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煤層氣“十三五”跳一跳
                    2015年04月17日 16:03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鄭 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煤層氣要想盡快駛入產業發展快車道,需要國家加強扶持和盡快清除產業發展障礙。

                      ○ 文/本刊記者 鄭 丹

                      “這份計劃是國家《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的具體部署和行動措施,體現了國家對煤層氣產業的高度重視。”針對近期國家能源局發布的《煤層氣勘探開發行動計劃》,國家能源委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聯煤層氣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孫茂遠這樣表示。

                      《煤層氣勘探開發行動計劃》(以下簡稱《煤層氣計劃》),明確了2015年及“十三五”時期我國煤層氣產業發展的指導思想、目標、布局、主要任務和保障措施,吹響了加速我國煤層氣開發的行動號角。

                      中石油煤層氣公司總地質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李景明認為:“國家要求把煤層氣作為重要的新興能源產業來推動,將對我國煤層氣開發利用起到促進作用,因此計劃的發布將給產業發展帶來利好。”

                      “起大早趕晚集”

                      據國家能源局網站發布,2014年我國地面煤層氣抽采量37億立方米,據記者估算,約為煤層氣“十二五”規劃目標要求的地面開發160億立方米的20%。針對這一數據,金銀島資訊副總裁及首席分析師楊向宏表示:“不僅全國煤層氣抽采‘十二五’目標無法完成,中石油、中聯煤和晉煤集團等煤層氣抽采企業也無法完成既定目標。”

                      然而,最新頒布的《煤層氣計劃》對2020年的產量目標又提出了加碼要求。屆時,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量力爭達到400億立方米。其中,地面開發200億立方米,基本全部利用;煤礦瓦斯抽采200億立方米,利用率達到60%。當記者就這一目標能否實現進行詢問時,孫茂遠表示:“完成2020年產量目標有難度,但要樹立信心。煤層氣急需盡快駛入產業發展快車道,應做好兩方面工作:國家加強扶持和盡快清除產業發展障礙。”

                      回溯我國煤層氣產業發展,李景明將之形容為“起個大早趕個晚集”。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我國就開始進行煤層氣的地面抽采,但由于一些體制上的原因,這項工作一直進展緩慢。目前,我國煤層氣地面開發主要由中石油、中聯煤(中海油)、晉煤集團和中石化等幾家大企業進行。截至2014年底,我國煤層氣鉆井數量約1.7萬口,80%以上的井主要由上述幾家大企業包攬。而另一煤層氣資源大國—美國目前約有煤層氣井6萬口,年產量為500億~600億立方米。

                      李景明說:“如果參照美國的發展經驗,按平均1萬口井大約產煤層氣100億立方米折算,我國現有的1.7萬口井可保障170億立方米的產量。到2020年,如果鉆井數量超過2萬口,保障200億立方米煤層氣產量還是有希望的。”也就是說,“‘十三五’的目標需要跳一跳才能實現”。他介紹說,現在這1.7萬口井許多還處在排采期,要過兩到三年才能進入正式生產期,之后產量提升速度就會加快。

                      瓶頸制約增速

                      據悉,2005年我國煤層氣進入商業生產初期階段。2006年~2012年,我國地面煤層氣產量從1.3億立方米增至25.73億立方米。這一發展速度和美國的煤層氣產業相同發展階段對比并不慢。按國外規律,我國煤層氣產業發展應該自此進入快速發展期。然而,現實情況并非如此。2013年,我國地面煤層氣產量年均增幅、新增鉆井數量和投入資金都出現了不同程度地下降。

                      盡管國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出臺了多個文件支持煤層氣產業發展,包括2013年,國家能源局和國務院辦公廳先后下發的《煤層氣產業政策》和《關于進一步加快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利用的意見》,但是行業發展并不盡如人意。

                      專家指出,如何盡力突破行業發展瓶頸,成為“十三五”時期和未來我國煤層氣快速發展的關鍵所在。

                      首先是煤層氣開發的激勵機制不足。孫茂遠指出:“目前我國煤層氣開發企業普遍虧損,投入煤層氣積極性逐漸降溫,后勁不足,阻礙了我國煤層氣產業快速發展。”

                      煤層氣是一個投入高、產出慢的行業。2007年,中央財政開始實行按0.2元/立方米(折純)的標準對煤層氣(煤礦瓦斯)開采企業進行補貼,而我國煤層氣當前出廠價約為1.6元/立方米。美國《原油意外獲利法》制定的第29條稅收補貼條例規定:開采煤層氣的補貼額通常大于氣價的51%。在孫茂遠看來,由于我國煤層氣資源地質條件遠遜于美國,中央財政對煤層氣產業的補貼標準尚需提高,與美國類似的補貼額度是合理的最低限。因此,他曾呼吁將補貼提高到0.6元/立方米,執行期10年。

                      其次是技術瓶頸。目前,我國煤層氣鉆井和壓裂的技術問題已基本解決,阻礙順利開采和產氣的主要問題落在了排水環節上。李景明對記者表示:“其一,產氣前的排水期長達兩三年,導致效益降低。其二,排水對設備質量提出很高要求。目前,我國煤層氣開采產品和設備基礎材料與國外相比存在差距,比如泵、膠圈材料穩定性差,只能通過先引進、后吸收,再集成創新來縮小差距。”

                      此外,如何提高單井產量也是待解的技術難題。由于常規油氣技術以及國外常規煤層氣開發技術不能適應我國普遍存在的難采煤層氣資源,導致我國煤層氣井的平均單井產量低,生產效益差。因此,針對《煤層氣計劃》提出強化科技創新,加快煤層氣勘探開發關鍵技術裝備研發,孫茂遠認為:“科技進步和和創新是我國煤層氣產業發展永恒的主題。”

                      發展前景樂觀

                      《煤層氣計劃》提出全面推進煤礦瓦斯先抽后采、抽采達標,以提高煤礦瓦斯抽采利用水平,保障煤礦安全生產。

                      眾所周知,煤層氣有三個屬性:能源屬性,即非常規天然氣;安全屬性,即將其安全抽采出來可以變害為利;環保屬性,即優質清潔能源。

                      我國每年在挖煤過程中自然釋放到大氣中的甲烷氣體估計有300多億立方米。因此,有效抽采和利用煤層氣可以降低溫室效應和對大氣的污染。

                      對于開發煤層氣這種清潔能源會否帶來環境問題,楊向宏指出:“開采煤層氣對水源要求較大,因此需要考慮能否對用水達到重復利用,會否對上下游環境造成污染。”可喜的是,目前中石油和中石化都在致力于煤層氣鉆井過程中產生的污染物問題的治理,比如鉆井液、壓裂液不落地。

                      《煤層氣計劃》還提出培育大型煤層氣骨干企業,鼓勵成立專業化瓦斯抽采利用公司,推動產業化開發、規?;?。對此,李景明建議,“煤層氣專業化公司應該進一步明晰責、權、利關系”,充分發揮技術、人才和資金優勢,加快煤層氣開發利用,促進煤層氣產業健康快速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侯瑞寧

                      znhouruining@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