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天然氣價改新走向
                    2015年05月26日 15:48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金慧慧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郭焦鋒

                      “十三五”期間,市場化依然是我國天然氣價改的主旋律,政府應完善監管體系。

                      ○ 文/本刊記者 金慧慧

                      上月,全國非居民用天然氣存量氣和增量氣門站價格正式并軌,其中增量氣最高門站價格每立方米降低0.44元,存量氣最高門站價格每立方米提高0.04元,直供用戶用氣門站價格同步放開。這標志著天然氣價格改革正式破冰。

                      2月26日,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理順非居民用天然氣價格的通知》,要求實現價格并軌,理順非居民用天然氣價格,并對各省并軌后的天然氣最高門站價格作出詳細規定。

                      盡管天然氣價改正在逐步開展,但業內認為,在挑戰與機遇并存的“十三五”期間,天然氣價格距離市場化還仍有諸多問題亟須解決。我國天然氣價格改革將會出現哪些變化?哪些重點內容值得關注?為此,本刊記者專訪了致力于“十三五”規劃研究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郭焦鋒,為讀者進行分析解讀。

                      居民用氣價格待改

                      中國石油石化:不久前,國內天然氣存量氣和增量氣實現并軌,但天然氣價改仍未到位,您認為在“十三五”期間,天然氣價改首先需要考慮哪些因素?

                      郭焦鋒:從國家的角度看,天然氣價改應做到五個平衡:

                      一是供給與需求平衡。天然氣價格太高、需求水平太差,對國家來說是非常不合適的??梢钥吹?,從去年開始很多企業的氣都賣不掉。

                      二是成本和價格的平衡。原來我們從卡塔爾進口LNG價格極高,隨著國際油價下跌,進口LNG降到10US$/MMBtu左右,即使這樣也不能以最貴的氣價作為定價標準。應以平均成本為定價標準比較合理。

                      三是價格與消費者承受力的平衡。去年天然氣價格上漲,一些企業用不起天然氣就改用煤,比如陶瓷企業,發電廠就更不用說,現在年燃氣發電小時數非常少。如果不考慮消費者的承受力,市場需求就會萎縮。

                      四是價格與交叉補貼的平衡。最近幾年來,天然氣價格一直在調整,但居民用氣價格始終沒有調整過。地方政府負責終端定價,保證居民用氣低價格,導致供氣商虧損。供氣商則變相提高其他用氣價格,構成不合理的交叉補貼。

                      五是天然氣和替代能源的平衡。天然氣價格定得很高,油、煤、電等能源就會替代天然氣占領市場。

                      中國石油石化:具體來說,“十三五”期間會涉及哪些方面的價格調整?

                      郭焦鋒:現在,除了有門站價外,還有一些價格是市場化的,比如頁巖氣、煤層氣和LNG,但這些價格差距很大。還有居民用氣和非居民用氣價格的雙軌問題。

                      此外,現在由于我國天然氣峰谷差較大,出于調峰考慮,應該出臺調峰價格和可中斷氣價。峰谷氣價如冬天上半夜用氣量比較大,可以適當提高氣價??芍袛鄽鈨r是指生產商和用戶簽訂合同,調峰時生產商可中斷用戶的供應,用戶改用其他備用能源。因為中間可能產生額外成本,所以對這類用戶應該降低供氣價格。有了這兩種價格,調峰問題自然能夠解決。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十三五”期間應該如何理順這些價格?

                      郭焦鋒:天然氣價改可以歸結為一句話,讓市場決定價格。

                      首先應該加快推動天然氣現貨市場建設。我國每年天然氣消費量超過100億立方米的有北京、上海、廣東和四川等地。北京比較特殊可以略去不談,在其他三個省市成立現貨交易市場。目前,上海已經成立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國家計劃在該交易中心成立天然氣期貨交易市場,建立可供結算的平臺,在此基礎上放開出廠價和市場價。

                      第二步實現管網獨立,天然氣的運輸與銷售分離,管網公司只收取運輸費,這也是打破壟斷的有效手段。管網必須是絕對獨立、公開的,允許第三方公平準入。監管機構要對管網的收費和成本價格進行監管。還應掛牌成立管網容量交易中心,對外公布容量大小、買賣詳情、交易價格、剩余管網容量等信息,競標交易。

                      建立天然氣現貨、期貨、容量市場,再加上多元的供給方,這是天然氣價格改革全部達到市場化、形成現代天然氣市場體系必須做的基礎工作。

                      企業價補是否延續

                      中國石油石化:您認為目前管網收費對天然氣價格的影響是什么?

