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長慶奇跡”第二季
                    2014年12月16日 09:01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劉淑菊 彭旭峰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在創造了國內油氣上產的“長慶速度”之后,2014年,長慶油田進入了“提質增效”的發展新階段。

                    轉型之年

                    為了讓“黑金”更綠色、更有含金量,長慶油田開始了轉型之旅。 攝影/杜克勤

                      2014年,是長慶油田實現油氣當量5000萬噸穩產的第一年,也是平穩轉型的第一年。

                      文/本刊記者 劉淑菊/彭旭峰

                      長慶油田是個誕生奇跡的地方。

                      它44年的成長歷程,分成截然不同的兩個部分:而立之年,才建成500萬噸/年的產能規模;此后14年間,產量如離弦之箭一路上升,最終成長為目前中國唯一年產油氣當量超過5000萬噸的特大型油氣田。

                      在創造了中國石油工業發展的“長慶速度”之后,從2014年開始,“長慶奇跡”進入了第二個發展階段。

                      “長慶油田已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實現由注重發展規模和發展速度向注重發展質量和發展效益的重要轉型。”長慶油田領導如是說。

                      更綠色的5000萬噸

                      就在長慶油田步入轉型升級發展的同時,中國經濟也在體驗著一次“換擋”。在外部環境日趨復雜的背景下,隨著資源環境等方面的諸多挑戰,我國在GDP多年“保八”之后毅然調慢速度。

                      調低增長目標,為了更加幸福、更有尊嚴的生活。2014年以來,國家在資源節約、土地征用、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接連出臺各項法律法規。這對工作區域分布在陜甘寧蒙4省(區)境內61個縣市的長慶油田而言,其油氣勘探開發建設的持續快速發展,既面臨著嚴峻考驗也帶來了轉型的新機遇。

                      外在束縛增加,長慶人挑在肩頭的重擔絲毫不肯有失。他們深知,長慶油田對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在年產油氣當量5195萬噸高點上成為中國油氣產業的領跑者之后,我國平均每生產6桶油氣就有1桶來自長慶油田。

                      2014年,是長慶油田實現油氣當量5000萬噸后保持穩產的第一年,也是平穩轉型的第一年。

                      4月2日,慶城。隴東環境保護現場推進專題會議在這里召開,長慶油田所有在家的公司領導全部出席。這是長慶油田有史以來規格最高的環保專題會議。

                      這一天,大家不講上產,只講環保。

                      他們談起隴東環境保護“八件事”,談起六項重點隱患治理項目,談到華聯站遷建、隴東采出水回注問題……在熱烈的討論中,長慶人越發堅定了呵護“綠色”的決心。

                      長慶油田作業區域橫跨陜、甘、寧、內蒙古和晉五省區。與幾萬口井、上萬座井站和2000公里長輸管道共存的,是42條河流、16座水庫、10個水源保護區、6個自然保護區和1個林場。復雜、脆弱、敏感的生態環境,讓長慶人戰戰兢兢。

                      “開采油氣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顧此失彼的事不能干!”這是長慶油田生態保護的宣言。

                      地處騰格里沙漠腹地的榆林氣田,從幾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買來黃土,將倒班點小區及井站2萬多立方米沙土置換成黃土,滿足植物種植條件。榆15集氣站位于榆林市紅石橋鄉,全為沙土地,寸草不生。他們堅持“不見綠色不投產”,如今的榆15集氣站綠樹成蔭、草坪連片。

                      為了用好油田伴生氣,讓空氣更潔凈,采油三廠實施了“燃油改燃氣、燃煤改燃氣、燃氣發電、燃氣加溫取暖”等一系列特色工程。目前,在示范區池46區塊,伴生氣的綜合利用率已經達到了100%。僅這一個區塊,不但每年會減少1.3萬噸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而且可創造經濟效益近3000萬元,實現了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有機結合。

                      更有效益的5000萬噸

                      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石油館展臺上一幕“守望”情景,感動了無數參觀者:白雪皚皚的大山之中,一名采油女工帶著她的狗倚在樹旁守望著采油井站。

                      這是長慶油田一線員工生活的真實場景。一個不幸的現實是,她們所守望的油井,正在以每年12%的速度進行產量自然遞減。如果是氣井,這一數字會更加殘酷,達到30%~40%。

