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中亞能源合作“新常態”
                    2014年11月03日 15:24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 劉淑菊 金慧慧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進入磨合期 時有暗潮涌

                     

                    新絲路的新挑戰

                    2013年9月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同土庫曼斯坦總統共同出席中國石油集團承建的土庫曼斯坦“復興”氣田一期工程竣工投產儀式,為中國-中亞能源合作寫下新的注腳。

                     

                      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在進入平穩期的同時,也在調試著一種“新常態”。

                     

                      文/本刊實習記者 金慧慧

                     

                      9月的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秋高氣爽,是最美的季節。13日下午,杜尚別彩旗飄揚,空氣中彌漫著喜氣。此時,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眼中,美景當屬蜿蜒1000公里的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為這一美景親自畫下第一筆。

                     

                      沿著古絲綢之路,阿克糾賓項目、PK項目、曼格什套項目、阿姆河右岸天然氣項目、復興氣田項目一一走來,一幅以能源合作為主題的立體版圖正在徐徐展開。

                     

                      絲綢之路已經煥發出新的生命力。短短幾年時間,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已建成投產,D線建設也于9月13日正式開工。屆時,搭乘這組管道輸入中國的將有8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相當于2013年我國天然氣全部產量的七成。而中哈原油管道年輸油量也已達到1000多萬噸,與哈薩克斯坦國內每年的消費能力基本持平。

                     

                      1997年6月,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購買阿克糾賓油田的股份,繪下了中國-中亞能源合作的第一幅圖畫。還有一年,雙方能源合作將迎來18歲的成年禮。合作成果是獻給成年禮最好的禮物。如今,中國在中亞地區的勘探開發項目已有19個,工程技術項目也達到了數十個。

                     

                      17年的長相廝守,足以使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從蜜月期進入相對穩定的磨合期。17年前的中亞地區剛剛獨立不久,奉行“油氣興國”戰略。17年后的今天,中亞諸國調整了發展道路,對能源企業開始了種種限制。17年前,在中亞地區能夠直接購買油氣區塊。17年后的今天,他們更希望以工程技術服務的方式進行合作。在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進入平穩期的同時,雙方也在暗流洶涌中互相適應,調試出一種能源合作的“新常態”。

                     

                      沖突源自發展。當我國石油企業力爭上游、希望與老牌跨國石油公司比肩時,當中亞國家“能源興國”的階段性目標基本實現時,這種煩惱就注定縈繞在周圍。這是國際市場對“后來者”的嚴苛要求,也是中國企業試圖改變能源領域版圖要經歷的必然挑戰。中亞能源合作中出現的種種碰撞,正是我國石油石化企業“走出去”面臨新挑戰的一個縮影。

                     

                      永遠的博弈

                     

                      兩千年前的春秋時期,因無堤束水,洪水泛濫,紛爭不斷的各國諸侯逐漸認識到戰爭使得原本不可控的水患更加嚴重。為解決水患,一些霸主冰釋前嫌,訂立盟約,筑堤束水,變水害為水利,便利交通、灌溉良田。

                     

                      兩千年后,同樣的水資源之爭發生在了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之間。原蘇聯解體前,兩國均為其加盟共和國,同為一體便不存在相爭一事。蘇聯解體后,在中亞除了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處于上游,水資源比較豐富外,其他國家都處于下游的干旱和荒漠地區。

                     

                      而剛剛開工不久的中亞天然氣D線,要分別經過上游的哈薩克斯坦和下游的烏茲別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堅決反對D線經過塔吉克斯坦,尤其反對其中一部分留給塔吉克斯坦使用。為促成D線建設,中國方面花了很大力氣去做雙方的協調工作。

                     

                      “協調動用了國家外交等各方面的力量,光憑著企業自身很難做到。” 中國國際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研究會中心高級顧問王海運表示。

                     

