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跌進降本時代
                    2015年03月05日 10:11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金慧慧 鄭丹 于洋 石杏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2014年6月以來,國際油價一路走跌。這迫使全球石油行業2015年全面進入降本時代。對石油企業來說,降本增效、瘦身減肥是首選。

                    中國油企的止跌之道

                      降本增效是王道。為了應對油價持續下行,石油企業上中下游要齊發力。

                      文/本刊記者 金慧慧

                      五連跌!

                      六連跌!

                      七連跌!

                      ……

                      十三連跌!

                      從開始的不可思議、驚喜連連到現在的理所當然、習以為常,雖然人民群眾對油價的接連跳水已變得波瀾不驚,石油企業卻越來越心驚肉跳。

                      在疼痛難忍的同時,石油企業已經開始預見這樣一個未來,目前的低油價將延續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怎么度過這段時間,正在考驗石油企業的生存智慧。

                      降價大潮之下,中國的石油企業正在做什么,應該怎么做?

                      降本增效挺寒冬

                      與上年比,今年的冬天不算冷。但對石油企業來說,今冬寒意陣陣。

                      假如油價在60美元/桶左右持續一年到兩年以上時間(這個價位符合大多人的預測),企業就要面臨持續的減值。“在這個時期最關鍵的是要熬過去,不能為了日子好過一點兒變賣資產。這個時候的資產是大幅貶值的。”高級經濟師朱潤民說。

                      怎么熬?

                      國際原油價格從110美元/桶跌到50美元/桶,石油企業要通過短期內的優化來消化這60美元的差價難如登天。

                      大勢所趨,無法改變;大勢所迫,不能不做。

                      降本增效最切實

                      “這機器使著挺好的啊,跟新買的是一樣一樣的。”劉師傅是遼河油田興隆臺采油廠的一名員工,操著一口東北話。

                      由于生產調整,興隆臺采油廠急需一批33臺10型抽油機。接到需求申請后,資產管理部沒有按往常的程序直接采購,而是先對油田公司的資產進行了調研。調研發現,特種油開發公司恰好有這方面的富余設備,于是就將富裕設備調配給了興隆臺采油廠,最終通過內部調劑調撥節約投資544.5萬元。

                      節流是個好習慣,降低生產成本則是節約的大頭。

                      科學的管理用在人身上生后勁,用在成本管理上直接見效益。長慶油田采氣二廠通過國際對標建立氣田標準成本管理體系,并與全面預算管理相融合。得益于此,全廠的投資建設成本得到有效控制,操作和管理成本持續下降。僅2014年上半年,通過采取單井數據傳輸技術提高數據采集穩定性、整合開發辦公系統提高辦公效率、調整緩蝕劑加注制度降低緩釋劑消耗量三項成本降控措施,該廠節約成本35萬元。

                      挖掘內部潛力是另一處提升效益所在。

                      超稠油開發曾令遼河油田頭疼。也正是因為對這一世界性難題的不斷攻克,遼河油田在同領域技高一籌。而今,超稠油開采的技術、管理以及人才優勢已經成為油田的創效途徑之一。秉持技術優勢,遼河油田加強與國內其他油田、相關海外油田的合作,積極開拓油區外市場。

                      長慶油田更是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每口油氣井。通過對油氣井的精細管理、潛力挖掘,榆林南部氣田在連續7年沒有增加一口新井的情況下,年產氣量仍然持續保持在20億立方米水平線上穩定運行。

                      提高采收率是終極

                      提高采收率、提升效益是油田發展的永恒主題,低油價下更顯迫切。目前我國油田的平均開采儲量只占地質儲量的34%,剩余儲量應該成為未來的目標。對石油開采而言,含水率98%是極限,而我國有些油田含水率高達97%仍在開采中。由此可見,通過技術創新提高采收率頗具潛力。

                      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張抗,更青睞在老油田上下功夫。老油田基礎好,其產量的穩定對石油企業和所在地經濟影響很大,然而提高采收率需不斷地投入資金,進行技術創新。

                      2014年,長慶油田發現了1億噸致密油儲量,老油田煥發新生力量。然而,作為一種非常規石油資源,常規手段難以奈之何。

                      “以前的壓裂是在一個平面上壓出裂縫,長慶油田探索成功的體積壓裂則是在一個立體的面上,壓出的裂縫就像一棵大樹的樹根一樣,有多個層面、形成更大空間立體通道,極大地改造了地下儲層。”長慶油田勘探部副總地質師李明瑞解釋說。

