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渤鉆海外成長密碼
                    2015年01月12日 11:24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侯瑞寧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底子最薄的渤海鉆探如何成長為中石油海外創收質量最好的鉆探企業之一?在講求質量和效益的今天,這個問題具備的現實意義不言而喻。

                      渤鉆開新局

                      今年前11個月,渤海鉆探海外市場利潤額增長幅度、收入利潤率等指標創歷史最好水平。

                      ○文/本刊記者 侯瑞寧

                      渤海鉆探海外市場實現了新跨越。

                      今年前十一個月,渤海鉆探與去年同期相比,海外市場利潤額增長幅度、收入利潤率和營業收入幅度均大幅提升,創出歷史最好水平,成為中國石油工程技術板塊海外創收質量最好的企業之一。

                      響當當的成績背后,蘊含著渤海鉆探海外市場質的飛躍。

                      對此,渤海鉆探公司副總經理劉光木這樣詮釋:“重組以來,我們海外市場實現了從鉆修井向技術服務轉變、從日費制向總包模式轉變、從重規模向規模效益并重轉變,從獨立經營向對外合作轉變。”

                      從鉆修井到技術服務

                      “先生,您好。請問您是BHDC(渤海鉆探)的嗎?”在委內瑞拉某城市飛往首都加拉加斯的機場,工作人員詢問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分公司經理張松杰。

                      “是的,BHDC。”張松杰微笑答道。幾年前,可不會有人這樣問他。那時,委國人只知道那些西方大的知名公司。如今,渤海鉆探已成為委國石油技術服務市場最大的國際鉆井和修井承包商。

                      “全產業鏈一體化競爭,全價值鏈協同性創效,是渤海鉆探獨特的競爭優勢。”渤海鉆探領導層說。

                      不過,上世紀90年代就跟隨中石油“走出去”的渤海鉆探工程技術隊伍已經不再滿足于只干鉆修井的活兒。眾所周知,在國際市場,鉆修井作業投入大、見效慢、效益低,往往是賺了產值、贏了掌聲卻輸了效益。而技術服務市場就大不一樣。

                      對此,渤海鉆探工作人員給本刊記者簡單做了下比較:“技術服務和鉆修井的收入差別相當于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前者動用設備少,所需人員少,效益好。比如在定向井方面,一個旋轉導向作業施工的日費收入是一部鉆機收入的4~5倍。”

                      2010年,渤海鉆探正式確立鉆修井服務和技術服務“兩翼齊飛”的戰略部署,測井、錄井、固井、定向井、泥漿等特色技術和優勢技術陸續走出國門,與國際知名石油工程技術服務巨頭同臺競技。

                      “起初,我有點擔心國外市場會不認可我們。”張松杰回憶當初時的情景這樣說道。他記得當年隨同公司領導去委內瑞拉,“甲方對我們的技術服務很感興趣,但對我們的能力或多或少有些質疑。”

                      渤海鉆探決定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

                      在委內瑞拉這個大舞臺上,渤海鉆探第二錄井作為委國最大的外國錄井公司,分外顯眼。

                      談及最初進入這個市場的情況,第二錄井公司副經理陳亞西記憶深刻:“當時面臨四大難關即設備適應關、中方員工語言關、外方人員技術關和甲方的認可關。”盡管難關重重,但是在甲方開鉆和階段性驗收中,憑借快速高效的施工能力,這個公司綜合評分始終居多家錄井公司之首,因此贏得了一份份新區塊的合同。

                      “在數家錄井公司競相爭奪的Anaco高效市場,共有9部鉆機,我們僅用3臺儀器就緊緊跟住了5部。厲害吧?”說起隊伍在委內瑞拉的受歡迎程度,項目經理鄧杰沒有掩飾自己的自豪之情。

                      不僅是錄井,固井作業同樣表現不俗。委內瑞拉Anaco區塊屬于淺層氣發育豐富地區,對于水泥漿、固井工藝和質量要求都很高。很多固井公司都在這個區塊栽過跟頭。2012年,渤鉆第一固井公司來到這里,從項目開始就精細準備,從裝備、人員、工藝技術等各方面嚴格管控,確保施工質量。目前,這一區塊完成固井七十余次,沒有出現任何質量問題。

