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人物
                    “泥土式”專家蘇俊青
                    2015年01月15日 10:26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谷珊珊 李正財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從大港油田重點戰場到尼日爾的中國石油重點領域,蘇俊青成就了自己,也成就著別人。

                      ○ 文/谷珊珊 李正財

                      從事地質研究工作近30年,大港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首席專家蘇俊青先后發現棗北、葉西、濱海斜坡等諸多含油構造,出色地完成孔店—風化店第三系目標挖潛及孔西潛山、千米橋潛山、歧口專項子課題濱海海域等重大預探目標的研究工作。

                      工作上取得累累碩果的蘇俊青從來不會對人歷數自己獲得的成就和榮譽,總是低調地抹去自己的貢獻。在蘇俊青的眼里,自己或許只是為他人鋪路的那點泥土。

                      無止境的事業追求

                      1987年,蘇俊青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大港石油學校,同年被分配到地質研究院從事勘探研究工作。在這個人才密集的研究機構,天生聰穎的他很快就意識到作為一名中專生,學生時代所獲得的知識與廣袤的石油勘探領域相比猶如滄海一粟。而自幼父母嚴格的教育和多年養成的不甘人下的秉性,使剛滿20歲的蘇俊青就給自己制定不斷學習、潛心研究的人生基調。

                      近幾年,蘇俊青承擔了歧口重大專項課題的子課題《濱海地區分層系含油氣評價及目標優選》的研究,重點負責濱海海域預探目標研究與井位部署,并牽頭啟動了尼日爾連片解釋工作。同時承擔這兩項備受中國石油集團公司關注的課題,其壓力不言而喻。蘇俊青卻笑呵呵地說:“專家的使命就是擔當,就是以領頭羊的角色帶著大家一起干。”

                      “雖然現在的勘探越來越難,但從2007年開始,每年投入到勘探的工作量和儲量是成正比的,每年都有新的發現、新的突破。而90年代初,好多人都困惑今天找完明天找什么去,但是每年下來都有新的發現,那時我就意識到勘探沒有失敗,勘探也是沒有止境的,往往一些新的發現可能會帶來一個規模發現。關鍵要有信念。” 蘇俊青篤定地說。

                      在《濱海地區分層系含油氣評價及目標優選》的研究中,他帶領科研人員開展了兩個地區目標評價工作,提供井位11口,被采納7口,實施5口,4口井揭示了厚油氣層。新增天然氣控制儲量151億立方米,石油地質儲量4851萬噸??刂朴?86萬噸,預測油3865萬噸。同時,研究工作取得四項突破性認識和兩項科研成果。這些具有前瞻性地認識與研究為大港油田在2011年準備了兩個現實的規模增儲陣地,即億噸級的濱海斜坡增儲戰場和濱海1號構造帶的規模增儲戰場。

                      而在此前,由蘇俊青完成的北大港東翼加快部署方案研究與部署、歧口凹陷下第三系標準層厘定,也都成為大港油田發展中重要的節點性貢獻。

                      西非先鋒隊長

                      作為實施“走出去”發展戰略的第一步,尼日爾項目也是大港油田打造復雜斷陷盆地油氣勘探開發技術公司重要的一環。通過該項目,大港油田欲建立起培育國際化人才隊伍的平臺,并展示油田勘探開發優勢技術。

                      按照把尼日爾項目做成示范工程、精品工程的要求,大港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抽調科研骨干組建了海外項目研究所,任命蘇俊青為技術總監、海外黨小組組長。

                      大港油田李建青總經理對蘇俊青說:“要把尼爾項目當成自己的事業來干,把它做成大港油田的第二大工程和示范工程。”

                      雖然該項目時間緊、要求高,工作量大,但在蘇俊青看來,這為大港油田的科技工作者們提供了一個拓展到國際市場的舞臺,要打破常規地去干。

                      2011年4月,蘇俊青作為大港油田首批技術支持的探路者,帶領9名同事來到尼日爾。初踏非洲大地,惡劣的自然環境和落后的基礎設施令所有人大吃一驚。但也就是從那一刻起,蘇俊青對“艱苦創業”、“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大慶精神”和“鐵人精神”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項目啟動之初,甲方只給了這個科研團隊整個探區不到十分之一的研究范圍,而且只讓做老三維區的構造解釋。這意味著甲方對這支隊伍的技術水平和技術能力存有疑慮。