                      憑著這一技術,隴東莊致密油水平井體積壓裂示范區10口試驗井試油均獲日產百立方米以上高產油流,投產初期平均單井產量達到16.5噸/天,為5000萬噸油氣當量裝上了“保險鎖”。

                      力保收支平衡

                      據了解,2014年中國石化勘探開發投資由2013年的913億元調減為820億元,2015年將在2014年下降的基礎上再大幅調減。同時,在2015年1月15日的年度工作會議上,首次決定依照不同油價制定投資方案。

                      從石油企業效益發展的角度看,低油價將降低投資收益、制約投資規模,對石油企業持續發展帶來較大影響。受資源型企業特點所決定,石油生產企業持續發展必須以優質資源的不斷發現和開發為基礎,必要的投入不可或缺。但在當前低油價條件下,國內石油企業為保持合理財務狀況、實現企業正常運營,不得不大幅壓減投資,消減各類開支。

                      在朱潤民看來,即使采取了上述種種措施,在油價急劇變化的時候,經營上的挖潛效果并不明顯,技術創新的成效短期內也難以顯現,“油田可以在保證有限資產不出售的前提下,適當降低產量,暫時關停高成本油井”。

                      這一舉措得到了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毛加祥的贊同。但他強調,關停油井的同時要保證后續能夠重新啟用。

                      勘探開發收緊會發生連鎖反應,工程服務公司工作量自然會隨之減少。據測算,國際原油平均價格為70美元/桶時,全球鉆井數量將減少1000口以上。海外工程服務是我國石油企業盈利的重要組成部分,油價下跌時也需要積極研究應對之策。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劉兵指出,從短期來看,企業決策者需觀察市場動態,梳理區域投資市場及作業區本身工作量的變化。關鍵要把握好成本支出,最大限度地保持收支平衡,降低經營風險。從長遠來看,企業需提升自身的競爭能力,保持對市場的動態觀察,根據市場動態調整經營部署,加強成本控制和抵御風險的能力。

                      緊跟市場謀效益

                      對廣州石化計劃經營部部長林雪原來說,2014年下半年至今的日子可謂喜憂摻半。

                      喜的是低成本的原料使得石油化工相較煤化工和新能源優勢明顯。雖然化工產品的價格也在下跌,但在時間上略為滯后,化工企業的承受力越來越強。加之化工企業原本的庫存不高,承受庫存跌價風險較煉油小,開始出現盈利。

                      憂的是短期庫存風險大幅增加,令煉油始終處于消化不及的被動之中。原油的成本壓力直接反映在成品油的銷售價格上。原油計價較早,而成品油價格每10個工作日調整一次,與當下原油市場的價格直接掛鉤。因時間問題形成的價差,導致煉油板塊出現大面積虧損。

                      廣州石化的日子,正印證了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秘書長李壽生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所說的:“油價降低對煉化企業甚至石油企業來說不完全是壞事情。煉油雖然利潤降低,但化工有所起色。企業要做的是把壞影響盡量降到最低,把好處全面放大。”

                      煉化企業如何放大做小呢?

                      降低跌庫風險

                      降低庫存風險是眾煉化企業目前的心頭大事。

                      對廣州石化來說,解決之道就是加大銷售力度,做好內部計劃銜接,爭取更多銷售計劃,除全產全銷之外增銷一部分庫存。“爭取到銷售計劃是第一步,保證產品生產及時合格同樣關鍵,嚴把質量關,減少半成品,增加成品,才能及時把產品銷售出去。”林雪原加快了語速。

                      在庫存控制上,茂名石化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混合后的優化加工可以產生不菲的效益,使產物價值得到提升。”茂名石化計劃部副部長楊紅先進一步解釋,“在保證安全庫存的基礎上進行測算,哪些原料混合加工比單煉價值高,根據裝置結構、加工路線對這些原料進行優化組合,使庫存效益得到最大釋放。”

