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封面故事
                    PX廠的非PX爆炸
                    2015年04月23日 13:51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陳 躲 石杏茹 楊 樂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萬眾矚目的福建PX項目,無論是企業還是施工方,無論是建設者還是監管者,本應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真正撐起行業風向標的責任,可是因為設備粗制濫造、管理粗枝大葉等簡單粗暴的理由而爆燃了。

                      這次事故是一聲振聾發聵的警鐘。雖然事故沒有帶血,但教訓不應該也不必用血來銘記。

                      企業與監管部門痛定要思痛,警鐘要長鳴。要禁止一切的充耳不聞、麻木不仁、無動于衷。

                      民眾與媒體也不要上綱上線、以訛傳訛,要撥開重重迷霧,還原一次普通的生產安全事故的本來面目。

                    被PX改變的古雷

                      因為設備粗制濫造、管理粗枝大葉、監管不力,古雷兩次響起爆炸聲,古雷因PX而改變。

                      ○文/本刊記者 陳 躲 石杏茹

                      4月6日晚上6時56分,一場大火照亮了漳州古雷半島的天空。原定落于廈門,最終落戶漳州古雷半島的福建PX項目爆燃了。

                      經過兩天半的緊急搶險,4月9日2時57分,古雷騰龍芳烴二甲苯裝置著火儲罐全部被撲滅。雖然截至目前古雷及周邊區域環境質量無異常狀況,疏散的居民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但這次爆燃把PX項目再一次燒到全國人民面前。

                      不到兩年 兩次爆炸

                      海風輕輕地吹,海浪輕輕地搖。

                      4月6日,古雷的傍晚平靜而祥和。騰龍芳烴廠旁邊的小超市里,陳鳳聲興高采烈地和幾個朋友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陳鳳聲所在的企業是為騰龍芳烴廠做外包服務的,最近活兒很多,他有點累。“正喝得高興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爆炸。小超市在搖晃,玻璃全碎了。我們嚇得手機都沒來得及拿,就往外跑。”

                      陳鳳聲跑出來后,發現周圍到處是受驚后沒頭沒腦亂竄的群眾。“大家最害怕的是那個著火的罐區,只想離它越遠越好。有的人還乘船跑到了碼頭對面。”

                      陳鳳聲后來才知道,騰龍芳烴二甲苯裝置發生了漏油著火事故,引發裝置附近中間罐區(2)三個儲罐爆裂燃燒。

                      因為不知道事故會造成多大影響,4月7日,當地政府組織29096名群眾進行了轉移。60多歲的雷哥也是轉移群眾中的一員:“爆炸的第二天凌晨3點多通知我們轉移。我們在外面流浪了兩天,每人補助了100元錢。”

                      雷哥在古雷已經生活了多年,騰龍芳烴廠沒建設時以捕魚養殖為生。2008年,福建PX項目落戶半島。因為被征地,雷哥和他的鄉親們開始搬遷。“爆燃事件發生前,大家已經搬得七七八八了,只有幾戶因為賠償款沒協商好還在僵持中。如果這個廠重新開工,大家肯定要搬的。”雷哥說,“住了十多年,雖然很舍不得,但我們更不愿意跟這個定時炸彈住在一起。”

                      當地居民稱騰龍芳烴廠為“定時炸彈”是有理由的。

                      早在2013年7月30日,項目試投產階段,騰龍芳烴廠就發生過爆炸。據官方調查,爆炸原因是該PX項目一條尚未投用的加氫裂化管線在充入氫氣測試壓力過程中,發生焊縫開裂閃燃。

                      事后通報稱“現場無人員傷亡,設備無重大損傷,無物料泄露”。

                      或許正是因為上一次事故的“三無”報告讓爆炸聲在相隔不足兩年后再次響起,而且情況比上一次的“閃燃”嚴重得多。

                      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說:“這起事故非常典型,暴露出工程安裝驗收不嚴格、安全投入不到位、安全管理不落實、安全監管不力等突出問題,教訓深刻,影響惡劣。”

                      “一打磨就能看到裂縫”

                      《南方周末》2014年1月9日報道福建漳州古雷半島上的PX項目。文章稱,在全國都對PX避之唯恐不及的時候,古雷PX卻辦得有聲有色。古雷開發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曾平西在回答南方周末記者“古雷將來有發生爆炸的可能性嗎”這個問題時,曾斬釘截鐵地說:“肯定不會。”

                      大話言猶在耳,爆炸再次發生。

                      4月12日。大火熄滅兩天后。

                      從滕龍芳烴廠的大門看進去,里面很平靜,看不出曾經爆炸過的痕跡。只是往左上角看去,會發現兩個上半部分燒焦的鐵罐。因視線原因,記者未能看到另外兩個鐵罐。廠區周圍也是一片靜悄悄,沒有人煙。一位工作人員說:“再開工還不知道是啥時候。”

                      總投資137.8億元,漳州市有史以來最大的投資項目——漳州PX被視為“百年不遇、千載難逢的大好機遇”,不僅復工遙遙無期,而且加劇了民眾的恐慌,使全國的PX項目前景不容樂觀。

                      是什么導致了這個悲劇?