                      “這是低滲透致密氣藏的典型特征,主力氣田蘇里格就是這樣的氣田。它壓力下降快,產量遞減也快,達到30%~40%的遞減率,穩產壓力很大。”長慶油田氣田開發處副處長吳正說。

                      穩產5000萬噸,著實不輕松,更何況長慶人要的是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的穩產。

                      目前,蘇里格氣田單井產量小于5000立方米/天的井已占總井數的50%以上。隨著氣田開發時間延續,到開發中后期還會出現大批的低產井,長慶油田開發成本會越來越高。

                      西氣東輸的另一個氣源靖邊氣田的情況也不樂觀。靖邊氣田如今已經生產了17年,由于生產的是酸性氣體,設備老化的問題逐漸嚴重,安全隱患增加不少。“為此,每年的維護成本增加2000多萬元。”吳正說。

                      成本大增,效益何來?

                      采氣二廠財務科科長項琪告訴記者:“以前,大家苦日子過慣了,干什么都算計,觀念也陳舊,反而做了‘丟西瓜、撿芝麻’的傻事?,F在,通過國際對標,我們對自己的成本管理模式進行了重新梳理完善。”

                      采氣二廠建立起氣田標準成本管理體系,并與全面預算管理相融合,通過實施成本對標管理,全廠的投資建設成本得到有效控制,操作和管理成本持續下降。僅今年上半年,通過采取單井數據傳輸技術提高數據采集穩定性、整合開發辦公系統提高辦公效率、調整緩蝕劑加注制度降低緩釋劑消耗量三項成本降控措施,采氣二廠節約成本35萬元。

                      除了“精于算計”外,長慶油田更從發展方針上進行調整。

                      他們客觀分析2014年工作量縮減、產建啟動較晚、征借地土地難度加大等現實問題,提出了“總結、完善、優化、提升”八字工作方針。圍繞這一方針,他們積極轉變發展理念,大膽實施由規模建產向精細管理、由新區快速上產向老區長期穩產、由注重規模速度向突出質量效益的“三個轉變”。

                      由此帶來的變化,讓李明瑞感受深切。

                      作為長慶油田勘探部副總地質師,李明瑞平時并不關心柴米油鹽。但他清楚地知道,不管物價漲了多少,10年間長慶油田勘探成本一直維持在0.8美元/桶。

                      有人比較過10年間的物價變化。10年前100元能買100斤大米,如今連50斤大米也買不來;10年前美元對人民幣的比價是8,如今美元對人民幣的比價只有6.2;10年來油價大起大落,股市大起大落,房價一日千里,地質條件一年年變差……然而,在李明瑞和他的同事們手中,在新技術和新觀念的加持下,長慶油田勘探成本始終不變。

                      如今,全面提高經營管理水平、有效控制投資成本費用支出,已成為長慶油田實現質量效益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更有后勁的5000萬噸

                    要生產,也要生活。豐富多彩的生活,進一步激發了長慶人穩產的熱情與信心。 供圖/張萬德 杜克勤

                      在長慶油田勘探部經理席勝利狹長的辦公室里,五六張資源勘探形勢圖掛了整整一面墻,抬頭就能看到各種顏色標注著不同勘探程度的區域。姬塬、隴東、靖安、安塞、吳旗……各個勘探熱點都活躍著長慶的勘探隊伍。今年,他們續寫了儲量增長傳奇,連續第14年奪得全國油田儲量增長第一名。

                     

                      儲量,正是5000萬噸穩產、油田順利轉型的后勁所在。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油田開發秉照先易后難的次序。經過多年開發,長慶油田的優質資源越來越少,儲層、物性越來越差。“以前認為儲層物性好的地方也只剩下邊邊角角了。”了解油田情況的人這樣說。

                      邊邊角角,是按照現有開發形勢看到的地圖。而在席勝利和他的同事腦海中,存在著另外一幅地圖。在那幅地圖上,不同沉積年代、不同成藏方式的油藏構成了一幅全息立體圖景,如同神秘的星空,等待他們去遨游、探索。

