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11.22”周年祭
                    2014年12月02日 09:56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趙 雪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今天的黃島,海邊一片寧靜祥和。攝影/趙 雪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在人們逐漸淡忘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的時候,舊事重提,只為銘記教訓。

                    在青島煉化附近,孩子正忙著摸魚捉蟹。“11·22”給老百姓帶來的傷害在慢慢淡化。 攝影/趙 雪

                    黃島的后爆炸生活

                      距離“11·22” 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已經一周年,災難過后,生活還在繼續。

                      文/本刊記者 趙 雪

                      一年前的11月22日,幾聲爆炸產生的氣浪將黃島的街道撕開了一道口子,也將這個并不太出名的地方推到公眾的面前。

                      時隔一年,當記者重新走上黃島街道時發現,雖然爆炸的殘留的影子還在,但對于黃島的很多居民而言,爆炸事故在他們的記憶中已經開始變淡。

                      重建家園

                      在爆炸事故中,受災最嚴重的是齋堂島街。以北端的秦皇島路和南端崇明島路為界點,這條筆直街道南北走向,全長約1公里。人們站在它的南口,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北口的麗東化工廠。

                      去年爆炸后,為封鎖道路而拉起的腳手架門依然擋在齋堂島街南口,中間只留一個車身過往的距離。極目所望,曾經被沖擊波拱開、炸裂的道路已被修得平整,但齋堂島街從劉公島路到崇明島路段的行道樹不見了蹤影。

                      在華歐北?;▓@小區,樓房外立面基本被修整一新,不過,新近粉刷的樓房全部沒有樓號標識。小區內瀝青車正在鋪設新的道路,不少單元門口堆放著尚未收拾的雜物和廢棄物。爆炸后曾被當作食物、飲用水供應點的小區中心,也堆滿了裝修用的木頭、鋼管等雜物。

                      與爆炸前大為不同的是,道路西側靠近小區、原路面下的暗渠已經被挖成深約5米的明渠,明渠岸邊綠化帶種有綠植、鮮花。該明渠與街邊綠化帶幾乎占據原街道的三分之二,機動車道則僅占三分之一多。在明渠上,一道寬敞的路橋直通小區,小區原有的大門和保安室等均被拆除。

                      記者到黃島的第三天,下起了中雨。雨水順著明渠一路向北,流向當初的原油泄漏點。工人正在其上修橋,令秦皇島路路面直接穿行而過。該橋正對面即是麗東化工廠。從該廠西側、緊鄰秦皇島路的遼河路繞行而過,穿過一條約1.5公里的狹長土路往北,就是原油泄漏的入???。在這里,記者看到當時為攔截原油入海的攔油堤壩已經被拆除。在凹字型入??诘牡虊蜗?,河面已經不見當時的油花,四五個當地居民正在入??谔幱崎e地釣魚。

                      此外,東黃輸油管道黃島泄漏段線永久停用后,新管線情況也備受關注。記者采訪中了解,黃島輸油管道遷移工程將秦皇島路、劉公島路現有的全部石油和化工管道遷移至北部遼河路專用通道。此次管道遷移共涉及24條管道:1條青島石化原油管道、東黃管道、1條青島煉化原油管道、2條青島煉化汽油管道、黃濰管道、青島煉化9條地上管道、6條埋地管道、港佳物流管道、重交瀝青管道、思遠化工管道。

                      值得注意的是,該項目施工區域處在黃島老城區,同時為青島市老石油化工區,地下油、汽、電、訊、水、污等管線構成了錯綜復雜的管網,涉及相關產權單位20多家。

                      后爆炸生活

                      時隔一年,再訪黃島,眼前的景象既熟悉又陌生。那些街道、樓房、企業還在,但和記憶中相比大為不同。

                      傍晚6點半,夜幕逐漸降臨在深秋的黃島。

                      在齋堂島南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對面一公里外麗東化工廠的化工裝置上安裝的照明燈設備如繁星點點,為即將到來的暗夜增添了幾分迷離的色彩。

                      距離齋堂島街南口幾十米遠的道路兩邊,三三兩兩的當地小販早已開始叫賣當天的海鮮產品,坐在路燈下等待最后的買主。

                      “這是我們自家漁船打上來的螃蟹。”一位大姐坐在路邊,昏暗的路燈將其臉色影影綽綽地照得有些黑黃。她指著幾個塑料盆里剩下的螃蟹對記者說,“哎呀,這里現在人少。原來四點半出來開始賣,這點兒東西不到六點就賣完了。”

