國際煉化工程服務市場來說不算太大,但也引來了同行艷羨的目光。受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全球石油行業對工程服務需求明顯減小。煉化工程服務公司作為其中的一支,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走出去”的步伐減緩。

                         失天時 

                      約3年的時間,我國煉化企業改擴建項目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工程建設也隨之出現“井噴”現象。一股熱潮過后,產能嚴重過剩,市場呈現飽和狀態。

                      我國“十三五”規劃當中僅涉及7個煉化基地的建設。這一目標以目前國內大型煉化工程公司強大的施工能力來說不到兩年就可以完成。從石油公司自己的規劃來看,煉化類項目也很少。中石化2014年在煉化板塊建設性的投資只有100多億元。雖然正在興起熱潮的煤化工及天然氣化工可能會一定程度上取代煉化工程建設,成為新的增長點。但受國家宏觀調控制約,不會再出現像煉化工程那樣過快增長的情況。面對這一現狀,“走出去”成為我國煉化工程服務公司的現實選擇。

                      這一現實選擇面臨的現實是什么?

                      國際石油技術服務市場經過不斷地兼并、聯合和收購等活動,逐漸形成了斯倫貝謝、哈里伯頓、貝克休斯等綜合性油田技術服務公司。這些服務公司實力強大、專業門類比較齊全,能夠為油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與這些國際性服務公司相比,我國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從石油公司中獨立出來較晚,尚未形成一個完整的、符合市場規律的煉化工程服務行業。因缺乏自主技術,我國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無法與那些綜合性的服務公司抗衡,因此國際市場多被國際油田技術服務公司壟斷,在競爭中已失天時。

                      遇危機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后,持續高位運行的世界經濟逐漸轉向低潮。受其影響,石油化工行業市場需求減弱,以石油化工行業為依托的煉化工程服務市場隨之萎縮。“整個工程服務市場雖然處于增長勢頭,但與前兩年相比增幅較小,不像人們預期的那么大。”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劉兵表示。

                      此外,頁巖氣革命也對煉化工程服務產生了較大影響。不利的一面是,許多國家可以從美國直接進口半成品,從而減少煉制環節的工作。對進口國來說,國內的煉化作業減少,相應的工程服務需求也減少。有利的一面是,頁巖氣生產國原料自足后甚至可以進行原油出口,國際化工產品原料需求隨之下降。這導致國際石油主要供應地中東地區不得不將大量石油出口轉向遠東。但是因為運輸成本較大,所得利潤并不高,所以產油國沙特、伊朗開始自己建設世界級的大型煉化裝置。因此,在過去的三年時間里,我國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在上述地區“走出去”迅速發展。“遺憾的是產油國自建煉化企業的高峰期也很快過去,跌至波谷,下一個波峰不知何時到來。”九江檢安石化工程公司高級經濟師鐘健如此評價目前國際市場的形勢。

                      欠地利

                      目前,我國稍具規模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如中石化煉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東北煉化工程有限公司和中海油田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等,都隸屬三大石油公司。依靠巨大的資金和技術優勢,這些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在國際市場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中國石化集團洛陽石油化工工程公司(以下簡稱洛陽工程)是中石化下屬的一家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公司1/3的業務在國外,2/3的業務在國內。作為“走出去”的佼佼者,洛陽工程也受到了國際市場不景氣的影響。該公司一位管理人員總結了他們在國外煉化工程服務項目中遇到的具體問題。

                      一是核心技術的缺乏。我國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在利潤率最高的“設計”環節上技術專利和成果轉化方面較為薄弱,多采用的是國外公司的工藝包。掌握不了核心技術就會受制于人,陷入被動,而且還需要付出大量的使用費。二是國際標準和國內標準不同。標準不同就可能出現矛盾沖突,給實際工作帶來麻煩。三是我國的設備制造水平較差。很多設備運到國外已經銹跡斑斑,讓別人誤以為運送過去的是舊設備。四是文化理念不同。不同的文化理念造就不同的思維方式,思維方式不同在面對問題時采取的處理方法也會不同。五是勞務輸出限制多。在當地開展項目需要聘用當地的工人,但一些國家工人的業務水平較低,很多工作都無法勝任。六是法律風險。因對法律風險的防范重視不夠等原因,可能會遭遇索賠、反索賠等問題,導致公司蒙受損失。此外,我國政府融資的項目所受的制約較大,必須要體現當地的成分,如使用當地設備,聘請當地工人,履行社會責任。

                      轉型路

                      近年來,我國的一些煉化工程服務公司依靠低成本戰略在國際石油市場上實現了快速發展。但我國煉化工程服務公司“走出去”的項目主要集中在發展中國家,中石化在中東的項目較多,中石油在非洲、南美的項目較多。這些項目多是低價中標,沒有核心技術。

                      “因公司隊伍規模大,競爭優勢慢慢會喪失。我們現在不是靠技術領先或者差異化服務,而是靠成本領先。這種成本優勢慢慢會被吃掉。”鐘健表示。

                      對此,劉兵持同樣觀點。他說:“石油公司的投資成本和服務市場的勞動力成本都在增長,成本上升效益則會隨之削減。這是石油公司不愿看到的。所以,它們會采取措施壓低服務公司的價格,以降低生產成本。裁員就可能成為服務公司降低成本的選擇之一。”

                      為謀求生路,我國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不得不開始轉型。

                      鐘健認為,在退出成本和進入壁壘的雙重擠壓之下,轉型主要有兩條出路:其一是由項目建設向承建裝置的設備維護、保運行業轉。其二是向其他行業的工程建設轉。實際上,煉化工程服務公司的業務中純粹的石油裝置建設不是太多,相當一部分屬于土建、吊裝和鋼結構施工等,所以可以向其他行業的工程建設轉變。如道路、運河、鐵路等基礎設施的建設。但是這涉及到深層次的產權問題,也許是未來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方向之一。

                      煉化工程服務行業競爭激烈,小型的設計院和工程公司面臨市場危機。作為隸屬于三大石油公司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除了“走出去”以及追逐系統內的市場外,應把更大的精力放在國內系統外的市場中去。如洛陽工程,除中石化的市場外,還努力拓展與中石油、中海油、中化、陜西延長和大唐國際的合作項目,系統外市場占到了洛陽工程業務的80%。

                      另外,在國際市場上,單憑一己之力很難與別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抗衡,因此很多公司都選擇以聯合的方式去參加項目投標。與國際性的煉化工程服務公司合作,既可以借助其品牌優勢提高中標率,又可以學習其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一舉多得。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