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能源行動計劃》亮點解讀
                    2015年01月16日 11:03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陳 躲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與以往的能源規劃相比,亮點頻現量化的指標更多。

                      ○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近期,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篇幅近萬字、跨度六年時間的《行動計劃》,明確了我國能源發展的任務和保障措施,能源發展的總體方略和行動綱領。

                      “《行動計劃》提出的總體規劃和具體數據是之前多項文件的一次總結,并沒有大幅度超出社會各界的預期。”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價格監測中心研究員劉滿平表示。

                      專家還表示,作為未來六年能源發展的重要依據,《行動計劃》與以往的“十一五”、“十二五”能源規劃相比,內容更加全面、量化的指標更多,同時有很多新的提法和亮點。

                      能源消費將大幅放緩

                      十八大報告首次提出“能源革命”戰略。在《行動計劃》全文中特別突出“推進能源消費革命,遏制能源消費無序增長”。按照規劃,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48億噸標準煤左右,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42億噸左右。

                      “目前我國的能源消費總規模已經是世界第一,但我國的GDP不高。如果再進一步擴大能源使用規模,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會越來越嚴重。”國際能源安全中心主任黃曉勇表示。

                      目前,我國能源消費占全球總量的21.5%,但只創造了全球GDP的12.3%,單位GDP能耗非常高。按照到2020年不超過48億噸標準煤的目標,意味著今后幾年我國必須把一次能源消耗總量的年增幅控制在3.5%以下。

                      “提出能源消費總量的控制目標,表明我國能源發展的思路已經由過去的單純滿足需求,向滿足合理需求、抑制不合理需求轉變,將為我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在2030年前后達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創造條件。”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高級專家李瑞忠表示。

                      基于中國能源生產和消費特點,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的關鍵是控煤。2013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37.5億噸標準煤,比2012年增長3.7%?;凇稇鹇杂媱潯返某雠_,未來幾年我國經濟一定要經歷換擋減速,由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在“新常態”中能源消費將大幅度放緩。

                      因此推算,未來7年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將低于0.5,按照GDP年均增長7%計算,能源消費的增速不超過3.5%,到2020年能源消費增量可低于48億噸標準煤。

                      “要實現該目標,最關鍵的還是調整產業結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然后再從產業節能、建筑節能和優化交通運輸系統等方面入手,不斷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李瑞忠表示。

                      “過去我國是通過多建鋼筋、水泥廠,投產后來促進經濟增長。我國現在是要通過多建高技術、低耗能的企業,生產更多低消耗、高附加值的產品。”黃曉勇說,高耗能的產品,我國可以進口。以前,因為能力水平的限制,中國沒有更多的選擇,但不能滿足于此。我國現在開始有意識的進行產業轉移,追求更高的效益。

                      2020年油氣“平分天下”

                      《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天然氣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提高到10%以上。按照能源消費總量48億噸標準煤測算,除去非化石能源15%和煤炭62%,石油占比為13%。而據參與編制《行動計劃》的專家透露,隨著我國天然氣產量的增長以及國家相關政策的扶持,未來天然氣利用將逐步普及,到2020年將出現天然氣和石油“平分天下”的局面。

                      2013年,中國的天然氣消費量為1616億立方米?!缎袆佑媱潯诽岢?,2020年,天然氣消費量需達到3600億立方米以上。能否達到該目標呢?

                      按照《行動計劃》到2020年國內常規天然氣產量達到1850億立方米,加上頁巖氣、煤層氣產量,到2020年,國內天然氣產量將達到2450億立方米。根據已簽合同和協議,到2020年進口量可達1400億立方米(管道氣進口量750億立方米,LNG 650億立方米)。國產加進口天然氣的供應能力可達3850億立方米,若再加上國產煤制天然氣,供應能力將超過4000億立方米。

                      “只要中國經濟保持平穩增長,實現該目標沒有問題。但我國要維持國際市場的相對穩定性,不能由于我國購買的多,而致使其漲價。”黃曉勇表示。

                      黃曉勇還告訴記者,現在天然氣降價,對我國比較有利。但天然氣長期低價會使投入能源生產、勘探開發的企業減少,這樣成本又會升高。我國一方面要適應局勢,一方面要能影響局勢。

                      國內方面,常規天然氣供應的增量主要來自長慶、塔里木,以及東海、南海等氣田。非常規天然氣產量增量主要來自四川盆地、鄂爾多斯盆地和沁水盆地。中石油的長慶油田、塔里木油田、西南油氣田分公司和中石化的普光氣田等4個常規天然氣主產區均已達到百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產量。中石油的青海公司澀北氣田計劃2017年達90億立方米,2020年應能跨過百億立方米大關。而中石化涪陵百億級頁巖氣田的開發建設已經形成。中石油四川省盆地安岳龍王廟組,也將于2018年建成年產能110億立方米的大氣田。

