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隨筆
                    【馮躍威專欄】費托合成曾讓美國心驚肉跳
                    2015年04月03日 14:0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馮躍威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CTL項目投資冷卻后,美國人在原油勘探開發理論與實踐上進行著創新,默不作聲地跳出在沉積盆地找油的慣性思維,到花崗巖基巖上尋求突破。

                      1913年,由德國科學家弗里德里希·貝吉烏斯開創性地進行了由煤炭提取液體燃料的研究,FT合成又使該項技術能夠實現工業化規模生產,使德國內燃機液體燃料供給問題迎刃而“解”。

                      隨著工藝技術流程不斷完善和烴產品增加,著實讓美國石油公司感到焦慮。它不僅只是歐洲內燃機燃料能否自給的問題,而是有可能打擊到正在崛起中的美國石油石化產業,特別是會損害美國標準石油公司在歐洲的市場。于是,當標準石油公司研究主管弗蘭克·霍華德在1926年看到這類產品后,立即給其董事長沃爾特·蒂格爾發電報,請他過來考察。

                      老道的沃爾特·蒂格爾在會見德國法本化學公司高管后,精確地制定了利用、限制、控制法本公司的一整套方案。先是以轉讓美國標準石油公司2%股份,使法本公司成為繼洛克菲勒家族之后美國標準石油公司最大的股東,并以讓出美國部分市場作為誘餌條件,換取允許美國標準石油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建造一個氫化工廠,分享氫化專利技術所帶來的收益,以及獲得在德國以外使用氫化專利的授權。

                      其次,兩家公司還達成彼此不涉足對方主要業務活動領域的協議。即法本公司不參與石油業務,而美國標準石油公司不插手化工業務。進而封殺限制了德國法本公司進軍石油上游市場的機會和空間。1930年,這兩家公司又成立了合資公司,使標準石油公司變成法本公司最大的股東。

                      由于煤炭氫化成本是煉制原油成本的10倍以上,合資公司為求生存,積極與納粹分子謀求合作,資助納粹分子。作為回報,若日后納粹分子上臺,將給法本公司提供政府津貼。盡管布呂寧政府只提供關稅保護,但希特勒還是同意保護法本公司的價格和市場,交換條件是它要繼續提高合成燃料的產量。在法本公司幾乎完全被“納粹化”,甚至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美國標準石油公司與法本公司繼續親密合作,履行在石油和合成燃料方面簽署的協議。

                      戰爭期間以及戰后的調查結果顯示,包括洛克菲勒所擁有的美國大通銀行在內的銀行、國際電話電報公司、福特汽車公司和通用汽車公司等大公司以及美國德士古石油公司、幾家前身屬于美國標準石油公司的公司都在德國經營,不僅繼續提供其他必要的戰爭物資,而且還用美國本土石油供德軍作戰使用,約占對歐洲供應總量的20%。

                      二戰后,美國礦務局在1946年用《合成液體燃料法案》啟動了一項在(密蘇里州)路易斯安那市建費托合成廠的項目,聘用七名“回紋針行動”的德國合成燃料科學家,試圖尋求在科學上的突破。但經研究發現,以煤為原料通過費托合成法制取輕質發動機燃料在經濟上尚不能與石油產品相競爭。從此,逐漸減少了在費托合成上的研究和投入。

                      雖然CTL項目投資冷卻了,但卻激勵美國人在原油勘探開發理論與實踐上進行著創新,并默不作聲地跳出在沉積盆地找油的慣性思維,到花崗巖基巖上尋求突破。結果,美國愛迪生油田、馬拉、拉帕思、奧依瑪莎、埃來伊一依嘎思郭葉等地方,在鉆進基巖150多米后陸續找到了無機生成的油氣田。地質理論創新又為美國能源安全再添保障。

                      責任編輯:趙 雪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