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穹頂之下問石油—2015“兩會”觀察
                    2015年03月30日 15:30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油品標準究竟由誰定?霧霾與石油石化關系有多大?為了環保,城市中的煉廠只能搬遷嗎?一道道關乎環保與發展的問題,擺在石油石化人眼前。

                      用心聆聽“兩會”聲音。(供圖/CFP)

                    曹湘洪談油品標準

                    攝影/徐 捷

                      編者按

                      一部《穹頂之下》,讓環保不出意料地成為今年兩會上的熱門詞匯。隨著點擊量的劇增,石油石化企業污染大、柴汽油標準太低等字眼印入人們眼簾。然而,石油石化企業是否真的污染這么大?油品標準制定又是否如此之低?

                      本刊記者采訪了多位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代表,追問環保面前的企業責任,探討環保壓力下的生存之道。

                      采訪中,記者不禁嘆息,空氣中的霧霾入侵國人的心肺器官,觀念上的偏見卻也如霧霾般慢慢侵蝕著國人心靈。人們忽視了不斷增大的汽車數量,忽視了日益糟糕的路況,卻毫不猶豫地將“尾氣排放致霾”的板子打到油品質量甚至是油品標準上來。

                      錯誤的判斷不可能帶來正確的治霾措施。下面,我們就請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詳細解釋油品質量標準的制定過程。

                      ○ 文/本刊記者 于 洋

                      霧霾襲城,每個人都是受害者;穹頂之下,沒有一個旁觀者。一部紀錄片,將我國油品質量的問題再次推進人們的視野。在本次“兩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就輿論關心的油品標準制定問題與《中國石油石化》記者進行了深入交流。

                      同樣排放要求各國技術指標不盡相同

                      中國石油石化:曹院士,您好!作為國家石油產品和潤滑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主任,您能否介紹一下我國實行的是一種怎樣的油品標準?

                      曹湘洪:我們目前常說的國Ⅳ、國Ⅴ油品標準是指滿足國Ⅳ、國Ⅴ汽車尾氣排放標準的油品質量技術指標體系,由十八項技術指標組成。汽車尾氣排放標準,由環保部制定并發布,具體規定汽車尾氣中一氧化碳、氧化氮、烴類化合物等有害物質的含量限值,這些限值隨著環保的要求越來越嚴,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從嚴。我國的排放標準等效采用歐盟的排放標準。

                      歐盟國家已經實現第五階段的排放標準,現在又開始推行第六階段標準。我們國家2013年公布的已經在北京、上海、蘇州、廣東、天津等執行的汽油、車用柴油標準可以保證達到國家第五階段排放標準的要求。這和歐Ⅴ的排放標準是一致的。

                      中國石油石化:目前我們國家的成品油質量和歐洲美國相比較,是怎樣的?

                      曹湘洪:油品標準的比較不能簡單地拿出某一項指標來進行比較,因為各國的具體指標是不一樣的。各個國家根據本國的國情和試驗研究的結果,制定具體的技術指標,但必須保證達到尾氣排放的限值要求。

                      譬如,歐盟的油品標準對烯烴、芳烴是有要求的,比如限制烯烴不超過18ppm,芳烴不超過35ppm;日本就沒有規定烯烴、芳烴的指標。

                      我們國Ⅴ汽油規定的烯烴含量是小于24%,芳烴的含量是小于40%。雖然這個標準要比歐Ⅴ排放標準一個高5個點,一個高6個點,但是排放都達到了第五階段排放的要求,所以在排放標準上是不存在差距的。

                      過去我國的油品和歐洲、美國等有差距,主要是差在硫含量方面。因為硫燃燒以后會變成氧化硫,使汽車尾氣催化劑中毒,導致尾氣中有害物質增加,造成污染。國Ⅴ汽油硫含量的指標和歐洲、日本是一樣的。

                      汽車尾氣排放標準由環保部制定

                      中國石油石化:那么,在國Ⅳ、國Ⅴ這些不同階段的尾氣排放總的標準要求由誰來確定?

                      曹湘洪:環保部。

                      譬如說,在制定第五階段的成品油標準時,國家環保局首先會制定出一個第五階段的排放標準,這個排放標準等效采用了歐盟的排放標準。

                      中國石油石化:這個標準由環保部來制定,那么標委會中的石油石化企業起到什么作用呢?