                      夜晚是寂寥的。晚上7點半,華歐北?;▓@小區內一棟有5個單元的樓房中,亮燈的窗戶稀稀落落。小區中一片黑暗,夜行的居民寥寥,與不遠處麗東化工廠裝置上發出的光亮形成鮮明的對比。

                      “爆炸后,曾安排我們在賓館住了100天。后來政府回購住房,很多人賣了房子。”家住華歐北?;▓@小區3號樓的洪樹斌告訴記者,像他這樣家里人多、沒有其他住房或年齡較大的居民則選擇了留下。

                      居民出走黃島,讓這里做生意的人犯了愁。曾被媒體廣泛關注的“天天來糧油店”,老板在去年的爆炸事故中當場失去了生命。該店經過重新裝修被轉手,更名為“雙軍糧油店”。接手該店的女店主告訴記者,糧油店的生意越來越不好。“沒有人,人走了一半,現在連月租都掙不出來,哎呀,虧死了。”女店主心直口快地說。

                      在劉公島街與齋堂島街交會處,是該地區有名的海鮮大市場。幾位攤主向記者表示:“這里的生意不如以前,少賺了不少。”

                      雖然生意有點冷清,但是市場反映最敏感的房地產卻沒有受到影響,房價不降反增。雙軍糧油店女店主也反映:“我們的房租又上漲了。”

                      生活還在繼續

                                   

                     

                    曾經的爆炸現場,現在已經成為平坦的馬路,孩子們又開始正常上學了。 供圖/趙 雪 CFP

                            在距離麗東化工廠最近的青島開發區第二中學,蒙蒙細雨中,記者與等待接孩子放學的家長閑聊。家長大多表示,雖然新建的校舍還沒有音訊,但事故再次發生的可能不大,所以不再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

                      逝者如斯。黃島早已歸于平靜,這里的生活依然照舊。對世代生活在黃島上的人們而言,偶然的爆炸雖然可怕,但是長遠的生存環境才更值得關心。

                      在去年的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當地居民與周圍化工廠的矛盾由來已久,可謂頗深。每每提及此事,無不皺眉,并表現出極大的厭煩。事故發生前,他們盼望化工廠搬離;事故發生后,許多人搬離故土,留下成為一種無奈的選擇。

                      雙軍糧油店女店主告訴記者,不久前在小區附近不知何原因有很明顯的天然氣味道,想起去年的爆炸事故,竟嚇得一宿沒睡著。

                      “這邊經常能聞到臭味或刺鼻的味道,已經好幾年了。”齋堂島街一小區居民告訴記者。今年初,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向受災居民發放了一份紅頭文件,針對此次爆炸事故,提出十三條善后工作內容,搬遷石化企業就是其中之一。

                      記者拿到這份“十三條意見通知”,看到該通知于今年2月20日發布,其中第十二條為“石化區企業搬遷”。通知顯示,12家油品物流企業已簽訂搬遷框架協議,有關遷移服務部門正在對石化區各類企業調查摸底、研究石化企業遷建方案,立即啟動與居民小區相近的石化企業的處置工作。

                      為此,青島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特別成立“石化搬遷指揮部”統籌該項目。但記者致電詢問搬遷情況時,指揮部工作人員以“一切都在進行,現在還不適合對外公布”為由拒絕了采訪。

                      有媒體報道,去年在爆炸中受到波及的麗東化工廠并不在這12家企業之中。而這也是距離當地居民小區和學校最近、當地居民最為關注的化工廠。

                      責任編輯:石杏茹

                      配文

                    保衛安全在行動

                      來自中國石化的最新消息顯示,由于發現臨滄和塘港兩條原油管道存在占壓嚴重、打孔盜油多、管線本體腐蝕等安全隱患,中國石化主動于2013年12月17日、2014年8月15日對這兩條管道掃線停輸。

                      在黃島事故發生后的一年間,在黃島居民重建家園的時候,相關部門與企業行動起來,將油氣管網安全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國務院安委會很快發布了關于開展油氣輸送管線等安全專項排查整治的緊急通知。一場針對油氣輸送管道隱患整治的攻堅戰打響了。

