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生活  >  史鑒
                    征戰秘魯掘出第一桶金
                    2015年02月28日 15:4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栗庠旸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中國石油“走出去”,卻娶回來秘魯百歲的“老太太”。此前,這個“老太太”曾“改嫁”四次。

                      文/栗庠旸

                      鄧小平南巡談話之后,1993年中國迎來了新一輪的經濟發展加速。

                      正當國際資本大規模涌入中國的時候,國內有遠見的企業已經開始將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就在這一年,中國從石油凈出口國轉變成為凈進口國。為了保障中國的能源安全,中國石油人義無反顧地邁開了走出去的步伐。

                      走出國門

                      “八五”第一年,1991年2月,在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工作會議上,總經理王濤提出石油工業可持續發展三大戰略。第一,“穩定東部,發展西部”和“油氣并舉”的油氣勘探開發戰略;第二,充分利用兩種資源、兩種資金和兩個市場的跨國經營戰略;第三,“一業為主,多元開發”的戰略。

                      “海外戰略動得慢,你能否提一個具體方案,去哪里,怎么搞,要更快地展開才行。”1992年夏,王濤在中央黨校學習時,把總公司黨組成員史訓知叫去,對他說。史訓知是一直積極主張要“走出去”的,答應回來做準備。他請總公司情報所提供有關情況,自己也找了不少資料、雜志查詢。之后,他寫了一個報告,去黨校向王濤匯報。

                      史訓知的想法是,我們必須“走出去”。第一去中東,中東是世界油氣資源的中心;第二去南美,南美當時在合作方面條件比較寬松,也歡迎外國公司去投資合作;第三去俄羅斯,是鄰國,當時還是獨聯體,油氣資源已處于世界第二;第四去周邊國家,東南亞等;第五去非洲和其他地區。建議總公司成立一個國際公司,專門負責海外工作,落實海外戰略。

                      王濤聽完史訓知的匯報后,認為內容不錯。王濤說回去后,召開一次黨組會議,讓史訓知匯報。后來,在黨組會上史訓知做了匯報,經討論研究,為加強海外工作,進一步落實海外戰略,決定成立一個國際公司來運作。

                      會后,王濤讓史訓知提出組建這個國際公司的方案。當時,史訓知提出了國際公司總部的設置方案和運作程序:下設中東、中俄和亞澳等分公司。王濤說可供大家去討論,但首先讓史訓知找一位總經理。這個總經理的條件是:第一,有較豐富的石油生產知識和經驗;第二,要有較強的組織領導能力,最好還當過局長;第三,最關鍵的是要掌握外語。當時,這三條都具備的人才,幾乎沒有一個。后來史訓知找到了石油物探局的副局長劉頌威。雖然他沒有直接管理過油氣田,但他英語還可以。1992年12月,成立了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國際公司籌備組,組長便是劉頌威。

                      初試鋒芒

                      中央和國務院1993年明確地提出,要充分利用國內外兩種資源、兩個市場發展石油工業,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開始加大海外工作力度。1993年5月4日,中亞公司、中俄公司、亞澳公司等籌備組成立。1993年3月,中美公司中標秘魯塔拉拉油田六區塊和七區塊。

                      秘魯1870年開鉆第一口油井,由此發現索里托斯油田,并開始生產,成為南美最早的產油國。20世紀40年代前,秘魯石油工業發展緩慢。1952年,秘魯頒布石油法,鼓勵在熱帶雨林地區開展石油勘探。20世紀50至70年代,秘魯石油產量不斷提高。1997年北秘魯輸油管道建成,成為秘魯石油工業的轉折點。20世紀70年代末秘魯石油產量達到高峰,年產1037萬噸,此后由于后備儲量不足,產量下降,2009年全國產量僅725萬噸。

                      初出國門,中國石油睜開好奇的眼睛看世界,由于沒有可借鑒的經驗,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風險大的他們玩不起,也沒有那么多錢,只能從風險最低、花費少的開始,于是選定了秘魯塔拉拉油田來初試鋒芒。塔拉拉項目的風險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中國石油娶這個“老太太”,需要的“聘禮”很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為對于當時的中國石油來說,資金很不充裕,最差的就是錢。