                      為了尋求突破,盡快打開局面,蘇俊青在帶領團隊做好規定區塊技術支持的基礎上,自主選取Moul凹陷作為突破口。而這個區塊因多家國際知名石油公司先后進行了40多年勘探作業而無斬獲的原因,被判定是勘探禁區。但本著“勘探無禁區、找油無止境”的勘探理念,蘇俊青和團隊成員對區塊進行重新評價、重新認識,先后開展三輪構造精細解釋,梳理近千條斷裂,明確了主攻方向。最終,優化實施的Bamm井喜獲千桶產量,一舉打開Moul凹陷的勘探新局面,展示了大港油田高超的技術水平。

                      “一口井、一個區塊的成功并不代表我們已經贏得了市場,在課題研究過程中,我始終與甲方保持高效溝通,及時了解甲方需求,超前謀劃、超前研究,并把每一次匯報、每一次交流都當作展現我們技術實力的舞臺。”蘇俊青坦言。

                      三年來,蘇俊青每年都有一多半時間堅守在尼日爾現場,甚至春節時依舊留守值班。正是源于這種真誠與勤懇的努力,由蘇俊青帶領的科研團隊最終實現課題研究由早期Agadem區塊的3000平方公里拓展到2.7萬平方公里,在深層勘探方面也取得重大突破,新增儲量保持在年億噸以上。此成果不僅令團隊贏得甲方認可,也使大港油田的技術服務品牌閃耀在尼日爾蒸蒸日上的石油工業中。蘇俊青更因此榮獲由尼日爾政府授予的石油工業杰出貢獻者榮譽稱號。

                      甘為學生的“泥土”

                      工作中的蘇俊青,基本每天都在加班。雖然老家就在距離油田半小時車程的位置,但他每年只能回去看望父母兩三次。即便是在兒子高考沖刺階段,他也踏上異國他鄉的征途。

                      從勘探所潛山項目室到南部油田,從孔南項目室到中北部室,從新疆項目部到歧口一室,從大港油田重點戰場到尼日爾的中國石油重點領域……幾乎每隔一兩年,蘇俊青都要更換一個工作地點。但他說,雖然自己工作比較忙,但是忙得有意義、忙得快樂。

                      忙碌的工作節奏也為蘇俊青帶來諸多榮譽—3項中國石油集團公司重大科技成果,2項中國石油集團公司科技進步一等獎、10項二等獎,3項大港油田科技進步一、二等獎。同時,他先后被評為天津市勞動模范、“八五”立功獎章、“三星級”崗位能手等榮譽稱號。對于這些榮譽,蘇俊青顯得十分低調與謙虛:“這些成果滲透著大家的汗水,不可能是一個人能獨立完成的。”

                      在蘇俊青看來,所有工作都不能把自己和同事們割裂開,甚至要把自己放在更低、更冷的位置。專家首先要通過自身的努力和奉獻來感召同事,這比坐下來說教強。

                      “油田一直致力于勘探成果惠及百姓,我也一直考慮,可以適當降低專家的待遇,多向科研骨干傾斜,向重要的管理崗位傾斜。這樣能夠調動更多人的積極性。”蘇俊青真誠地表示。

                      24年來,蘇俊青不僅自己在地質、地震、構造等專業知識上不斷地進行系統學習,而且致力于在勘探開發研究領域培養青年科技人才,用自己豐厚的專業積累和科研成果,無止境地付出著。

                      為培養更多的專業人才,他甘為人梯,先后以整體解剖歧口凹陷以來形成的構造解析、沉積體系、油氣藏分析等技術為切入點,進行了“大港油田勘探研究技術與主要認識 ”、“濱海海域構造沉積特征與油氣成藏”課題講解。他說,帶新人重要的是工作過程的交流,是啟發而不是灌輸。他的學生錢茂路已在預探目標研究與評價領域獨當一面,于超已經成為地震地質綜合解釋的新秀,楊冰則被培養成鉆井動態分析的人才。這些青年人才均在天津市地質學會第二屆青年石油勘探開發技術研討會上發表論文,并活躍在勘探開發的研究領域中。

                      正如蘇俊青最喜歡的詩人魯藜的那首詩描述的一樣:“老是把自己當作珍珠,就時時有被埋沒的痛苦。把自己當作泥土吧,讓眾人把你踩成一條道路。”蘇俊青始終這樣甘心地做一個低調沉靜、專注敬業、自信而又忙碌的“泥土”專家。

                      責任編輯:趙 雪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