                      基于此,2020年我國天然氣供應不會出現缺口。同時,天然氣消費比重的大幅提升,將為我國石油企業天然氣業務的發展創造巨大的市場空間。

                      “作為石油石化企業應大力發展天然氣業務,同時應思考如何在國內生產成本趨高、國際油價氣價下降的趨勢下,通過技術進步降低天然氣的供應成本,尤其是非常規天然氣。將來隨著非常規天然氣開采規模的不斷擴大,其成本有很大的下降空間。”李瑞忠說。

                      建立現代能源體系關鍵看政策

                      《行動計劃》提出,未來將推進能源價格改革,有序放開石油、天然氣等領域競爭性環節的價格,包括天然氣井口價格及銷售價格、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

                      上個世紀60年代至今半個世紀,天然氣開始作為民用和工業用燃料以來,井口價和銷售價一直由政府定價,而現在這四種價格要改為由市場來決定。

                      “價格機制改革是整個能源體制機制改革的核心。同時,對于管網這類自然壟斷性的業務來說,政府如何進行監管,也是能源體制機制改革需要面對的核心問題。”劉滿平說,以往的能源主管部門通過投資項目審批、制定價格和生產規??刂频确绞礁深A微觀經濟主體的行為,對行業監管及其他職能重視不夠,政府職能缺位與重疊并存。

                      雖然《行動計劃》也明確提出要加強能源發展戰略、規劃、政策、標準等制定和實施,加快簡政放權,繼續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政府還應下決心改變之前對能源的管理方式,按照‘大能源’的內在要求進行體制改革,以便對整個能源行業的管理進行整體設計和運作,從而推動能源行業整體協調發展。”劉滿平建議。

                      價格機制的改革是建立現代能源市場體系的基礎,因此,《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能源市場體系。“由于計劃經濟的傳統觀念和思維影響,來自部門和地方的利益有時跟國家的總體方案不完全一致,客觀上存在博弈等因素,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該目標的實現。”劉滿平說,再加上我國目前能源行業市場化程度高低不同、市場體系建設步伐不一致,進展各有千秋。油氣市場體系建設相對緩慢,原油期貨以及國家天然氣交易中心還在籌劃當中。

                      中國汽車工程學會特聘專家李永昌則認為,該目標實現的可能很大。因為黨的十八大已提出市場是資源配置的決定性因素。隨著我國能源生產能力和儲備能力的大幅度增加,物質基礎一旦豐富,實行價格改革則相對較易。另外,混合經濟在未來六年逐步形成,將有利于整個能源體系改革的大功告成。

                      “現代能源市場體系的建立,首先就需要國家在政策上有所變動。過去我國長期將能源作為國家的經濟命脈,看得非常重,不讓別人輕易染指,首先要轉變這種觀念。政府其實把主要的部分控制住就可以。”一位不愿署名的專家表示,現代能源市場體系能否實現,還是要看具體政策,不能只看計劃。如果談放開,放開了哪些地方,是否對企業有足夠的吸引力?如果說要放開,但實際上對民營企業沒有什么吸引力,就很難說。

                      能源自給能力85%實現存爭議

                      我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國,需要在開放格局中維護能源安全,但要實現國家能源安全和經濟健康發展,必須強調立足國內能源供應,增強自主保障能力。

                      《行動計劃》強調到2020年,要基本形成比較完善的能源安全保障體系。能源自給能力保持在85%,石油儲采比提高到14~15,能源儲備應急體系基本建成。

                      要使能源自給能力保持在85%,按照能源消費總量48億噸標煤測算,到2020年能源進口約為7.2億噸標煤。在國內能源供應穩定增長的前提下,未來能源進口總量需要保持穩定。從不同能源品種看,預計石油天然氣進口量繼續增長,煤炭進口可能出現下降。“從未來我國能源供需形勢看,上述自給能力目標有可能實現。”李瑞忠表示。

                      劉滿平則對該目標的實現表示擔心。他認為,在目前我國能源自給能力中,煤炭的貢獻相當大,石油對外依存超過60%,天然氣達到30%,兩者相加占能源消費進口總量的15%左右。而《行動計劃》又提出“降煤、穩油、增氣”的綱領,實質上是降低了國內煤炭自給能力在整個能源自給能力的份額。這就需要依靠石油、天然氣等常規能源新增量達到預期目標,還要看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程度。

                      “如果單說能源自給能力保持在85%左右,中國沒有問題。但同時又提出降低煤炭的自給能力,因此,這個目標能否實現還不好說。”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龔金雙補充道。

                      “這個目標的實現,主要還要靠能源體制機制、價格改革、能源產業政策、能源科技創新體系建設等方面起的保障作用。”劉滿平說。

                      責任編輯:周志霞

                      znzhouzhixia@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