                      中國石化也行動起來。

                      去年11月以來,中國石化對其超過3萬公里的原油、成品油、石油天然氣管線全面展開“地毯式”的隱患排查治理工作。排查范圍包括廠內與廠際的原油、成品油、液化氣、天然氣和原料互供的管道。重點排查涉及穿跨越江河、懸空的管網,有管網的涵洞、涵管和其他設施,以及與市政、公用工程其他管網或設施有交叉、交匯的復雜地段。

                      截至2014年7月31日,中國石化所轄管道有記錄以來累計被打孔超過9000次。其中,山東省是重災區,案件數占比69%。截至7月31日,已發生打孔盜油388次,山東省占297次,占77%。2005年至2014年,管道因為打孔盜油累計停輸時間長達8411小時,檢查出1196處占壓隱患。

                      為及時將安全檢查查出的隱患項目進行梳理,并跟蹤治理進度,中國石化在集團公司層面建立了隱患方案審查制度,層層落實隱患排查責任。“誰排查、誰簽字、誰負責”,全覆蓋、不留盲點。對排查出的管網隱患立即組織專家開展科學深入的安全評估,制定科學的治理方案。凡是能整改的落實資金、期限和責任人,立即整改,消除隱患。

                      截止10月底,中國石化共下達隱患5622項,下達資金39.86億元,完成治理3157項。并計劃3年內投入資金281.07億元進行全面的隱患治理,對運行20年以上油氣管道完善監控系統,運行30年以上管道逐步進行替換更新,“以新代老”計劃投入122億元。

                      同時,中國石化預計用時3年,完成現有隱患的全面整治工作。2015年9月前,完成重大及穿越密閉空間隱患治理;2016年9月前,隱患整改率達到80%;2017年9月前,全部完成治理。其中,優先治理穿越密閉空間隱患,重點治理穿越段隱患。目前,涉及管道穿越大中型河流段的魯寧線泗河改造、穿越鐵路的魯寧線齊河鐵路改造、海底管道懸空段的冊鎮海底管道附件沉船打撈等隱患大部分已整治完畢。

                      為了防止發生管道隱患“邊治邊增”的治理怪圈,中國石化重塑安全管理生產制度,全面調查和評估管理制度、工作程序和執行情況,按照國際慣例建立最嚴格的安全生產管理制度,先后出臺《中國石化“平安管道建設”實施辦法及考核細則》、《中國石化輸油氣長輸管道第三方施工管理辦法》、《中國石化輸油氣長輸管道巡護管理辦法》、《中國石化油氣長輸管道隱患排查整治管理規定》,大量投入管道安保和隱患治理資金,采用先進的巡護和反打技術,增加管道巡線人員,建立管道GPS巡檢系統,嚴格執行第三方施工“五四三二二”原則,大大降低和減少了打孔盜油次數、第三方施工破壞頻次和新增管道隱患。

                      與此同時,今年初,中國石化還在其所有下屬公司中開展“從嚴管理”工作。4月,中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又下發《關于成立原油儲運專業公司的通知》,在其原管道儲運分公司基礎上成立原油儲運專業公司,并對其管轄輸油管線、油庫等機構進行了重新劃分。

                    黃島管道爆炸啟示錄

                      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暴露了什么,揭示了什么,改變了什么?

                      文/池洪建

                      2013年11月22日,一個顯得很詭異的數字。這天對于青島乃至全中國的人來說是一個揮之不去的日子——東黃輸油管道發生泄漏爆炸,造成62人死亡,136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高達7.5億元人民幣。

                      這是繼2009年“12·30”蘭州-鄭州-長沙成品油輸油管道渭南支線在分輸投產過程中因第三方施工破壞發生柴油泄漏之后,管道運輸業發生的最重大的一次事故。

                      事故發生再次把人們的眼球吸引到了油氣管道上。

                      一年的時間匆匆而過。隔著一年的時光,痛定思痛,有必要總結一下這次事故暴露了什么,揭示了什么,改變了什么。

                      敲響油氣管網時代的警鐘

                      “11·22”事故是油氣管道進入網絡化時代的當頭棒喝。

                      當前,我國已有長輸油氣管網12萬公里,超過鐵路在役運營里程和高速公路里程。管道成為我國繼鐵路、公路、水路、航空運輸之后的第五大運輸業。

                      伴隨著我國經濟的高速增長,目前我國管道建設能力0.8萬~1萬公里/年。依據國家《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這個數字仍未達到長輸油氣管道2011-2015年新增油氣管網總里程達7.34萬公里,平均每年接近1.5萬公里的速度建設。