                      此次事故首先是生產作業區的加熱爐管道爆裂后,引發加熱爐及約百米遠的油罐爆炸起火。對于加熱爐管道為何爆裂,騰龍芳烴技術部、生產部多位工程師表示,加熱爐爐管存在材料問題。

                      據媒體報道,該廠第一次發生爆炸的原因是彎頭爆裂引發閃燃,也是“典型的材料問題。”

                      滕龍芳烴購買的設備材料為什么不堪一擊?

                      據該廠剛剛離職的管理層人士王先生說:“臺灣老板比較精打細算,在裝置、設備采購時一再講價,中標的供應商都是價格最低的。供應商中標后因為無利可圖一再倒手。最后供應設備的企業又要做這個項目,又不能虧本,所以就出現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的情況。”

                      王先生所說的材料問題得到了一家施工承建單位負責人的證實。該負責人表示,騰龍芳烴提供的設備存在的材料問題有時用肉眼就可以看到,“焊接的時候一打磨就能看到裂縫”。

                      除了設備問題外,王先生表示,騰龍芳烴廠另一個比較大的隱患是,采用的凝析油原料品質差、硫含量比較高。

                      2013年1月21日,國家環保部對漳州PX項目發布了一紙《行政處罰決定書》?!缎姓幜P決定書》稱,該公司80萬噸/年對二甲苯(即PX)工程及整體公用配套工程原料調整項目報批的變更環境影響報告書未經批準,擅自開工建設。

                      環保部提及的原料變更指的是,騰龍芳烴將石腦油和蠟油(VGO)原料改為凝析油。

                      王先生說:“雖然這種油一桶要比別的油便宜幾美金,但因為硫含量很高,對設備腐蝕很厲害。用這種油加熱時間一長,管線就容易出現情況。再加上當時企業剛剛完成檢修,生產運行本就不穩定。幾方面湊巧,事情就來了。”

                      騰龍芳烴為什么要選擇低劣的材料和設備呢?除了老板的“精打細算”外,也與企業的生不逢時有關。

                      騰龍芳烴2013年3月開始建成試投產,正趕上石化產業低潮,從PX到PTA,價格一再降低。“老板在半島的投資已經超過220億元了,不僅回收不了成本,而且還繼續虧損,不省就很難維持下去。”

                      “經理級別的人很難看到”

                      古雷騰龍芳烴二甲苯裝置是在停產檢修后重新開車時,加熱爐區域發生漏油著火事故,導致西側中間罐區三個儲罐爆裂燃燒的。中國石油規劃總院一位研究員說:“化工企業檢修后重新開工往往是最危險、最關鍵的時刻。這個時候管理不善容易出事故。”

                      就多位接近騰龍芳烴廠的人士所言,該廠的管理非?;靵y。這在2013年7.30事件中已現端倪。

                      那次爆炸的原因是彎頭爆裂引發閃燃。那個彎頭為什么爆裂呢?

                      王先生說:“我們事后分析,可能平常不怎么注意,在卸車時,工人把那個彎頭隨便就扔下來了。剛好那個點就那么寸,碰到了一個比較堅硬的東西,就出現泄漏了。”

                      員工操作不規范,和企業領導層不能以身作則有很大關系。

                      小楊是該廠的一名技術工,和實習生一樣每個月工資3000多元,每天在操作現場忙忙碌碌。“我們這個廠從上至下管理特別混亂,領導沒有干該干的活兒。”小楊說,“經理級別的人我們在現場很難看到,只有班長級別的人在。事故發生當天也是如此。”

                      員工馬馬虎虎,領導人浮于事。在王先生看來和騰龍芳烴廠是私人企業有關系。他說:“臺灣老板在用人上疑心都比較重,大家覺得今天在這兒干,明天不一定會繼續在這里干,所以得過且過。”

                      過分強調效益,在設備的選擇上,能簡單就簡單。加上管理人員、操作人員的技術水平都很有限。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騰龍芳烴不出事誰出事?

                      “很多程序都開了綠燈”

                      福建PX爆燃事件發生后最讓業內人士吃驚的是,2013年7月,它已經發生過一次事故。兩次事故的原因是一樣的,都是典型的材料問題惹的禍。

                      人們不禁要問監管部門做了什么?

                      “監管肯定是有問題的。如果第一次爆炸就讓企業付出慘痛的代價,不改正決不允許開工,哪還會有這第二次的爆炸??隙ㄊ堑谝淮谓逃柌粔蛏羁?。” 中國石油規劃總院研究員如是說。

                      第一次事故發生后,監管部門確實不作為嗎?