                      通過恰當處理生產與銷售的關系降低庫存,是鎮海煉化的殺手锏。

                      “當期進購的原油當期加工出來,當期把產品賣出去。這是我們的經營理念。”鎮海煉化經營計劃處處長王愛東娓娓道來。

                      鎮海煉化雖然只負責生產,銷售業務由中石化專門的銷售公司來做,但并未因此放棄對市場的關注。“雖然有銷售公司幫我們做銷售,但我們不能只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純粹的生產車間,也希望發揮主動性,與銷售公司一起面對市場。鎮海煉化通過銷售公司了解最新消息,雙方崗位人員所保持的密切互動關系在市場變化迅速的當下更能體現優勢。”王愛東說。

                      調整產品結構

                      化工市場變化迅速,在油價連降的時候價格調整是家常便飯。

                      為保證產品賣上好價錢,了解行情至關重要。有些產品階段性效益好,有些產品在價格變化劇烈的時候失去優勢。原油價格下跌后,受國內基礎建設安排和下游其他市場因素的影響,瀝青的價格維持較好,效益明顯,于是鎮海煉化就加大瀝青生產力度。“我們加大了產品效益測算,及時發現效益更好的產品,順應市場,生產迅速跟上,提升高附加值產品的產量。”王愛東如是說。

                      廣州石化也看準了這個時機,加大瀝青生產。不僅如此,由于近期石腦油價格跌幅較大,廣州石化調整了裂解原料結構,增加石腦油用量,減少加氫裂化尾油及液化氣的用量。

                      調整采購原油結構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機會油亦如此。在國際原油價格整體下跌的大勢下,一些機會油開始嶄露頭角。鎮海煉化和茂名石化抓住機會購進低價油,為企業降低了成本。

                      機會油是指加工難度較大的油種,在國際油價普遍較低的情況下成本優勢明顯。對煉化企業來說,原油加工的路線確定后,雖然再做方向性的調整很困難,但可以進行小范圍的操作。

                      當下含酸油貼水較深,性價比較高,鎮海煉化主動跟中石化總部管理部門及代理公司溝通,增加含酸油的進購量。

                      當然,機會油加工難度較大,企業要以此降低成本,必須具備配套設備和加工手段。茂名石化為適應市場對裝置進行了改造,換成耐酸材質,增強煉劣質油的能力,把握市場機遇。但楊紅先強調,要考慮到裝置的承受能力,不能無限劣質化,將裝置能力發揮到上限即可。

                      除抓住機會油外,煉化企業還采取其他措施調整原油采購結構。

                      根據國際貿易的溢短裝條款,對于已經定下尚未裝貨的交易可以將價格偏低的油種按上限裝貨,價格偏高的油種按下限裝貨。對于計劃采購的則購買價格偏低的油種,保證產物價值與采購成本的價差最大化。

                      此外,朱潤民建議,有條件的企業可采用對沖金融手段,將負債轉換成未來貶值空間較大的貨幣,以降低企業負債壓力。

                      對于未來,廣州石化和鎮海煉化建議自己的同行,以平穩運行為主。具體來說,從原油到半成品、產成品,做好庫存平衡管理,降低庫存風險。在保證效益的前提下加滿產品負荷,在油價下跌還未完全停止前,盡快消化庫存。根據近期市場價格調整原料、燃料和產品的結構,做好月度計劃安排。抓住產品質量升級的有利時機,生產質量合格的產品,滿足市場需求,提升企業效益。

                      多效并舉創效益

                      跨國石油公司2014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低油價下多數公司的盈利由過去主要依靠上游轉向下游。“油價下跌折射出上下游一體化的重要性。從歷史數據看,石油公司70%~80%的投資集中在上游,下游投資相對較少,上游具有資金密集型特點。下游更接近市場,所以挖潛空間較大。油價下跌時石油公司通過下游挖潛創效益具有必然性。”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戰略研究室羅佐縣博士表示。油價下跌時期要做好下游經營,保證企業利潤最大化。

                      優化區域資源配置

                      “貿易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賺差價。差價賺不到,甚至還要冒風險的時候,他們就不愿意在市場上操作了。”中海油某市場相關人士語露憂慮。

                      中海油進入煉化行業較晚,零售終端建設和布局仍不完善,成品油主要銷售方式是批發和直銷。由于國際油價持續幾個月下跌,貿易商為避免風險停止采購轉而消化庫存并長期觀望。由于在零售比例、市場占有率及市場影響力等方面,與中石油、中石化仍有一定差距,中海油在這次油價下跌的大潮中倍感壓力。為應對跌價風險,中海油積極優化客戶開發結構,提高開發終端客戶和直銷客戶。