                      中亞各國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由于歷史原因,國家之間的邊界劃分混亂,不完全以民族聚居、自然障礙和歷史傳統為依據,導致相互之間都有領土要求。蘇聯解體后,這個問題并沒有得到解決,如今邊界爭端依然很突出。在中亞,一個民族就是一個部落,一個部落有一個族長,各自為政,難以協調,不同民族之間有著很深的矛盾。

                     

                      其實,早在中亞天然氣管道建設之初,這個問題就已經出現了苗頭。按照慣例,穿越多國的油氣管道應該成立一個所有國家共同參加的公司進行統一運籌。但是,由于管道涉及的三個國家各有要求,按照常規思維成立一個共同的管道公司難于上青天。無奈之下,中國分別與途經3國設立了中土天然氣管道公司、中烏天然氣管道公司和中哈天然氣管道公司,創造性地采取了“分段運營”的管理手段,才勉強解決了這一問題。

                     

                      中亞各國之間關系難以協調除了上述原因外,還有其他大國在此博弈的因素。

                     

                      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和華盛頓五角大樓遭遇恐怖分子襲擊,滾滾濃煙飄浮在美國人的腦海中,久久無法散去。反恐成了美國面臨的緊迫問題,也就是此后的十年,因反恐促成的合作讓中美度過了史上的“黃金時代”。

                     

                      如天下大勢,中美關系也逃離不了合久必分的規律。“美國一直在中亞拉攏隊伍,遏制中國的發展。”中國中化集團原總地質師曾興球表示。

                     

                      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本來只向俄羅斯出口,后來添加了中國。為了降低中俄對土庫曼斯坦的影響,美國憑借資金和技術優勢,勸說土庫曼斯坦將天然氣通過巴基斯坦運往印度。這就是商談中的“土阿巴印”管道。此舉一石二鳥,既打擊了伊朗又將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資源引向他方。

                     

                      投資環境變差

                      

                    來自中國的石油人雕琢著一個個中亞油氣項目,無論炎炎夏日還是數九寒冬。

                     

                      2010年1月30日,在哈薩克斯坦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圖,一面改造過的哈薩克斯坦國旗分外醒目。在旗子上,龍替代了雄鷹的位置,表示“中國資本入侵哈薩克斯坦”。這是一場1000多人的示威集會。他們情緒亢奮,高喊“殺死中國熊貓”的口號。就連與中國進行的石油貿易,也成為他們不滿的理由之一。

                     

                      其實,哈薩克斯坦政府也在考慮轉變原有的“油氣興國”戰略。中亞各國剛剛獨立時缺乏資金和技術,允許外國公司進入各個領域進行開發建設,結果是很多重要的經濟領域被外國公司占據,本國政府控制的很有限。當經濟得到發展、國家擁有了一定的資金儲備后,這些國家開始將能源等重要經濟領域的資產盡量收歸國有。

                     

                      就在這一年,哈國宣布實施《2010—2014年國家加速工業創新發展綱要》,部署大幅提升制造業,限速發展采掘業。哈國提出了2014年將加工工業勞動生產率提高50%和將非資源領域產品出口份額增加到40%的目標。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哈薩克斯坦對中國石油公司進入哈油田的限制越來越多。他們不希望某一國的力量太強大,所以盡量降低中國項目的審批通過率。對本國公司與外國的合作也嚴加控制,規定油氣項目出售要獲得前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石油天然氣部批準,哈國有石油公司放棄優先受讓權以及哈薩克斯坦共和國反壟斷審查委員會的批準。

                     

                      “目前對于中國來說,獲得新區塊的難度加大。我們應該把已獲得的區塊好好開發利用。”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趙常慶建議中國石油公司充分開發現有資源。

                     

                      實際上,中亞一些好的區塊都控制在俄羅斯和西方國家的手中。1992年至1995年,哈薩克斯坦很多優質區塊賣給了西方國家,而中國直到1997年才開始進入哈薩克斯坦的油氣競爭市場。

                     