                      也不完全是。

                      王先生說:“只是安全、消防、環保等相關部門檢查了10多天,列出200多項整改項目,可能有些罰款之類的,但沒有鄭重其事、大張旗鼓地說。”

                      出了問題輕描淡寫,可能源于地方政府對石化強市的厚望。王先生談到當地政府為了迎接這個大項目給了騰龍芳烴廠種種優惠政策。“因為當時廈門人民反對,本應在廈門落戶的PX搬遷至了古雷。為此,廈門政府給騰龍芳烴補償了一系列優惠政策。” 王先生告訴記者,“當時企業辦廠的很多程序都開了綠燈,環評也是事后補上的。我們員工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三年內都返回30%。”

                      記者來到古雷對王先生所言進行求證。

                      記者先聯系了古雷開發區所在的漳浦縣,被對方推到了古雷開發區管委會。來到古雷管委會后,又被推到了漳州市政府。漳州市政府相關人員提供了一個新聞網址,“政府對此次事情的官方說法,漳州新聞網及央視十三套的新聞發布會上都有”,并明確地說,“安監會現在不會接受采訪,并不是說你想采訪誰,就可以采訪誰”。

                      聯絡當地政府采訪不力,記者也找了相關的企業人員。他們表示,采訪的事情需要市政府安排,企業不能單獨接受采訪。

                      在記者被各方推來推去的時候,國家安監總局對此事予以表態。

                      安監總局要求,地方政府要盡快成立事故調查組,對項目設計、建設、驗收、管理等全環節實行責任倒查,認真查明事故原因,嚴格事故查處,嚴肅責任追究,不論涉及誰、不管涉及哪個單位和部門,都要依法依規、從嚴從重處理。同時,要求企業要全面停產整頓,對項目工藝設計、裝置布局、建設施工、安全管理等開展全方位、全環節、全覆蓋、深層次、地毯式隱患排查,不受時間限制,不受人為因素影響,整改不到位決不能復產。

                      在王先生看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騰龍芳烴廠至少三個月之后才能復產。“因為燒的全是中間罐。中間罐本身就比較緊湊,罐容比較小,要調劑過來非常困難。即使調其他罐過來把管線相應改造后再連接到裝置上,還要清洗,重新吹掃。維修整改完畢后,國家有關部門肯定要派專家組來評估、驗收。如果驗收不合格,企業開工就遙遙無期了。”

                      騰龍只是“個案”

                      辛辛苦苦這些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2014年至今,國內各大專業媒體,甚至包括央視在內的主流媒體都加大了對PX的科普宣傳力度,不斷為PX正名。這在很大程度上普及了PX知識,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群眾對PX的抵制潮。

                      古雷的這次爆炸把先前的努力炸得粉粹。

                      兩次響起的爆炸聲和熊熊大火,讓當初反對PX落戶的各地群眾更加堅信,當初的反對是正確的。

                      國內揚子石化一位分析人士說:“今后國內再上馬PX項目的難度將會加大,前景不容樂觀。”

                      雖然PX項目前景不樂觀,但在業內眾多專家看來,中國很多PX工廠在設備裝置、管理、技術操作方面已經達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在外首屈一指。騰龍只是“個案”。

                      本刊記者離開古雷的時候,疏散的2萬多名群眾基本已經回來了,不管搬還是不搬,都是以后的問題。神明節就要到了,家家戶戶都開始籌備拜神的祭品,以求神明的庇佑。

                      生活還在繼續。

                      責任編輯:石杏茹

                      znshixingru@163.com

                      記者手記

                      不可忽視的“個案”

                      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總工程師李君發說,PX項目在全世界運行幾十年,未出過大的安全生產事故。1985年上海建設第一個PX裝置起,國內已有十幾套裝置,目前設備均正常運行,沒有出現安全生產重大事故。

                      盡管大環境是好的,但“個案”畢竟已經發生了,該怎么做呢?

                      就企業層面來說,能做的就是按照標準執行,利用先進的技術,在環保、安全、生產管理和操作等方面,力爭做到最好。企業還要加強隱患整治,引進先進企業和管理理念,尤其是檢修期間,要加強安全環保管理,確保企業安全穩定運行,環保達標排放;遇到問題和困難,要和社會民眾主動溝通,不回避,不隱瞞,以真誠的態度贏得民眾的信任。

                      就政府和相關監管部門來說,要進一步完善化工項目準入條件,綜合技術、經濟、安全、環保等多種因素,科學論證重大項目布局的合理性,做好項目的風險評估,嚴格項目審批、安全審查、設計審核以及竣工驗收等各個方面。同時,要加快關閉淘汰不具備安全生產、破壞資源環境,以及不符合產業政策的化工廠。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企業還是政府都要保護公眾的知情權和參與權,依法公開安全環保節能應急處置等民眾關心的問題,從而取得公眾對項目建設的理解和支持。

                    [ 1 ][ 2 ][ 3 ]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