                      海外市場就是一個競技場。渤海鉆探從鉆井、錄井、固井、泥漿等一項項展示,體現出全產業鏈一體化競爭能力,用精品工程證明自身實力,贏得了甲方的信任。截至2014年上半年,渤海鉆探海外技術服務隊伍達到208支,同比增長51.8%;技術服務與鉆修井收入比由去年同期的1:3變為2:3。

                      啃“雞架”更要吃“雞肉”

                      “國際市場不能總啃‘雞架’,更要吃‘雞肉’。怎么才能吃到雞肉?總包就是我們發揮品牌、技術和管理優勢,實現效益最大化的戰略舉措,代表公司今后國際市場發展方向。”在今年領導干部會上,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說。

                      渤海鉆探公司黨委副書記潘仁杰介紹,在海外市場,此前渤海鉆探都是日費制作業。近兩年,隨著海外勘探開發難度和風險不斷加大,甲方希望能夠與乙方分擔風險,開始允許乙方提供總包服務。

                      2013年是渤海鉆探海外總承包“元年”。當年8月,渤海鉆探中標俄羅斯魯克石油公司在伊拉克西古爾納Ⅱ油田的修井總包項目;9月,中標這一區塊的鉆井總包項目;12月與中海油伊拉克分公司正式簽署伊拉克米桑油田群鉆井總包項目合同。

                      一年之內,連續獲得三塊 “雞肉”,到底能不能吃到嘴里?

                      對此,渤海鉆探伊拉克項目部經理熊戰沒有太多擔心:“我們擁有全產業鏈的工程技術服務能力,之前在國內市場就有著豐富的總包經驗。進入伊拉克市場以后,哈法亞、魯邁拉等日費制項目為我們提供了大量的展示機會,讓更多的甲方看到了我們的實力。”

                      此言不虛。2010年進入伊拉克市場以來,渤海鉆探抓住每一次項目施工的機會,努力打造精品工程。熊戰記得很清楚,在哈法亞的第一口水平井—HF003-S001,渤海鉆探鉆井四公司就獲得了“滿堂彩”,創造了油區最快紀錄。在接下來的幾年里,渤海鉆探創出了哈法亞作業區域水平分支井施工最快紀錄、鉆井周期最短紀錄、最深水平井紀錄和初始試油產量最高紀錄等各種紀錄30余個。

                      有言道:酒香飄千里。渤海鉆探在伊拉克聲名鵲起之后,更多甲方開始“盯上”了她。

                      有了金剛鉆,敢攬瓷器活。自信讓渤海鉆探開始在國際市場邁出了更大的步伐。

                      中標魯克208口井修井總包項目后,渤海鉆探全體總動員,管理體系與甲方對接,后勤保障由原來的單線供應拓展至全球采購,工序銜接更是形成程序,連裝備擺放的位置、技術實施的流程都固化下來。

                      精細化管理成果顯現:在一步一崗的伊拉克,渤海鉆探的鉆機從陸運到開鉆只用21天;甲方提出的整改項在一周時間內完成閉環;鉆井施工中,在時間成本等壓縮的同時,甲方發現在渤海鉆探人設計的交叉作業中,設備停等時間被壓縮到了0.3%……

                      “在國外做總承包,甲方對于我們的組織協調能力非??隙?。整個施工過程中,我們能夠實現無縫對接,而國際某些大公司的施工阻停率達到40%。”張松杰說。

                      憑借高水平、高質量的服務能力,魯克、米桑等總包項目打響了渤海鉆探海外總包的“第一槍”。得益于此,2014年上半年,該公司海外總包收入達到總收入的24%。

                      “下一步,要圍繞建設國際石油工程技術服務總承包商這一目標,進一步在總包上做文章。”渤海鉆探領導層表示。

                      既“抱西瓜”,也“撿芝麻”

                      “‘走出去’對我們而言不是任務,是業務。”談及海外市場發展,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這樣表示。為了做好這項業務,渤海鉆探從最初的“規模”為主向“規模與效益并重”轉變。

                      在海外項目運作過程前期,渤海鉆探認真開展項目全生命周期效益分析,實行從項目投標到施工完成的全過程成本管控。項目投標前,對項目各項成本做充分的預測,確保投標價格合理;施工過程中,制定落實降低物耗、節能減排等措施,嚴控事故復雜,確保低耗施工;施工完成后,要加快結算,并對項目整體效益進行全面總結,確保項目盈利。