                      通過優化各區域的資源配置來提升效益,多向價格高、效益好的區域配置銷售資源,是石油企業應對油價下跌的重要途徑和手段。對于以批發和直銷銷售為主的中海油來說,應對油價下跌舉措中效果最明顯的還是加強市場研判,根據對市場漲跌和區域差價的分析,合理調整庫存和開展外采,優化區域資源配置,爭取更高的效益。

                      控制成品油庫存成本

                      在油價連降的時候,有效的庫存運作是減少跌價損失的最重要方略。

                      在油價連降的時候,有效的庫存運作是減少跌價損失的最重要方略。

                      中石化北京石油分公司在確保市場供應平穩的基礎上,堅持日進銷平衡,以日保周、以周保月,確保月末所有權庫存持續下降。積極探索庫存創效途徑,按照油品“快進快出”要求,有效釋放資金占壓,降低高庫位跌價風險,保證了油品高質量、低庫存、避風險、穩供應。在油價下行時期,該公司與同行建立“共享庫存”合作機制,充分利用庫容規模,開展代儲業務,采取“借雞下蛋”方式,依托代儲資源有效增墊實物庫存。

                      為有效控制庫存成本,通過調價小周期內低價庫存資源置換高價庫存資源,北京石油提高資源置換速度。北京石油總經理助理朱旺友指出:“庫存結構進一步優化,使創效能力和抗風險能力得到顯著提升。下半年,我們通過庫存創新,實現滾動代儲汽柴油3萬噸,有效規避價格下行庫存跌價損失7000萬元,減少資金占壓3.7億元。”

                      在庫存運作方面,中石油廣西銷售分公司精準調運,優化物流,確保低庫存,最大程度減少跌價損失。

                      全方位擴銷增量

                      “我卡里還有1000塊錢沒用完呢,怎么就不能享受優惠了?”“我用多少就存多少唄,你弄個限額我就不想存了。”加油員小張時常聽到這樣的抱怨,就反映給站經理。

                      采納用戶反饋意見,廣西銷售調整了IC卡充值門檻,取消了優惠期限。雖然折扣率有所下降,但卡消比(用卡加油量所占總銷量比重)并沒有下降,反而同比增長了4.12%。“我們以卡綁定的客戶越來越多了。”談及此法廣西銷售加管處處長吳平生頗有成就感。

                      在廣西銷售拉動銷量增長的眾多策略中,IC卡的成功營銷功不可沒。除此之外,促銷更是通向羅馬的一條捷徑。

                      2014年,廣西銷售共開展6次大型促銷活動,以民俗節日為契機,在大型促銷間歇穿插本地特色促銷活動,壯族山歌節和廣西水果季等均有促銷活動。據統計,前5次促銷活動共拉動增量2.07萬噸,創效830萬元。

                      抓住用戶才能保住銷量。為吸引顧客,北京石油2014年沒少花心思。改善加油站環境、增設網上營業廳、送貨上門、舉辦豐富多彩的會員活動,為檢驗效果,引入“十分滿意”客戶回訪評價機制。

                      在市場消費下降的不利形勢下,北京石油的汽柴油銷售總量、零售量以及非油品營業額都實現了同比增長,保持了經營規模穩定增長。

                      加油站是銷售的依托。經營好加油站既是抵御銷量下降的利器,也是銷售公司長期盈利的關鍵。廣西銷售把零售戰線的業務經理和零售部主任組織起來,成立專家團隊,對加油站進行診斷,為每一座加油站量身定制整改方案。

                      得益于多項舉措,2014年廣西銷售在銷量增長的同時并沒有損失利潤,銷量價格到位率比上年提升了0.04%。數值雖小,但因龐大的銷量基數為公司創造了較大效益。

                      大處著眼抓機遇

                      國際油市風云變幻,難免令人生出風聲鶴唳之感。然而,在中國石化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毛加祥看來,油價下跌有助于世界經濟恢復增長,對中國經濟提振和石油企業發展來說都是難得的機遇。

                      如何抓住機遇?