                      2013年5月和12月,國家分別下發《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國發〔2013〕19號)與《國務院關于發布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2013年本)的通知》(國發〔2013〕47號),明確“跨境、跨省(區、市)油氣管網(不含油氣田集輸管網)項目由國務院投資主管部門核準,其余項目由省級政府核準;進口液化天然氣接收、儲運設施由國務院行業管理部門核準”等相關文件。這些政策文件的頒布以及國家下放部分管網項目審批核準權限的實施,還有國家推出鼓勵天然氣基礎設施建設和油氣儲運設施向第三方公平開放,各地“氣化工程”加速建設,管網建設引入社會資本,又加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我國城市燃氣市場也呈爆發性增長態勢。有超過30萬公里的城市燃氣管網與跨省市區域的主干管道相連接,形成了橫跨東西、縱貫南北、連通海外的油氣管網新格局,成為推動經濟發展和造福民生的能源動脈。

                      油氣管道網絡化時代已經來臨。一大批新建油氣管道還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而隱患就在建設過程中悄然埋下。

                      “11·22”事故發生之后,國家安監總局等有關部門在全國開展了油氣輸送管線等安全專項排查整治。僅6個月時間,共查出油氣管道隱患29436處,平均每4公里1處隱患,每處隱患相當于一顆定時炸彈,不知何時會“引爆”。

                      油氣管道的安全事故頻發,是一個世界難題。歐美發達國家的事故率平均為0.3次/千公里·年,而我國平均為4次,超過歐美國家的10倍左右。據統計,僅2009年至2013年間,我國直接因地下管線而產生死傷的事故共27起,死亡人數達117人。這還不包括打孔盜油、第三方破壞、運行操作、設備老化等造成的直接損失,每年幾乎都在百億元。一次中型的搶險事故,包括油氣泄漏和投入的人力、物力,少則百萬元,動輒千萬元以上。如果算上上千公里的管道停輸造成的損失就更大了,難以估算的是對環境的永久污染破壞。

                      單從經濟的角度看,公路和鐵路的運輸能耗是管道運輸的8.5倍和2倍,運輸價格是管道運輸的20.68倍和4.6倍,但管道油氣運輸潛在的安全隱患高于其他運輸方式。最關鍵的是這種隱患隨著管網在全國布局,分布面廣,穿越人口稠密地區及繁華的都市鄉村,一旦引爆,后果不堪設想。幾次油氣儲運領域發生的重大事故,并不亞于我國石油行業發生的“渤海二號”沉船、開縣井噴、克拉瑪依“12·8”大火的影響,在我國當代重大突發事件榜上也排得上名次。

                      揭示暴露隱患

                    長輸管道要經過不同地形,修建本就艱難。如果再有惡意打孔等行為,管理就更難上加難了。 攝影/馬新鋼

                      經過半年排查,國家安監總局披露,我國966條長輸油氣管道隱患29436處。其中,占壓11972處,安全距離不足9171處,交叉穿越8293處。

                      從靜態存在的原則分析看,經過40余年的運行,目前我國在役運行管道80%以上進入了事故多發期,而違章占壓又是油氣管道的頭號“公敵”。其發生的根源復雜,原因眾多。最主要的是隨著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各地新建設施,包括城市規劃發展、房地產開發、新農村以及公路鐵路的建設等等,與原本已經處于隱蔽狀態的油氣管道發生重疊,加之由于管道建設路由等基礎數據的缺損,以及一些人為的利益博弈因素,為油氣管道隱患埋下禍根。

                      從動態的角度看,新建油氣管道大規模建設的遺留問題逐漸增多,新的安全隱患在不斷增加。筆者抽樣選取了中國石油集團公司2007年-2010年間,新建的蘭州-鄭州-長沙等7條7000余公里油氣管道工程建設中的遺留問題做了實證重點剖析,發現在所有工程建設遺留問題中,違章占壓類占問題項總數的30.2%,水工類占16.8%,設計缺陷類占12.3%,屬供貨商問題占9.7%,施工質量類占6.6%,剩余的為賠付糾紛等其他類。

