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戰略油儲進展有點慢
                    2015年01月16日 10:5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陳 躲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訪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院長、國際能源安全中心主任黃曉勇

                      我國戰略油儲建設進度慢、規模小,安全性弱。今后,應全面加速建設。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國際油價瘋狂下跌,甚至跌出了國外某礦泉水的價格。在“油”比“水”還便宜的時機下,大量購買石油加強戰略儲備成為業內共識。

                      2014年11月20日,國家統計局發布消息稱:國家石油儲備一期工程建成投用,包括舟山、鎮海、大連和黃島四個國家石油儲備基地,儲備原油1243萬噸。

                      “石油儲備設施的投用是中國石油儲備建設的重要成果,但從儲備建設的進度、規模、品種、安全和制度等方面來看,中國的石油儲備建設任重道遠。”在大家都對此消息興奮不已時,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院長、國際能源安全中心主任黃曉勇如是說。

                      黃曉勇為何會有此番評論,中國石油儲備建設究竟如何,應該怎樣做才能建立一套完整的石油戰略儲備體系?帶著上述問題,中國石油石化雜志社記者對黃曉勇進行了專訪。

                      建設進度比計劃晚6年

                      中國石油石化:您好,黃院長!現在中國石油戰略儲備一期工程已建成投用,按照您的說法,您認為這個進度過慢了嗎?

                      黃曉勇:是的。2003 年起,中國開始籌建石油儲備基地,初步規劃用15年時間分三期完成油庫等硬件設施建設。據我們了解到2008年,第一期就可建成投用。到2010年,第二期要投產使用。而現在比先前說的晚了6年,剩下的四年時間,能把剩下的兩期都建成嗎?不好說。

                      另外,當時設計的規模是按照2003年中國石油凈進口量規模設計的,而現在中國實際石油使用量的規模,比那個時候多多了。所以說無論是從進度本身,還是從中國經濟本身對石油的需求量而言,它都是慢了。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進度慢的原因是什么呢?

                      黃曉勇:簡單地說,就是重視不夠、投入不夠。

                      伊拉克戰爭以前,中國在能源儲備建設方面的緊迫性并不明顯,加之當時國際能源市場較為穩定,且油價偏低,國內很多人相信市場可以較好地解決問題,所以在是否建立石油戰略儲備的問題上彷徨多年。直到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爆發再次開啟了國際油價不斷攀高的歷史,在此壓力下中國正式啟動了三期工程,計劃全部投用后將使中國的戰略總庫存提升至5億桶(約合6821萬噸)。但現在一期工程的儲備能力只占總計劃的五分之一,因此,中國的石油儲備建設任重道遠。

                      中國石油石化:在您看來應該如何加快建設進度呢?

                      黃曉勇:首先中央財政要加大投入。其次可以動員地方政府加入到儲備能力的建設當中來。再次就是企業。石化企業應該是儲備的一個方面,另外一些大而有實力的企業,也可以在這方面做些貢獻。最后,可以動員國際資本,動員外國的石油生產國或石油生產企業,加入到中國石油儲備能力的建設當中來。當然,從保密性、安全性來說,讓外國資本參與國家戰略儲備是不可能的,但作為商業儲備的話,為了加快進度,在短時間內擴大儲備能力,是可以讓外國資本參與的。這也是國際上一些國家采用的做法。

                      規模僅夠使用22.7天

                      中國石油石化:雖然中國目前的石油儲備建設進度太慢,但總歸是個好的開始,依您看,中國目前的石油戰略儲備規模如何?

                      黃曉勇:中國石油2014年1月發布的常規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底,中國商業原油儲備能力1.41億桶。按中國2013年每天消耗石油139萬噸(約合1075.6萬桶)的規模來靜態計算,當前我國戰略原油儲備只夠使用8.9天,商業原油儲備可用13.8天,全國原油儲備的靜態能力總共為22.7天。

                      然而,中國的石油消費規模還在逐年增長。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在發布的《2012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中提到,根據需求預測模型的計算結果,并綜合考慮替代能源發展情況,初步判斷我國石油需求峰值在8.1億~8.7億噸,時間在2040年前后。這就意味著中國的石油需求峰值將比2013年5.074億噸的實際消費量高出60%~70%。

                      因此,若以石油需求峰值進行動態估測,即便目前籌劃的戰略儲備建設全部建成投用,石油戰略儲備也只夠28.5~30.5天使用。另外,中國自身2億噸左右的石油生產規模已達峰值,對外依存度將在2013年58.1%的基礎上繼續升高,不久就會出現三天的產量只夠一天用的情況。

                      中國石油石化:與美國等發達國家戰略石油儲備相比,我國儲備規模較小,不符合油儲的安全標準。請問油儲安全系數的依據是什么?