                      于企業而言,需要建立中長期原油商業庫存運作機制。假如判定國際原油的合理價位是80美元/桶,以20美元/桶為窗口,超出100美元/桶就要開始釋放庫存,將低價原油慢慢消化掉。相反,油價跌到60美元/桶便開始吸納庫存。

                      問題在于,油價可能會在預期的合理價位基礎上繼續漲跌,而石油企業無法承擔超出預期所造成的損失。這是庫存運作機制面臨的挑戰。

                      “由歷史規律來看,油價漲跌是常態,這種長效運行機制亟待建立。為充分發揮庫存運作機制的優勢,企業需拋下顧慮,由國家來調節庫存。”毛加祥建議動用國家和企業的資金保障,適當增加庫存。

                      油價不斷下行,作為市場主體,企業追求低庫存無可非議,但國家應從長遠考慮增加庫存。中長期原油商業庫存運作機制就是在國家戰略石油儲備之外,各大石油公司分別拿出一部分儲量,利用已建成的原油儲存能力儲備起來。由國家根據市場形勢進行調節,將庫存運作起來。庫存釋放的量及持續的時間需要專門的團隊研究,力求規避風險。

                      一切應對之策都源于對市場的判斷。

                      朱潤民認為,做好油價預測和石油經濟研究甚至比技術更重要。國際油價低于60美元/桶已是低位,低于40美元/桶的可能性很小,60美元/桶~80美元/桶的價位會持續較長時間。所以,現在是囤積原油的較好時機,企業此時囤油是比較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石杏茹

                    跨國公司先行一步

                      除延續以往既定“瘦身”戰略外,跨國石油公司對兼并重組采取了更加保守的態度。

                      文/本刊記者 鄭 丹 于 洋 石杏茹

                      是抱團取暖還是分拆業務?是步步為營還是適度擴張?是縮減投資還是解囊收購?

                      在中國同行忙著降本增效的時候,國際跨國石油公司也在多方籌謀。相對來說,因為從誕生之日起就參與市場競爭,見慣了市場起伏,跨國公司應對此輪油價走低顯得更加從容,準備也稍早一點。

                      根據美國劍橋能源研究會(IHS)主席丹尼爾·耶金預測,2015年很多油氣公司的經營主題可能要聚焦于降成本??鐕推髽I對成本和投資的關注將是以前的4至8倍。對此,中國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戰略研究室羅佐縣博士直言不諱:“2015年,全球石油行業將進入降本時代。”

                      在卓創資訊分析師高健看來:“跨國石油公司采取的應對低油價方法主要取決于公司的資產結構情況。若上游資產比重偏大,則本輪油價暴跌中損失就會相對嚴重,比如油服公司;而一體化程度越高,抗風險能力越強,應對手段就相對豐富。”

                      “瘦身”戰略成首選

                      1月23日,道達爾中國區總裁努北堂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今年將在去年260億美元資本支出的基礎上削減10%。這些支出主要集中在勘探方面的資本投入。具體來說,減少北海地區和加拿大油砂礦區的投資,并縮減美國和其他地區的頁巖油產量。

                      除道達爾外,別的國際石油公司也宣布了一系列項目擱置和縮減開支的“瘦身”計劃。殼牌1月14日表示,已經放棄與卡塔爾石油公司合作開展的一個價值65億美元的石化項目計劃,原因是“能源行業當前的經濟氣候不佳”。雪佛龍石油公司加拿大分公司也致信加拿大能源委員會,決定無限期停止推進在加拿大北極水域波佛海的深海鉆探開采油氣資源項目,并解釋此舉的部分原因是能源工業局勢的不確定性。

                      加拿大西北特區政府負責石油和天然氣開發項目的專家馬修斯指出,世界石油市場價格半年跌了一半,不但是加拿大的石油公司,全世界的石油和天然氣開采行業都在采取收縮開發規模的做法,以節省現金。

                      例如,在亞太地區,馬來西亞國油已宣布,推遲位于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LNG項目的投資決策時間;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設施的重要投資方Santos公司則通過削減開支來減少資產負債率。

                      除壓縮投資外,BP、殼牌、雪佛龍還公布了相應的減員計劃。

                      1月16日,BP宣布計劃今年在其北海業務部門裁員300人。去年12月,BP稱將在全球石油和天然氣業務部門裁員數千人??捣剖凸?014年12月則削減了近14%的在英員工。