                      關于違章占壓,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要想清除其毒瘤,難于上青天。僅新建的蘭州-鄭州-長沙2000公里成品油管道,在投產前后一年的時間進行排查,發現的工程遺留占壓項達700余項,涉及整改費用2.5億元人民幣。筆者發現,在甘肅蘭州境內村居民圍墻、加工廠,陜西境內的村小學、木材廠,河南境內的村倉房、養殖場、村浴池,以及湖北境內的奶牛廠等多處重大危險源,存在安全違章占壓隱患。

                      打孔盜油猖獗,更是引發事故頻繁發生,讓油氣管道企業防不勝防。在巨大的利益驅使下,打孔盜油在我國已形成了一個產業鏈,迫使管道企業不得不花費巨資按公里數配備巡線工人24小時嚴防死守,同時與當地公安機關聯合進行保護。這仍然遏止不住打孔盜油的囂張氣焰。

                      打孔盜油真正開始于上世紀80年代后期。一雙雙貪婪的手伸向了油田管道,其行徑已達到令人發指、駭人聽聞的程度,國家每年的損失達到上億元。打孔盜油花樣層出不窮,讓人意想不到。1993年6月23日,華北油田采油四廠“霸33井”因不法分子偷盜,致使這口日產30萬~50萬立方米的高壓氣井發生燃燒達445個小時。由于滅火難度大,不得不請來我國曾赴科威特海灣油井滅火隊副隊長曾時田等國內滅火專家親臨現場研究滅火方案。處于陜甘寧地區的不法分子感到自己的偷油技術落后,居然派出幾個“代表團”到河南、山東、遼寧“學習取經”。許多偷油的“先進技術”,如在不停輸高壓的管道上開孔放油被偷油者運用得爐火純青。甘肅慶陽韓灣村的村民在經過其家的廚房附近的管道上安上閥門直接放油,國家的財產成了他家的私產。在新建的油氣管道下溝前,趁看護的間隙或夜間,不法分子曾多次將閥門提前焊接在管道上用防護層掩蔽好。當管道下埋后,他們再將土挖開開閥放油。這真是“昔日挖地道打鬼子保衛國家,今朝挖地道偷原油損公肥私”。

                      除了上述原因外,對于油氣管道安全隱患的產生,我國相當多的分析研究者還將其誘因歸納為管道老化、規劃不合理、多級多頭管理、法規標準欠缺且模糊、監管困難……

                      對于油氣管道事故的界定及分類,由于不同地區、不同國家引起油氣管道事故的失效原因種類及所占比例有所不同,一般情況下,外力、腐蝕、材料、施工及操作缺陷是造成管道失效最主要的原因,特別是人為破壞與自然環境因素的外力或由第三方的責任事故以及不可抗拒的外力而誘發的管道事故占的比例更大。

                      暴露政府規劃缺陷

                      我國長輸油氣管道已運行了40余年,可以想象得到的是,40年前管道穿越的地方可能荒無人煙,而今可能是繁華的都市。由于管道建設年限已久,對管道的路由走向以及管道沿線周邊建筑物、河流、鐵路、公路、公共設施、人口分布等數據的缺失和更新不準確,使政府業務部門在進行新的設施規劃與原有隱蔽的油氣管道發生重疊交叉或靠近的事實發生的概率非常之大。

                      還以青島為例。位于山東的青島以其美麗的海濱而聞名全國。但它在石油行業的地位更加突出。它是我國最重要的油氣進口油氣中轉儲運基地之一。以青島黃島為中心輻射至整個山東濱海沿岸,一座座數十萬立方米的油氣儲運大罐與星羅棋布的管網相連。建于1983年的中滄線由濮陽向滄州輸氣,是我國繼四川境內之外最早利用天然氣的一條長輸管道。后來陸續建設有大港-棗莊成品油管道、日照-東臨原油管道、中原-滄州、滄州-淄博、泰安-青島-威海和連接西氣東輸管道干線與陜京二線的冀寧天然氣聯絡線等, 實現了中亞、新疆以及長慶的天然氣與山東的聯網運行,為整個山東的經濟騰飛插上了翅膀。

                      然而,有利必有弊。油氣儲運的安全事故頻發也成為山東人心中的夢魘。

                      油氣泄漏爆炸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在青島發生。人們永遠不能忘記,也是在青島,1989年8月12日,因遭到雷電擊中引發黃島油庫大爆炸,造成19人死亡,100多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3540萬元人民幣。這場火災共燒毀原油4萬多噸,毀壞民房4000多平方米,道路2萬平方米。

