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專題  >  研究
                    自貿區談判的化工焦點
                    2015年06月01日 15:04 來源于 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王祖鵬 瞿 亮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自貿區如雨后春筍,接連涌現。(供圖/CFP)

                      在貿易談判中要賦予化工產業相應的位置,并提出相應的要價,以維護自貿區談判持續有效進行。

                      化工產業遭遇FTA

                      由于海合會國家的政策優惠,我國乙烯產業處于不利位置。

                      ○ 文/王祖鵬 瞿 亮

                      隨著WTO貿易框架的影響力逐漸式微,多邊談判步履維艱,而國家間或地區間的自貿區談判(FTA)卻相當活躍,并成為發展趨勢。在FTA談判中,化工產業往往成為談判的焦點之一,甚至左右了一些FTA談判的進程。這導致國內一些相關部門、研究機構等,有了不同的看法。

                      筆者認為,要正確認識化工產業的重要性,在貿易談判中賦予其相應的位置,并提出相應的要價,維護FTA談判持續有效進行。

                      加入WTO不等于擁有參與權

                      14年前,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時,人們普遍認為中國從此取得了制定21世紀全球經貿規則的參與權,認為2l世紀的經貿規則制定將在WTO平臺上進行。WTO的成立,使得自由貿易成為主流,但是貿易保護主義從未遠行。尤其是在中國加入WTO之后,隨著全球經濟格局發生變化,亞太地區的經濟在不斷崛起,歐美經濟發展進入頹勢,地區間的貿易保護增多,而且開始向貿易規則的深層次方向發展。

                      隨著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世界經濟陷入衰退,全球地區間貿易的深層次矛盾進一步顯現。同時,由于美國的國際貿易優勢已經逐漸轉移到服務貿易上,美國對現階段各國服務貿易的開放程度開始不再滿足,因而開始尋求更高水平的貿易協定,從而在近些年極力推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和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TPP)。

                      但迄今為止,無論是TTP還是TTIP,雖然遵循開放性原則,但都未邀請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國家。在這場國際貿易新格局的談判中,中國處于邊緣化的不利局面。如果中國不采取有效措施應對,就必將在未來的國際貿易規則中處于被動地位,舉步維艱。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展開了各類FTA談判,已簽署自貿協定12個,涉及20個國家和地區。目前,最受人關注的是中國-海合會自貿區談判。隨著國際貿易朝著進一步開放發展,中國于2013年建立上海自貿區,進行金融體制改革試點,為中國參與國際貿易規則的制定鋪平道路。中國政府于2014年12月決定于2015年在廣東、天津、福建特定區域再設三個自由貿易園區,以上海自貿試驗區試點內容為主體,結合地方特點,充實新的試點內容。更為重要的是,中國于2013年提倡建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AIIB)在2015年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已經涵蓋了除美國之外的主要西方國家,以及亞歐區域的大部分國家,成員遍及五大洲,將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起點。

                      開展FTA談判和自由貿易區的相關建設,表明中國正在緊跟世界貿易潮流,積極參與到新一輪國際貿易體系變革。

                      化工產業的核心地位

                      無論何種貿易協定和金融體系,建立的重要基礎都包括物品交易,而化工產品在任何貿易協定的談判中都是核心。如歐美進行的TTIP談判中,化工產品在貿易中的關稅談判一直是核心內容之一,被劃歸為特殊領域,談判的難度甚至不亞于農產品的談判。根本原因在于化工產業從來都是一個國家的核心競爭力所在,而且自身產業經濟規模龐大,涉及國民經濟和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為此,歐盟2007年6月1日實施了《化學品注冊、評估、許可和限制》(REACH)法規,建立了化學品監管體系。在石化行業人員看來,REACH法規的提出,首先保護了走入頹勢的歐洲化學工業,讓歐洲生產企業有時間進行調整。歷史也證明了這點。

                      2008年-2011年,歐洲化學工業進行了一系列的兼并重組和關停等調整,逐步關停了一些傳統化工行業的裝置,淘汰了一批裝置,并對一些裝置進行原料結構優化調整和工藝改造等,力求生產成本在全球產業鏈中不再處于最落后的位置。同時,歐盟一些生產企業也加強了廢舊料回收利用、生物法化工的嘗試。目前,根據一些國際權威咨詢機構的乙烯成本對比曲線,歐盟的乙烯生產成本與亞洲地區已經出現了變化,不再全部位于成本最高的位置。而亞洲地區由于人工成本上升,原油價格居高不下,成本上升壓力較大,對歐洲企業已經不再具備絕對的優勢。