                      在渤海鉆探領導層看來,市場主要看前景。前景良好與否,在于對市場的正確把握。說起這點,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公司書記李玉群這樣解釋,中東和南美作為全球油氣的富集區和重要生產地區,對石油工程技術的工作量要求非常大。“目前,伊拉克和委內瑞拉是我們服務的兩個主要陣地。”李玉群說。

                      除了在市場布局、項目評估等這些環節做文章外,渤海鉆探還在降本增效上下起了功夫,真正是既“抱西瓜”又“撿芝麻”。為此,渤海鉆探加強對海外員工的宣傳引導,建立節支成果共享機制,極大激發了員工參與節支降耗的積極性。

                      在伊拉克魯克項目鉆井施工中,甲方要求套管坡口切割不能動用氣焊,必須冷切割作業,并推薦了服務商。但是服務商每切割一次就需要約1萬美元,一口井至少要切割兩次。“這要在國內,鉆井隊自己就能干。”渤海鉆探鉆井五公司魯克項目經理龔治賓心有不甘,

                      他發現,這套冷切割套管作業設備是中國制造的,經詢價,自己冷切割一次可以省出一套設備的資金。征得甲方同意后,項目部決定自己購買設備,利用廢套管練習切割技術。從第三輪鉆井開始,在套管切割時鉆井隊用上了自己的套管冷切割設備。僅此一項,每口井就可節約人民幣約12萬元,剩余23口井施工合計可節省人民幣276萬元。

                      無獨有偶。渤海鉆探第二固井公司在伊拉克市場有哈法亞項目、米桑項目和魯克項目,生產物資需求量大,物資滯港將增加不必要的成本支出。為此,這個公司從簡單的箱單編號、制作、粘貼,到井下工具附件的各類證書核對,再到物資的裝箱、集港、運輸等,各個環節都精細實施。結合伊拉克市場情況,公司采取提前半年或一年的方式進行物資發運,并利用倒班人員攜帶微小零部件至前線,減少物資滯港所產生的倉儲費與急用料空運費用。

                      第二固井公司還建立了國內、國外、當地“三位一體”的物資保障體系,物料配件國內發運、生產水泥阿曼購置、外摻料本地采購,提高了物資供應保障能力,縮短了供貨周期。這個公司不定期召開國際市場生產協調會,針對物資采購和拉運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物資海運清關費用同比降低了10%。

                      從上到下、從大局到細節……渤海鉆探將成本管理與提高效益作為一項長期戰略來抓。

                      在打造成本效益優勢方面,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提出:“要把國內一些好的成本控制經驗、做法引入國外,不斷完善細化海外不同市場的成本控制措施,形成制度、固化執行。要認真研究相關問題,最大限度降低經營風險、減少財務費用。”

                      從“下象棋”到攜手合作

                      要在國際市場上長袖善舞,僅憑一己之力是難以完成的,必須采取合作。對此,劉光木體會深刻。

                      “闖蕩國際市場不是下象棋,不能總是想著怎么把競爭對手‘將死’。因為這樣誰都活不下去。”他笑著說,“慢慢大家形成一個共識,要改變‘下象棋’的思維,學會通力合作。合作是大勢所趨,要么是技術服務上的,要么是商業化合作。”

                      本著“加強合作、互惠雙贏”的原則,渤海鉆探積極探索強強聯合、分包代管等發展模式,與國際知名公司一起,在修井、完井、頂驅服務等十幾項業務上進行深入合作,提升了經濟效益。

                      作為這一轉變的最好詮釋,魯克項目被頻頻提到。在這一項目中,渤海鉆探公司將定向井服務業務也對一些西方知名公司進行了分包。

                      “國際市場有一些很先進的技術是我們缺乏的,為此,我們與其合作,優勢互補,可以為甲方提供更好的服務。”渤海鉆探領導層坦率地表示。

                      采取合作,源于對自己更清楚地認識,也源于對甲方更負責任的對待,更源于逐漸形成的全球化視野。

                      作為以高新技術定位的渤海鉆探,特色技術成為在國際市場為甲方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的優勢所在。

                      在伊拉克米??偘椖窟\作中,漏失一直是一個令甲乙方都撓頭的難題。西方知名大公司也多次在這里敗走麥城。AGCS-27井鉆進過程中就發生6次漏失,漏失量達到2000多立方米,漏失過程中還伴隨著溢流發生。

                      渤海鉆探設身處地為甲方著想,提供適應性更強的堵漏配方,確保泥漿性能滿足現場要求,漏失量慢慢減少,直到降至120立方米到300立方米,事故復雜事件減少了,甲方成本投入下降了。

