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生活  >  活法
                    我何以三次準確預測油價?
                    2014年12月30日 09:2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朱潤民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編者按

                      在本輪國際油價下降之前,朱潤民先生就國際油價走勢在本刊多次發表相關文章,并在2014年2月份重申“最遲在2015 年底前,國際原油價格的低點不會高于60 美元/ 桶”的觀點。

                      作為一位研究國際油價10多年的業內人士,他3次準確預測國際油價走勢。期間,他有著怎樣的體會與心得?特此撰文,以饗讀者。

                      文/朱潤民

                      最近,《華爾街見聞》國際互聯網站以醒目的標題《經濟學家:誰能確知油價走勢?那不是騙人就是有妄想癥》轉述了前美銀美林加拿大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兼策略師、目前任加拿大財富管理公司GluskinSheff首席經濟學家David Rosenberg的觀點。為了澄清是非,也為真正的石油經濟研究工作者正名,筆者借《中國石油石化》談談個人在國際原油價格預測方面的經歷和體會,希望對有志于石油經濟研究和關注油價預測的讀者有所裨益。

                      油價是可以預測的

                      筆者進入石油經濟研究領域以來,已經經歷了三次國際原油價格趨勢的預測。

                      第一次是2004年底,在一份內部報告中,我們提出,“目前國際油價盡管處于人們普遍認為的高價位運行,但是從國際原油供需形勢看,如果沒有大幅度的產量增長,世界經濟不出現大幅滑坡,國際原油價格出現低于35美元/桶的情況不太可能……從未來的原油價格方面考察,目前的油價雖然不是最低的40美元/桶,但還是居于人們的心理價位區間之中偏低的水平。”這是我們針對國際油價第一次非常明確的預測,確立了國際油價預測的長期上漲趨勢。

                      第二次是2007年底,作為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國際原油價格跟蹤分析及預測》研究項目的編外參與人員,筆者主導提出了“2008年或2009年應該是本輪油價由上行走勢向下行走勢過渡的拐點時期”,因此獲該院頒發的科技進步一等獎獎勵證書。

                      第三次就是2011年至2014年油價大幅下行至當前水平之前,筆者一直在呼吁警惕國際原油價格進入中期趨勢線水平。先后于2012年、2013年和2014年多次在《中國石油石化》刊登了關于國際原油價格趨勢預測的文章,主要可以摘錄如下:2012年7月,《2013,油價60美元?》(署名:梁海云)明確提出“國際原油價格的中等水平應該為60~80 美元/桶……在經歷長達近兩年的高水平油價之后,未來國際原油價格正在步入下行通道,并進入低水平運行階段。國際原油價格再次跌破60 美元/ 桶不應該令人覺得突兀和不可思議。2013 年前后將成為國際原油價格確認觸底的關鍵時期,最遲不會越過2015 年末。” 2013年5月,筆者撰寫《油價向中期趨勢過渡?》一文,提出“盡管目前還不能認定國際原油價格是否正在進入中期下行通道,但2013 年將是一個關鍵的時間節點, 4 ~ 7 月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期。最晚不會超過2015 年底,國際原油價格將進入中期走勢。在進入中期趨勢線之前的過程急劇下降的可能性比較大,且回到中期趨勢線水平之前極有可能出現深度下跌。……中期還必然回到一個相對較低水平(70 美元/ 桶附近)運行2 年以上,甚至達到5 年、10 年。”2014年2月,在《蹺蹺板上的美元與油價》重申“如筆者此前預測,最遲在2015 年底前,國際原油價格的低點不會高于60 美元/ 桶。”

                      以上三次的預測結果基本均得到了時間的驗證。

                      石油市場經濟活動是有規律可循的,有規律才值得研究和探索?;诖?,筆者才堅持了下來,即使目前單槍匹馬也還在堅持。

                      油價預測關鍵在人

                      做油價預測關鍵在人。經濟學是一門思辨性很強的學科,與自然科學能夠用公理、定理推導不一樣,在油價預測的時候絕對不可能用簡單的“1+1=2”來推導,這就使得做油價預測的人必須有四方面的素質。

