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視點
                    周大地:能源領域需要根本性變革
                    2015年01月29日 09:47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于 洋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訪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周大地

                      為解決能源可持續發展問題,在能源領域進行一場“革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文/本刊記者 于 洋

                      可持續發展一直是能源發展的重中之重。無論是正在研究制訂中的“十三五”能源規劃,還是最近國務院印發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都將能源革命和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貫穿其中。

                      隨著能源消費增速明顯放緩,產能過剩以及生態環境問題的出現,毫無疑問,在能源領域進行一場圍繞節能、清潔利用、結構調整等的革命,是解決“十三五”期間能源可持續發展問題的重頭戲。

                      對于如何在“十三五”期間貫徹能源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周大地分享了他的一些思考。

                      要退回生態紅線

                      中國石油石化:習近平主席最近總結了能源發展的戰略方向,并提出了能源革命的具體要求。“十三五”規劃的中心,正是要落實中央提出的這些要求。您認為,在當今能源發展情況下,提出“能源革命”有什么必然性嗎?

                      周大地:經過近幾十年的發展,我國能源發展面臨著許多國內外的新形勢。我想有這么幾個重大特點:首先是國際能源低碳化趨勢日益明顯,特別是歐盟主要經濟體加快節能和能源結構的調整,像德國在可再生能源在發電量上,最高點時候去年已經達到27%。

                      其次,應對氣候變化已經成為國際能源技術進步和低碳化的長期推動力。這不是一個短時間的三年兩年的戰略,是一個長期戰略。同時,這個戰略的作用是越來越加強,而不是消弱。

                      最后,從中國來看,現在經濟進入深度調整期,能源需求增長明顯放緩,我們的能源發展將從數量擴張為主(過去十年是一個數量擴張階段),轉變為結構調整和改善質量為主,特別是轉向綠色低碳這個發展方向。這個客觀形勢有重大變化。

                      最后,在綠色低碳發展這個理念下,生態環境紅線將有力約束今天的能源發展,而成為能源轉軌的約束力和推動力,推動著能源轉型。這對能源發展來說,既是一種挑戰又是一種機遇。

                      中國石油石化:我們過去說生態環境紅線不能跨越,現在霧霾天頻頻出現,是不是已經跨越了這個紅線?

                      周大地:是的。目前很多能源供應方可能對生態環境紅線的硬約束估計不足。每一個行業都認為自己只是污染源的一部分,存在著要減排大家都要一塊兒來減少的思想。實際上,中國的環境污染,包括空氣、水、土地,生態圈都受到重大威脅。

                      我們現在面臨的是,“十三五”期間的能源需求總量仍然可能增長。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好好考慮如何保證生態紅線回過來這個問題,那么下一個階段就可能產生巨大矛盾。

                      不是革命的“革命”

                      中國石油石化:“十三五”規劃的中心是要落實中央提出的各項革命的要求,您怎么看待“能源革命”這個說法?

                      周大地:說到能源革命,在中國還是有一個認識過程的。十八大報告提出了“能源革命”這個概念,后來不少人認為,“革命”這個詞太激烈了。“革命”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動,翻天覆地的意思,是不是可以不用了。

                      后來,中央會議重新提出“革命”一詞,而且進一步提出四個方面的革命。“革命”的含義不再是過去的社會斗爭。將“革命”運用到能源領域實際上是表示,我們過去的能源發展模式現在不能繼續了。我們需要一個重大變革,有的方面可能是一些根本性的變革。

                      現在“十三五”規劃很多的政策要求是如何推動這些變革,而不是繼續過去的發展趨勢。我想這是提出“革命”的一個重要意義。但是目前,在哪些地方需要大的變動,哪些地方需要保留我們好的部分,大家還在進行認真討論??梢哉f,認識也不完全一致。

                      中國石油石化:中國能源革命涉及方方面面。您認為其中的關鍵點在哪兒呢?

                      周大地:認清“革命”的意義后,我們中國的能源改革就要進一步分析究竟我們現在存在的矛盾是什么,哪些地方需要真正重大的變革。我個人認為,生態環境的約束,在今后必須成為能源發展的最重要約束。生態環境的紅線必須和能源發展的各項投資密切結合起來,不論這個投資是擴展性的還是改造性的。這和我們現在說的綠色電力是非常一致的。

                      四大革命是個系統工程

                      中國石油石化:在四個方面的革命中,首先提出了“能源消費革命、能源供給革命”。您是如何理解這兩方面的革命的?

