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人物
                    張松梅:加油的藝術
                    2015年03月10日 09:06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石杏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加油是技術也是藝術。張松梅在加油站里演繹著自己的圓滿人生。

                      文/本刊記者 石杏茹

                      這是一個陽光融融的冬日。窗明幾凈的加油站接待室內,張松梅一如兩年前初見的樣子——身材纖細單薄、笑容靦腆文靜、言談溫婉低緩——加油站10年的風雨砥礪并沒有把她變成一個女漢子。

                      兩年前,張松梅滿懷希望地對記者說:“不管工作還是生活,可能都會有些許不如意,但是總起來說會越來越好。”

                      事實正如張松梅所言。七年前,作為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石油分公司的一名加油站經理,張松梅獲得了首都五一勞動獎章,2010年被評為北京市勞動模范;七年后,她被評為第十二屆全國技術能手。這是全國石油銷售板塊第一次獲得這個榮譽。

                      加油需要技術

                      張松梅這次參評獲獎的崗位是加油站操作員。

                      加油站操作員需要技術嗎?加油站經理可以被評為技術能手嗎?

                      加油,唯手熟爾!在一般人的思維里,“技術”這種高大上的字眼很難和加油站這個非常接地氣的場所聯系到一起。

                      事實不然。

                      “不管是初級的發卡加油、油罐沖洗,還是處理客戶投訴、油品識別,還是高級的經營損耗分析、預案定制、市場評估報告以及營銷方案的制定,加油站里處處顯技術。”北京石油分公司房山區域經理李賀輝說,“張松梅把加油站里各個工種技術掌握到了極致,哪個崗位缺了人,她都能頂上。”

                      成長為一名加油站技術能手的張松梅,其實是半路出家。2004年之前,在原北京燕山石油分公司,張松梅是一名拿慣筆桿子、玩轉計算器的財務科長。公司重組后,張松梅到了當時最缺人手的加油站。

                      隔行如隔山,要把財務核算的工作思維一下子切換為加油站的經營管理是不容易的。為此,張松梅白天睜大眼睛邊工作邊學習,晚上抱上一大摞各類運營流程、經營管理賬冊細心學習研究,惡補各項經營管理知識,吃住都在加油站,一住就是幾個月。

                      就這樣,張松梅迅速成長起來,由初級到中級再到高級,一直到現在被評為全國技術能手。

                      要說最能體現張松梅作為加油操作員技術的,當然是提高出庫量的創新之道。

                      張松梅服務的京石路加油站是京石高速進京第一站,也是出京最后一站,真正是車水馬龍。加油站里經常是車滿為患。張松梅發現,在節假日出行高峰時因為加油速度慢,有些顧客不愿排隊等,就駛離到下一站。

                      為了留住這一部分客戶,張松梅帶領大伙集思廣益,認真分析加油機泵島和車道設置,查找影響效率的原因,最后想出了一套加油站“合理布局”效率法,即在不同季節針對不同車型的客戶提供專用通道。

                      在自己成長的同時,張松梅特別關心自己加油小伙伴們的職業發展,總是鼓勵她們多學習專業知識,寧愿自己加油替班,也不讓任何人放棄參加學習培訓的機會。在站經理這個技術能手的帶領下,在20余人的小團隊里,有28人在技能鑒定考核中取得了中級工、初級工的資格,6人取得了高級工的資格。

                      加油更是藝術

                      走進張松梅的加油站,記者深深地覺得加油是技術,還可以是藝術。

                      技術是一種能力,藝術更像是一種修養。解牛,本是一種粗淺的技術,但庖丁解牛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這是因為技術長年累月地慢慢浸潤到骨子里,舉動之間行云流水,變成了藝術。

                      張松梅的加油站就是如此。

                      在兩尺泵島這個工作舞臺,員工風雨無阻,每天要為顧客加油最高2541次,最多要加出107916升油。這些操作還要嚴格按照“八步法”標準化服務。嚴格又繁重的8小時下來,不免口干舌燥、兩腿僵直、身心俱疲,但30多個員工都能做到動作不走樣,微笑不勉強,連衣服扣幾個扣子、徽章別在哪個位置都一模一樣。

                      這是管理的藝術。

                      張松梅深深明白,加油站管理要有一個質的飛躍,所有的員工都必須達到同一個水平,一個都不能落下。這樣加油卸油、油罐計量、非油業務、會計結算等,整個加油站管理流程才會行云流水、毫無阻滯。