                      曹湘洪:環保部制定汽車尾氣排放標準的指標后,我們要組織油品專家研究制定滿足排放要求的油品技術指標。標準的起草過程要進行文獻資料、煉油企業狀況調查,確定具體的技術指標和試驗方案,進行試驗驗證。證明采用的技術指標是科學合理的,完全可以保證達到排放標準的要求。只有這個要求達到后,標準草案才可以提交審查,否則就出臺不了。

                      標準審查首先要審查實驗是不是可靠、數據是不是可信,是不是能達到排放標準。如果有不合格的情況,這個標準就被環保否決了。這個標準的制定過程說起來很拗口,通俗地說就像大學錄取招生,環保部確立了最低錄取分數線,企業就是考生。如果企業研究的油品達不到這個“錄取線”,那么標準就是不成立的。一旦標準公布,就說明我們的油品是可以達到這個要求的。

                      環保部出臺汽車排放標準后,汽車行業還要據此研究汽車的技術標準,因為排放不僅與油有關,還與汽車的發動機有關系。如果燃燒效率比較低,燃燒不完全,那么出來的一氧化碳、碳氫化物的含量就高。

                      誰在影響霧霾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我國油品質量升級的速度是快還是慢?

                      曹湘洪:我國油品升級是很快的,基本三年升一級。但是,車的使用壽命是在十年左右的。譬如在頒布國Ⅳ的同時,國Ⅳ標準的車同時也開始推行,但是國Ⅲ的車遠沒有到報廢時間。

                      存量車不可能和油同時升級。雖然排氣的氧化硫降了下來,但是發動機燒得不好也影響排放。因此,有了高標準的油還不行,還要有車,有了配套的車也還不行,還要有暢通的路。油、車、路三者必須統一起來。

                      可以這樣算一下:第五階段汽車尾氣排放,要求小汽車一氧化碳排放每公里小于1g,非甲烷總烴每公里小于0.068g,氧化氮每公里小于0.06g。北京市大約有550萬輛車,如果每天60%的車出行,330萬輛。設每輛車行駛20公里,一天是6600萬公里,乘以氧化氮每公里0.06g,一天將近排放3.96噸的氧化氮,更何況我們絕大多數車還未達到國Ⅴ的標準。即使標準達到了,大量的機動車出行也會造成數字可觀的污染物排放。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霧霾和油品質量的關系是怎樣的?

                      曹湘洪:的確,汽車的尾氣排放是造成霧霾的一個因素,煤的不清潔燃燒也是一個因素。但還有其他因素。PM2.5有直接排放的,叫一次生成;也有排放的污染物在空氣中反應生成的,叫二次生成。坦率說,一次生成pm2.5多少,二次生成pm 2.5多少,我們還沒有弄清楚。

                      最近有報道說,水體、土壤污染造成微生物的繁殖,微生物往空氣擴散,與工業污染物復合,可以生成二次pm2.5。這是我們國家霧霾成因中的特殊成因,和國際上通行的霧霾成因還不一樣。

                      這就需要我們下大力氣來治理研究。把霧霾的分子圖譜拿出來,把霧霾生成的真正原因搞清楚,一次、二次分別生成多少,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才能有針對性地研究對策、措施。

                      國Ⅳ汽油及車用柴油標準已經在全國實施,北京等省市已實施國Ⅴ標準。歐盟已開始推行歐Ⅴ標準的油品。目前,我們已在啟動國Ⅵ標準的研究制定工,油品標準升級的目標是盡快與歐盟標準同步一致。油品標準的制定工作量很大,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多方面的協調。

                      責任編輯:劉淑菊

                      znliushuju@163.com

                     

                      擺好自己的定位

                      油品標準究竟由誰定?霧霾與石油石化關系有多大?為了環保,城市中的煉廠只能搬遷嗎?一道道關乎環保與發展的問題,擺在石油石化人眼前。

                      特邀嘉賓:

                      全國人大代表 中國石化煉油事業部主任……………………………………………………………趙日峰

                      全國人大代表 中國石油蘭州石化總經理……………………………………………………………李家民

                      全國人大代表 中國石化洛陽石化總經理……………………………………………………………趙振輝

                      全國人大代表 中石化石家莊煉化總經理……………………………………………………………畢建國

                      全國人大代表 中國石化南化公司副總經理…………………………………………………………殷云飛

                      全國政協委員 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

                      全國政協委員 中石化福建石油總經理………………………………………………………………郝國強

                      全國政協委員 中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副總工程師…………………………………………………張明森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于 洋 趙 雪

                      “兩會”期間的大風刮走了霧霾的“穹頂”,卻無法冷卻環保話題的熱情。油品標準到底是誰制定的?在人們對環境需求如此迫切的今天,城市中的石油石化企業只有搬遷一途嗎?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諸位相關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

                      油品標準油企定?

                      中國石油石化:各位委員、代表,你們好!據我之前所知,北京的“京五標準”是北京環保局制定,“國五標準”是國家標準委制定的。但最近柴靜在其霧霾紀錄片“穹頂之下”講到其實我國的成品油品標準不是政府制定而是油企制定的,不知這標準究竟是由誰來制定的?

                      張明森:油品標準的制定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不是像片中所講的,三桶油自己就出一個標準。當初那個標準制定的時候,石油石化行業、汽車行業、環保行業、國家有關部門都有參加,爭論得非常激烈。當時曹湘洪院士主持標準審查會,第一輪就沒有通過,因為大家沒達成一致意見。主要是環保、汽車行業和石油行業沒達成一致意見。會后繼續深入研究,行業間溝通討論,半年以后,再次審查才達成比較一致的意見。

                      另外,標準制定時也會借鑒國外經驗,每一個數據每一句話都需要數據支撐。所有的標準都有采標借鑒國外情況。標準的制定,各行業都會參加,但最后總得有個撰稿的,其他參加單位也有很多。你看一個標準上,本標準制定單位,可能就有一個倆仨,本標準參加單位可能有很多個,而只參與審查的不寫在標準里,尤其是像這種油品的標準,涉及方方面面。

                      曹湘洪:要想弄清楚標準的制定過程,先要理解成品油標準制定的依據。國Ⅳ、國Ⅴ油品標準制定依據的是環保部主持制定并發布的國Ⅳ、國Ⅴ汽車尾氣排放標準,即汽車尾氣中污染物排放限制。這個限制是環保部確定的,油品標準必須保證排放達標。

                      中國石油石化:既然是環保部制定的,那么所謂我國的油品標準中硫排放超過歐洲國家25倍,說的是事實嗎?

                      曹湘洪:國Ⅴ汽油和車用柴油是符合歐洲汽柴油第五階段的排放標準的。雖然現在國Ⅴ汽油規定的烯烴含量是小于24%,芳烴的含量是小于40%,這個標準要比歐Ⅴ汽油標準一個高5個點,一個高6個點,但是排放都是達到了五階段排放要求,排放是不存在差距的。

                      中國石油石化:曹院士的意思是我們國家的油品跟歐洲國家的差別不大嗎?

                      曹湘洪:如果用某個具體的衡量指標來衡量差多少,差多少倍,這是不準確的。同是五階段排放,我們同歐洲是一致的,只不過現在歐盟已經全部實行歐Ⅴ,現在又開始推行歐Ⅵ。而我們目前正在逐步推行國Ⅴ標準,要到2018年1月1日全部實現國Ⅴ標準。這是差距,是要我們努力的。

                      油品升級太慢?

                      中國石油石化:我國油品質量的升級速度到底是快還是慢呢?

                      曹湘洪:我們國家的油品升級是很快的,基本上三年升一級,但是車的使用壽命是在十年左右。在油品實施國Ⅳ的同時,國Ⅳ標準的車也開始面向市場,但是存量車大量還是國Ⅲ的甚至是黃標車。車不能像油一樣全部同時升級。油升級了,雖然排氣里的氧化硫降了下來,但是老車的發動機燒得不好,也影響排放。

                      車、油、路三個因素都會對霧霾產生影響。有了高標準的油還不行,還要有車。有了配套的車也還不行,還要有暢通的路。油、車、路三者必須統一起來。

                      趙振輝:我們國家這幾年油品升級的速度還是很快的,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們在這方面用了更短的時間。就我的理解,油品標準對霧霾的影響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是油品自身標準的提高過程,會減輕排放對環境的影響。同時也有車輛適用性的事兒,車的發展也有個過程,從排放標準低到排放標準高。所以國家現在也在淘汰2005年以前使用的黃標車。

                      另外,能源消費總量的增加是帶來環境問題很重要的一個方面。這幾年包括汽車保有量的大幅增加,消費量增加了,排放也就增加了。所以排放不是簡單的油品標準的事兒。

                      中國石油石化:因為環境問題跟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也備受人們關注,不知各位委員、代表,是否針對中國現在的環境問題,有哪些好的、可行的建議?