                      2009年1月1日,哈薩克斯坦實行新的稅法,取消了礦區使用費,取而代之的是礦產資源(石油)開采稅。開征石油開采稅,總體上提高了石油公司的稅負水平。石油開采稅的最低稅率達到7%,高于礦區使用費2%至6%的費率。稅收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中國企業的負擔。

                     

                      份額制度作為對進入本國的外資企業所占份額的一種限制,也成為中亞國家限制外資的一種手段。它對每個部門可進入的份額進行不同數額的限定,意在保護國家經濟免受外國控制。

                     

                      靠出賣資源起家,卻不希望將這種方式一直保持下去——中亞國家正在逐漸轉變與國外企業的合作領域。“他們希望與中國的合作,由能源領域轉向非資源領域。比如,中國幫助他們生產機械、日用品等。即使是石油領域的合作,也要由石油開采轉向采油設備制造。”趙常慶在分析中亞能源投資形勢轉變時指出。

                     

                      本地化要求提高

                     

                      現任中塔天然氣管道項目總經理劉濤,5年前負責中亞天然氣管道A線烏國段施工項目。按照計劃,2009年6月30日之前要完成A線主體焊接任務??墒?,2009年1月16日,烏方隊伍才擺開陣勢焊了第一道焊口。劉濤心急如焚。

                     

                      烏方隊伍突擊焊接了十幾公里管線后,第一次檢測結果出來了。毫不意外地,焊口質量合格率很低。

                     

                      拿著檢測結果,劉濤找上了烏方承包商高層。幾番唇槍舌劍后,對方才同意更新設備,手工焊機組退場,上自動焊機組,同時答應對員工重新培訓、考核。

                     

                      焊接質量雖然上來了,但劉濤憑借豐富的施工經驗和對現場的深入了解,倒排工序精心測算后發現,按照工期要求烏方隊伍需要每天焊接250道口,可現在24小時連軸轉,也只能完成120道焊口。

                     

                      為此,中亞管道公司總部提出,讓中方承包商以后期B線工作量置換烏方承包商當前的A線工作量,以保證年底按期投產。又是一番軟硬兼施的談判,劉濤結合對方施工能力,綜合每道工序、天氣、合格率等各種因素,用科學嚴謹的數據贏得了烏方的認可,施工終于呈現出喜人的速度。

                     

                      中亞天然氣管道的如期完成是“政治任務”,劉濤可以以此勸說承包商接受自己的方案。但是,很多其他項目并沒有這樣的幸運。為解決當地員工的就業問題,中亞各國嚴格控制勞務輸入,公司每一級的組織結構中都要有當地員工,對公司領導、部門經理和普通員工的比例都有要求。但是,當地員工素質并不能完全達到職業化的水平,工作效率低下。由于簽證通過率極低,中國的工人無法前往工作,項目進展緩慢。眼看合同工期就要結束卻無可奈何,其中的損失可想而知。

                     

                      合同中規定,實施資源開采作業時要采購一定比例的當地物資、工程和服務。不同的合同比例要求不同,最低不能少于20%。這種做法的著眼點是扶植當地企業,但給中國企業的發展增加了負擔。由于當地設備質量較低,使用壽命大大減少。同樣的設備,國外的可以使用5年,當地的不足3年就無法使用了,而且一些對技術設備要求較高的項目使用當地設備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

                     

                      針對這些具體現象,中國中化集團原總地質師曾興球表示:“這就要求我們構建新的合作模式,提升談判能力,對不同的項目進行不同的設計。”

                     

                      據介紹,中國的石油公司一直在探索最合適的合作模式,現在的合作合同已經是第六代了。這些合同主要由之前的以資源、資金、技術、優勢互補和商務標準統一為導向,轉變為現在的以合作共贏為導向。

                     

                      管理是本難念的經

                     