                      “市場雙贏,只有立足于為甲方創造更大價值,進而才能通過總承包提升自身競爭優勢。”在海外征戰近20年的渤海鉆探國際公司黨委書記李玉群感受頗深。

                      渤海鉆探努力成為與甲方同呼吸共命運的乙方,甲方也成為渤海鉆探可以交心的伙伴,他們的贊譽成為渤海鉆探在中東市場最好的免費廣告。因為跟伊拉克南方公司多次合作,渤海鉆探在不同場合被其推介給眾多合作伙伴;以作業標準嚴格、質量要求苛刻聞名的魯克公司,對渤海鉆探這個合作伙伴贊賞有加、格外青睞。

                      對于這樣的市場待遇,渤海鉆探公司中東事業部經理甘世勝解釋說:“雙贏的市場是最大的市場。甲方欣賞我們,是因為我們站在他們的角度考慮問題,為他們爭取到了更大的利益。”

                      責任編輯:侯瑞寧

                    仗劍闖海外

                      渤海鉆探憑借科學的發展戰略、精細化管理、技術優勢等,在國際市場闖出一片天地。

                      ○文/本刊記者 侯瑞寧

                      渤海鉆探海外成長的密碼是什么?

                      在采訪渤海鉆探的一周時間內,本刊記者從塘沽到任丘再到大港,走訪定向井、固井、錄井、泥漿等技術服務單位,試圖從中尋找破解這一密碼的鑰匙。

                      “成績的取得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它源自我們的發展戰略、精細化管理、技術優勢。”渤海鉆探公司副總經理劉光木逐一列舉著這一切,“以及渤海鉆探的‘爭先文化和四特精神’。”

                      追隨市場VS開拓進取

                      渤海鉆探的日子不好過。

                      重組之初,只要盤點下渤海鉆探的家底就能得出上述結論:資產總值、營業收入、關聯交易市場和海外市場均位列中石油鉆探企業其后。

                      向外看,形勢更不容樂觀:在大港和華北關聯交易以外市場,除了面臨中石油其他鉆探企業的競爭以外,民營企業和民營隊伍迅速成長,惡性、低價、無序競爭在所難免……

                      怎樣才能闖出一片天地?

                      “必須樹立‘大市場、全球市場’的觀念,必須依靠我們所掌握的技術‘走出去’、走向高端。高端市場在哪里,就在國際市場。大踏步地走向國際市場,這是主觀、客觀兩個方面的必然選擇,在某種程度上也是被逼無奈的選擇。”經過對國內外市場的認真分析,渤海鉆探領導層做出如是判斷。

                      重組伊始,渤海鉆探“16246”發展戰略為公司發展立下定海神針,其中“1”就是建設優勢突出的國際化石油工程技術服務公司的一大發展目標;堅持“國際化”也成為公司發展的四大原則之一。

                      當時,伊朗國內石油探明儲量約為200億噸,占世界第三,年產量為2億噸;伊拉克石油探明儲量為160億噸,占世界石油總儲量的10%;委內瑞拉在未來幾年將原油日產量提高一倍,到2019年達到600萬桶/日……豐富的儲量與需求量的背后,便是鉆探公司的工作量。

                      為此,渤海鉆探謀篇布局:做大中東、做強南美、做優亞太。

                      2013年年初,中國石油集團宣布,2020年海外油氣作業產量將占公司總產量的60%。這讓各大鉆探公司看到了海外大發展的前景。

                      然而,對于渤海鉆探而言,有些人并沒有意識到國際市場的重要性。彼時,中石油正在建設新疆大慶和西部大慶,國內的工作量比較充足。“委內瑞拉關稅高達40%左右,政局不穩,到那兒能不能賺錢還兩說嘞。國內情況這么好,沒必要冒這個風險。”一些人這樣想。

                      為了消除大家的顧慮,渤海鉆探多次統一思想:“無論從國內市場形勢,還是從海外發展空間來看,國際市場都將成為公司今后增量和效益的主要來源。國際市場的成敗,決定著公司‘16246’發展戰略目標的實現。”

                      為了鼓勵“走出去”,渤海鉆探公司在政策上做了諸多傾斜,“公司設定了國際市場金銀銅牌員工的表彰獎勵,海外優秀外籍員工的表彰政策;國際市場開發專項獎。”國際工程分公司黨委書記李玉群說。