                      周大地:在四個能源革命中,我們首先可以看到,能源消費革命方面和過去是有區別的。在能源消費革命中,明確提出了“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費”、“堅決控制能源消費總量,有效落實節能優先方針”的說法。

                      過去,我們搞能源供應特別是能源規劃的時候,傳統概念里能源供應就是滿足需求。而這個需求是預測性的,只要提出要求我們都應該滿足。但是從中國現有情況和世界能源發展規律來看,我們以后的能源需求必須是綠色低碳的。這不僅體現在項目上要綠色低碳,而且在總量上要控制在一個合理的范圍內。

                      從中國這么一個大國家來看,能源消費總量的確定是一個重要的問題?,F在發達國家有著各自的目標。電力消費高的國家有的人均消耗14000千瓦/時,但是歐洲有些國家人均消耗6000~7000千瓦/時就可以很好地滿足要求。所以,中國選擇哪個標準作為目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這要結合我們的實際情況進行反復討論研究。

                      能源消費方面調節好了,還需要在能源供給方面“建立多元供應體系”。我們有一個觀點認為,我國以煤炭為主的能源結構可能很難改過來?,F在這個思想需要轉變,中國用天然氣或石油來替代煤炭,形成2/3以上的能源需求都由石油或天然氣供應,是有可能的。不管如何,以煤為主這個能源消費結構必須調整。這就需要通過各種非化石能源、天然氣等比較清潔的能源的發展,使我們的能源結構真正做到多元供應。這是我們革命的一個主要方向。

                      中國石油石化:在戰略方向中,習主席還提出了“能源技術革命和能源體制革命”。您覺得這兩方面的革命有什么意義?

                      周大地:對于能源技術革命,我覺得很重要一條就是要“緊跟國際能源技術革命新趨勢,以綠色低碳為方向”。這一條為我們技術方面的革命指明了方向。不管怎么樣,提高效率最終達到的方向是環保和綠色低碳。這是非常明確的。

                      方向明確后,就需要體制的保障。能源體制革命方面,結合中國的情況來看,首先是要還原能源商品性,包括煤、電、油、氣,價格要由市場來確定。但是,能源自身所帶有的壟斷性,同時要求我們不能完全的市場化。這是世界能源發展的普遍規律。為此,在監管方面,政府對能源的一些監管決策都需要調整和改革。

                      在《能源戰略行動計劃》具體落實到了如何“統一開發競爭有序的現代能源市場體系”時,其中一方面是政策的調整,還有一方面就是技術的保障。真正把可再生能源和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結構中合理布局,在這么大一個國家內部做到協調發展,除了需要我們的政策導向外,還需要大量的技術創新、技術保障。這樣才能實現我們能源市場的開放。

                      辯證看待數字性要求

                      中國石油石化:在“四大革命”提出后,近期國家能源局又提出了“四大戰略”,來落實能源革命的具體行動計劃。我們看到,在這個行動計劃中,出現了像“一此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48億噸標準煤左右,國內一次能源生產總量達到42億噸標準煤”等這樣的數字。您是如何看待“四大戰略”中提出的一些數字性的要求呢?

                      周大地:我個人認為,這四大戰略提得非常好。對于其中有些觀點和數字,我們要用全新的思想來看待。

                      我們現在不是計劃經濟時代,所以那些數字應該說是一種引導性、預測性的。這些數字并非像過去的計劃經濟,說一個數就照這個數來辦。如果沒有達到實質的內容,大家也要把這個數字達到。我覺得這個概念就錯了。

                      比如說,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48億噸標準煤左右,我個人認為,就是一條紅線,再多也不能超過48億噸。如果你的總量控制得比48億噸少,更好。不用恰好就控制在48億噸,因為這不是能源控制總量的含義。

                      至于國內一次能源生產總量達到42億噸標準煤,能源自給保持在85%左右,石油儲采比提高到14~15,也是一種預測性的。沒有一個科學預算說是到85%就是安全的,84%就是不安全的。中國是全世界比較大的能源消費國,只靠國外供給是不可能的。如何保持國內消費生產的比例,以國內資源為主,這是大有講究的。

                      傳統的做法是自給率達不到就靠煤來補充?,F在我的看法是,要想國內能源自給率提高,就要在可再生能源和非化石能源方面更多地做工作,而不是再回到過去,依靠煤炭擴張。這個觀點還是非常重要的。

                      在具體的定量目標中,還提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天然氣比重達到10%以上,煤炭消費比重控制在62%以內。這個目標還是比較實事求是的。因為距離2020年,還有6年左右的時間。在這樣短的時間內,要考慮到很多像水電、核電的建設周期的問題。但對以后來講,是可以繼續提高這些的比例的。

                      責任編輯:石杏茹

                      周大地語錄:

                      生態環境的約束,在今后必須成為能源發展的最重要約束。生態環境的紅線必須和能源發展的各項投資密切結合起來,不論這個投資是擴展性的還是改造性的。

                      有一種觀點認為,我國以煤炭為主的能源結構可能很難改過來?,F在這個思想需要轉變,中國用天然氣或石油來替代煤炭,形成2/3以上的能源需求都由石油或天然氣供應,是有可能的。

                      這些數字,并非像過去的計劃經濟,說一個數,就照這個數來辦。如果沒有達到實質的內容,也要把這個數字達到,我覺得這個概念就錯了。

                      沒有一個科學預算說是到85%就是安全的,84%就是不安全的。

                      將“革命”運用到能源領域實際上是表示,我們過去的能源發展模式現在不能繼續了。我們需要一個重大變革,有的方面可能是一些根本性的變革。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