                      范明(化名)是中國石油駐哈薩克斯坦某項目的財務部經理。說起那起發生在他身上的搶劫案,至今他都心有余悸。“我們項目有一個哈薩克斯坦員工,經常遲到,沒到下班時間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他不僅自己不守紀律,而且常常去干擾別的工人。領導找他談了幾次話,都不起作用,最后只能將他開除。”

                     

                      讓范明沒想到的是,一天晚上,他正在整理當天的賬目,突然有七八個大漢沖進來,二話不說直奔保險箱。當時只有范明和另外一名同事在場,趕緊上前制止。誰知道一名大漢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對著范明就是一刀。范明下意識地擋了一下,左胳膊立刻感到一股鉆心的痛,鮮血染紅了襯衣。

                     

                      “我當時完全傻了。同事嚇壞了,大喊‘救命’。當時已過了下班時間,等咱們的人陸續趕來時那伙大漢已經跑了。”說到這兒范明依然很激動,“雖然沒看清楚,但如此熟悉保險箱位置的肯定是自己的員工。”他認為,那名被辭退的員工與此事有著直接的關系。

                     

                      這種事情雖然極端,但當地員工難管、難帶卻是一個共識。

                     

                      “國外作業的鉆井隊在安全管理和隊伍穩定方面的最大問題,不是設備而是人。因為語言障礙、風俗習慣、控制手段等方面的原因,我們在制止人員違章行為方面所做出的努力遠非國內鉆井隊可比。”在海外闖蕩的鉆井平臺經理王鐵(化名)感慨地說。

                     

                      中亞各國的資源開采和管理模式,都保留著原蘇聯時期的印記。中國參與開發的項目很多是原蘇聯時期開展過勘探開發工作的項目,有些項目已多次開發,儲量動用程度較高。企業管理者也深受原蘇聯的影響,習慣原蘇聯模式的管理方法和流程,對于新事物、新方法抱有排斥心理,在中國的管理方法未獲得他們認可之前,沖突和摩擦層出不窮。

                     

                      提起在海外工作時闖過的障礙,王鐵頗有“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之感。

                     

                      由于中亞長期封閉,很多人對中國的認知仍然停留在20年多前的蘇聯時期。他們并不認為中國的技術和管理水平高于他們,一開始就存在著排斥心理。

                     

                      “管理流程的不同曾經讓我很不適應。蘇聯模式重視書面文件,凡事都要有文件批準方可執行,而我們往往接到上級的口頭任務就會去執行。”王鐵說。對于中國員工來說,領導一個電話讓你趕往外地開會,你會想盡辦法前往;如果換作是哈薩克斯坦員工,一個電話是行不通的,必須有正式的文件通知,然后還要向財務申請差旅費,獲得批準后才會動身。兩種不同的處理方式來自不同的背景,無優劣之別,如何合理協調二者之間的矛盾需要中方管理者認真思考。

                     

                      文化理念的不同,給管理工作帶來了很大麻煩。中亞國家的人更傾向于享受生活,一般不會為了工作而拼命地努力。在出現利益沖突時,中國人謙和禮讓、以和為貴的文化理念和中亞國家草原民族弱肉強食的觀念產生了極大矛盾,給協調管理工作帶來了困難。另外,當地家族勢力龐大,員工多在家族勢力范圍內就業,不會擔心因不盡職而失去工作。這也助長了當地員工的懈怠情緒。

                     

                      遇到玩忽職守的員工,想要辭退他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必須有書面材料,而且要得到當事人簽字確認,否則員工可以提出申訴,政府部門就會介入調查。“這種事件較為敏感,處理不當就會引發一些社會事件。所以,我們辭退員工時會特別慎重。”王鐵說。

                     

                      責任編輯:劉淑菊

                     

                      新常態需要新方法

                     

                      與中亞的能源合作模式,要向集約型、可持續的方向轉變。

                     

                      特邀嘉賓(排名不分先后)

                     

                      中國國際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王海運

                     

                      中國中化集團原總地質師………………………………………………………………………曾興球

                     

                      文/本刊實習記者 金慧慧

                     