                      毋庸置疑,長慶油田有一支優秀的勘探隊伍。在精細管理和技術進步的共同促進下,2014年油田的勘探工作獲得了大豐收。

                      在石油勘探方面,姬塬地區勘探取得了重大進展,初步探明億噸級規模儲量,落實16個含油有利區;盆地致密油勘探形成10億噸級儲量規模;鎮北-合水地區石油勘探落實探明、預測儲量近2億噸,并發現多個高產富集區,展現了多層系勘探前景;陜北新層系勘探獲日產55.67噸的高產工業油流井,發現新的高產富集區。

                      在天然氣勘探方面,盆地東部規模儲量勘探取得重大突破,新增探明儲量超千億立方米;蘇里格天然氣整體勘探獲得新進展,已落實基本探明儲量超2000億立方米,預計年底可新增規模儲量超3000億立方米;下古生界碳酸鹽巖勘探取得新突破,落實7個奧陶系中上組合含氣富集區;隴東地區、天環北段及奧陶系膏下等新領域勘探獲得重要發現,進一步拓寬了勘探領域。

                      截至2014年9月底,長慶油田已經提交了天然氣儲量9000多億立方米。10月26日,他們提交了原油儲量9億多噸。油氣儲量的豐碩成果,為長慶油田持續穩產提供了強大的資源基礎。

                      責任編輯:侯瑞寧

                    打響攻堅戰

                      “提質增效”要求企業突破自己,進行更有生機的成長。為此,長慶油田打響了攻堅戰。

                      文/本刊記者 劉淑菊/彭旭峰

                    “提質增效”不僅是場攻堅戰,而且是一場持久戰。為此,長慶人摩拳擦掌,奮力迎戰。供圖/張萬德

                      毋庸置疑,闖關5000萬噸已經是一個奇跡,但對長慶油田而言只是又一個起點。如何讓這5000萬噸更加綠色、更加高效、更加可持續,是擺在長慶人面前的又一座巔峰。

                      如何征服它?

                      對于長慶油田而言,這一命題的破解艱難非常。華人首富李嘉誠曾說:“雞蛋,從外打破是食物,從內打破是生命。”長慶油田明白,“提質增效”便是要求企業從內打破自己,進行更有生機的成長。

                      為此,長慶油田秉持“我為祖國獻石油”的光榮使命,堅定轉型之決心,采取務實之行動,打響了一場攻堅戰。

                      面向生產 貼近生產

                      “開始穩產了,你們是不是清閑了?”有人這樣問劉麗麗。

                      劉麗麗是長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石油開發二室主任。她指著空空蕩蕩的辦公樓說:“相反,大家更忙了。”

                      “我們的人員都下到基層了。”劉麗麗說,“大家基本可以劃分成三種類型:常駐型、輪換型和不定時型。”

                      今年,長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面向生產、服務生產、貼近生產的力度加大了很多。最忙的7月,油田主管油氣開發的領導帶著3隊人馬盯區塊,基本上“傾巢出動”。

                      “在基層發現問題隨時可以參加進項目組討論,效果立竿見影。”劉麗麗說,“我們手把手教,對基層科研人員也能達到培訓的目的。”

                      這就是長慶油田2014年采取的“一體兩翼”生產構架。

                      “一體兩翼”是以各采油單位為上產主體,公司機關成立上產督導組和科研單位成立上產支撐組作為兩翼。督導組的職能是快速協調解決上產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督促原油上產,監控上產措施執行情況,總結推廣上產的典型經驗,及時發布上產信息。支撐組的職責是開展“一對一”現場支撐,研究上產方案,跟蹤分析,確保實施效果。

                      8月12日,陜北和隴東地區上產支撐組專題總結討論數據顯示,“一體兩翼”效果初顯。其中,采油一廠通過加強單井日常管理,老井產量穩定在8300噸;采油四廠持續做好精細注水調整工作,本月計劃注水調整67井次;采油五廠完成油井常規措施12口,日增油10.6噸;采油九廠完成油井措施6口,日增油4噸;超一項目部投產新井12口,日增產能91.0噸。

                      工作圍著一線轉,人員配置向一線傾斜。按照中國石油集團“三控制一規范”的要求,長慶油田2014年撤銷了油氣工藝技術管理部、超低滲透油藏開發部、超低滲透油藏研究中心三個處級機構,充實完善油田開發處、氣田開發處及超低滲透油藏生產單位科研力量,確保油氣田發展對科技的需求。