                      事故發生以前,人們對油氣管道風險源產生的危害認識沒有現在這樣強烈,類似東黃管道的情況在全國也比較普遍。

                      第三次工業革命浪潮的風暴在席卷全球,能源互聯網時代的核心是能源大數據。油氣管道的數據平臺的采集、搭建、維護與更新是管道安全運行的基礎核心,是政府部門決策的基礎依據,是其他社會單位施工參考的必備數據,完善長輸油氣管道的云數據平臺,使之達到資源共享,是東黃管道給人們的最大啟迪。

                      管道安全必須高度重視

                      如果說“11·22”東黃原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的發生帶來了什么好處,那就是管道安全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事故發生后,黨中央、國務院的最高領導人到各級政府部門對我國油氣管道企業的安全生產引起了高度重視,有史以來一場聲勢浩大的安全整治行動在2014年全面展開。排查、發現、預防安全隱患,是管道企業的重中之重。在規定時間,管道企業的投產、運行等事項必須向政府職能部門備案,對存在的安全隱患必須逐級上報并制定相關的措施及方案,國家安監總局牽頭抓整改落實,力度空前。這對消除已發現的隱患和遏制新的隱患發生,會產生一定的效果。

                      根據管道油氣相關的法律法規,“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本行政區域管道保護工作的領導,督促、檢查,有關部門依法履行管道保護職責,組織排除管道的重大外部安全隱患。”“管道企業應當根據全國管道發展規劃編制管道建設規劃,并將管道建設規劃確定的管道建設選線方案報送擬建管道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審核;經審核符合城鄉規劃的,應當依法納入當地城鄉規劃。”法規對政府及企業的各方職責界限界定也是非常清晰的。

                      事實上,在“11·22”事故發生之前,個別地方政府在油氣管道安全監管上還存在盲區。因利益集團的博弈,在一些地方,違章占壓、打孔盜油屢禁不止,與地方政府的監管不到位有很直接的因果關系。“11·22”事故發生后,從國務院相關職能部門頂層推動,必須消除管道油氣運輸企業存在的安全隱患,并明確列出了屬于地方政府必須整改的事項清單。對相關法規的落實,國家安監總局加大了對地方政府的監督落實檢查力度,增強了地方政府抓好此項工作的信心和決心,從根本上改變了以前油氣管道企業熱情高但地方政府監管不到位的局面。

                      這次事故也促使管道企業規范依法運作。

                      管道油氣運輸企業在我國已有600余家,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國有石油公司麾下的主要管道企業外,各級地方政府、外資、民營企業也控股和參股建設了相當多的油氣管道企業。這些企業通過對“11·22”事故的反思學習,在全員中提高了對管道企業風險經營的再認識,特別是在管道建設、施工、運行管理中,要嚴格按照規范、程序進行,更加深刻認識到必須依據《石油天然氣管道保護法》等相關法規規范運作。因為一旦發生安全事故,除最基本的問責之外,還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埋彈容易拆彈難

                    為了維護管道安全,救援演練與環境監測都是題中應有之義。

                      為確保油氣管道的運行安全,我國三大國有石油公司在油氣管道的生產運維方面并不吝嗇,甚至花下了“血本”。特別是擁有管道總里程85%以上份額的中石油,除每公里按照有關標準配備專門的巡護工人看護外,還結合區域化管理的管道地區公司的管理業務變化,相應的應急維搶修保障體系也隨之進行調整。依據新老線區域化管理調整后的布局,結合《管道及儲運設施維搶修體系規劃》相關規劃,在東北三省、山東省,以及蘭州、銀川、鄭州等油氣管道的匯集中心重新劃分應急維搶修保障體系,主要調整維搶修中心與各地區公司所轄二級單位(分公司)所設的維修隊的業務管轄范圍,針對區域化管理的工作業務量,將部分維修隊升級為維搶修中心,同時根據地區內不同的管道型號和輸送介質,將搶修設備分類并集中裝備化管理,根據實際情況及時完成維搶修機具的配置調整,以此來適應運行安全維護和達到應急搶險的目的。