                      參照歐盟對地區內化學工業和區域市場的保護,毫無顧忌地放開關稅,一定需要萬分謹慎的對待。因為作為我國最為基礎工業之一,化學工業在中國經濟中的作用十分重大。

                      進口產品沖擊化工市場

                      根據石化行業統計數據,2014年我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資產總額約11.5萬億元,主營業務收入達到了14.06萬億元,上繳增值稅約4535億元。其中,化學工業資產總額約6812億元,主營業務收入約8.76萬億元,上繳增值稅約2117億元。而且近些年來我國化學工業發展增速很快,2014年主營業務收入比上年增長8.2%。

                      成績雖然喜人,但是必須看到由于我國化學工業市場開發較早,開放程度較高,已經處于充分競爭的狀況。這也導致整體行業利潤率偏低,虧損企業還隨著經濟增速下滑而有增多的趨勢。2014年,虧損企業數量比上年增長11.4%,虧損額比上年增長29.6%。

                      同樣是因為我國化工產品市場開放程度已經較高,所以進口產品占據了相當大的份額。2014年,進口產品總體約占36%的化工產品市場份額。其中,聚乙烯、聚丙烯、乙二醇、PX等重點產品所占比例分別達到了41%、21%、70%和52%。

                      聚乙烯、乙二醇和聚丙烯是化學工業龍頭乙烯裝置的主要下游產品。乙烯工業是石油化工產業的核心,下游衍生產品占石化產品的75%以上,在國民經濟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此,乙烯下游衍生物受到市場沖擊的影響將十分重大,而單獨一個產品受到沖擊都會影響整條產業鏈。下游衍生物受市場沖擊必然影響乙烯裝置開工率。當乙烯裝置開工率水平低于85%,企業將采取關停和縮減產能的方式來避免更大的損失,將會引發產業鏈整體收縮。

                      強勁的對手海合會

                      由于海合會國家的產業政策優惠,我國乙烯產業處于不利的競爭位置。

                      海合會占盡成本優勢

                      2011年-2013年,布倫特原油價格高企。3年間價格始終位于110美元/桶上下,導致國內石腦油乙烯裝置成本居高不下。在這其間,中東聚乙烯產品出口到中國年均增速達到了18.3%。2013年,向中國輸出聚乙烯產品445萬噸,占進口總量的50%,占總消費規模的22%。進口聚乙烯產品的倒逼,導致國內乙烯裝置開工率下滑,部分企業虧損嚴重,一些裝置被迫降低產能,部分裝置被迫關閉。2013年,國內處于停工的乙烯裝置有6套,總產能為110萬噸/年,占國內乙烯總產能的6%。

                      中東的乙烯裝置主要源于乙烷裂解,尤其是海合會(海合會)地區。2013年,海合會地區乙烯裝置原料中乙烷所占比例高達72%。為了大力發展石化工業,海合會對乙烷的定價并非是市場價格,而是采取了政策價格,目前價格范圍為0.75$/MMBtu~1.25$/MMBtu(約0.16元/立方米~0.27元/立方米)。盡管一些項目也采用了混合進料,但海合會地區的乙烯生產成本極低,普遍低于原油價格35美元/桶水平下的石腦油乙烯成本。因此,近些年來海合會地區乙烯產能迅速擴張,而其地區內消費水平低下,乙烯下游產品出口比例占總產量的80%左右。海合會地區乙烯下游基本用來生產聚乙烯和乙二醇,主要出口流向歐洲和亞洲地區,而向亞洲的出口主要集中在中國。

                      出口缺乏拳頭產品

                      在我國與海合會關系中,經貿關系無疑占有重要地位,雙方已經形成了互利共贏的合作伙伴關系,在能源、貿易、工程承包和投資等領域實現經濟互補。近些年來海合會國家已經充分享受到中國經濟騰飛下化工產品市場迅速擴大的紅利,除了原油之外,石化產品貿易量和貿易額迅速增長。

                      我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產品門類齊全,對海合會出口的優勢產品主要為終端消費品。海合會地區的油氣資源豐富,對中國出口商品主要是原油、液化氣及石化產品。1981年至2013年,中海雙邊貿易額從4.6億美元增加到1653億美元,擴大了近360倍。