                      從頂層設計到政策支持,渤海鉆探為海外市場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裁判員&運動員

                      如何把戰略落實到位?管理體制機制是第一位的。

                      “我們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是因為有一套適合自己的體制機制。”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公司經理張松杰說。

                      他所說的體制機制是指渤海鉆探的矩陣式管理。目前,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分公司既是經營實體—擁有鉆修井隊伍,又負有協調管理各專業公司在國際市場業務的職能。在業內看來,這頗有些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的“嫌疑”。據記者了解,一般情況下,鉆探公司下屬的國際工程公司與其各專業公司在海外屬于平級單位,各自“走出去”。

                      那么,渤海鉆探為何選擇了這一特別的管理模式?

                      “這種體制機制的形成,有一定的歷史原因。”張松杰解釋說。一直以來,渤海鉆探海外市場的龍頭是鉆修井業務,負責此業務的國際工程公司擁有比較豐富的海外商業運作經驗。重組之后,為了更好地帶動其他工程技術服務業務“走出去”,渤海鉆探將其各個專業公司的海外業務納入國際工程分公司進行統一管理。

                      在實際操作中,國際工程公司作為窗口,主要側重于商務和內部協調,中標以后只收取1.5%的管理費,用于市場的前期運作和項目過程中的各種協調費用。這種方式不僅為各單位節約了成本,而且為各單位在前期市場調研、公關、做標書、商務談判、協調關系等方面節省了很多精力。

                      對此,渤海鉆探第一固井公司經理莊建山感受深切。第一次進入委內瑞拉市場,公司對于商業運作規則并不熟悉。在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公司委內瑞拉項目經理部的幫助下,第一固井公司與甲方PDVSA開展了固井合同的議標程序,最終獲得了三個區塊一年期的固井服務合同,合同額折合約為2400萬美元。

                      “今年5月開工到現在,我們在該市場的產值已經突破了3000萬元,到年底有望實現5000萬元。”莊建山樂呵呵地說。

                      就這樣,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公司發揮窗口優勢、商務優勢、經驗優勢,各專業公司提供技術優勢、裝備優勢、管理優勢,兩者結合起來,最大程度地調動了渤海鉆探的資源。

                      為了規避矩陣式管理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的弊端,渤海鉆探制定了一系列制衡舉措。“在帶動各專業公司‘走出去’中,我們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與義務。比如,在年終考核中,渤海鉆探將國際市場總產值和二級單位的海外業績同時納入國際工程公司的考核指標,但對國際工程公司鉆修井業務并不進行考核。對國際公司和相關單位實行雙向交任務、雙向搞考核的經營管理辦法。”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分公司經理張松杰說。

                      針對矩陣式管理,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表示:“我們要堅持這一套機制和一系列做法,做到定位、體制、機制自信。”

                      最具優勢的&最要追趕的

                      244.5毫米的技術套管固井施工任務差點難住了付家文。作為渤海鉆探第二固井公司副總工程師,他有些撓頭。

                      其實,同類任務在國內是小菜一碟,但是伊拉克的高壓氣層、高壓水層,以及鹽膏層、巖鹽層、復合巖層等復雜地層,恁是讓其成為了一個世界級難題,就連在同一工區施工的多家國際知名公司負責人也皺起了眉頭。

                      要在伊拉克站穩腳跟,必須找出解決辦法。為此,渤海鉆探科研人員開始對懸浮劑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試驗,僅針對加重材料就進行了460余次的模擬復核。3個月后,特色抗鹽抗高溫水泥漿體系終于“出爐”,并被成功應有到HF011-M306井,固井質量達到要求。截至今年6月30日,第二固井公司已在伊拉克哈法亞油田成功實施244.5毫米套管固井作業46井次。

                      憑借領先的技術,渤海鉆探被甲方稱為“了不起的合作伙伴”。就連一些西方知名公司的固井方案在哈法亞實施前,都必須經過渤海鉆探第二固井公司的審核、審查后,才能組織實施。

                      “闖蕩海外市場,渤海鉆探最大的優勢就是擁有最好的技術。”渤海鉆探領導自信地說。

                      領先的技術與服務一直是是渤海鉆探闖蕩海內外市場的“撒手锏”和“金剛鉆”。

                      作為中石油第一家規模最大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渤海鉆探擁有深井超深井鉆井、水平井鉆井等“十大優勢技術”,以及大位移鉆井、煤層氣鉆完井、BH-WEI抗三高鉆井液、水平井裸眼分段壓裂等“十大特色技術”。在產品方面,形成了BH系列旋轉導向鉆井系統、VDT垂直鉆井系統、MWD/LWD隨鉆測井儀等“十大技術利器”。