                      即便是如此,頻繁發生的管道安全事故還是讓管道運行單位疲勞過度,難以應對。

                      我國已披露的油氣管道總里程近12萬公里,包括中央企業10.4萬公里,政府企業6992處隱患(需要政府企業聯動解決);地方政府1.6萬公里,其中重大隱患2200處。半年過去了,整改率僅為12.6%。如今看來,爭取用三年左右時間完成全部整改的目標不可能全部實現。主要的原因有:

                      一是整改的巨額費用由誰來承擔。管道改線涉及到規劃路由的重新選址,少則上千萬元,較長的改線建設根據不同的距離和環境有時需要上億元資金。這還未計算涉及到干線管道的停輸費用損失等,其難度遠遠大于城區房改拆遷。這筆錢是財政出資還是企業出資,目前我國無標準和硬性的規定。

                      二是整改的各方阻力難度。管道穿越城市居民樓、學校,靠近正在生產的工廠礦區,不說搬遷賠償費用有多大,其改線的難度可想而知。有的管道正是因為對方開出的天價賠償費,逼迫管道企業在建設初期不得不采取定向鉆穿越此“難纏之地”。

                      三是舊的隱患還未完全消除,新的隱患仍在不斷發生。新建油氣管道在高速建設,違章占壓在時時發生。根治隱患,應從源頭抓起。

                      管網安全從“頭”抓

                      對已經梳理發現的重大潛在安全隱患制定必要的整改計劃和措施,很有必要,但畢竟是頭痛治頭。要從根本上真正解決問題標本兼治,加強法律法規宣傳、增強全員的風險意識是關鍵,合理管網規劃布局是基礎,政府與企業的共同監管是落實的基石。然而,這些工作需要多方面的配合,需要時間。

                      既然拆彈不易,在現階段石油企業最需要做的是從源頭抓起,從管理和技術角度少留甚至不留隱患。具體來說,建立以完整性基礎管理的風險預控是有效消除安全隱患的前提,推行全生命周期油氣管道項目管理理念,是把油氣管道事故風險降到最低的最有效途徑。

                      管道完整性管理,都能解決什么問題?

                      我國油氣管道項目管理主要經歷了幾個階段:20世紀80年代前,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生產管理;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改革開放后的經營管理;1998年后到2000年前的專業化管理;2000年以后向“集中調控、分區管理、建管分開”方向發展。四個階段對油氣管道項目的管理一直處于探索之中。始于歐美20世紀70年代的管道安全評價與完整性管理技術2001年開始先后在陜京管道和管道分公司等實踐應用,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并逐步在管道運輸業進行全面推廣。

                      通俗來講,管道完整性管理就是通過各種現代化的技術手段,對管道數據的系統收集整理,管道系統風險的識別,來解決管道生產運行管理中可能發生的各種問題,減少事故的發生,把管道運行的風險力求降到最低。

                      從更專業的角度理解,管道完整性管理主要是通過在數據收集和整理、高后果區識別、風險評價、完整性評價、維修與維護、效能評價的完整性管理六大環節,對管道面臨的風險因素進行識別和評價,有針對性地實施風險減緩措施,將風險控制在合理、可接受的范圍內,使管道始終處于可控狀態,預防事故發生,保證安全經濟運行。

                      這是管道安全管理從傳統的事故應對式管理到預防性管理的重大變革。

                      1969年,美國中西部研究所受可口可樂委托,對飲料容器從原材料采掘到廢棄物最終處理的全過程進行跟蹤與定量分析,率先使用生命周期評價(LCA)方法肯定了一次性塑料瓶在環境影響方面優于可回收玻璃瓶以來,LCA方法無論在理論還是在實踐上都有了很大的發展。在我國的一些大型工程建設項目中,基于全生命周期的項目管理模式也在一些行業推廣應用。

                      2011年,中國石油管道分公司受中石油的委托,對長輸油氣管道工程建設項目全過程管理進行了立項課題研究,在此基礎上,2012年管道分公司又進行了基于全生命周期的油氣管道項目管理課題研究并逐步在實踐中應用。