                      在我國與海合會自貿區的雙邊貿易中,我國一直處于逆差狀態、且逆差額迅速增長。2013年逆差額達到471.9億美元,主要是來自沙特的進口數量較大。中國自海合會進口的商品品種不多且較為集中,主要是礦物質燃料、有機化學品、塑料及制品等。2013年我國自海合會進口1062.5億美元。其中,石油、天然氣等油氣商品進口額為818.1億美元,占比77%;有機化學品、塑料及其制品等非油氣商品進口額為244.4億美元,占比為23%。非油氣進口呈現快速增長趨勢,2000年-2013年期間非油品進口年均增長率達到30.6%。

                      我國對海合會出口商品品種數量多,但缺乏拳頭產品和品牌產品。2013年,中國對海合會國家出口590.6億美元,商品有核反應堆、鍋爐、機械器具,及零件、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臨附件和針織或鉤編的服裝及衣著附件等。

                      可見,中國-海合會雙邊貿易中,海合會逐漸掌握了核心基礎生產資料的輸出,尤其是石化產品的輸出。而我國對海合會的輸出并非對方的必需品,缺乏具備核心競爭力的產品。

                      關稅為零影響乙烯開工率

                      進口壓力大,出口沒有拳頭產品。在這種背景下,若中國-海合會自貿區談判的關稅降低為零,將會導致2020年國內乙烯裝置開工率進一步下降6個百分點。

                      根據海合會乙烯及下游產品供需平衡預測,中國乙烯及下游產品供需平衡預測,中國乙烯及下游產品進口現狀,以及地區間的競爭力對比等建立了情景預測模型,從不同的設定來評估關稅降低到零對市場的影響,最終體現在乙烯裝置的開工率變化上。

                      根據模型設定和測算,預計中國-海合會自貿區化工產品零關稅于2020年實施后,受到沖擊最大將是我國化工產業的核心——乙烯、聚乙烯、聚丙烯和乙二醇產品。我國乙烯裝置開工率會在80%的基礎上進一步下降約6個百分點。這6個百分點的開工率下滑,將導致國內增值稅收入損失75億元,關稅損失68億元。同時,國內這三種產品的銷售收入將減少485億元,同時大量資產閑置。

                      若中國-海合會自貿區的談判引起疊加效應,其他自貿區也同等要價,則將使得我國主要石化產品裝置的開工率進一步下滑,乙烯裝置的降幅將超過10個百分點,為13%左右。這將使得中國乙烯裝置開工率下降到70%以下,為67%。國內大多數裝置將不能正常開工,受影響產能高達1485萬噸/年。國內石化產業僅在聚乙烯、聚丙烯和乙二醇產品上的銷售收入就將減少1051億元。

                      責任編輯:石杏茹

                      znshixingru@163.com

                      對自貿區談判的七條建議

                      研究關稅退讓措施、提出評估機制和特保機制,下一階段的FTA要注意合理保護國內化工產業。

                      ○ 文/王祖鵬 瞿 亮

                      由于前一階段的油價高企,國內煤制烯烴項目的成功運行,導致國內煤化工發展過熱,規劃產能過于龐大,引發了環境保護、水資源合理利用等系列問題。但國內煤化工、沿海甲醇制烯烴及丙烷脫氫(PDH)項目仍在繼續建設,將成為“十三五”階段國內烯烴增長的主要驅動力。根據國內具體項目建設進度,預計2020年國內乙烯產能迅速增長到3450萬噸左右。根據國內乙烯及下游衍生物的市場供需平衡,預計2020年國內乙烯裝置平均開工率降低到80%左右。此外,2014年下半年原油價格大跌,使得石腦油乙烯再度恢復競爭力,也影響了國內規劃項目的建設,給了國內石腦油乙烯企業進行產業結構調整的時機。

                      ● 海合會國家廉價石化品的大量涌入,重創了國內化工產業。 供圖/CFP

                      因此,“十三五”階段將成為國內乙烯產能增長的重要時期,也是國內化工產業進行結構優化調整的重要時期。

                      鑒于此,筆者對國家相關部門和行業內人士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自貿區的建設是趨勢,我們應深刻研究石化產品關稅退讓措施,提出國家可以參考甚至采納的意見。

