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address>
          <noframes id="nnjjn">

            <pre id="nnjjn"></pre>

            <p id="nnjjn"></p>

              <noframes id="nnjjn"><pr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pre>
              <noframes id="nnjjn">
                <p id="nnjjn"></p><address id="nnjjn"></address>

                    <track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 id="nnjjn"></strike></strike></track>
                    <noframes id="nnjjn">

                    位置導航: 首頁  >  觀點  >  觀察
                    原油期貨缺失“激活按鈕”
                    2015年06月02日 14:22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鄭 丹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加強市場參與主體多元化,激活原油期貨交易活躍度……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面臨很多問題。

                      ○ 文/本刊記者 鄭 丹

                      去年12月,成立于兩年前的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獲批開展原油期貨交易。今年3月,該中心發布四項服務于原油期貨交易的業務規則,并公開征求意見,被廣泛關注的原油期貨上市,有望在今年年內實現。

                      作為全球僅次于美國的原油消費國,中國為增強自己在基準價格形成方面的影響力,始終希望能在原油期貨交易市場取得話語權,并為此準備了十余年。

                      允許海外投資者參與交易是該中心對國內期貨市場規則體系的一大創新。

                      但事實上,如何加強市場參與主體多元化,激活原油期貨交易的活躍度等,都是擺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面前的問題。

                      “三桶油”參與積極性不高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宋智晨認為,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允許海外投資者參與交易,原因在于我國60%以上原油依賴進口,但在全球原油定價體系中卻處于被動地位,與此同時,國家原油戰略儲備不足,亟需積極推進原油等能源化工類大宗商品期貨的國際化進程,吸納境內外交易者參與原油期貨市場交易。

                      在原油期貨獲批前后和原油期貨上市前,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通過赴紐約商品交易所(NYMEX)路演等方式,向國內外大型期貨公司和期貨中介機構大力宣傳和推介該中心。

                      “加大宣傳力度,特別是加強我國企業和期貨公司對原油期貨的認識是非常重要的,但還要從國家層面來推動國內外客戶的參與,包括出臺相關配套政策等。”卓創資訊能源分析師朱春凱指出。

                      即便如此,原油期貨交易能否吸引我國三大石油央企的關注和參與?朱春凱認為,在目前能源中心交易平臺還未成熟的情況下,“三桶油”主動參與的意愿并不強烈,參與的必要性也不大,除非國家層面做出“三桶油”必須參與的相關要求。當然如果“三桶油”把自己的原油放到交割庫中參與交易,原先沒有原油進出口權的民營中小企業可以通過期貨市場交割獲得煉制成品油所需要的原油,這相當于把原油進口權外放給民營企業,對于民企顯然是莫大的利好。

                      交易活躍度易低

                      從紐交所和倫敦洲際交易所(ICE)等國際大型期貨交易所的運作經驗看,它們以開放匯率的美元作為計價貨幣,交易更加國際化,參與度更高。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顯然也借鑒了這一模式。

                      參照國際期貨市場慣例,上海國際能源中心實行與國內期貨交易所有所不同的凈價交易制度,以及與此相關聯的原油期貨保稅交割制度。競價交易、保稅交割和國際平臺一起構成了上海國際能源中心原油期貨設計的基本思路。

                      但在業內專家看來,這一模式要實行起來還未到火候。

                      朱春凱認為,受我國金融市場開放程度的影響,原油期貨市場短期內還達不到紐交所和倫敦洲際交易所那樣更為公開的交易和廣泛的客戶參與度。

                      他解釋說,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結算方案采用人民幣計價,但境外交易者可以使用人民幣或外幣資金作為保證金參與交易。由于我國現階段實行匯率管制,也不可能一下放開資本市場和人民幣匯率,這會對境外投資者資金結算造成一定影響。

                      另外,由于目前上海自貿區規定要求境外投資比例不能超過49%,因此,專家建議,打破對境外出資比例和對期貨公司的限制性要求,才真正能把上海能源中心和我國原油期貨市場做大、做活。

                      還有專家指出,提升交易的活躍程度可以通過競價交易和保稅交割來降低交易成本和交易風險的手段,為境外投資者參與交易創造便利。

                      凈價交易意味著原油期貨市場上所有的交易都不含稅。凈價交易的活躍程度取決于該期貨市場是否具有定價能力,其交易價格能否成為市場價格的參考。

                      長期以來,國際市場原油期貨定價權一直由國際大型期貨交易所主導和壟斷,而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成立后,能否創造更加全面反映中國和東方市場原油供需的“中國價格”?在專家看來,這取決于原油期貨市場的流動性充足與否,以及原油期貨買家對價格本身的認識程度,同時還與我國原油現貨市場的放開和成品油價格市場化改革等一系列市場層面因素有關。

                      作為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原油期貨設計的另一基本思路,原油期貨保稅交割的最大特點是原油在保稅區中可直接進行交易,無需繳納海關進出口關稅。專家認為,這有利于原油資源在國際交易平臺上自由流動,同時還有助于簡化原油交易的手續和節約時間,刺激交投的活躍。

                      此外,朱春凱認為,該交易市場不妨對國外投資者給予一些特別措施,比如更為優惠的手續費,以及提高服務性。

                      風險與利益待平衡

                      據專家介紹,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采用與國內期貨交易所較為一致的制度設計,例如持倉限額、強制平倉和保證金制度等,來保護投資者利益和防范市場風險。

                      由于不能確保期貨市場中不發生任何投機行為,因此期貨交易所會實行一些在特定情況下限制開倉、限期平倉,甚至強行平倉等措施,以期防范以套期保值為目的的期貨交易產生的套利交易風險,保護投資者信心。

                      在宋智晨看來,能源中心在實行持倉限額制度、大戶持倉報告制度等基本風險控制手段的基礎上,將作為中央對手方,有效減少結算風險,提高結算效率,改善市場的流動性,發揮了穩定市場的作用。未來,還將有望引入投資者適當性制度,減少買賣雙方的風險。

                      而在朱春凱看來,持倉限額制是站在國家角度,為避免期貨市場大量資金非正常進出而影響到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的穩定而考慮實行的,可能會限制原油期貨的活躍度。

                      他解釋,假如我國政府出臺某項旨在保障中國市場穩定的管制政策,有可能使海外投資者的利益受影響,甚至造成交投清淡。因此,兼顧風險規避與海外投資者利益,在二者之間找到恰當的平衡點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此外,他還認為,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應實時和及時地向政府和相關部門通報成交量和大額資金流動等情況,制訂好超常情況預案和應對措施,保證期貨市場流動性風險可控。

                      責任編輯:趙 雪

                      znzhaoxue@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欧美日本中文