                      一是須有廣博的知識,包括經濟的、政治的、哲學的、倫理學的、歷史的以及自然科學的,尤其是石油行業的知識至關重要。為做好油價預測,我在這方面讀了大量的書,有深刻的心得,逐漸建立了自己在油價預測、石油經濟、宏觀經濟不同層面的分析研究體系。

                      二是必須有敏銳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很多真正本質的東西隱藏在現象之后。石油這種被冠以“戰略資源”的商品,真相更是被重重假象遮掩著,無論是石油生產者還是消費者,無論是歐佩克還是OECD組織,無論是美國還是俄羅斯,幾乎所有的參與者都希望把握主導權,不希望別人能夠看透這一切。準確的油價預測是建立在穿透這些假象的基礎之上的。我的三次油價預測結果剛提出來的時候,幾乎得不到業界認可。因為,預測結果與提出時點的經濟數據、經濟現象及其展現的前景格格不入。這就是假象與真相的區別。

                      三是須有很高的職業道德素養。油價預測是建立在自有的預測理論與預測方法基礎上的大量的數據和跟蹤、收集、分析與研究,是一個投入遠遠超出回報的職業,因此,做油價預測一定要有很高的職業道德,一開始就需要樹立不是以此謀生、謀利的理念,才能堅持下來。不過,油價預測又確實能帶來巨大的利益,可以通過油價預測參與國際原油價格期貨交易,獲得很高的回報。但是,作為一個經濟研究人員,這種投機活動可適度參與,以此驗證研究成果的正確與否,而非單純的謀取私利。

                      四是要有耐得住寂寞兢兢業業工作的毅力。為做好油價預測,筆者幾乎每周要工作近百個小時,除了為獲取必要的工資收入完成工作外,八小時以外可以工作的時間基本全用在了油價預測的跟蹤分析與研究上,每天要跟蹤、收集整理大量的數據和信息,要對一些重點事件和數據進行深入分析并建立長期跟蹤機制,要挖掘數據和現象背后的原因和本質。

                      因此,要做好油價預測,關鍵是要選拔一批有志于油價預測的精英,建立一支精干高效的油價預測研究隊伍,建立一套完整的油價預測體系。

                      科學預測要摒棄錯誤觀念

                      在社會上,有兩種人對國際原油價格預測研究的影響非常大。第一類是那些無視經濟規律、不重視石油經濟研究、不相信油價預測的決策者。他們的投資決策不是建立在國際原油價格走勢預測基礎之上,“油價誰說得準”是他們的口頭禪。第二類是那些充斥在石油經濟研究領域的“南郭先生”,或許是他們從沒有預測準過,他們也不相信別人的預測。

                      絕大多數機構和分析研究人員總是用過去3~5年的油價走勢預測未來走勢,用預測時點的價格水平作為未來價格走勢的起點。如果不發生趨勢性變化,上述機構和研究人員的預測結果與實際是基本相符的,但是一旦發生趨勢性的方向變化,他們就會錯的離譜。事實上,一個油價變化周期是20~30 年,3~5年的趨勢根本反映不了油價變化規律的全貌,尤其是趨勢性變化前的一段時間內的預測結果會嚴重偏離實際走勢。

                      此外,國際油價預測是一個參與國際原油資源投資活動與貿易組織的核心商業秘密,一定要由自己的核心團隊做,而不是聽信于國際機構和國際投行。絕大多數國際機構和國際投行的公開數據顯示,他們的預測只適用于趨勢不發生變化階段,基本不適用于價格出現趨勢性變化的“拐點”階段。

                      文雖至此,意猶未盡,限于篇幅,就此擱筆,希望能幫助讀者更多了解一點國際原油價格預測的知識,相信油價是可以預測的,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有志之士參與到國際原油價格預測中來,為中國投資者“走出去”參與國際油氣資源的投資提供必要的支撐。

                      責任編輯:侯瑞寧

                      znhouruining@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