                      2014年初,中石油首次正式提出在油氣管道項目中推行全生命周期管理這一理念。

                      當前,推行全生命周期油氣管道項目管理的基礎有三個有利條件。一是完整性基礎工作的開展為實現全生命周期的管道項目管理打下了基礎。二是在建管分開的新建管道項目中導入全過程管理的平臺搭建,以及建管各方協同工作機制的建立,為實現全生命周期的管道項目管理創造了機會。三是推行的天然氣與管道業務建設項目信息化工作起到了推動和促進作用,主要包括天然氣與管道ERP系統、管道生產管理系統,以及通信、網絡自控、監控等基礎和配套設施的建設工作等。這些基礎工作的開展為實現全生命周期的管道項目起到了推動和促進作用。

                      在油氣管道項目引入全生命周期管理理念,使每條油氣管道與人一樣,減少疾病,減少對人類社會及環境的危害,使之健康成長。在具體的實踐操作中,還要不斷借鑒相關的國內外成熟的經驗并結合實際進行總結、研究和完善,從理論到實踐再上升到理論去指導實踐。推廣全生命周期管理理念,還要在管道完整性管理和全過程項目管理以及生產事故預防的基礎上,針對生命周期的各關鍵環節,研究制定相應的規范和標準,逐步形成企業遵循的管理體系文件,只有融入到管理手冊、程序文件、技術規程、作業指導書中,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責任編輯:石杏茹

                      記者手記

                      因為疼痛所以記憶

                      離2013年11月22日整整一年了,忘卻的救主開始降臨了——被撕開一個大口子的黃島傷口開始愈合,人們的生活也重新走上了軌道。

                      這是好事。

                      過去的過不去的,時間總會帶走。生活畢竟還要繼續,一味沉溺于慘痛的事故于事無補,黃島人民應該遺忘過去,抖掉陰影向前看才是積極正確的人生態度。

                      黃島人民應該忘卻,但相關部門和企業卻不可裝聾作啞、掩耳盜鈴地寄希望于他們的忘卻;黃島人民可以忘卻,負有責任的企業和相關部門卻不可以忘卻——安全生產不能總靠血的教訓來警示。

                      智者用經驗防止事故,愚者用事故總結經驗。我們用事故教訓來總結經驗,雖然是愚者之舉,但如果能分析出存在的問題,并采取措施防止事故再次發生,也是一種智者選擇。但讓人痛心的是,許多事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熬過”一段時間之后,自然而然風過水無痕,帶不來一點改變。

                      為什么那些事故帶不來改變,為什么那些教訓該記住的人總是記不住?

                      這或許和我們處理安全事故的方式有關。

                      我們習慣于事后追責。每每安全事故一出,往往是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有關單位和個人也必然是“痛定思痛”,或對轄區范圍內進行安全大檢查、大整頓,或舉行大演練來平息民眾的怨氣。當“風聲一過”,就又放松了緊繃的神經,直到下一個悲劇重演。

                      油氣泄漏、爆炸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在青島發生。1989年8月黃島油庫的那場大火延燒時間之長、損失之大、消防人員傷亡之多,非常罕見。痛心的是許多人都給忘了。

                      遺忘是人類的自我保護機制,但是生產企業和相關部門不可以開啟這種機制。因為自我保護的結果是重蹈覆轍、自我毀滅。

                      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發生后,中國石化集團將2014年列入隱患治理年、從嚴管理年。在從嚴管理年活動開展以來,各單位、各部門針對基礎管理中存在的“低、老、壞”現象,紛紛打出建章立制組合牌,除舊立新,整改陋習。這充分體現了企業對責任的認知,對生命的敬畏。

                      從嚴管理是對企業健康發展負責。一個企業如果沒有嚴密細致的管理制度、沒有對制度始終如一的執行落實,這就好比一艘沒有動力的大船,只有依靠風力時快時慢地飄蕩,甚至跌向深淵。但從嚴管理也一樣最忌諱一陣風,虎頭蛇尾。

                      在東黃輸油管道發生泄漏爆炸一周年之際,在人們開始遺忘的時候,我們重新梳理事故的啟示,不是無風起浪,不為挑起大眾的不滿情緒,而是希望把短痛變成長痛,因為疼痛而記憶,因為疼痛而深思一些應該思考的問題,因為疼痛而開始改變。

                      在事故發生之初,我們要做的平息災難、查找原因、安撫民眾、賠償問責。在事故發生一周年的時候,我們要做的是從技術、管理、制度的角度思考如何防范同類事故的再次發生,作為富有社會責任的石油企業有能力,也有義務這樣做。不這么做,就不能更好地防范更多慘劇的發生!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