                      中國能源企業“走出去”已有30多年的歷史,與中亞的能源合作也將近20年,過去有過輝煌也有過彷徨。而今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中國—中亞的能源合作處于什么樣的國際局勢中,合作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什么,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新常態下中國—中亞能源合作?為此,本刊記者采訪了中國國際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王海運和中國中化集團原總地質師曾興球。兩位專家將為我們答疑解惑。

                     

                      中國是最好選擇

                    在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打擊三股勢力成為中國與中亞國家的共識。

                     

                      中國石油石化:首先感謝二位百忙之中的耐心解答。您認為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在整個對外能源合作中處于什么地位?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曾興球: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是能源企業“走出去”最具代表性的區域,發展勢頭喜人。

                     

                      雙方未來的合作潛力很大。特別是烏克蘭危機發生后,俄羅斯對絲綢之路經濟帶、上海合作組織持樂觀支持的態度,積極參與。這對推動中亞下一步的能源合作很有好處。

                     

                      未來中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要鞏固現有成果,擴大開放合作的領域,加大投資力度,建設利益命運共同體。改變我們的義利觀,按照親、誠、惠、容的理念,深化同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努力使自身發展更好惠及周邊國家。能源應成為重頭戲,把能源合作項目發展成開發區,再逐步擴大開發區形成片。由點到面,逐步拓展,真正形成經濟帶。西北方向往歐洲延伸;向西,朝西亞延伸;往南也可以合作。

                     

                      王海運:能源合作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重點,在中亞地區尤其如此。其他地區的能源合作,要根據具體條件審慎、穩妥地推進。中東海灣地區是世界主要油氣產區,我們當然不能放棄。但中東海灣地區的動蕩恐怕會持續很長時間,在大國關系中也最為敏感。因此參與此地的油氣開發要考慮方方面面的因素。

                     

                      一旦出現突發情況,海上運輸可能會遇到麻煩,因此,擴大陸上周邊穩定的油氣供給就變得更加重要。從經略海洋角度講,中國必須建立陸上戰略縱深,這就凸顯了經略中亞的重要性。從化解風險的能力來看,相比中東海灣,我們在中亞地區手段更多一些。

                     

                      中國石油石:我們都知道國際形勢對國際能源合作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二位覺得我們在中亞的能源合作存在著哪些有利因素,哪些不利因素?

                     

                      王海運:美歐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限制了俄羅斯油氣的西輸,原本通過中央管道到俄羅斯、再到歐洲的天然氣將部分失去銷路,這是北邊;西邊,阿塞拜疆同歐洲達成天然氣管道協議;南邊,阿富汗戰爭的影響還將持續,美國將要撤軍,塔利班有可能卷土重來,地區安定遙遙無期,商討中的土阿巴印輸氣線路很不現實。因此,擴大東輸成為中亞國家的現實選擇。中國是個穩定的油氣大市場。所以,中亞同中國合作的積極性提高。

                     

                      曾興球:不能忽視美國的干擾,美國一直在暗中與我國進行博弈。它在中亞拉攏隊伍,遏制中國的發展。我國提出絲綢之路,美國就提出新絲綢之路,阻止我國同歐洲開展合作。美國還干涉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出口,憑借資金和技術優勢勸說土庫曼斯坦將天然氣通過巴基斯坦運往印度。我們一定要認清,中美分不開,但也和不好,爭斗始終存在,斗而不破。

                     

                      風險增大是必然過程

                     

                      中國石油石化:6月12日,中國石油企業的一名中方人員在伊拉克被綁架。資料顯示,近年來發生了好幾起中方員工在海外遭遇綁架的事件。請問,這是否意味著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風險增大了呢?