                      在渤海鉆探公司的科技領先戰略中,五級專家管理是最具創造的舉措之一。公司技術專家按照層級、崗位、承擔項目情況及首次聘任時間,分為一至五級,不同級別的專家承擔不同的工作任務享受不同的津貼標準,并實行升降級動態管理。同時,公司設立科技創業獎,大力實施科技創業工程,推進技術成果產業化,切實提高高附加值的技術服務收益。

                      與此同時,渤海鉆探持續完善科技研發體系,成立了技術中心、海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和博士工作站。在編制“十二五”科技發展規劃的同時,公司制定了自主創新重要產品認定辦法等10余項管理制度,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科技管理體系。在此基礎上,渤海鉆探公司建立了科技投入穩步增長機制,采取公司和二級單位兩級投入的方式,逐年加大科技資金投入力度。

                      對于未來的技術創新,渤海鉆探公司將繼續強化技術支撐,充分發揮公司、工程院、各二級單位三個方面的作用,成立相應的組織,合力攻堅國際市場工程技術服務的疑難雜癥。

                      “要憑借我們豐富的深井復雜結構井施工經驗,運用好 “十大優勢技術、十大特色技術、十大特色利器”。針對不同市場,定制最優‘套餐’。”渤海鉆探領導層如是說。

                      爭先文化&四特精神

                      無論是青春年少,

                      還是已過四十的不惑,

                      既要面對艱苦的工作環境,

                      又要忍受異國他鄉的無聊和寂寞,

                      甚至是搶劫、綁架的脅迫。

                      海外石油人的性格,

                      不懼怕任何的風險和挫折。

                      這是海外渤鉆人寫下的詩歌片段,鐵軍風骨在此得見一二。“爭先文化、四特精神,是渤海鉆探公司的特色文化,為我們干事創業提供了重要動力。”渤海鉆探公司領導表示。

                      一直以來,“務實、創新、爭優、和諧”的爭先文化和“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擔當、特別能奉獻”的四特精神是渤海鉆探隊伍的精魂所在。

                      回憶最初到海外的情形,渤海鉆探井下技術服務公司伊拉克項目部副經理吳文波記憶猶新。每年旱季,伊拉克溫度高達55攝氏度,“門的鐵把手燙得都不敢摸”。每天外出作業,衣服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變成白色的鹽堿附在上面;蚊蟲猖獗的時候,一咬一個包,有時候流毒膿。“有一次一個同事因為蚊蟲叮咬中毒都暈了過去。”他說,“幸虧發現及時送去了醫院。”

                      在委內瑞拉也面臨同樣惡劣的自然環境,而且會有被搶劫的危險。渤海鉆探第一固井公司副經理黨冬紅就有過兩次被搶劫的經歷,幸而是有驚無險。

                      采訪中,談起業績,渤海鉆探的男兒們個個神采飛揚;談起驚險、吃苦,他們不在話下;可是話題一旦轉到家庭、父母、妻女,卻會下意識地出現幾秒鐘的沉默。只身在外,這些個個身披榮耀鎧甲的戰士們,最虧欠的也許就是家人。

                      董殿彬,渤海鉆探泥漿公司副經理,常年工作在外。2011年4月,他的妻子得了闌尾炎住進了醫院。身在伊拉克的他得知這一消息時,眼淚禁不住涌上眼眶??墒敲鎸系年P鍵階段,他還是選擇了堅守陣地。妻子從生病到出院,董殿彬沒有照顧過一天。女兒現在13歲了,他陪她過的生日屈指可數,從來沒有給她開過家長會,一直對女兒許諾去極地海洋世界的諾言遲遲沒有兌現。“這次從國外回來可以好好陪陪她。”說起女兒,董殿彬眼晴一紅,隨后又靦腆地笑起來。

                      皇天不負苦心人。海外艱辛的付出不僅提升了公司的業績,而且提高了自己的生活水平。吳文波告訴記者,他去年和妻子買了房,今年準備買車,還準備在政策允許的情況下生個二胎。

                      正如渤海鉆探公司海外一位員工所寫:“海外石油人的創業歷程/確實讓我們付出了許多/但收獲的成果也很豐碩/看到祖國海外石油事業的騰飛/家庭的富足與快樂/我們抹去臉上的汗水甚至是血水/無怨無悔的笑容永遠是那么的燦爛和潤澤/這就是我們海外石油人之歌!”

