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沙特能源體系變動之后
                    2015年04月30日 14:34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侯明揚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沙特能源決策體系變動并未改變其對外能源政策,仍以“低油價”擠壓美國頁巖油市場份額。

                      ○ 文/侯明揚

                      近期,沙特新國王薩爾曼大規模改組政府,進一步鞏固權力。其中,沙特能源決策體系的變動備受關注。一方面下令廢除石油和礦產事務最高委員會,但保留石油大臣納伊米的職務;另一方面任命擔任石油大臣助理的兒子阿卜杜勒阿齊茲王子為代理石油大臣。此外,沙特新國王成立了最高經濟發展委員會代替原先的最高石油委員會,并任命另一個兒子穆罕默德王子為委員長。那么,沙特能源決策體系這一連串的變動,對該國和國際方面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能源決策集中且延續性增加

                      一方面讓能源決策更為集中。石油和礦產事務最高委員會是沙特傳統上的最高原油政策決定機構,委員包括資深皇家成員、業界高管及高級官員等。但近年來該委員會鮮有作為,而且關鍵決策皆由納伊米做出,并獲得前沙特國王的支持。

                      薩爾曼國王廢除石油和礦產事務最高委員會并以最高經濟發展委員會代替,更符合該國“能源支撐國家經濟”的根本宗旨,使政策的制定都圍繞沙特國民經濟發展服務;特別是任命其子穆罕默德王子為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長和任命阿卜杜勒阿齊茲王子為代理石油大臣后,該國能源決策體系也較前任時更為集中,能夠更高效的應對“低油價”下國際油氣市場的各類變化。事實上,無論是經濟委員會的國內經濟政策不是石油部門的國際石油政策,都將更為直接、準確的反映國王本人的意愿。

                      另一方面,沙特能源決策體系的變動讓該國能源政策延續性增加。納伊米今年79歲,1995年起擔任沙特石油大臣以來,一直是中東能源市場的領軍人物。其著名決策包括直接導致全球油價持續數月下跌的OPEC維持原油產量上限不變等。納伊米信譽卓著,非常受尊敬,西方和沙特本國分析一直認為,只要其留任石油大臣,沙特的石油政策就不會出現太大轉變。保留納伊米石油大臣的職務,表明沙特新一屆政權認可將延續之前的能源政策方向,將繼續推動OPEC維持現有原油產量不變,以維持其市場份額等。此外,由王子阿卜杜勒阿齊茲擔任代理石油大臣,也體現薩爾曼國王認可現有的石油政策方向,希望增強未來能源政策的延續性,確保沙特乃至整個OPEC的穩定發展。

                      對國際原油市場的影響“市場份額之爭”仍將持續

                      長期以來,OPEC以確定成員國原油出口配額的方式控制國際油價維持在相對較高的價格區間。但頁巖油產量的持續增長已在全球原油市場上與OPEC產出常規原油形成博弈,不斷侵蝕其市場份額并導致國際油價持續走低。為應對頁巖油的挑戰,以沙特為首的OPEC核心國家2014年下半年決定:由以往“在一定原油出口配額下通過穩定相對較高的單位原油銷售價格獲取收益”,轉向“在不確定的價格區間內通過增大出口原油規模獲取收益”;暫時不通過減少其成員國原油出口配額限制國際油價下跌,利用“低油價”打擊生產成本相對較高的美國頁巖油發展。本次沙特能源決策體系變動后,沙特并未改變對外能源政策,仍堅持以“低油價”擠壓美國頁巖油市場份額,導致國際油價維持低位震蕩。

                      盡管低油價使頁巖油生產面臨較大困難,但美國石油企業并沒有“坐以待斃”,開始利用金融手段和經營手段維持頁巖油生產,等待國際油價回暖。首先,美頁巖油生產企業利用套期保值“避險”油價暴跌。根據2014年四季度各石油公司公開披露數據,EOG資源、阿納達科、戴文能源和諾貝爾能源等一批知名頁巖油生產企業都已在90美元/桶或更高的價位上對部分原油產出實施了套期保值,保障了其2015年生產基本不受低油價的影響。其次,美國頁巖油生產企業通過“推遲完井”等技術手段將油價風險造成的損失降至最低。美國頁巖油生產巨頭EOG資源、大陸資源、阿帕奇和阿納達科等表示將采用“推遲完井”策略以規避低油價帶來的經營風險。

                      迫使美國解除或放寬原油出口禁令

                      本次沙特能源決策體系變動后,以“低油價”擠壓美國頁巖油市場份額的策略并未改變,國際油價2015年第一季度仍處于相對較低區間。在此外部環境下,美國國內頁巖油產量的持續增長和原油出口禁令共同導致國內原油供給呈現“供大于求”的趨勢,北美WTI基準價格與國際Brent基準價格出現了近10美元/桶的價差,導致國內頁巖油生產“雪上加霜”。從應用領域看,頁巖油的使用主要集中在交通燃料和化工原料兩個方面,另有極少量用于發電燃料等,范圍相對頁巖氣較窄且部分作用在未來極有可能被電力和天然氣等替代。從環保角度看,頁巖油無法像頁巖氣一樣迎合美國社會“清潔發展”的需要。因此,從長遠看,頁巖油除作為交通燃料和化工原料外,對美國社會整體產生的“溢出效應”較低,價格變動對美國經濟其他部門的影響遠小于頁巖氣。此外,從生產成本分析,頁巖油的生產成本依然大幅高于常規原油,需要在相對較高的油價區間內才能持續發展;一旦美國國內原油價格穩定在一個趨近收支平衡價格的較低水平,頁巖油產量的增長將出現停滯。

                      基于以上認識,在國內市場需求、頁巖油勘探開發技術等其他條件短期內難以發生巨大變化的假設下,唯有解除或部分解除美國長達四十多年的原油出口禁令,才能使美國原油市場和全球其他地區原油市場重新建立價格聯動,才能不使美國市場因頁巖油產量的大幅增加壓低原油價格進而影響頁巖油產量的增長。

                      對俄羅斯外交政策影響有限

                      長期以來,沙特一直希望與俄羅斯就敘利亞問題達成協議,特別是本輪國際油價暴跌以及美歐國家因烏克蘭問題制裁俄羅斯以后,沙特更是與俄羅斯密切接觸,試圖通過承諾“限產報價”換取俄羅斯放棄對阿薩德政權的支持。盡管面臨嚴峻的外部經濟發展形勢,但俄羅斯仍是阿薩德政權最堅定的支持者,而且普京從未因為經濟等方面的壓力而屈從與國外的政治勢力。因此,雙方在此問題上難以達成一致。薩爾曼國王改組沙特能源決策體系后,展示出對溫和派政體的偏好,對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政策已逐步趨于寬松,預計也會與俄羅斯積極保持接觸,“求同存異”。而就國際油價持續走低的問題,沙特和俄羅斯的根本利益較為一致,都希望通過低油價擠占美國頁巖油市場份額,未來維持本國在油氣市場上的利益最大化。因此,沙特能源決策體系調整對俄羅斯能源外交政策影響有限。

                      責任編輯:周志霞

                      znzhouzhixia@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