                      通過持續業務結構優化調整,目前公司油氣主業人員比例從51.9%增長到84.3%,提高了32.4%;一線人員比例從49.0%增長到66.7%,提高了17.7%。油田新建產能百萬噸用工下降到1000人,人均年油氣當量由295噸提高到651噸,提高了121%;單井綜合用人由2.99人降到1.92人,減少了64%,實現了用7萬人管理5000萬噸大油田的目標,提升了發展的質量和效益。

                      技術“解碼”致密油

                      “頁巖氣革命”的浪頭還未過去,“致密油革命”的概念又乘風而起。

                      近年來,北美致密油大規模成功開采。預計2015年美國年產致密油達7500萬噸,2020年達1.5億噸,占國內石油總產量的1/3。這使得致密油成為各國能源行業的關注重點。

                      此類以往被忽視的非常規石油資源,已經被各國石油工業作為一種重要的能源類型。

                      潛力巨大的致密油儲量,使得中國也成為“致密油革命”的追隨者之一。我國擁有豐富的低滲透油氣資源。目前,初步評價有利勘探面積15萬~24萬平方千米,可采資源量18 億~28億噸。

                      長慶油田率先獲得了突破。

                      “今年,我們找到了1億噸致密油儲量。這些儲量非常優質,全部能夠投入開發。這在世界上也是領先的。”長慶油田勘探部副總地質師李明瑞談起致密油,神采飛揚。

                      致密油是一種非常規石油資源,常規手段難以開發。今年,長慶人的“撒手锏”是一種叫作“體積壓裂”的儲層改造技術。

                      “以前的壓裂是在一個平面上壓出裂縫,而長慶油田探索成功的體積壓裂則是在一個立體的面上,壓出的裂縫就像一棵大樹的樹根一樣,有多個層面、形成更大空間立體通道,極大地改造了地下儲層。”李明瑞說。

                      9月18日,隴東莊致密油水平井體積壓裂示范區10口試驗井試油均獲日產百立方米以上高產油流,投產初期平均單井產量達到16.5噸/天。這意味著,長慶油田“千方砂、萬方液”的體積壓裂獲得成功。

                      “當時我們的高興勁兒就別提了。乒乓球運動員張繼科贏了比賽后高興得踢了兩個廣告牌子,真的高興了就有那股勁兒。”李明瑞說。

                      其實,早在三四年前長慶的勘探人就瞄準了體積壓裂的技術。“降低勘探成本的關鍵是技術,而長慶對技術的要求是性價比得高。”李明瑞說,“一來要善于總結自己的技術,二來是緊跟世界的技術。”

                      體積壓裂技術集成了長慶油田一大批技術絕活兒。“地震方面,我們做到了采集處理解釋一體化,保證前面的努力是為目標服務;測井方面,經過元素掃描、核磁共振等手段,為儲層改造提高物理參數的支撐;試油時,也要進行地質特征的研究,看看地下的微裂縫發育和脆性情況,使得體積壓裂更有針對性。”李明瑞補充說。

                      通過這10口水平井,他們重點開展了體積壓裂關鍵參數優化研究、水平井體積壓裂改造工藝拓展、新型致密油壓裂液體系研發、工廠化作業關鍵技術試驗等課題的攻關。目前,他們已成功研發了水力泵入式復合可鉆橋塞等關鍵工具,形成了多級點火分簇射孔等一系列核心技術,打破了國外公司的壟斷,大幅降低了成本。

                      這樣的突破還有很多。事實上,長慶油田有很多項技術位列國內外一流。比如,碳酸鹽巖深度酸壓工藝試驗、多縫壓裂等原始創新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全數字多波地震疊前有效儲層預測、致密油儲層脆性評價、水平井水力泵送復合橋塞體積壓裂等技術,實現了該領域的自主研發;低滲透油藏測井定量評價、體積壓裂以及定面射孔加組合控縫高壓裂工藝等集成創新技術,引領了低滲透油藏勘探開發技術發展方向。

                      這一系列技術創新,不僅有效提高了勘探成效,而且為5000萬噸持續質量、效益發展提供了可靠的技術保障。

                      神木的逆襲

                      長慶油田的傳奇之處,在于它總能“化腐朽為神奇”,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神木氣田的悲歡離合,就是這樣的例子。