                      三家國際油田技術服務公司斯倫貝謝(Schlumberger)、哈里伯頓(Halliburton)和貝克休斯(Baker Hughes)也打出了裁員大旗。其中,斯倫貝謝宣布裁員9000人,占員工總數的7%左右。

                      上游勘探開發投資的緊縮會直接傳導給依附自己的油氣服務公司。據美國經濟預測機構IHS經濟學家預計,國際油價若在今年第二季度保持在56美元/桶左右,今年年底美國油服公司可能裁員4萬人,約占行業從業人數的9%。而石油設備生產公司或裁員5000~6000人,約占這類公司裁員總人數的6%。

                      羅佐縣說:“石油公司要降本,油服公司可能要先行,否則就可能在競爭中落敗。所以應對低油價,油服公司首先做出反應,符合石油行業特征。”

                      石油公司要降本,工程技術和服務類企業必須率先做出努力。以北美頁巖油氣為例,羅佐縣指出,在油價這么低的時期怎么生存下去,就得降本,而降本的切入點首先在技術服務這一塊。面對這一形勢,服務公司必須提升整體效率。

                      依靠技術革新實現整體降本,也是跨國石油公司手段的一種。

                      BP在2013年提出依靠地震成像等核心技術贏得效益與市場。殼牌提出憑借浮式液化天然氣(LNG)與深??碧郊夹g等特色技術‘闖天下’。據羅佐縣分析,低油價時期,石油公司關鍵技術與特色技術的用武之地將被大幅拓展。

                      總結了跨國石油公司應對低油價的歷史經驗,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郭海濤得出結論:“跨國石油公司目前采取的措施與以往并沒有很大不同,當然這與油價走低的趨勢判斷有關。”他進一步分析,如果油價走低的時間持續下去,還會有更加激烈的措施;如果油價很快反彈了,很多措施也會中止。

                      先行部署保業績

                      世界石油工業經歷了近一個半世紀的發展歷程,從“石油七姐妹”演變為至今的這些跨國石油巨頭累積了豐富的風險防范經驗,在歷次油價漲跌大潮中用一套常規化的手段掌控駕馭著企業的航船。

                      郭海濤說:“風險防范是大型跨國石油公司的優勢能力之一。根據以前的經驗,跨國油企基于對未來油價走勢的判斷,在每次危機時都會做出一些調整投資支出范圍和賣出一些低收益資產的舉措,以此降低財務風險并減輕企業負擔。”

                      2013年,雖然石油行業發展形勢較好,國際油價長期盤桓于100美元/桶,但從整個世界經濟形勢看,受2008年金融危機影響,復蘇步伐緩慢、增長動力不足,總體需求疲軟。發達國家的石油消費需求已在走弱,發展中國家如中國雖然需求在增長,但增速在下降??鐕凸菊亲⒁獾搅诉@樣的風向,為避免日后經營業務和利潤受到大的影響,提前做出了一些控制投資、剝離非核心資產的“瘦身”行動。

                      殼牌(Shell)實行限制投資、重視資源配置與特色技術等措施。道達爾則將2014年作為勘探擴張期限,若不能取得期待的大發現,將實施有節制的投資策略,以控制投資總量。與前幾家做法略有不同的是雪佛龍(Chevron),提出在蕭條形勢下繼續追加投資以擴大上游油氣規模的計劃,同時輔之以價值增長為目標的投資約束條件。??松梨?Exxon Mobil)則計劃剝離部分投入巨大、運營成本高昂的非常規油氣資產。

                      在這方面做得比較突出的是BP。

                      2010年墨西哥灣漏油事件后,BP公司開展了控制投資規模和大項目數量、剝離非核心資產、重視推廣特色技術的舉措。這些措施包括:設定250億美元左右的年度投資限額,審慎投資中長期項目,控制凈投資額在2.5億美元以上的大項目數量;2013年完成之前制定的380億美元資產剝離計劃,并計劃在2015年之前繼續剝離100億美元資產;大幅推廣和應用地震成像和提高采收率等技術,促進公司生產經營效率的提高。

                      通過上述戰略舉措,2013年,在宏觀經濟形勢整體低迷、競爭對手業績普遍下滑的情況下,BP實現了業績逆流而上。公司年報顯示,投資回報高于以往五年平均水平,成為反超殼牌、雪佛龍和道達爾,業績僅次于??松梨诘目鐕推髽I。