                      要所有員工都勁兒往一處使,心往一處想,前提是加油站有效益,員工收入在提高。

                      這是經營的藝術。

                      第一次見到張松梅的時候,京石路加油站遇到了有史以來的最大困難——京石高速路河北段改擴建工程開工,工期三年。李賀輝清楚地記得,封路的第一天,加油站的出油量由平時的100噸一下子降了40噸。

                      這樣的日子要持續三年。

                      逢山修路,遇水搭橋。張松梅微微一笑——這樣的困難,她早就經歷過。早在2004年,她剛剛接手加油站的時候,就遭遇了京石路出京方向全線封路。經過努力,那年京石路一、二站不僅完成了任務,而且出庫量增加了將近10%。

                      雖然這次遭遇的困難比上次要大得多,但沒有過不去的坎兒。張松梅和小伙伴們一起想辦法挖潛,鼓勵員工銷售燃油寶、潤滑油,引導會員積分兌換非油品。

                      在這種時候,有一個意外之喜。

                      因為高速封路,許多車輛行駛到附近的時候,會到加油站問路。秉持著為客戶服務的一貫精神,張松梅自己動手制作了一個指路卡片——卡片上清楚地指示出附近相通的高速路。一傳十十傳百,漸漸地車主們知道了,通過張松梅所在地加油站繞過京石高速也可以上高速。就這樣,京石路加油站銷量有所回升。加油站員工月平均收入能達到1800元以上,只比平時少三四百元錢。

                      這個收入水平持續一年之后,京石路加油站員工的收入又上了一個臺階。房山區有這樣一個指導政策,只要加油站管理排名、經營排名在前十名,員工就有一個1.5倍的增量獎勵。京石路加油站基本都能得到這項獎勵。北京石油分公司房山區綜合部主任許士紅說:“這是因為她吃透了加油站考核政策,深諳管理的藝術。”

                      京石路加油站各項工作都很穩定,只有一項神秘顧客打分是不可控因素。有一名員工短腿,增量獎勵就可能拿不到。為此,張松梅反復給員工做工作:“為了大家的收入提高,每個人每個步驟都得嚴格操作。”

                      就這樣,京石路加油站員工月收入又回到了2200元,有時甚至接近3000元。

                      藝術人生游刃有余

                      在京石路加油站員工活動室內,有一面獎勵墻。加油站的各種獎項錯落有致地擺了整整一墻。這還不包括張松梅的個人獎勵。就個人的職業生涯來說,算是非常圓滿了。

                      當記者問起張松梅的遺憾時,她不好意思地說:“剛做站長時,比較急躁,對員工有些苛刻。”

                      當年的張松梅如何嚴厲,記者沒有見到。但現在的張松梅在員工眼中的形象有目共睹。在員工看來,她是一個好站長,更是一個“知心姐姐”。

                      李凌云是一名年僅20余歲的外地員工,離異時凈身出戶。她哭著跟站長說要盡快回四川老家。張松梅開導她說:“你現在離婚,身無分文,回家后你父母得多擔心啊。不如再安心工作一段時間,有點經濟基礎。再回家時,父母見你把工作、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會放心很多。”

                      不善言談的李凌云從此稱張松梅為“姐”。她說:“有你這樣一個姐姐,我感到特別欣慰,以后再也不感到孤單了。”

                      其實張松梅還有一個遺憾,就是對兒子關心太少。她的員工告訴記者,十年了,張站長因工作繁忙根本無暇顧及孩子的學習,頭幾年經常聽到他的兒子從家里打來電話問:“媽媽,今天你回來吃飯嗎?”可張站長最經常的回答是:“媽媽今天有事不能回家陪你了。”再過幾年,孩子大概是習慣了沒有媽媽的陪伴,這樣的電話越來越少了。如今兒子已經高二了,因為母子之間溝通得非常少,張松梅經常覺得和兒子無話可說。“我以前覺得兒子肯定特別不喜歡有我這樣一個媽媽,心里一直很難受。”這位一直有點忐忑的母親那天接到了兒子的一個短信,高興地哭了。“一直以來您都非常努力,我知道都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家。您辛苦了!”

                      人到中年,生命駛入了更寬廣的河流。再不講理的顧客,張松梅都能微笑面對;再刺頭的員工,她都能引導感染,再加上親人的理解,可以說不論是工作還是生活,張松梅都做到了游刃有余。游刃有余不僅是她的人生境界,而且是她的人生態度。

                      人生至此,就是一種極致。

                      責任編輯:石杏茹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