                      這個擁有20億立方米生產能力的大氣田,誕生在榆林大氣田的邊緣地帶,而且氣田的主力氣層為典型的致密氣藏,一度被判了“死刑”。直到10多年后,長慶油田才開始進行再勘探再評價。

                      2014年8月24日,隨著又一口氣井測試求產成功,長慶采氣二廠廠長李天才終于長出了一口氣。因為今年在神木氣田部署的400口氣井中沒有出現一口“干窟窿”。

                      李天才說:“布井命中率能取得百分之百的效果,得益于油田上下對氣田成藏規律的深刻認識和準確把握。”

                      針對神木氣田復雜的地質結構,從油田井位部署部門、科研單位到采氣二廠,在加強交流、互相溝通的基礎上,始終以地質研究攻關和井位優選為龍頭,緊緊抓住地震、鉆井等各種現成資料不放手,并把收集的資料作為技術人員的眼睛,從每一個區塊、每一個層位深化對每一個儲藏形成規律的認識,不識破氣藏的真面目不布井,從而實現每一口井位部署有的放矢。

                      特別是在大規模的開發井部署中,采氣二廠以“地質預測+隨鉆分析”為導向,做到“走一步、看一步、研究一步”的滾雪球式建產方式,將井位部署風險降到了最低。

                      發展方式的轉變讓神木與眾不同。就在2011年,人們還為這里能否建成1億立方米的產能目標擔憂;3年之后,建產規劃卻幾次變動,生產能力從最初的3億立方米逐步提升到6億立方米、10億立方米,直到今天的20億立方米。

                      20億立方米,能夠滿足我國1000多萬個家庭一年的生活用氣。讓人驚訝的是,管理這個氣田的只有100多人,比傳統條件下減少員工70%。這主要得益于數字化管理。

                      “盡管采氣二廠在其他區塊的天然氣開采過程中已成熟應用數字化管理技術,但像神木氣田這么大規模、全過程的數字化管理,對我們來說還是新課題。”這個廠項目組負責人說。

                      富于挑戰精神的長慶人,借鑒靖邊、榆林、蘇里格等氣田已探索形成的大型數字化天然氣開采管理系統,引用、實踐、創新,集成引用,再實踐、再創新,最終在井口、集氣站、處理廠三大階段全程構建了數字化前端平臺。

                      通過集約用地,神木氣田節約資金1000多萬元。通過數字化管理,氣田巡井周期可以縮短一半,光這一項每年節省費用100多萬元,更不用提以后的維護費用了。

                      “神木”的神奇際遇,或多或少地體現在長慶油田每一個新開發的油氣田中。“高效開發”四個字,正是長慶油田提質增效的典型表現。

                      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油氣井

                    無論轉型如何艱辛,能為祖國的發展“加油”“鼓氣”,就覺得值了。 供圖/張萬德

                      10月29日上午8時,在榆林南部氣田榆13站集氣站現場,準備換班的侯勝偉正在值班室里專注地往紙條上寫東西。

                      “油套壓差大于1.0的井就自行開大帶液,哪口井開大帶液要給視頻監控匯報……”紙條上密密麻麻寫了十幾條的內容,全是已經整改或是因為部分原因尚未整改及現場作業需要注意的問題。

                      “勝偉,你這是玩哪出?還興遞小紙條啊,寫得是什么悄悄話?”一同接班的解雙博打趣地說。

                      侯勝偉一笑。在他看來,交接班如同一次場站體檢,生產數據、各種設備必須一一檢查。在這種時候,“好記性就不如爛筆頭”了。

                      盡管很多場站都擁有數字化“血統”,長慶人仍然不放松對油氣井的嚴密把握。在利用智能系統對單井油壓、套壓和井口溫度等實施24小時不間斷監控的同時,他們制定了“氣井井口巡回檢查制度”、“氣井隱患分析診斷制度”、“隱患排除PDCA循環制度”等多項安全制度。

                      侯勝偉所做的,就是在數字化的基礎上進行的日常巡檢工作,而這只是長慶油田精細管理的一小部分工作。

                      榆林南部氣田氣藏地質條件極為復雜,多套層系疊置,物性差異大,局部儲層巖屑含量高,儲層非均質性極強,每口井所對應的地層系數、產量、壓降和壓差等指標不盡相同,按照常規管理辦法,很可能在氣井管理時因摸不準“脾氣”而功虧一簣。