                     

                      王海運:是的。風險增大的原因有三個。一是國際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政治分裂主義三股勢力在中東海灣及中亞地區活動猖獗;二是能源富集、易開發、安全環境相對較好的油氣區塊,大多已經被國際大公司所瓜分。我國企業只能去一些邊緣、動蕩地區,安全環境較為嚴峻;三是隨著我國能源合作“走出去”的規模不斷擴大,麻煩也隨之增多。

                     

                      我們會遇到很多風險,包括人員、資產和管道系統的安全。漫長的跨國管道要經過多個國家,經過一些偏僻地區,安全保障難度較大。還有自然災害問題,如山體滑坡、雪崩和洪水等。

                     

                      曾興球:十多年前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我們被綁架的人員已經有幾十個了,哪個國家都有壞分子,不能說現在風險變大了。究其原因不是政治不穩定,而是社會落后造成的。綁匪的目的是為了要錢,而不是傷人。中亞現在還管攔路搶劫的強盜叫響馬。這是中國19世紀的稱呼。在經濟發展極不平衡的情況下,意外狀況更容易發生。

                     

                      中國石油石化:遇到這樣的事件,我們該如何應對?

                     

                      曾興球:我們要加強安全防范措施。蘇丹歡迎各國派軍隊去保護當地的工人作業,也歡迎我們過去?,F在的國際環境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基本上打破了海外不駐兵的做法。向聯合國報告后,經兩國政府協議,我們就可以派部隊去保護本國工人的安全。

                     

                      王海運:在風險發生時不能輕易撤離。因為我們的項目投入巨大,不能一走了之。在打擊三股勢力的問題上,我們要加強與對象國的合作,更多地依托對象國來解決安全防范問題。我們現在還很難派出軍事力量直接去保護,更多地需要依靠對象國政府,包括警察和軍隊。

                     

                      應對風險需從四個方面著手。一是必須具備預警能力。提前察知各種安全風險,為此必須加強對對象國宏觀環境的研究,加強情報信息工作。二是提前制定應對各種風險的預案,沒有預案就會造成混亂。三是充分利用國家的外交資源,爭取我國駐外外交機構的政策指導和信息支持。四是增強人員的防范意識,加強管理。

                     

                      經歷的事情多了,思考的問題多了,應對風險的意識和能力也會隨之增強。但是要完全避免風險是很難做到的。不單我們,就連西方大國的海外企業也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地規避風險,以什么風險都不會發生為前提來規劃對外合作,恐怕是不可行的。

                     

                      我國和美國不同的一點是,美國到處都有軍事基地,可以隨時派武裝力量去干預、去保護。我們的利益逐漸向全球擴展,但保護能力遠遠沒有達到。如今我國可以在聯合國框架內派出維和部隊,打擊海盜,但是在海外建設軍事基地仍然是個禁區,短時間內無法實現。一個軍事基地可以為周邊相當大的區域提供安全保護和安全威懾,使一些團伙不敢輕舉妄動,但是我們現在還做不到。

                     

                      能源合作也講究質量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我國與中亞的能源合作主要存在哪些問題?面對這些問題我們應該怎么做?

                     

                      王海運:以為收購區塊就能解決能源安全問題是一個誤區。我不清楚這種方式對石油公司來講是否能夠獲得更大的利益,但是必須考慮開發過程中對象國的政治和安全環境是否會發生變化,是否會遇到法律風險。這些都是可能出現的問題。在購買區塊時要考慮對方的國情,若對方疑慮重重,擔心我們控制其經濟命脈,就要小心從事。

                     

                      目前的情況是,只有在取得區塊碰壁時才會另選合作方式,這種做法未必可取。我們應該探究碰壁的原因是什么。有些問題不只是對方的原因,有時是我們的做法不當引起的。要強化互利共贏意識,急對方所急,想對方所想,先予后取,多予少取,不能只想多拿而不想付出。

                     

                      此外,還應該積極尋找合作增長點,順勢而為。中亞國家希望擺脫純原料輸出國地位,我們可以在制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同他們展開合作。他們不僅希望輸出原油,而且還想進行煉化加工,因為成品油輸出的利潤更高一些。這對我們來說也沒什么不好。我們不能只盯著原油,而對其他方面的合作不感興趣。