                      從國內外經濟、貿易發展環境來看,WTO框架體系影響力正在逐步縮減,各地區間的FTA盛行。而美國力主推出新的國際貿易法則,但不接納中國等新經濟體,力圖建立美國為主導的新國際貿易體系,繼續維持霸主地位。中國大力推動自貿區建設,從上海自由貿易區開始做金融、體制改革試點,并通過建設亞投行(AIIB)掌握一定主動權。因此,面對中國與其他地區建立自貿區,尤其是中國-海合會自貿區,國內化工行業從業者也應清醒認識到當前的國家大勢,而且應該深入研究向海合會提出要價的條件。

                      第二,石化產業是我國的支柱產業,關系我國的產業安全,應提出評估機制和特保機制,以應對關稅取消可能引發全面傾銷的情況。

                      國內石化產業市場發展已較為成熟,產品利潤向薄利化發展,銷售利潤率一般在8%以下,部分企業只有2%~3%,油價高企時期還處于虧損。取消海合會化工產品的進口關稅將引發國內石化企業的生存問題,而對于海合會石化企業則不過是錦上添花。對此,建議中國-海合會自貿區談判中應考慮增加評估機制和特保機制,對自貿區建成后可能出現的進口產品突增的現象加以控制,避免國內市場遭遇過度的沖擊而引發企業普遍虧損的情況。

                      第三,海合會石化產業成本優勢突出是建立在原料政策價格基礎上的,建議提出放開關稅的條件是海合會放開乙烯原料價格,并與原油進行掛鉤。

                      海合會的石化產業成本優勢是建立在政策性扶植的基礎上,依托其資源條件,而缺乏市場機制。這對于自貿區談判方是非常不公平的,應引導海合會地區的石化產業逐步進入市場化,尤其是原料價格,建議與原油價格進行掛鉤。

                      第四,建議在談判中提出關稅放開應分步實施,給國內化工行業進行內部調整的時間,并考慮部分核心產品設置關稅底線。

                      目前,國內石化生產企業已經步入產業結構調整時期,但產業的調整需要時間,生產技術攻關、產品結構升級、信息化銷售體系建設等均需要時間來完成。因此,建議在談判中考慮分步實施關稅從當前水平降低至零,如10年里關稅前5年逐步降低到3%,后5年逐步降低到零。對于一些核心化工產品,如聚乙烯,應考慮設置關稅讓步底線,如3%~5%,并且與海合會國家在一定時間范圍里取消原料政策性扶持作為交換條件。

                      第五,提出一攬子談判協議??梢蕴岢鲐浳镔Q易與服務貿易、投資協議一攬子談判,我方在貨物貿易上做出讓步,必須得到對方在服務貿易、投資等其他領域的回報。

                      為保證達到這一目標,建議談判中堅持在服務貿易等其他協議簽署后,貨物貿易協議方可正式實施的要求。在投資協議中,考慮以市場換資源,建議海合會給予中國較優惠的條件,鼓勵和支持中方企業在海合會國家合資興建煉油和乙烯等項目。

                      第六,國內相關機構研究自貿區關稅取消的影響時,應建立在行業研究的基礎上,不能夠脫離實際。單純依靠貿易數據來進行推理、建模是站不住腳的。

                      化工產業有著自己運行的規律,市場發展有著自身的特點,而且化工市場格局容易被關稅變化引發大的變動,因此對其建模應建立在行業研究的基礎之上。此類的經濟測算模型應建立在對FTA談判雙方的石化產業實力、市場供需情況、產品貿易結構、技術實力等對比基礎之上。這樣建立的模型才能夠正確反映化工行業的損失、國家的損失。單純依靠雙邊歷史產品貿易變化數據來進行分析,進而建立模型進行損失估算,脫離了化工產業、經濟和市場實際,難以讓人信服,只會引發更多的分歧。

                      第七,國內化工行業呈多元化發展趨勢,自身的競爭形勢已然十分激烈,國內企業應盡快進行產品結構調整,避開與煤化工、海合會石化產業的正面沖突,也是自身產業結構升級和發展的積極應對。

                      國內化工行業競爭原本已經十分激烈,不管是煤化工的發展,還是進口產品的沖擊,都將對國內傳統乙烯裝置帶來重大的影響。石腦油乙烯生產企業應利用當前油價低谷期,加快下游產品結構升級,向高附加值產品發展,具備條件的優化原料結構,牢牢抓住提升自身核心競爭力的根本。

                      責任編輯:石杏茹

                      znshixingru@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