                      針對這種特殊情況,榆林南部氣田的管理者將這里的172口井分為三大類10多個小類,針對每口井的個性特征及“脾氣秉性”進行描述,建立個性“檔案”,針對不同氣井對癥下藥。

                      “一井一法,一層一治”,不但使老井的單井日產量大幅度提升,而且讓80%以上的氣井穩產周期由5年延長到11年,低產老氣井開井時率也由過去的83%提高到目前的86.4%。即使連續7年沒有增加一口新井,榆林南部氣田年產氣量仍然持續保持在20億立方米水平線上穩定運行。

                      “精細管理,使得我們2014年的工作量比往年增加了幾倍。”長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石油開發一室主任慕國權表示,“我們管理的油藏多種多樣。有開發40多年的油藏,就像家里的老人,生了病該看得看,得找措施;新井當小孩看,更要關心。所以我們每天分析、處理的信息量特別大。”

                      在長慶油田采油三廠,虎狼峁油田等6個油藏的油層由20個細分為25個,以此為精細分層注水提供地質依據。他們將精細儲層與動態特征研究相結合,細化注采單元,對塞392、五里灣、虎狼峁等8個油藏細化注采單元,注水單元由13個細分為21個。

                      采油三廠的每一個油層都有自己定制的水驅“菜單”,力求層層水驅動用,改善油藏開發效果。

                      “精細注水解決的是做正確的事,管的是宏觀,是方向與目標;分層注水解決的是如何把正確的事做好、做到位,管的是微觀,是過程與細節。”采油三廠工作人員如是說。

                      2014年,長慶油田全面推廣超前精細分層注水,強化重點油藏綜合治理和注水專項治理。今年上半年,油田開發自然遞減率比去年同期下降1.3%,含水上升率較計劃下降0.3%。

                      “油田遞減降低了,穩產水平就上去了。不要小看一個百分點,對年產原油2000多萬噸的油田來說,自然遞減降低一個百分點就等于多產20多萬噸原油。”一名技術人員這樣說道。

                      精細管理的方法當然不僅于此。采油五廠廠長周學富告訴記者:“我們在管理中要做到五個結合:單井目前的現狀與井史結合,看看還有什么潛力可挖;油水井動態資料與靜態資料結合,看看井該出多大力出夠了沒有;油水井資料與線上管理結合,查找線上資料沒有反映出的生產潛力;生產與經營相結合,讓每一分錢用到應該的地方;管理干部、技術干部與員工相結合,充分調動每個干部員工的積極性。”

                      “ABC”分類管理

                      為了在油氣生產中突出質量和效益,長慶油田持續探索投資控制、降低成本的新機制和新途徑,積極推進科學決策、優化部署。

                      為了突出源頭治理,控制投資支出,長慶油田建立了“分級授權、事前控制、界面清晰、職責明確”的投資管理模式,嚴格投資總量和方向控制,確保油氣勘探、重點油氣田產能建設項目投資到位。

                      在產能建設中,長慶油田推進“ABC”分類管理。對于產量高的油井來說,投產越快油田的效益必然越好。就拿超低滲第四項目部施工的鉆井隊來說,打井速度最快的井隊打一口井只需7天時間,而慢的需要12天。

                      “好馬還需備好鞍,工程技術隊伍實力的高低對提高油田的開發效益至關重要。”該項目部副經理、產能建設項目經理李永平說,“我們根據其油藏規模、單井產能,把27個產能建設區塊分為‘ABC’三類進行管理。對‘A類’區塊,我們除做到優先辦理征地手續、優先布井、優先開鉆投產外,優選一流鉆井隊、試油隊和地面建設隊伍,下功夫提高產能建設的系統效率。”

                      據統計,該項目部今年通過對鎮180區等8個高產井組的優化施工,平均單個井場投產時間提前8天,多產原油1319噸。對同一井場,按照“先試先投高產井”的組織方式,與傳統組織方式相比,每口高產井提前開井12天,多產原油680噸。