                     

                      另外,企業管理者的視野也需要拓寬。能源是種戰略資源,國與國之間為爭奪能源發動的戰爭源源不斷。沒有能源政治意識往往會帶來很多問題。2003年中國石油收購某外國公司股票。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這個國家的幾家公司內部已經協調好了,轉給誰、價格是多少都已經確定。但我們棄這些于不顧,執意參加競標,結果可想而知。如果重視能源政治,通過各種途徑了解其中的政治背景、集團之間的關系,這些風險還是可以避免的。

                     

                      中國石油石化:在新的形勢下,我們應該如何應對與中亞能源合作的變化?

                     

                      曾興球:沒有國內的深化改革,對外合作將會一事無成。要從國內的改革開始,推動模式、理念的轉變。促進國際合作水平的提高,還需本身的內在動力。

                     

                      對外開展任何經濟合作,必須考慮國內的經濟需求。這是企業對外合作的一個基本出發點。從企業盈利的角度來講,國內有需求,企業對外合作才能獲得更多利益。把握國內需求的方向很重要。新常態要求經濟增長更注重質量而非規模。這就要求能源的增長告別粗放式的,更加注重能源的安全和質量。不是實現多大規模的進口就能保證安全,而是要求產品的結構和成本合理,合作穩定、可持續。這對能源合作和進口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經濟增長要講究質量,能源合作也應該講究質量。與中亞的能源合作模式,也要向集約型、可持續的方向轉變。

                     

                      王海運:我國國內能源需求增長短期內達不到峰值,2035年之前會持續增長,對外依存度還會持續增加。對外合作必須考慮到國內能源需求的這種增長趨勢和能源結構的變化趨勢。我們未來對煤炭的需求會逐步下降,石油需求的增長幅度也會逐步減小,而對清潔能源的需求將會大幅增長,這就要求我們擴大清潔能源的進口。對外合作以這些變化作為依據,有助于制定更具有前瞻性的對外合作戰略。

                     

                      順應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需要,應將發展重心向西部移動,適當向西部傾斜。新疆毗鄰中亞,未來與中亞的能源合作應多考慮新疆發展的需要。而新疆的發展,則要考慮到生態環境的可承受能力等因素。

                     

                      中國已經到了產業轉移、產業升級的發展階段。我國在世界產業鏈低端徘徊的時期即將成為過去,需要努力實現產業升級和創新發展。從環境可持續的角度來講,也有必要把一些高耗能、高污染和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出去。這樣,一方面可以減輕我們的環境壓力,另一方面也可支持周邊國家的發展,對建設和諧周邊很有意義,對于我們國家轉變經濟增長方式也大有益處。中亞國家也希望與我們在加工制造等領域加強合作。

                     

                      責任編輯:劉淑菊

                     

                      嘉賓小傳

                     

                      王海運,中國駐俄羅斯前陸??瘴涔?,少將軍銜?,F任中國國際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研究會中心高級顧問、中俄關系史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俄羅斯-東歐-中亞學會常務理事、國防大學特聘教授、南京國際關系學院兼職教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歐亞社會發展研究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能源外交研究中心主任暨戰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從經略海洋角度講,中國必須建立陸上戰略縱深,這就凸顯了經略中亞的重要性。

                     

                      收購區塊就能解決能源問題是一個誤區,這個誤區長期存在。

                     

                      中亞國家希望擺脫純粹的原料輸出國地位,我們可以在制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同他們展開合作。

                     

                      在打擊三股勢力的問題上,我們要加強與對象國的合作,更多地依托對象國來解決安全防范問題。

                     

                     嘉賓小傳

                     

                      曾興球,中國石油界資深油氣田開發專家?,F任中國科學院管理科學研究會副理事長,新華通訊社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顧問。曾任中國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公司(CNODC)副總經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國際合作局局長,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對外合作經理部總經理,中國中化集團公司總地質師兼國際石油勘探開發公司總經理。