                      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鐵了心似的一路狂跌,把2008年創下的147.25美元/桶的歷史高點紀錄消耗了2/3強。在這種情況下,跨國石油企業的大型航船既要保持前進,又要盡可能地規避國際油價可能長期下跌的風險,因此之前實施的降成本促盈利措施隨之變成了壓縮成本從而最大限度地減少業績下滑的低油價應對術。

                      如果將當前的形勢跟BP前幾年面臨的形勢做一個類比,當時的BP急需提高盈利能力、促進業績提升;而現在的跨國石油公司在油價一降再降時要考慮怎么減少負重、輕裝前進,情況有些相似。而這些戰略舉措從短期看正是起到了一個緩沖器的作用,旨在使石油公司的業績下降得慢一些、虧損少一些。

                      在采訪中,羅佐縣指出,在現在的低油價背景下,殼牌、道達爾、雪佛龍和??松梨诓扇〉膽獙Ψ铰圆煌潭壬隙荚谧杂X不自覺地走BP走過的業績改良之路。“總的說來,這些應對措施大同小異,但因為每個公司的情況都有特殊性,所以在力度、時間和節點上會有所不同。”

                      兼并擴張步伐暫緩

                      在國際原油市場寒冬的情況下,還有一種情況下就是抱團取暖,來壯大市值,提高競爭力。

                      世界石油工業發展史上曾掀起過五次大規模的并購潮。雖然石油企業兼并與收購的盛行不是必然與國際油價的大幅走低聯系在一起的,但也不可否認低油價為石油企業的并購提供了機遇——資產縮水,在一定程度上節約了企業的收購成本。

                      上世紀80年代初和90年代末的石油危機引發了一連串的并購交易,正是這次的并購塑造了能源行業如今的格局。1998年BP用500億美元收購了美國阿莫科公司,收購后市值達1460億美元,躍居世界著名跨國公司前列。一年后,美國最大的兩家石油公司??松兔梨诤喜⒊闪?松梨诠?,一躍成為現在市值超過4000億美元的石油巨頭。

                      此次油價下行,是否預示著新一輪的并購高潮就要涌起呢?

                      道達爾中國區總裁努北堂說:“兼并與收購的盛行取決于低油價維持的時間長短。”他舉例說,2008年國際油價從最高點的147.25美元/桶飛速降到30多美元/桶。這本來是一個并購的好時機,但是因為這段低油價維持的時間很短,不到一年就上升到100美元/桶的合理油價區間,所以并購案發生的并不多。

                      此次國際油價低迷影響有多大,對跨國石油公司來說仍不明朗。貿然行動,風險較大。高級經濟師朱潤民認為:“從目前跨國石油公司經營策略的特點以及目前局勢的不明朗來看,近期收購的可能性不大。”

                      對于兼并重組非常“熱衷”的一些國家石油公司也并沒有采取大的行動。如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僅是宣布,2014年至2018年期間將在貨物和服務采購、租賃服務和公共工程方面減少支出213億比索(1美元約合14.5比索),包括半數的采購中心,辭退17%的員工,合同減少21%。

                      “油價低迷時發生的幾輪并購潮,經過跨國公司若干年實踐反饋發現,有些并購并未達到預期的目的。這就導致了大型油企對并購的態度有了一些變化。”羅佐縣說,“隨著全球石油市場的變化,石油公司對之前的投資觀念和發展思路進行深刻反省,家大業大的觀點逐漸向注重效益靠攏。”

                      努北堂說:“目前跨國石油公司的并購案例主要發生在油服企業之間或者中小企業之間。如哈里伯頓對斯倫貝謝的收購。因為產業項目非常全面,道達爾不需要并購。我們目前沒有并購的計劃。當然,如果未來有合適的項目,我們也會適時出手。”

                      對此,郭海濤表示:“大規模削減上游投資可以保證企業現時的穩定經營,并購則是針對未來競爭力的提高。這反映了跨國油企在油價危機時不僅做減法,也會做加法。”

                      一體化業務結構是方向

                      2014年6月以來的國際油價持續下跌,使得過去在高油價盈利能力較強的上游業務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盈利能力普遍減弱。殼牌、BP發布的第三季度年報信息顯示,第三季度的盈利情況主要來自減少上游勘探開發的投入和在下游煉廠提高了運營和貿易。