                      在勘探評價和骨架鉆井中發現多處“甜點”的演武地區,超低滲第四項目部集中最優秀的鉆井、試油隊伍,創造了一個鉆井隊兩個月打井7口、一臺機組10天完試3口油井的佳績。今年油田引進隊伍數量在比上年少的情況下,用同樣的時間建成的產能卻比上年翻倍。

                      “優選隊伍不僅加快了油田產能建設速度的快速增長,而且推動了工程技術隊伍綜合能力的快速提升。”川慶鉆探長慶鉆井總公司第二項目部副經理賈培德說,“好隊伍既不愁工作量又能享受好政策的優厚待遇,這引發了先進更先進、后進趕先進的熱潮。”

                      讓找油、井型和隊伍選擇的思路“活化”,始終圍繞提質增效的總目標不斷調整和優化,促進了長慶油田的持續有效發展。

                      責任編輯:侯瑞寧

                    記者手記

                      不僅是為了“穩”

                      記者在長慶油田采訪時,聽到最斤斤計較的話是:“我們就是得和每口井過不去,得和每件事過不去。”

                      過不去,是因為地下情況非常復雜,產量的細微變化,都可能昭示著地下壓力、水流的改變。這些最終會影響油田的綜合效益。

                      過不去,也是因為長慶油田是個低滲透油田,油氣井單井產量低。不夸張地說,別人1口井的產量頂得上特低滲透區域200口井。哪怕是100毫升油的增加,對于長慶人來說也是驚喜。揮金如土從來不是長慶人的作風,斤兩不拒才是長慶人的傳統。

                      長慶油田油氣產量去年攀上了歷史性的高峰——5000萬噸,今年是它穩產的第一年。不過,長慶的穩產并不是以“穩”為目的的停滯,而是穩定中的調整、穩定中的轉型。

                      這個轉型剛好與整個中國經濟的轉型期契合。如今,在我國GDP增速不再是考慮問題的主要著眼點,環境、土地、安全的監管力度都在逐漸增大。長慶油田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啟了轉型之門,對于整個石油業來說意義重大。

                      我國石油資源940億噸,長慶油田約占七分之一。

                      我國天然氣資源量53萬億立方米,長慶油田約占四分之一。

                      2013年我國原油產量2.1億噸,長慶油田約占九分之一。

                      2013年我國天然氣產量1209億立方米,長慶油田約占四分之一。

                      這使得長慶油田的探索,在某種意義上成為我國石油石化行業的最凝重轉身。

                      轉型是艱難的。剛剛進入2014年,中央就頒布一號文件《關于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的若干意見》。意見提出要加快推進征地制度改革,對企業在生產建設中的水保責任要求更加嚴格。不出意料的,長慶油田今年的外協工作和土地批辦工作比以往更加困難,有的地方整整9個月沒有批到新增產能建設用地。這也是長慶油田今年產量貢獻率老油田偏多的原因。也許,土地問題就是長慶孜孜不倦探索“井工廠模式”的內生動力之一。

                      為了嚴格落實招投標管理規定,長慶油田的產能建設比以往晚了一個多月,為實現今年的油氣生產目標帶來了不小壓力。不過,在這段時間里,他們強化招標組織的過程管理,明確了職責、程序和流程,規范了采購行為,為今后的規范管理開了一個好頭,有利于在全國甚至全球范圍內更好地配置資源。

                      安全和環保工作的監管力度也是前所未有的。今年3月,李克強總理提出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此后,我國史上最嚴《環保法》和《安全生產法》相繼出臺,政府監管和責任追究、媒體敏感程度及群眾維權意識都空前高漲。此前,為了油田生產,可能有些地方有了“路條”就開始建設了。雖然這也算是約定俗成,但畢竟不夠規范,容易授人以柄。今年,長慶油田在安全環保上的神經空前敏感。對于環境敏感區能不建產能的盡量不建;不得不進行建設的也要以各種形式減輕環境危害。

                      這就是長慶油田面對2014年所持的態度:雖然還有不慣,但這些約束何嘗不是重塑自身的一個寶貴契機呢?

                      提質增效、可持續發展,是一場對企業發展觀念、發展方式、管理方式和體制機制的深刻變革,也是一場改革創新深水區的攻堅戰。

                      長慶,加油。

                      責任編輯:侯瑞寧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