                     

                      中亞能源合作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重頭戲、主平臺,要在現有基礎上,深化多邊合作,釋放發展動力,造福中亞各國人民。

                     

                      要轉變理念,解放思想,探索合作的新模式,新領域,實現互惠互利,提高合作水平。

                     

                      注重防范風險,提高投資效益。要綜合分析各種風險因素,針對合作項目的實際情況,提出風險防范的預案措施,確保安全。

                     

                      現在的國際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基本上打破了海外不駐兵的做法。向聯合國報告后,經兩國政府協議,就可以派部隊去保護本國工人的安全。

                     

                      記者手記

                     

                    適應國際化的新要求

                     

                      文/本刊記者 劉淑菊

                     

                      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能源合作,一直是一種“傳奇”。

                     

                      中亞天然氣管道的修建,打破了許多常規:按照常規,跨國油氣管道的談判就要八九年;按照常規,油氣管道的修建不可能在1年內完成;按照常規,一條管道不可能在6年的時間里迅速發展成A、B、C、D四條,輸氣量翻了兩番多。

                     

                      這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必須意識到,這是難以復制、持續的。

                     

                      中國與中亞進行的能源合作,在前17年里以超出常規的速度在發展。隨著中國石油企業“走出去”的規模擴大,項目多了麻煩也隨之增多。我國兩大石油公司又紛紛定下“國際化”目標,希望躋身一流石油化工公司行列。

                     

                      與此同時,世界政治經濟形勢不斷在調整。中國外交關系從“韜光養晦”到“有所作為”,進入了一個微妙轉型期。中國在經濟體量上正邁向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國際影響力方面也在挑戰現有的國際秩序。

                     

                      想要建造新秩序,必然受到擠壓。這就是成長的煩惱。歸根結底,目前,中國石油企業在中亞乃至全球能源合作中感受到的“生長痛”,說明我國石油石化企業的自身能力仍然不足,在項目管理及運作中要有意識地適應國際化的新要求。

                     

                      它要求更強的員工素質。在“本地化”的普遍要求下,我國石油石化企業必須培養精英力量,能夠以5%的派出人員帶好95%的當地員工。他們要對當地的管理體系、法律規范深入了解,能夠很好地與各個部門溝通合作。他們還要以先進的管理和技術盤活當地資產、培育當地人才,真正從勞務輸出轉向管理輸出。

                     

                      它要求企業擁有更為敏銳的眼光,更為全面的價值判斷。能源領域包括能源政治、能源經濟、能源金融、能源技術和能源商業幾個層面。很多能源企業普遍關注能源商業、能源技術,卻對能源金融、能源經濟、能源政治缺乏關注。如果盲目行動,一看區塊不錯,加上對方給的條件可以,就把政治、經濟、法律、人文、社會環境統統拋到腦后。這樣即使合作談成,將來能否持續也是個問題。

                     

                      它要求企業能有更好的社會責任意識。在這方面,其他跨國石油企業的經驗值得借鑒。殼牌剛剛進入中國時,采取了捐助醫院、學校等方式進行公益活動。但是,他們很快發現對方對此產生了依賴。于是,1991年,殼牌提出了“賦能予人”的可持續發展戰略。中海殼牌主動幫助搬遷村民成立企業,在工程項目上對這些企業提供支持,為搬遷村民、惠州的大學生等提供創業培訓。這種社會責任的擔當,是每個企業必須具備的。

                     

                      它要求企業擁有不斷創新、不斷挑戰的能力。在能源外交中,確實有一些外國政府將能源作為籌碼。這就要求我們構建新的合作模式,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如何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如何建立科學的流程,如何制定合理的分配制度實現互利共贏,是我們需要攻克的難題。如果不懂得設計新的模式,遇到新的問題依然用舊方法去解決,就無法跟上“國際化”的步伐。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