                      對于未來,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提出,在新的征程中,海外要繼續踐行爭先文化、四特精神,展示鐵人子弟兵的風采,從維護國家形象、提升企業聲譽的高度,以所在國的法制、倫理來規范自己的行為和企業行為,履行崗位的職責,成為爭先文化、四特精神的優秀踐行者。

                      責任編輯:侯瑞寧

                    記者手記

                      成長的“未盡”之因

                      在海外,一個底子最薄的企業如何成長為創收質量最好的企業?在講求質量和效益的今天,這個問題具備的現實意義不言而喻。

                      在采訪渤海鉆探期間,本刊記者試圖尋找問題的答案。從上層領導到基層員工,他們談著自己的理解,羅列出一二三四等因素:比如發展戰略、管理模式、技術優勢以及爭先文化和四特精神。一切顯得那樣順理成章,理所當然。仔細一想,又會有“不盡然”之感。

                      可是,那“未盡”之因又是什么呢?

                      想起采訪中的兩個片段。

                      片段一:11月7日下午,記者正在和渤海鉆探國際工程分公司經理張松杰談BHDC的品牌效應,他突然垂下眼簾,好像是自言自語:“從目前來看,今年這種好的業績應該是可持續的,不是曇花一現。”之后,他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您是個憂思挺重的人。”幾秒鐘后,記者說。

                      “今年雖然效益好,但是包括我在內的領導班子成員沒有輕松過,大家得考慮兩年以后的事情。”他說,“明年的工作量是有保障的,無論是從委內瑞拉還是從伊拉克等中東市場,都不錯。后年需要進一步努力。”

                      片段二:11月6日上午,采訪渤海鉆探公司副總經理劉光木,他略略談了下成績取得的原因之后,身體往椅子后面靠了一靠,臉色微顯凝重地說:“其實,在國際市場上,渤海鉆探的發展依然任重道遠。”

                      言語之間流露出“居安思危”四個字。

                      6年前,處在真正危機的時候,渤海鉆探又是另一種摸樣—危中尋“機”。

                      重組之初,渤海鉆探“勢單力薄”甚至面臨存亡難題,但是公司沒有輕言放棄,而是潛心下來,認真分析自身優劣,定下了“16246”發展戰略。其中,“6”即是塑造經營業績、技術能力、安全環保、管理效能、隊伍素質、企業文化六大突出優勢。當時的“突出優勢”是一個努力奮斗的目標而已。如今,6年過去了,渤海鉆探可以挺起腰板說,這六個方面成為自己已然獨有的優勢。

                      在最壞的時候,保持自信;在最好的時候,保持謙恭。

                      做到這點,首先需要對自己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其次是有一個可供奮斗的合理目標??s短兩者之間距離唯一的辦法是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然后堅持下去,直到實現。

                      而今,經過6年的發展,渤海鉆探為自己的海外業務發展找到了一條清楚的路徑—管理技術型道路。“管理是核心,技術是手段。”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表示。

                      其實,關于渤海鉆探的矩陣式管理模式,很多人曾經有過這樣或那樣的疑惑和不理解??墒?,領導層還是頂住了壓力,大力推動這一管理體制。“實踐證明,這種體制能夠有效利用國際公司和二級單位的資源,調動兩方面的積極性,是快速做大做強國際市場的最佳選擇。”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說。

                      關于技術,渤海鉆探有著非常強的自信和自知。“我們在鉆修井技術方面完全可以和國際公司媲美。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向高端技術挺進,目前正在加緊做相關方面的研究。”渤海鉆探公司領導層表示。

                      前不久,剛剛于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有一段講話,大意是:阿里在六七年以前或者三五年以前充滿了爭議,大家都覺得這個公司根本賺不了錢。那個時候,他很堅信地知道,阿里巴巴沒有那么差,比這些人想象得要好多了。“但是今天我們碰上了大麻煩,大家認為你那么好,太好了。其實,我知道我們沒有那么好?,F在是最危險的時候。”

                      居安思危、居危尋“機”,方能具有永遠前進的可能。渤鉆就是這樣。

                      責任編輯:侯瑞寧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