                      海外開發石油,風險最大、收益也最大的是風險勘探,即所謂的打野貓井,頗有點要瞎貓撞上死耗子的意思。一旦勘探失敗,投入資金會顆粒無收,但勘探成功也會賺得盆滿缽滿。風險低點的是開發油田,也就是在別人發現有油的地方開采石油。風險最低的是接手像塔拉拉這種人家開發過,肉基本吃完了,骨頭縫里還剩點肉絲的老油田,寄希望于通過提高老油田采收率獲得收益。

                      這個“老太太”也是真夠老的。與“她”同齡的油田幾乎都枯竭了,“她”也到了被廢棄的邊緣,先后被耕耘了四輪,在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鉆了4000多口井,井與井的距離只有500米左右。這個地區已是千瘡百孔了,在外國人看來幾乎沒有再出油的可能了。“老太太”年輕風光時,每年產油500多萬噸,而等到中國石油接手時年產油不足5萬噸,不及高峰產量的1%,而且是分布在300多平方公里的面積上。說這一區塊是雞肋一點也不過分,放在中國也就一個采油隊的產量,對世界上其他大石油公司更是沒有任何吸引力。

                      “實在搞不明白,你們中石油那么大實力,為何要去搞秘魯那個項目?那個項目太小!”中國石油領導當時到美國??松究疾?,對方勘探部一位經理說。其實,中國石油對塔拉拉“情有獨鐘”,就是要以此項目練兵,一試身手。在中國石油總部每周的調度會上,國內幾百萬噸的大油田往往都沒有匯報機會,每周秘魯塔拉拉項目部卻必須匯報油田情況,并聽取高層意見??梢娍偛繉ζ涞闹匾?。

                      如獲至寶

                      接手之后,油井在哪兒,成了困擾人們的首要問題。由于很多油井已經被廢棄多年,那里又是荒漠地帶,連路都沒有,盡管記錄上顯示有4000多口油井,而能看到的只有400多口。中國石油人要深入研究地下的油藏規律,首先就要找到井,然后才能通過井與井之間的關系進行研究。

                      找井可費了大事了,中國石油人的鐵人精神再次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石油員工黃世忠三年七個月沒有回家,在秘魯一個人找到了1400多口井。等他回國回到到家里,他的女兒都不認識他了。

                      辦法總比困難多。還真是這樣,就是靠著這樣一股勇于拼搏的勁頭,中國石油人在別人放棄的地方找到了寶貝。在對秘魯的油井反復研究后中國石油人發現,這里的油藏和中國北方的油藏地質特點大致相似。這可真是如獲至寶。

                      “老太太”重新煥發了青春,最高產量增長了10多倍,達到了70萬噸。中國石油當初的投資僅僅為370萬美元,而現在每年的收益都在數千萬美元以上。更為關鍵的是,多年的封閉,石油人往往是怯生生地看著外面的世界,一說起與國際接軌,似乎就代表著放棄自我,那是因為對“國際先進水平”懷著膜拜、敬畏的心理。通過搞這個項目,中國石油人發現了自己的優勢在哪里。

                      經過精細研究,中國石油人把地下的情況吃透了,利用中國的技術打出新油井時,竟然是一口日產千桶的自噴井。這簡直是奇跡,太不可思議了。秘魯總統日本后裔藤森十分不解,也不相信,親自跑去看。事實勝于雄辯。等到了現場,他被深深震撼了,連連豎起大拇指說:“還是中國人行!”

                      秘魯塔拉拉油田這個項目,讓中國石油人找回了自信,也找回了自我,堅定了跨國經營的信心。“走出去”既不能盲目自大,更不能妄自菲薄,而要與世界產生真正的心理平視、而心理平視的基礎,則是準確定位自己。塔拉拉油田六區塊和七區塊,雖是個很小的項目,但在中國石油“走出去”的歷程中,是分量很重的一個項目。

                      責任編輯:陳爾東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