                      張明森:在哥本哈根會議及政協會議上我都提出過這樣一個建議,就是少提二氧化碳減排,多提污染物減排。二氧化碳減排是世界性問題,而污染物減排才是我們國家的核心問題,才符合我們國家的利益、社會民眾的利益。所以當時國家承諾到2030年排放達到什么水平,科技界不太同意。這是一個莊嚴的承諾,但是要付出相當大的延緩發展的代價。

                      重壓下的前行動力

                      中國石油石化:隨著最嚴環保法的出臺實施,今年“兩會”的總理報告又提出要求二氧化碳排放強度要降低3.1%以上。這對企業來說,應該說是又加大了企業的環保壓力?

                      趙振輝:二氧化碳確實是今年第一次提出來,我看到后也感覺到很大壓力。原來說碳排放的峰值出現在2030年,而現在就已經提出二氧化碳減排的數據,壓力很大。

                      趙日峰:企業環保壓力非常大。但話說回來壓力也就是動力,如果沒有這些壓力,動力也就沒那么強,所以中石化傅總提出“碧水藍天”工程,投資200多個億,但實際上我們現在在環保上的投入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中國石油石化:正如趙主任所言,壓力就是動力,那就環境壓力如此大的情況下,企業有些什么應對的辦法呢?

                      李家民:在環境問題上,我們有一個基本的觀念,那就是共創環境,共享環境。觀念和認識上去以后,就要通過技術、管理手段來達到創建環境友好型企業的目標。對于我們來講,第一,要加強對兩法(即新環保法和安全法)的學習,領會其實質所在。其實所謂的嚴也好、重也罷,我一直認為它是一個法,企業應該按照法律的要求做好,我們要有依法合規的意識。第二,工業企業肯定會有相應的排放,排放必須要達標,管理也要不斷向著精細化發展。第三,從總量上必須降下來,采用一些新材料、設備和工藝,這些年在很多環保技術的使用上,我們都是國內第一,比如水的深度處理、脫硫脫銷等。

                      從十一五末到2014年底,蘭州石化環保投入很大,也取得了不錯的成果。在煉量增加的情況下,各種主要污染物的排放總量降低了30%左右,而且每年還在減少。

                      趙日峰:這幾年我們把安全環保和質量升級擺在了最主要的位置,中石化煉油板塊在這兩面的投入,每年達到100億左右。未來我們有信心把環保問題解決掉,滿足新環保法的要求。今年我們在水治理、大氣治理、氣體處理等方面,都有很好的安排和計劃。

                      趙振輝: 在中石化的碧水藍天計劃中,很多項目都是針對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洛陽石化實施了四個比較大型的減排項目,一個是電站的煙氣脫硫脫硝除塵,還有一催化、二催化、污水的提標改造。四個項目的實施讓二氧化硫二氧化物包括煙塵排放量大幅度降低。

                      郝國強:隨著環境治理要求的提高,加油站的環保工作也不容忽視。我們現在的加油站普遍都裝了油氣回收裝置,使其不再向大氣排放;另外,我們所有的加油站,特別是離水源、人口稠密區比較近的油罐都采用雙層罐;并且都上了污水處理裝置,不合格的水不排放,必須經過處理合格后才排放。

                    “明珠”蒙塵,擦亮它需幾多辛勞?(供圖/CFP)

                      除搬遷 無退路?

                      中國石油石化:隨著現在城圍石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很多煉化企業都處在被迫搬遷的尷尬的境地,像化工四廠因為APEC會議停產后,就不讓其再開了,大家如何看石化廠搬遷的問題?