                      郭焦鋒:三級管網中的跨省主干道和省級管網都采用成本加成法計價,管輸費偏高。市級管網,也就是配氣管網,為保證居民用氣價格低也提高了管輸費。另外政府一些不合理的定價方式也導致當地配氣管網價格高,如門站價。管網是天然氣終端價格偏高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中國石油石化:影響天然氣發展的最重要因素是不是提高生產率、降低成本?

                      郭焦鋒:無論是進口LNG,還是我國自產常規天然氣和非常規天然氣如頁巖氣,都可以通過技術進步,提高管理水平等方式努力降低成本。但有些時候企業缺乏降低成本的積極性也和政策相關。企業現在用的門站價,國家規定最高固定價,企業就不管生產成本,能夠賣到最高價即可。

                      為什么要打破門站價,打破政府定價讓市場來定價?企業要想和其他替代能源競爭,爭得更多的地盤,就要尋求利潤最大化,從而降低成本。

                      中國石油石化:業內認為油價走低還將持續,有天然氣生產企業反映為應對低油價,國家應對企業進行補貼。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郭焦鋒:從中國市場化改革的趨勢來看,不應該給予補貼,當然為了推動環保和清潔能源的發展,個別領域會給予一定的補貼。

                      總體來說,太陽能、風能發電成本正逐漸下降?,F在,風能發電的成本基本降到煤電水平,太陽能發電在三五年之內也會降到該水平,到那時太陽能和風能發電不會再有補貼。換句話說,如果天然氣價格居高不下將會受到沖擊。企業更重要的不是獲得國家補貼,而是降低生產成本。

                      未來天然氣面對的競爭對手主要是石油、太陽能、風能發電和核電。天然氣消費量要想增加,不自行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就會缺乏競爭力?,F在國家對清潔能源還有補貼,三五年之后可能就沒有補貼了。

                      中國石油石化:“十三五”規劃還會涉及天然氣價格補貼嗎?

                      郭焦鋒:只有三個方面可能會涉及。“十二五”規定每生產1立方米頁巖氣補貼0.4元,“十三五”期間這一補貼會繼續,不過適當降低了補貼。煤層氣的開發有利于減少煤炭的溫室效應,有利于煤炭安全生產,國家會繼續補貼。另一個是調峰用的燃氣發電,目前國家政策已經有所傾斜,燃氣發電比煤電高0.35元/千瓦時,相關政策還將持續實行。

                      監管體系要完善

                      中國石油石化:您剛才提到理順價格要建立現代的天然氣市場體系,必須進行一些扎實的基礎工作,具體應該怎么做?

                      郭焦鋒:最重要的是推動改革,從管網獨立到市場體系建設和建立交易所都要加快推進,同時建立完善的監管體系。

                      國家層面要建立獨立、統一、專業化的監管機構。發達國家實行的是政監分離,政策制定和監管分離是非常必要的。政府是管理部門,主要負責法律法規制訂、應急、儲備、協調等宏觀工作,而監管是對具體企業行為的監督。所以我們建議按照美國的模式,實行監管獨立,保證監管執行?,F在國內易政出多門,而多部門交叉又容易發生互相推諉現象,導致監管不力。此外,由于能源具有較強的專業性,監管也必須專業化,不能出現外行管內行,否則對于企業行為是否違法完全不清楚。

                      中國石油石化:監管機構建立在哪一層面比較合適?

                      郭焦鋒:中央和省兩級即可。一方面考慮到監管的專業性和力度問題,如果監管直至基層,但會與地方利益直接掛鉤,易受地方干涉。調動中央和省級兩個主體的積極性,實現專業化和責任歸屬要求。

                      中國石油石化:具體應該加強哪些方面的監管工作?

                      郭焦鋒:一是計價標準,目前天然氣計價依據是質量和體積,同樣的質量和體積可能沒那么大的能量,按熱值計價比較公平。

                      另外就是成本價格監管,破除自然壟斷環節。價格監管最大的問題是管網,重點在于成本、利潤公開化,給出合理的價格水平。

                      中國石油石化:除了監管機構的完善外,相關監管法律法規體系如何配套?

                      郭焦鋒:考慮到市場化改革以及企業自身的改革問題,建立一套完整的石油天然氣法律體系是非常必要的。目前國家正在推動《石油天然氣法》,“十三五”期間可能形成初稿。

                      《石油天然氣法》是涵蓋石油天然氣上中下游的一套法律體系。把大量分散在各個方面的法律法規統一到一起,形成上中下游產業鏈完整的法律體系。闡述天然氣生產、運輸、轉換和利用的總體宗旨。分上中下游來論述天然氣市場競爭、市場建設、價格、管理、監管、質量和安全等問題。在這個大的法律框架下出臺管網管理、第三方準入、基礎設施建設等具體實施辦法。明確石油天然氣各個管理部門的職責,包括企業的準入和政府的責任。

                      責任編輯:趙 雪

                      znzhaoxue@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