                      黃曉勇:無論是靜態計算還是動態估測,中國的石油儲備能力遠低于國際能源署設定的90天的安全標準,更低于其他凈進口成員國平均172天的現有水平。日本已具備165天的石油儲備能力,美國更是達到240天,而且美日等國的石油消費量業已達峰值。

                      當然,安全標準以進口量還是消費量為準,結果是不同的。國際能源署以原油或成品油的凈進口量為準,而歐盟對其成員國的要求以消費量為準。2013年,中國的石油探明儲量為25億噸(折合181億桶),僅占世界已探明儲量的1.1%,按當年的開采規模僅能持續11.9年。因此,中國的石油儲備安全標準用消費量作參照系數為宜。

                      有句話叫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中國石油儲備建設在規模上亟待加強,在緊迫程度上更是刻不容緩。

                      中國石油石化:依您看,中國應該如何加大石油儲備建設規模呢?

                      黃曉勇:要想擴大規模就是多建儲備基地,然后多買回來儲存就行了。當然,這需要國家支持,因為儲存是損價的。對企業來說,它需要占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如果國家沒有相關法律賦予企業一定的義務,并且在利益上有一些安排,企業肯定不愿意做并且也做不好。國外都是有強制的法律規定,而且有制度安排的。這是我們國家需要學習的。

                      地上儲庫安全性弱

                      中國石油石化:您曾說,作為石油安全的最后防線,如果不能抵御軍事打擊,石油戰略儲備就可能形同虛設。您認為,在安全性方面中國做得如何?

                      黃曉勇:安全方面,中國的石油儲備建設同樣需要加強。

                      二戰時期的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海軍上將曾說:“在珍珠港事件中,美軍艦隊的所有燃油都在地面的儲備罐里。大約有450萬桶油,只要用直徑50毫米的彈頭射擊就可以讓它們完蛋。如果日本人摧毀了那些儲油設施,戰爭就要延長兩年。”

                      出于這一擔憂,美國如今的戰略石油儲備具有高度的安全性,90%都儲藏在墨西哥灣沿岸600~1200米深的巨型鹽礦洞內,最深的地下儲備設施可達3000米,即使周邊遭到原子彈襲擊,也能安然無事。

                      我國一期四個儲備基地的儲備庫都建在沿海地面,地面儲備罐群不僅占地面積多,而且暴露目標很大。如果真的發生戰爭,較弱的能源儲備規模及十分低下的安全水平,將使中國在與美日的戰略對峙中存在極其懸殊的差距。

                      中國石油石化:考慮到原油運輸的便利性、市場消費能力等,我國石油儲備庫大都建在沿海城市,這里的地質情況是不是適合建設地下儲備庫?

                      黃曉勇:儲備基地跟使用地肯定有關聯性。運輸的便利性、成本的低廉性,這些都是要考慮的,但安全性是最重要的。

                      就算是建在沿海城市,我們也可以埋藏在海底下,就算不藏在3000米的海底,藏在地下也是可以的。石油儲備本來就是防備萬一的,怎么能在防備萬一的過程當中,設想不萬一呢?所以,我們呼吁要進一步提高基地的安全性、隱蔽性和可靠性。

                      石油儲備需有法可依

                      中國石油石化:有了儲備,怎么管理和使用也是一大問題。對此,您有什么建議?

                      黃曉勇:我國在很多事情上長期存在著重建設輕管理的傾向,導致問題重重,石油儲備的管理和使用也是如此。

                      目前我國石油商業儲備主要由中國石化和中國石油負責,石油戰略儲備由國家發改委能源局負責,由其成立的國家石油儲備中心掌管戰略儲備基地。

                      建設的責任主體確立了,但還沒有看到相應的法規和管理制度。在什么情況下,可以動用石油儲備,由誰來負責,怎么個用法,這些都需要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不是說想做就做,想做多少就做多少。美國、日本等在這方面具備完備的法律體系、從上到下的制度設計和安排、有效的運營管理機制。

                      建成一套完整的石油儲備體系,中國還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中國石油石化:那您認為,中國在建立完整的石油儲備體系方面還存在哪些問題?難點是什么?

                      黃曉勇:中國在石油儲備建設上存在的問題就是法律體系不完備、制度安排不盡完善、社會的積極性沒有充分調動起來、國際方面合作開展得還遠遠不夠。

                      難點在于重視不夠。你要重視它就可以做。

                      中國石油石化:中國若想建成完整的石油儲備體系,應該怎么做?

                      黃曉勇:要吸取國外成功的經驗,美國、日本等這些國家在法律制度和運營管理體制上都有非常完整的做法。需要根據國情來制定的,就是中國石油儲備使用的地方。我們得根據自己的安全性、使用的便利性、運輸和保管保存的低成本性,來設計儲存點的建設標準。

                      責任編輯:侯瑞寧

                      znhouruining@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