                      低油價形勢下,跨國石油公司經營現金流減少,運行和管理容易出現障礙,海外資產也大幅縮水,加之對油價走勢不確定的預期,往往會給公司未來幾年的投資計劃帶來重大調整。特別是上游資產隨國際油價暴跌大幅貶值,對于業務集中于上游勘探開發的石油公司而言受沖擊較大。此時,產業鏈完備,上下游一體化的企業受到的沖擊相對較小。

                      此外,從產業內部因素看,石油產業鏈的上下游業務對投資的依賴強度有差異。據業內專家介紹,下游業務與上游業務相比,一個顯著不同點是投入產出比較穩定。上游業務有無法避免的風險,像勘探的失敗率就是客觀存在的。即使公司的管理水平再高,技術水平再先進,也不能完全避免這一問題。

                      羅佐縣分析,由于一體化優勢在油價相對低時比較突出,若低油價持續下去,石油公司發揮低油價下中下游成本降低優勢,用下游業績增長來抵消上游業績下滑是完全可能的。

                      高油價時期,由于下游業務的運營情況不樂觀,康菲石油公司曾做出了剝離下游資產的決策。這種行為曾經一度讓康菲獲得不少收益。但是,隨著油價的下行,加之經濟形勢的低迷,康菲石油公司去年第三季度的年報顯示,其利潤已經較上年同期出現下降。若油價繼續下行,康菲的經營業績或許還會繼續受到沖擊。

                      在康菲決定剝離下游資產的同時,BP、殼牌等就明確表示,不會剝離下游資產。發展到現在,五大跨國石油公司根據自己的業務情況,各自形成自己不同的結構比。道達爾、雪佛龍和殼牌的上下游業務比例大致維持在50%~60%之間。BP的上下游比例最大,超過了100%,但是在進行上游擴張的同時,也保持了下游必要的規模。

                      業績最好的??松梨谝恢笔俏宕罂鐕凸局猩舷掠谓Y構最為穩定的一家,始終維持在40%~50%。“除了企業運營情況的因素外,在抗擊油價波動的常態化下,特別是在影響油價因素日益復雜的情況下,保持上下游結構的合理,對公司的發展將起到積極的作用。”羅佐縣說。

                      低油價時期,不同的企業有著自身的不同情況,除了資產剝離、公司業務結構合理外,還需要“有充足的現金流的保障”。朱潤民說:“不論對于大公司,還是業務相對單一的小公司,充足的現金流是企業在低油價時期保持觀望態度的保障。”

                      責任編輯:石杏茹

                    殼牌能否收購BP

                      盡管哈里伯頓對斯倫貝謝的收購還沒有引發更大規模的兼并浪潮,但是一些分析人士已經開始尋找未來并購最可能采取動作的目標——BP與殼牌走入人們的視野。

                      在遭受了長達五年的“墨西哥漏油事故”事件的懲罰后,BP順勢而為的“瘦身”使其在2013年的業績出現逆轉,但2014年夏天到現在的油價下行,無疑又給其當頭一棒。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綜合多家投行分析師的分析,盧布在過去三個月里下滑了47%。這一數字將導致BP持有的19.75%的俄羅斯石油公司的股份遭遇相關損失高達7.5億美元。

                      不僅如此,受“深水地平線事件”的持續影響,1月20日,美國新奧爾良地方法官卡爾·巴爾比耶向BP開出了一張巨額罰單,總罰款金額為117億美元。與“墨西哥漏油事故”發生前相比,BP“體重”已經減少了約三分之一,共背負563億美元的債務。加上北海油田的逐漸“老”化,奧本海默的股票分析師曾發布研究報告稱,隨著油價的下跌,再加上BP目前的市盈率已經下降了6/7左右,在同業公司中處于最低水平,因此該公司可能成為收購目標。

                      也有多位分析師對此并不贊同。在殼牌新任首席執行官本·范伯登的領導下,荷蘭皇家殼牌公司在最近的幾個月中一直在剝離資產。除此之外,對BP的并購是一項龐大的、可能需要耗時幾年才能完成的交易。這兩家公司都存在明顯的業務重疊,歐洲反壟斷監管機構會感到擔心。

                      對此,羅佐縣認為,殼牌收購BP的最終可能性似乎不大。因為這與跨國公司2013年底時做出的壓縮投資進行“瘦身”的既定戰略是背道而馳的。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