                      張明森:石化廠搬遷是一個非常迫切的問題,2014年3月20日我有幸參加了政協主席俞正聲主持的一個安全生產法協商座談會。在會上跟俞主席面對面的討論了關于石化企業包括石化管道、石化裝置被居民重重包圍,到底是企業的錯誤還是政府的錯誤?

                      我說責任不在我們企業,俞主席說也不能這么說,不全在你們企業。但當初我們企業建設裝置的時候,是遠離市區的,比如上海高橋,當初“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浦東是沒有人去的?,F在都過去了,把我們包圍了。沒有辦法,我們的管道都被占壓了,按照管道法,多少米距離內不能有居民的。但沒有辦法,不可能城市搬遷,最后只能石化搬遷。

                      殷云飛:隨著城市化發展,原來偏遠的煉化企業與城市越來越近,有些與城市的發展規劃相悖,對安全環保威脅很大?,F在我們很多城市提出搬遷。但目前搬遷存在很多問題,資金問題、搬遷成本、職工安置、家庭穩定都會成問題。

                      其實借鑒國外經驗,煉化企業與城市是可以協調發展的,不一定要搬走。歐美日本很多廠區就在小區附近,有的和居民只隔一條馬路。

                      中國石油石化:剛才殷總提到其實煉廠與城市是可以和諧共存的,而據我了解中石化2014年開始就在弄城市型煉廠與城市和諧共存的試點,那究竟如何才能共存呢?

                      趙日峰:首先企業要提高環保意識,把我們的環保工作做好的同時向地方政府爭取,我們怎么樣用更先進的工藝淘汰落后的工藝,使得我們工廠的水平滿足地方的各項排放的要求,做到和地方和諧共處。

                      殷云飛:企業當然要加大技術改造力度、加大資金投入,加強管理。不過,要真正做好和諧共存,還需要政府、居民和企業三方共同努力。在國外,歐洲和日本煉化企業均與居民、政府保持良好互動聯系。企業提供捐贈、定期碰頭會、參觀日、聯合舉辦體育活動等。政府也堅持科學、依法決策,形成各種條法、公示等程序,一旦政府決策,企業和居民都要遵守。

                      地方政府應該從領導層面來宣傳,做些工作。如果在城市規劃上有特殊功能的,企業一定要配合搬遷;如果是沒有特殊功能的,通過技術和管理手段,企業完全能夠保證與居民和諧發展。這時候老百姓可能還是會想不通,但政府必須得認同,做好宣傳引導工作。

                      企業要擺好自己的定位

                      中國石油石化:剛剛談到了政府支持的事情,我想我們在做的代表當中,肯定有一位深有同感,是嗎?李總?

                      李家民:有同感。在企業和城市相融合這方面,企業本身要做很多事情,比如對當地政府經濟的支持、盡企業的社會責任、和當地政府大的目標保持一致、響應政府號召等,這是企業應該做的。而現在的政府,也有其自己的運作方式和工作目標。

                      中國石油石化:大家也都知道,去年蘭州市政府因為所謂的環保問題,對蘭州石化公開指責,我想問問大家怎么看這件事?

                      張明森:蘭州石化是中國石化企業的搖籃,齊魯石化、燕山石化都是以蘭州石化為模板復制過來的,它是石化最老的基地。因此,設備裝置比較舊,相對老化,存在些問題也正常。

                      李家民:您說的對。從企業的年限上它是一個老企業,但這些年經過技術改造,企業主體裝置的生產技術水平是先進的,環境排放也是達標的.面對當時社會上各種說法。第一講明我們的態度,作為國有企業我們是認真接受政府的監管和社會的監督批評的,第二就那幾件事提出了我們具體的措施,以及下一步準備做什么。畢竟我們跟政府共創環境的目標是一致的,有共同點,這是毫無疑問的。

                      中國石油石化:有時候企業與政府會發生些沖突,這是無可避免的,當企業與政府發生矛盾、沖突的時候,企業應該怎么做呢?

                      李家民:企業永遠記住,特別是國有企業,你就是一個企業,是國家、政府的企業。所以,企業一定要做好自己的定位。明確我們和政府是共扛一面旗的。我們各自都有自己的責任和要求。

                      責任編輯:劉淑菊

                      znliushuju@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